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治安行政征用

丁启平与邳州市人民政府、邳州市公安局等行政征用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10月26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征用 治安行政征用 当事人:邳州市陈楼镇人民政府 邳州市公安局 邳州市人民政府 丁启平 案号:(2016)苏行终1015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丁启平。

委托代理人周艳华,江苏逸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邳州市人民政府,住所地邳州市沙沟湖行政中心。

法定代表人唐健,该市代市长。

委托代理人徐勤剑,该市法制办公室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魏东,江苏魏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邳州市公安局,住所地邳州市运平路。

法定代表人王自成,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文永、陈跃进,该局干警。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邳州市陈楼镇人民政府,住所地邳州市陈楼镇。

法定代表人孙鑫,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张文涛,该镇副镇长。

委托代理人魏东,江苏魏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丁启平因诉邳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邳州市政府)、邳州市公安局、邳州市陈楼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陈楼镇政府)征地拆迁及赔偿一案,不服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3行初2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6年8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对本案进行了书面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认定,2013年12月30日,因邳州市270省道工程建设需要,邳州市陈楼镇省城村民委员会与丁启平签订《邳州市陈楼镇省城村270省道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并经鉴定单位270省道邳州东南绕越公路建设指挥部盖章。该协议明确:被征收人丁启平房屋合法建筑面积1344.29平方米;征收补偿方式为货币补偿;房屋补偿费670619元,附属物补偿费103246元,合计773865元;丁启平应在签约次日起三日内搬迁结束,否则征收方将予以拆除,拆除的建筑材料由征收方另行处理等。2014年3月25日,征收方有关单位向丁启平账户存入补偿款440723元。因征收方未及时按上述协议支付剩余补偿款,丁启平曾以邳州市政府和陈楼镇政府为被告向邳州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014年12月24日,邳州市人民法院经组织调解并在双方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作出(2014)邳民初字第3016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明确:1、丁启平将其承包的陈楼镇省城村集体土地上所建的养殖场及所有附属设施(包括房屋、大棚、院墙、树木),于2015年1月20日前自行清除完毕,所租土地交予陈楼镇省城村民委员会另行使用。2、邳州市政府于2015年1月20日前将剩余拆迁补偿款333142元汇入邳州市人民法院账户,由丁启平的委托代理人丁光辉、丁玉共同领取。3、本次拆迁补偿纠纷一次性了结,丁启平不得因该拆迁纠纷再主张其他任何权利等。征收方经由陈楼镇政府于2015年3月30日将333142元支付到邳州市人民法院账户,且该333142元款项已经由丁启平领取。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从本案事实来看,因邳州市陈楼镇省城村270省道工程建设需要,丁启平与邳州市陈楼镇省城村民委员会及鉴定单位270省道邳州东南绕越公路建设指挥部签订了涉案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其中明确了丁启平应在签约次日起三日内搬迁结束等。另,经本案庭审询问,丁启平明确,在上述协议签订后,经其同意,村里组织人员拆除了原部分养鸡场大棚等且拆除所剩材料交给了其本人。丁启平并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邳州市政府、邳州市公安局实施涉案强拆行为及违法施工等事实。同时,在(2014)邳民初字第3016号民事案件中,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书明确:丁启平将其承包的陈楼镇省城村集体土地上所建的养殖场及所有附属设施(包括房屋、大棚、院墙、树木)自行清除完毕,本次拆迁补偿纠纷一次性了结,且丁启平不得因该拆迁纠纷再主张其他任何权利等。可见,丁启平就其涉案养殖场及附属设施等在丁启平达成协议的基础上,又经至法院诉讼且达成民事调解协议化解了纠纷,丁启平在本案诉讼中亦明确其已经取得相应款项。故,丁启平再行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已无必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丁启平的起诉。

上诉人丁启平上诉称,一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被上诉人邳州市政府委托陈楼镇政府实施征收拆迁。2013年8月14日深夜,在当地派出所参与下,陈楼镇政府强行拆除上诉人的养鸡场。拆迁协议和民事调解书都是被迫签订的。协议的签订时间是2013年12月30日,三个月后才支付第一笔款项。其余款项直到2015年3月民事判决作出后才支付。被上诉人违反法律的规定,一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本院撤销一审裁定;确认三被上诉人强行拆除涉案房屋及施工行为违法;判令三被上诉人赔偿各项损失共计30万元。

被上诉人邳州市政府答辩称,涉案的养鸡场以及附属物系上诉人自行拆除,不存在强拆行为。上诉人30万元赔偿请求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请求。

被上诉人邳州市公安局答辩称,邳州市公安局未实施拆除行为,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请求。

被上诉人陈楼镇政府答辩称,陈楼镇政府未实施拆除行为,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裁定认定的事实一致,依法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明确的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上诉人丁启平与邳州市陈楼镇省城村民委员会及鉴定单位270省道邳州东南绕越公路建设指挥部签订了涉案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协议签订后,经丁启平同意,邳州市陈楼镇省城村民委员会组织人员拆除了上诉人丁启平搭建的部分建筑,且将拆除所剩材料交给了上诉人丁启平,并支付了部分补偿款项。就该补偿协议的履行争议,丁启平以邳州市政府和陈楼镇政府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民事诉讼期间,上诉人丁启平已经与邳州市政府和陈楼镇人民政府达成民事调解协议,领取了补偿协议约定的剩余款项。该民事调解书可以证明,本案涉及的征地补偿安置纠纷已经得到化解,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已经得到包括司法救济在内的充分救济。同时,本案中丁启平并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邳州市政府、邳州市公安局、陈楼镇政府实施强制拆除涉案建筑的行为及违法施工等基本事实的存在。故一审法院以上诉人丁启平的起诉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为由,裁定驳回上诉人丁启平的起诉并无不当。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丁启平的上诉请求及理由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蔡 霞

代理审判员  李 昕

代理审判员  张松波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张家松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四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