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电行政许可

吴广富诉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为魏庆春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23日 案由:广电行政许可 人民政府行政许可 当事人:吴广富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案号:(2016)黑行终279号 经办法院: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广富。

委托代理人白刚,黑龙江玉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住所地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哈萨尔路广电巷。

负责人张家文,该县副县长。

委托代理人吴广发,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连环湖镇合发村民委员会。

负责人周宝权,该村委会主任。

第三人魏庆春。

诉讼记录

上诉人吴广富诉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下称杜蒙县政府)为魏庆春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案,不服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黑06行初1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2016年10月20日,本院组织当事人对案件有关事实进行了询问。上诉人吴广富及其委托代理人白刚,被上诉人杜蒙县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吴广发,原审第三人魏庆春到庭接受询问。原审第三人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连环湖镇合发村民委员会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裁定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二年。”吴广富在庭审中自认其于2009年就知道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而其却于2016年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其起诉已经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吴广富的起诉。

吴广富上诉称,其2009年听县法庭庭长说换证了,但一直没看到证书,直到2014年在与魏庆春的民事诉讼中才看到杜蒙县政府为魏庆春颁发的杜尔伯特农地承包权(杜农字)第2007002688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审法院认定其于2009年就知道颁证行为属认定事实错误。请求撤销一审裁定,发回重审或改判。

县政府辩称,吴广富2009年就已知道被诉行政行为,于2016年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起诉期限。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

魏庆春无陈述意见。

本院查明,2008年11月24日,杜蒙县政府为魏庆春颁发杜尔伯特农地承包权(杜农字)第2007002688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2014年,吴广富以魏庆春土地侵权为由提起民事诉讼,一审法院分别于2014年6月12日、9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魏庆春在开庭举证质证时出示该证书。2016年4月7日,吴广富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二年”之规定,在吴广富诉魏春土地侵权民事诉讼案中,魏庆春在2014年6月12日和9月2日开庭时出示杜尔伯特农地承包权(杜农字)第2007002688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吴广富此时知道颁证行为及其内容,其于2016年4月7日提起本案之诉,未超过二年的法定起诉期限。吴广富在一审庭审时称:“2009年听县法庭庭长说土地证换了,发给魏庆春的。2014年在法庭开庭时看到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发给第三人魏庆春。”在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原审裁定仅以此认定其2009年就知道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综上,原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应予纠正。吴广富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八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黑06行初13号行政裁定;

本案指令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文尾

审 判 长  王鹏跃

代理审判员  张俊伟

代理审判员  冷慧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张莉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