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财政行政救助

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农业行政管理(农业):其他(农业)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5月18日 案由:财政行政救助 农业行政救助 渔业行政救助 当事人: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 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 雷州市财政局 案号:(2018)粤08行终60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湛江市麻章区金康西路。

法定代表人郑朝国,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方富福,广东粤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住所地:雷州市雷州大道15号。

法定代表人徐飞,该站站长。

委托代理人蔡教英,广东雷三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肖频波,该站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雷州市财政局,住所地:雷州市广朝南路128号。

法定代表人符宗安,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师,广东雷三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罗海明,男,汉族,1982年6月28日出生,住雷州市,

诉讼记录

上诉人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雷州市财政局,原审第三人罗海明诉不履行农业行政补贴发放法定职责纠纷一案,不服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7)粤0891行初3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作为农机经销商,在其购机者申请农机补贴款时,原告作为农机补贴款代收方向农机主管部门申请补贴款。第三人罗海明于2012年9月向两被告申请农机购置补贴指标,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和被告雷州市财政局分别于2012年9月18日、2012年9月20日在农机购置补贴指标确认通知书上盖章审核,并向其发出上述确认通知书,后经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的调查人员核查,发现第三人在补贴指标确认之前(2011年)购买了农机,并且没有将购买的机器开到农机管理部门拍照过户,没有人机合影,没有持购机发票办理上牌、验机等手续,认为第三人申请农机补贴违反2012年发放的粤农[2012]88号文件和雷府办[2012]18号文件、《广东省2012年农机购置补贴操作细则》等文件的规定,因此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作废了农机购置补贴指标确认通知书,并在网络审核系统中未通过原告为第三人申请的农机补贴,2014年8月,原告委托律师向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发出律师函,认为作废了农机购置补贴指标确认通知书的行为违法,并要求处理农机购置补贴款,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于2014年10月29日作出《关于湛江大地农机公司提出2012年未能办理补贴农机具的农户核查情况说明》,但并未将上述情况说明告知原告。原告不服两被告不审核其农机补贴款的行为,向本院提起诉讼。

另查,两被告均没有书面通知原告及第三人不通过其农机补贴款的申请。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是不服农业行政补贴发放纠纷案,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一、原告的起诉是否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二、两被告主体资格是否适格;三、被告是否应当向原告支付农机购置补贴。

一、关于原告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的起诉是否超过法定起诉期限的问题。原告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及第三人罗海明向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提出农机补偿申请后,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经过核查,认为罗海明购机行为先于农机购置补贴购置指标的审核,认定原告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及第三人的购机补贴申请不符合粤农[2012]88号文件、《广东省2012年农机购置补贴操作细则》和雷府办[2012]18号文件等文件的规定,因此未通过原告及第三人的农机补贴申请,但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没有证据表明其将未通过审核的情况告知原告及第三人,也没有证据表明其将在电脑系统上未通过审核的情况告知原告,原告并不知道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是否给予审核或者是否审核同意其农机补贴,本案的起因是原告方认为被告不作为,不作为案件中原告的举证责任在于证明其已经向被告申请,而被告的举证责任则包括了对履行职责期限的举证,本案中,起诉的期限应在履行职责期限届满之后计算,被告不能举证其履行职责期限何时届满,则不能起算起诉期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两被告没有证据表明原告何时得知涉案的农机补贴申请已不能通过审核,亦没有证据表明何时明确地告知原告不同意申请,原告于2012年9月份申请涉案的农机补贴,于2017年1月1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因此,原告的起诉未超过法定起诉期限。

二、关于两被告资格是否适格的问题。参照雷府办[2012]18号雷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文件《关于印发雷州市2012年中央财政农业计息额购置补贴实施方案的通知》的规定:六、办理程序及要求(四)、审批。公示期满无异议后,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购置补贴评审组要及时审批,打印出补贴申请表和补贴指标通知确认书。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要在规定时间内将经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财政局盖章后的补贴指标确认通知书交给申请者购机。购置农机补贴指标确认通知书须由两被告盖章之后,才完成审批程序,购机者才可以购机,并且被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与雷州市财政局已分别于2012年9月18日、2012年9月20日在农机购置补贴指标确认通知书上盖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两个以上行政机关作出统一行政行为的,共同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共同被告的规定,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与雷州市财政局均是本案适格的被告。

