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专利行政复议

王乃兵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8日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复议 专利行政复议 当事人:国家知识产权局 王乃兵 案号:(2016)京73行初3414号 经办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乃兵。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6号。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代理人林冠,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法律事务处干部。

诉讼记录

原告王乃兵不服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简称国知局)于2016年3月3日作出的审查业务专用函(简称被诉业务函)以及于2016年6月16日作出的国知复字第1838号行政复议决定(简称复议决定),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4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乃兵、被告国知局的委托代理人林冠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针对第200910263669.9号“一种永磁同步电动机转子”发明专利(简称涉案专利),国知局于2016年3月3日发出被诉业务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简称《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五十八条和《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八章第六节的规定,不予接受更正。王乃兵不服,向国知局申请行政复议,国知局于2016年6月16日作出复议决定,对被诉业务函予以维持。

原告王乃兵诉称:2009年12月17日,涉案专利申请因被告在实质审查程序中多次错误理解和失职浪费审限,致审限即将到期,为赶审限,被告超越职权直接实施修改专利申请的权利要求书,说明书,并三番五次地通过电子邮箱发送给原告,责令按其修改的内容提交。原告认为被告最终直接删除了原申请权利要求书中原告希望获得的保护范围及所记载的并列技术方案,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专利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同时,权利要求书中相应技术特征出现错误合并,独权中出现两个技术特征,这两个技术特征能够单独实现技术功能,且这两个电气功能不一的技术方案,被错误合并成为非技术方案,造成的诸多问题,原告发现被告违法后,请求其给予纠正,被告却否定违法,亦否定授权文本错误,企图将责任转嫁给原告,其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综上,请求撤销被诉业务函及复议决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综上,原告请求:一、认定被告直接实施修改专利申请的权利要求书、说明书,责令原告按照其修改的提交,属于责任转嫁行为,非原告修改,非原告意思表示,非法无效;二、认定一种永磁同步电动机转子,ZL2009102636699号专利公告、专利单行本,独立权利要求中出现两个技术特征,即电气功能不一的两个整体技术方案,能够制造,不能使用,不符合专利法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三、认定“HALBACH外磁场磁体结构”技术特征,在独立权利要求中,出现错误合并;四、认定被告删除“可设置伺服电机或变频电机或无铁心电机”的记载,违反了专利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五、撤销国知复字第1838号国家知识产权局行政复议决定书,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六、被告承担原告经济损失10000元人民币。

被告国知局辩称:一、没有证据表明国知局存在对王乃兵的专利申请进行修改,责令王乃兵按照修改的内容提交的行为。王乃兵请求认定国知局“直接修改专利申请的权利要求书、说明书,责令原告按照其修改的提交,属于责任转嫁行为,非原告修改,非原告意义表示,非法无效”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王乃兵请求认定涉案专利申请的权利要求不符合《专利法》及《专利法实施细则》有关规定,不属于法院的受案范围。三、国知局已于2014年12月17日以王乃兵2014年10月16日提交的权利要求书、说明书,2009年12月7日提交的说明书摘要、摘要附图、说明书附图为基础对涉案专利申请进行了授权公告,该授权文本无误。王乃兵于2015年9月16日提交了补正书、意见陈述书以及经修改的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上述文件的提交时间晚于国知局的授权公告日,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58条的规定,国知局不应对上述专利公告进行更正,并且根据《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八章第六节的规定,国知局对王乃兵2015年9月16日提交的修改补正要求,不再予以考虑,被诉复议决定正确。四、王乃兵请求判令国知局承担经济损失10000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2009年12月17日,王乃兵向国知局提交了涉案专利申请。 2010年1月8日,国知局发出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给出申请号为200910263669.9。 2014年7月3日,国知局发出第三次审查意见通知书,告知王乃兵其权利要求1-10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专利申请中没有可以被授予专利权的实质性内容,如果没有陈述理由或者陈述理由不充分,其申请将被驳回。 2014年9月22日,王乃兵向国知局提交了补正书,补正内容为权利要求2-9加入到权利要求1中。 2014年10月16日,王乃兵针对第三次审查意见通知书向国知局提交了意见陈述书及修改后的权利要求书、说明书。 2014年11月6日,国知局发出授予发明专利通知书,同意授予涉案专利发明专利权。授予专利权的涉案专利申请是以王乃兵于2014年10月16日提交的权利要求第1项、说明书第1-15段为基础。 2014年11月19日,王乃兵办理了登记手续并缴纳了相关费用。 2014年12月17日,国知局在30卷51期专利公报上进行了发明专利授权公告。 2015年9月16日,王乃兵提交了补正书、意见陈述书以及再次修改后的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要求对专利公告进行更正。 2015年11月24日,国知局发出审查业务专用函,以王乃兵2015年9月16日提交的权利要求书中对权利要求1的修改并未记载在原权利要求及说明书中,不符合《专利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为由,不同意王乃兵的更正请求。 2015年11月30日,王乃兵因不服国知局于2015年11月24日发出的审查业务专用函向国知局申请行政复议。 2016年1月21日,国知局作出国知复字第178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简称第1780号复议决定),以国知局2015年11月24日作出的审查业务专用函适用依据错误为由,撤销了该审查业务专用函。 2016年3月3日,国知局作出被诉业务函,对王乃兵于2015年9月16日提交的补正书进行答复称:该申请经核查,授权文本未出现错误,且不存在王乃兵所认为的《专利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超范围的问题,因此,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五十八条和《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八章第六节的规定,不予接受更正。 2016年4月25日,王乃兵不服被诉业务函向国知局申请行政复议。 2016年6月16日,国知局作出国知复字第183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诉业务函。

