网站地图 / 公安行政确认

王树才与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16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 地矿行政确认 公安行政确认 当事人: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王树才 案号:(2015)石行初字第00253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树才,河北省冀中公安局任南分局南道派出所民警。

被告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住址石家庄市维明北大街118号。

法定代表人王亮,厅长。

委托代理人刘福洲,该厅工伤保险处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韩瑞阳,该厅法规处工作人员。

第三人河北省冀中公安局,住址河北省任丘市渤海路2号。

法定代表人王桂军,政委。

委托代理人任炯,该局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王树才不服被告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以下简称河北省人社厅)2015年4月21日作出的冀伤险认决字(2015)99000158号认定工伤决定,于2015年10月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2015年10月9日受理后,依法通知河北省冀中公安局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5年10月12日向被告河北省人社厅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司法公开告知书及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树才、被告河北省人社厅的委托代理人刘福洲、韩瑞阳、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任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河北省人社厅于2015年4月21日作出冀伤险认决字(2015)99000158号认定工伤决定,认定2014年3月28日22时许,王树才在出警制止一起打架事件过程中不慎摔倒受伤。诊断结论:左小腿外伤。王树才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认定为工伤。

原告王树才诉称,2014年3月28日夜里10点40分左右,其和南道派出所110民警出警制止一起打架事件,打人者把人打倒后逃跑,其猛跑追赶,左脚落地时踩到地上的香蕉皮摔倒,导致其左膝后交叉韧带部分损伤。在控制打人者过程中,打人者反抗,其左膝又磕到路边50公分左右高的铁栏杆上,左膝关节红肿青紫。2014年3月29日上午,其到华北油田井下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其“左膝后交叉韧带损伤,建议去华北油田总医院检查治疗”。2014年4月2日,其到华北油田总医院骨科检查,告诉医生“其左膝关节受伤了,左膝后交叉韧带损伤”,要求做核磁共振检查。因其左膝关节处37年前当兵时受过工伤,崩进一块大米粒大的钢片,限于当时的医疗条件无法取出,检查未果。医生告诉其“待左膝关节消肿后,再做‘膝关节镜探查手术’,修复韧带,两个手术一起做,先把钢片取出,还少受点罪”。2014年5月12日,其到华北油田总医院骨科住院手术治疗,术后诊断为:左膝后交叉韧带部分损伤,股骨内髁负重区胫骨平台可见约1.OXO.5CM软骨缺损,股骨止点部分撕裂。2014年12月19日,经河北省冀中公安局同意,向被告河北省人社厅申请工伤认定。2015年4月21日,被告河北省人社厅做出工伤认定决定,认为其受伤部位:左小腿。诊断结论:左小腿外伤。该决定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导致其后续申请劳动能力鉴定未果。故请求撤销河北省人社厅2015年4月21日作出的冀伤险认决字(2015)99000158号认定工伤决定,判决河北省人社厅对其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认定。

原告王树才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1、河北省人社厅冀伤险认决字(2015)9900015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2、门诊病历2份、住院病历1份、诊断证明3份。

被告河北省人社厅辩称,其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程序合法,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人民法院予以维持。

被告河北省人社厅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1、工伤认定申请表;2、受伤职工身份证复印件;3、人事关系证明;4、行政确认申请补正告知书;5、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6、工伤认定决定书。以证明程序合法。7、王树才个人说明;8、单位证明;9、事故伤害报告表;10、事故分析报告;11、报警案件登记表;12、证人证言;13、单位申请;14、诊断证明复印件;15、病历复印件。以证明认定事实清楚。16、法律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

第三人河北省冀中公安局未提交书面意见,庭审中述称,同意王树才申请工伤认定。

经庭审质证,被告河北省人社厅对原告王树才提供的“2014年3月29日初诊诊断证明”有异议,称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没有提供。除此之外,原、被告双方对对方提供的证据的均无异议。本院对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均予认可。

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28日22点40分左右,王树才与110民警出警制止一起打架事件中摔倒,造成左膝处肿胀、青紫。3月29日上午,到华北油田井下医院检查,门诊病历记载“左膝后交叉韧带损伤。建议去华北油田总医院检查治疗”;诊断证明“诊断或印象:左膝关节损伤后疼痛,诊断韧带损伤”。4月2日,到华北油田总医院骨科检查,门诊病历记载“左膝部扭伤肿痛,4天,自带片来,关节下方异物。建议待消肿后入院手术治疗”。诊断证明“诊断或印象:左小腿外伤、异物”。5月12日,入华北油田总医院骨科住院治疗。入院记录“初步诊断:双膝关节性关节炎,双膝关节游离体,左小腿金属异物”。5月16日的手术记录“术前诊断与入院记录中的初步诊断一致。术后诊断:双膝关节性关节炎,双膝关节游离体,左小腿金属异物,左膝后交叉韧带部分损伤”。5月20日的出院记录“出院诊断与前述手术记录中的术后诊断一致”。2014年12月19日,经河北省冀中公安局同意,王树才向河北省人社厅申请工伤认定。提交的材料有:工伤认定申请表、受伤职工身价证复印件、人事关系证明、个人说明、单位证明、事故伤害报告、事故分析报告、报警登记表、证人证明、单位申请、病历和诊断证明等。2015年4月21日,河北省人社厅作出冀伤险认决字(2015)99000158号认定工伤决定。认为,王树才受伤诊断结论:左小腿外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认定为工伤。并送达王树才。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应当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本案中,王树才因公受伤,其伤害结果应以医疗机构的最后诊断结论为准。王树才提供的最后诊断证明是“双膝关节性关节炎,双膝关节游离体,左小腿金属异物,左膝后交叉韧带部分损伤”。被告河北省人社厅对原告王树才提供的多份病历、诊断证明中的最后诊断结论存在疑惑、不能确认的情况下,应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基于作出工伤认定法定职责的需要,履行调查核实职责,征询医疗机构意见,由其作出最终结论。但被告河北省人社厅未尽到调查核实职责,便在其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中,认定王树才受伤为“诊断结论:左小腿外伤”,属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被告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2015年4月21日作出的冀伤险认决字(2015)99000158号认定工伤决定;

二、被告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对王树才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认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任高彬

审 判 员  李文华

代理审判员  邢秀杰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石 璐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