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道路行政给付

上诉人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第一大队与被上诉人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刘雯等其他行政管理其他行政行为一案的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9月14日 案由:公路行政给付 道路行政给付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一大队 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5)宁行终字第317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一大队,住所地南京市板仓街蒋王庙21号。

法定代表人朱军,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一大队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曾策力,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一大队干部。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265号新城大厦二期16楼。

法定代表人朱志宏,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吴成钢,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史玉波,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

原审第三人王朝柱,男,1957年10月23日,汉族。

原审第三人柯长付,男,1934年10月11日生,汉族。

原审第三人张玉秀,女,1938年7月18日生,汉族。

原审第三人刘雯,女,1982年1月24日生,汉族。

王朝柱、柯长付、张玉秀、刘雯共同委托代理人王明,江苏宁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一大队(以下简称交警一大队)诉被上诉人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工伤认定一案,不服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2014)建行初字第24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7月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交警一大队的委托代理人曾策力,被上诉人市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吴成刚、史玉波,原审第三人王朝柱、柯长付、张玉秀、刘雯共同委托代理人王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柯世琴,1958年8月10日出生。柯世琴生前系交警一大队的交通文明协勤员,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王朝柱、柯长付、张玉秀、刘雯分别系柯世琴的丈夫、父母、女儿。柯世琴生前住南京市玄武区钟山山庄2幢701室,工作岗位在北京东路南空南大门。2013年2月5日,柯世琴在上班途中发生本人无责的交通事故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于2013年2月18日死亡。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鉴定柯世琴符合交通事故所致严重颅脑损伤而死亡。2013年8月12日,柯世琴近亲属王朝柱等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当日,市人社局以柯世琴发生交通事故时,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为由,作出不予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决定。王朝柱等人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3年11月18日,原审法院判决驳回王朝柱等人的诉讼请求。后王朝柱等人提起上诉。2014年3月4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市人社局发送(2013)宁行终字第175号《关于王朝柱、柯长付、张玉秀、刘雯诉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有关问题的函》,建议市人社局从有利于保护弱势群体的角度考量,受理王朝柱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2014年3月5日,市人社局作出撤销宁人社工不受字(2013)第08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的决定。2014年3月10日,王朝柱等人再次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市人社局同日予以受理。2014年4月4日,交警一大队提交了《举证意见》,认为柯世琴发生交通事故时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且与其不存在劳动关系,不符合工伤受理条件。2014年5月7日,市人社局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作出宁人社工认字(2014)1349号认定工伤决定,认定柯世琴的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交警一大队不服,于2014年7月2日向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以下简称省人社厅)提起行政复议。2014年9月10日,省人社厅作出维持市人社局认定工伤结论的决定。交警一大队仍不服,于2014年9月25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市人社局作出的宁人社工认字(2014)1349号认定工伤决定。

原审法院认为,市人社局作为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认定工作。本案中,交警一大队的诉讼请求,应不予支持,理由是:一、《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在卷的证据证实,柯世琴生前系交警一大队的交通文明协勤员,柯世琴在上班途中发生本人无责的交通事故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柯世琴死亡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市人社局认定柯世琴为工伤,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规正确;二、交警一大队关于柯世琴发生交通事故时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且与其不存在劳动关系,不符合工伤受理条件的陈述,庭审查明柯世琴与交警一大队存在劳动关系,虽然柯世琴发生交通事故时已达退休年龄,但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并不是终止劳动关系的法定事由之一,现行劳动法规只对劳动年龄的下限作了规定,并未将法定退休年龄视作劳动年龄的上限。且交警一大队提交的证据无法充分证实其观点,对其陈述不予采纳。综上,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第十九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一大队要求撤销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宁人社工认字(2014)1349号认定工伤决定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交警一大队上诉称:1、柯世琴与本单位不存在现实的劳动关系。柯世琴从事的是社会公益性的志愿活动,并未为本单位谋取任何利益,其也未取得任何劳动报酬,与劳动法中的劳动关系不相符合。2、柯世琴不符合劳动者的主体资格,其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3、柯世琴亲属已从第三人处获得民事赔偿,不可以再获得工伤保险补偿。综上,上诉人请求法院撤销市人社局对柯世琴的工伤认定。

被上诉人市人社局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其当庭答辩称,柯世琴系交警一大队工作人员,2013年2月5日在上班时间内发生交通事故死亡,被上诉人根据交通责任认定书及相关证据,认定作出的宁人社工认字(2014)1349号工伤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原审第三人未提交书面陈述意见,其在庭审中述称,同被上诉人的答辩意见。

原审被告市人社局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工伤认定申请表》;2、王朝柱对柯世琴受伤情况的叙述;3、交警一大队出具的《证明》;4、交警一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交通路线示意图等;5、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诊断证明书》、病史录、出院记录等;6、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7、《举证意见》;8、《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9、撤销《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的通知;10、《认定工伤决定书》;11、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宁行终字第175号《关于王朝柱、柯长付、张玉秀、刘雯诉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有关问题的函》;12、建邺区人民法院(2013)建行初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13、《行政复议决定书》。

原审被告市人社局向原审法院提交的依据有:《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

原审原告交警一大队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交通文明志愿者花名册;2、交通志愿者服装照片。

原审第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照片四张(打印件);2、照片一张。

上述证据、依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

本院经审查认为,上述证据在一审中各方当事人均进行了质证,原审法院对证据的审查质证符合法律规定,原审法院认证无误。

本院根据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的案件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柯世琴系志愿者还是协勤员;2、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影响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工伤认定决定;3、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能否认定为工伤。

关于争议焦点一,柯世琴系志愿者还是协勤员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柯世琴遭遇本人无责的交通事故身亡,其近亲属王朝柱、柯长付、张玉秀申请工伤,用人单位交警一支队不认是工伤,交警一支队应当承担相关的举证责任,但交警一支队在原审中提供的证据,因其真实性无法确定,故不能证明其主张。而被上诉人市人社局在原审中提供的证据3,即交警一支队出具的《证明》,上面记载“柯世琴系大队交通文明协勤员”,该份证据经原审法院庭审质证,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并被原审法院作为定案证据予以采信。故本案柯世琴的身份是协勤员,并非上诉人所称志愿者。

关于争议焦点二,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影响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一款之规定:“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伤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或者获得民事赔偿为由,作出不予受理工伤认定申请或者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由此可见,职工是否已获得民事赔偿不影响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是否予以认定工伤的决定。而且,在涉及第三人侵权导致职工工伤的情况下,作出认定工伤的决定与支付工伤保险待遇之间无必然联系。因此,上诉人关于柯世琴亲属已获得民事赔偿、不应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三,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能否认定为工伤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行他字第10号《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及最高人民法院(2012)行他字第13号《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因工伤亡的,能否认定工伤的答复》,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可以认定为工伤。本案中,柯世琴虽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其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南京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一大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仲新建

审 判 员  周松杉

代理审判员  沈光玲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曹 洁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九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八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