三、关于被告是否应当向原告支付农机购置补贴的问题。参照《广东省2012年省级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和《雷州市2012年中央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的规定,购买农机者必须取得农机管理部门及雷州市财政局盖章的农机购置指标补贴确认书后方可在经销商处进行差价购机,并在购机后持购机发票办理上牌、验机等手续方可通过审核领取购机补贴。但在本案中,购机者并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在购机后持购机发票办理上牌、验机等手续,其不符合农机购置补贴款的申请条件,因此,原告没有具备请求被告支付农机补贴款的资格。被告没有予以支付该农机购置补贴款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及政策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发动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因此,应当驳回原告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用50元,由原告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上诉人依法依规应获得补贴款。《广东省2012年中央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文件规定,财政补贴资金采取‘差额购机、统一结算’方式支付。购机时采取‘差额购机’,补贴受益者只需支付机具价格减去财政补贴金额后的差价款给农机供货方就可提货。资金结算时采取‘统一结算’,农机供货方定期向省农业厅提交资金结算的有效凭证,原审第三人(补贴受益者)持两被上诉人核发的《农机购置补贴指标确认通知书》,向上诉人(农机供货方)差额购机,原审第三人只支付了差价款给上诉人,上诉人交付了农业机械(附发票、合格证)给原审第三人。依据上述文件规定,两被上诉人应当在网络审核系统中通过上诉人的补贴申请,支付补贴款。另外,原审法院仅凭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的单方陈述就认定原审第三人在补贴指标确认之前购买了农机,明显依据不足、认定错误。二、上诉人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不利后果。原审法院认为,原审第三人没有在购机后向被上诉人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办理上牌、验机等手续,不符合申请条件,不应支付补贴款,是错误的。办理上牌、验机等手续是原审第三人的义务。向原审第三人核实购机情况、督促责令其上牌验机,是被上诉人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的职责、权力范围。导致上诉人的申请无法通过和获得补贴,是由于原审第三人不履行义务、被上诉人的行政不作为(没有督促责令原审第三人上牌验机、对不配合的可依法进行行政处罚制裁)。上诉人曾多次电话通知原审第三人依规办理上牌验机手续,但上诉人只是一个普通企业,没有强制权力,也没有这个义务。对于这个不利后果,上诉人没有任何过错,不应由上诉人来承担,应由两被上诉人、第三人承担。

为此,请求二审法院重新作出认定,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1、撤销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的(2017)粤0891行初33号《行政判决书》,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两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答辩称:一、上诉人上诉所称督促、责令第三人上牌、验机是我站的职责、权力范围,是错误的。《广东省2012年中央财政农业机械置补贴方案》第二条及《雷州市2012年中央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第二条的规定中可以看出,购机后到当地农机安全监理机构办理补贴机具的登记入户、核发牌证,是购机户的法定义务,而不是像上诉人所称的属于我站的职责、权力范围。二、上诉人存在过错。上诉人在销售补贴机具的过程中违背政策规定,主观上存在严重过错,上诉人无法得到购机补贴完全是其过错行为所致。三、原判认定购机者不履行法定义务,经销商没有具备请求补贴的资格是正确的。上诉人不给购机者开具发票和不给购机者整车合格证等,加上原审第三人购机后不履行登记入户、核发牌证的义务,因而丧失获得国家补贴的条件。作为经销商的上诉人,理所当然就丧失了申请支付差额部分的国家补贴的资格。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恰当,审判程序合法。因此,谨请二审法院依法判决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雷州市财政局答辩称,一、2012年,支付广东省的农机购置补贴款工作不是我局的行政职责。根据《广东省2012年省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第四条第二款规定:资金结算时采取‘统一结算’,农机供货方不定期向有关地级以上农机主管部门(省直管县农机主管部门)提交资金结算的有效凭证,经农机主管部门审核后,且出具结算和确认清单提交同级财政部门,由财政给予核实并与农机供货方结算。2012年,广东省的农机购置补贴的审核和支付补贴款是湛江市农机主管部门和湛江市财政局的工作职责,上诉人以我局作为被告要求雷州市财政局支付2012年广东省的农机购置补贴款是错误的。二、2012年中央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资金并没有付给我局。2011年中央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资金直接下拨到广东省财政厅,由广东省财政厅与与农机供货方结算。2012年中央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资金下拨到湛江市财政局,由湛江市财政局与农机供货方结算。所以,2012年,我局没有职责、也没有资金与农机供货方办理结算支付农机购置补贴款工作。综上所述,上诉人上诉无理,请求上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请求。