在本案诉讼中,原告还提交了其所主张的关于涉案专利申请修改情况的电子邮件及手机短信复制件,其中,两封电子邮件显示发件人均为李娟娟,邮箱为×××,2014年9月21日21:34发送的邮件内容为“按照这个提交,同时提交补正书,说明将权利要求2-9加入到权利要求1中。”,附件内容为修改后的权利要求;2014年10月13日15:16发送的邮件内容为“尽快提交,提交前先再发我一遍,电话通知我,打我单位电话。”,附件内容为权利要求及说明书修改的修订版本。手机短信显示发送信息手机号码为186XXXXXXXX,短信内容为“发给你了,按照这个提交。”,“修改文件已发送,同时发送了王高理尽快按修改的提交。”等。

上述事实,有第三次审查意见通知书、授予发明专利权通知书、2015年11月24日审查业务专用函、第1780号复议决定、原告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专利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发明专利申请经实质审查没有发现驳回理由的,由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作出授予发明专利权的决定,发给发明专利证书,同时予以登记和公告。发明专利权自公告之日起生效。”

《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五十八条规定:“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对专利公告、专利单行本中出现的错误,一经发现,应当及时更正,并对所作更正予以公告。”

《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八章第六节规定:“授予专利权的通知书一经发出,申请人的任何呈文、答复和修改均不再予以考虑。”“授权的文本,必须是经申请人以书面形式最后确认的文本。”

本案中,针对原告提出的专利申请,被告先后发出了多份审查意见通知书。根据被告发出的第三次审查意见通知书,原告提交了修改后的权利要求书、说明书。被告对原告最先提交的说明书摘要、摘要附图、说明书附图及修改后的权利要求书、说明书经实质审查没有发现驳回理由,于2014年12月17日授予原告发明专利权,授权的文本是原告以书面形式最后确认的文本,即对涉案专利申请的实质审查程序已经结束。授予专利权的通知书一经发出,申请人的任何呈文、答复和修改均不再予以考虑。在专利授权后,原告又于2015年9月16日提交补正书、意见陈述书以及再次修改后的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要求对专利公告进行更正,属于对专利公告请求更正。被告对专利公告中出现的错误,一经发现,应当及时更正,并对所作更正予以公告。被告经核查,在授权文本无误的情况下不同意原告的更正请求,符合《专利审查指南》的相关规定。尽管原告主张最后授权的专利文本中的权利要求并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而是在被告要求下进行的修改,但原告并未提交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而且,原告作为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主体,应当对自身行为有所认知并承担相应责任。如前所述,被告授予发明专利权的对象是原告自行提交且经其书面确认的专利申请文本,应当视为系原告真实意思表示。因此,被告在核查专利公告无误的情况下,作出被诉业务函不同意原告的更正请求,并无不当。复议决定据此对被诉业务函予以维持,并无不当,本院经审查复议决定在程序上亦无不当之处。

此外,本案为行政诉讼,本院仅应针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并在被告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情况下,判决予以撤销。显然,原告起诉时提出的诉讼请求一、二、三、四、六均不属于本院的审理范围,故本院不予评述。

综上,被告作出被诉业务函和复议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的相关诉讼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王乃兵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王乃兵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许波

人民陪审员  郭灵东

人民陪审员  李黎东

法 官助理  赵晓畅

书 记 员  李港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专利法实施细则》

第五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

第三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