原审第三人没有到庭陈述诉讼意见,亦未提交书面的诉讼意见。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对原审判决查明的基本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2012年3月29日,广东省农业厅(以下简称省农业厅)和广东省财政厅(以下简称省财政厅)联合印发了《关于印发广东省2012年中央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的通知》(粤农[2012]88号),对资金计划及资金支付方式、补贴对象和办理程序及要求等都作了规定。其中资金支付方式规定为:采用‘差额购机、统一结算’的方式;资金管理及计划规定为:省农业厅、省财政厅将在下半年将结算(第二批中央资金)下放至各地以上市和各省直管县,具体方案由省财政厅和省农业厅另行制定;办理程序规定为:使用农业部统一开发的全国农机购置补贴管理软件系统,由省农业厅和财政厅根据软件要求制定详细的操作细则及要求后公布实施。2012年8月1日,省农业厅和省财政厅联合印发了《关于印发广东省2012年省级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的通知》(粤农[2012]202号),对广东省2012年农机购置补贴资金计划作了详细安排,其中对湛江市的资金计划为156万元,但雷州市无资金安排计划;同时,该文件还对资金结算、支付方式作了更详细规定:农机结算时是由农机供货方不定期向有关地级以上市农机主管部门(省管县农机主管部门)提交资金结算的有效凭证,经农机主管部门审核后,出具结算函和确认清单提交同级财政部门,由财政部门予以核实并与农机供货方结算。2012年4月,省农业厅和省财政厅联合制定了《广东省2012年农机购置补贴操作细则》,对广东省2012年农机购置补贴申请和操作流程作了详细规定,同时对县、市级农机主管部门和县、市级财政主管部门在操作系统中的操作权限也作了明确细化。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是上诉人因申请发放农业行政补贴得不到支持而直接请求两被上诉人履行行政给付职责案,案由应定为诉行政机关不履行农业行政补贴发放法定职责案。对于该类案件,行政机关对申请人的申请是否具有法律规定的法定职责,是审查的首要内容。根据农业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关于印发2012年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指导意见的通知》(农办财[2011]187号)的文件精神,农机购置补贴政策是我国加快农业发展方式转变,促进现代农业发展,推进农业机械化发展的一项重要政策;农机购置补贴的具体实施方法和操作方案由各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2012年,广东省实施农机购置补贴主要依据文件是广东省农业厅(以下简称省农业厅)与广东省财政厅(以下简称省财政厅)联合印发的《关于印发广东省2012年中央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的通知》(粤农[2012]88号)、《关于印发广东省2012年省级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的通知》(粤农[2012]202号),具体的操作规程文件是《广东省2012年农机购置补贴操作细则》。根据上述文件精神,2012年,广东省农机购置补贴,采用差额购机、统一结算的方式,当年省财政厅对全省各地农机购置补贴资金安排计划,并没有雷州市的资金安排计划。其中,《广东省2012年省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第四条第二款的规定:资金结算时采取‘统一结算’,农机供货方不定期向有关地级以上农机主管部门(省直管县农机主管部门)提交资金结算的有效凭证,经农机主管部门审核后,且出具结算和确认清单提交同级财政部门,由财政给予核实并与农机供货方结算。而根据《广东省2012年农机购置补贴操作细则》的文件精神,在农机购置补贴的发放过程中,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的权限是负责补贴申请的录入、公示、审批、发放表格、机具核实等工作,而雷州市财政局的权限是浏览本县农机购置补贴的实施情况,会同农机主管部门对申请者进行审批确认。因此,在履行发放补贴职责过程中,两被上诉人只是负有部分工作职责,并不是最终的支付和结算主体。但在本案中,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是请求判令两被告共同支付给原告农机购置补贴款1800元,显然,对于该诉求,两被上诉人均不是适格的履行主体。对此,在一审诉讼中,被上诉人雷州市财政局在庭审中对被告的主体资格问题提出了异议,原审法院也征求上诉人意见,但上诉人明确表示不同意增加被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所请求履行的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明显不属于行政机关权限范围的,可以裁定驳回起诉。因上诉人所请求履行的法定职责明显不属于本案两被上诉人的权限范围,依法应裁定驳回其起诉。原审法院在作出判决时,虽然上述司法解释尚未实施,但根据原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原告所起诉的被告不适格,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原告变更被告;原告不同意变更的,裁定驳回起诉。应当追加被告而原告不同意追加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以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因此,原审法院虽然征求上诉人是否有变更被告的意思,但在上诉人明确拒绝后,却迳行作出实体判决欠妥,属程序违法;但鉴于上诉人所请求履行的法定职责不属于两被上诉人的权限范围,本案可直接裁定驳回原告起诉,而不必发回重审。

综上,雷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总站和雷州市财政局作为本案被告主体不适格,原审判决查明事实基本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程序违法,裁判结果错误,依法应予以撤销。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与理由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7)粤0891行初33号行政判决。

二、驳回上诉人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的起诉。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0元,由已收取的法院分别退还湛江大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李 若 珠 

审判员  梁 子 轩 

审判员  舒  乐 清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八日

书记员  蔡芷茵宋经纬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十三条第二款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所请求履行的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明显不属于行政机关权限范围的,可以裁定驳回起诉。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三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三条第二款

《广东省2012年省财政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方案》

第四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