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物价行政补偿

辽宁省阜新市桓生煤矿与安图县人民政府、安图县铁建办行政征收补偿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8月8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铁路行政补偿 物价行政补偿 当事人:辽宁省阜新市桓生煤矿 安图县人民政府 安图县发展和改革局铁路建设办公室 案号:(2015)延中行初字第21号 经办法院: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辽宁省阜新市桓生煤矿,住所地阜蒙县东梁镇东梁村。

法定代表人王宣,矿长。

委托代理人秦大桓,男,1965年3月11日出生,汉族,辽宁省阜新市桓生煤矿员工,现住辽宁省阜新市。

被告安图县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图县明月镇九龙河龙安路42号。

法定代表人马云骥,县长。

委托代理人王乃勋,安图县发展和改革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辉,吉林敖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安图县发展和改革局铁路建设办公室,住所地安图县明月镇九龙河龙安路42号。

负责人徐彦波,安图县发展和改革局铁路建设办公室主任。

诉讼记录

原告辽宁省阜新市桓生煤矿(以下简称桓生煤矿)诉被告安图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安图县政府)、被告安图县发展和改革局铁路建设办公室(以下简称安图县铁建办)行政征收补偿一案,于2015年7月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庭前经征询各方当事人意见,均同意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本院于2015年7月30日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桓生煤矿的委托代理人秦大桓、被告安图县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王乃勋、刘辉,被告安图县铁建办的负责人徐彦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桓生煤矿提出的主要诉讼理由及请求是:2006年5月,原告通过安图县政府招商引资开始投资大福屯铜矿,先后投资200余万元探矿,投资600余万元建选场,并被安图县有线电视台宣传报道。2010年4月17日,因修建吉珲高铁需征收原告的探矿区,原告与吉图珲快速铁路公司筹备组签订协议,随后原告依据2007年4月2日与安图县广源矿产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源公司)签订的“联合探矿协议书”,将有关证明原告探矿及建选场投资的全部资料交给广源公司,由广源公司替原告向铁路部门申请原告的征收补偿款。但被告将原告的探矿区征收后,未依照约定给予原告征收补偿,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赔偿款共计800万元及自2010年5月1日起的利息损失。

被告安图县政府的主要答辩意见及请求是:1、原告属单独提起行政赔偿诉讼,依法不应受理;2、原告与吉图珲快速铁路公司筹备组签订了协议,安图县政府未实施征收行为,原告起诉安图县政府错误。请求驳回原告的起诉。在庭审中,安图县政府陈述称,因修建铁路征用了原告的探矿区域,应当给予补偿,具体数额请法院裁决。

安图县铁建办的主要答辩意见及请求是:因吉珲铁路建设,需要征用桓生煤矿所有的位于安图县石门镇崇山村北侧的大福屯铜矿探矿区。2010年4月17日,吉图珲快速铁路公司筹备组与桓生煤矿签订了《吉珲铁路穿越采矿(探矿)区域的协议》,确定因铁路建设穿越探矿区域给桓生煤矿造成的损失,待铁路施工前按照国家和地方相关规定,通过协商给予补偿。2011年3月,我县开始启动吉图珲铁路征地拆迁工作,由发改局铁建办具体负责,曾多次与桓生煤矿商谈补偿问题,并要求其提供相应的投资证明。之后,发改局联系了矿产评估公司,对业主提供的相应资料进行了初步评估,因业主提供的材料中没有探矿工程量的资料,无法对其探矿投资额进行评估,并因此导致补偿问题一直未落实。请法院依法裁决。

本院在庭审中经向当事人释明,安图县政府认可原告的起诉资格及自身作为被告的主体资格,各方当事人认可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征收补偿纠纷而非赔偿纠纷,即安图县政府因征收桓生煤矿矿区应向桓生煤矿支付的补偿金数额。

被告安图县人民政府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围绕这一焦点,安图县铁建办向本院提交了:1、吉图珲快速铁路公司筹备组与桓生煤矿于2010年4月17日签订的《吉珲铁路穿越采矿(探矿)区域的协议》,证明吉珲铁路穿越桓生煤矿的探矿区;2、《吉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全省铁路建设的意见》,证明这条铁路沿线的征收补偿资金由当地政府出资;3、安图县发改局《关于安图大福屯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大福屯铜矿项目建议书的批复》,证明该文件要求原告桓生煤矿完善前期工作,不能作为证明原告建选场的依据。

原告桓生煤矿及安图县政府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安图县政府对以上证据证明的对象亦无异议。原告桓生煤矿对以上第3份证据证明的对象提出异议称,该证据是安图县发改局收到《关于大福屯铜矿建设项目建议书的请示》后所作的批复,原告即是按照该批复投资建设了选场。

原告主张,有关其征收补偿的全部证据当时已经交给安图县政府委托的部门,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证人安图县矿业经济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安图矿业发展中心)开发科科长董某甲的证言。证明安图矿业发展中心的前身是安图县矿业经济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安图矿管办),是直属安图县政府的正科级事业单位,由县政府直管。当时为了扶持安图县的矿业经济发展,矿管办成立了广源公司,该公司是安图县财政投资公司控股。有关原告征收补偿的核定事宜安图矿业发展中心与广源公司实际上是一回事。2010年安图矿管办受安图县政府的委托,对包括原告在内的前期征收补偿作调查工作,当时从原告处调取了原告投资探矿权和建选场的证据,以核定征收补偿数额。当时原告将有关征收补偿的全部证据都提交给了广源公司,当时有部分证据是复印件,现不知道证据保存在何处。经调查,原告的探矿权是在有效期内,根据对原告工作量及投入金额核定,原告的征收补偿数额是487万元,当时遗漏了探矿权转让费60万元。根据县里的一个立项文件原告建了选场并购置、安装其他设备。原告的补偿费用共包括三项,即探矿权取得及转让等费用157万元、厂房建设及设备投资费用370万元、公司管理和临时占地费用20万元,共计547万元;2、证人董某甲向本院提交的核定原告补偿数额的有关材料;3、证人矿业发展中心副主任卢某某的证言,证明董某甲系该单位的科长,到庭作证系受单位指派。

原告桓生煤矿对证人董某甲的证言没有异议,但认为当时少算了地勘投入,每年的投入为48万元,还有人工费、探矿设备投入至少60万元,10年的差旅费至少100万元;原告对证人董某乙的证据材料没有异议;对证人卢某某的证言没有异议。

被告安图县政府、安图县铁建办对证人董永恒董某甲质证认为,对其陈述的事实经过没有异议,但认为证人不某某的职工,不能代表广源公司作证,证人当时只是收集材料,证人没有见过证据原件,没有施工图被告无法评估施工投入,对核定数额有异议。被告安图县政府、安图县铁建办对证人董某乙的证据材料没有异议。被告安图县政府、安图县铁建办对证人卢某某的证言无异议。

本院经综合审查各方的陈述及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1、被告安图铁建办提交的第1份和第2份书证,有其他证据相佐证,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安图铁建办提交的第3份证据即安图县发改局《关于安图大福屯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大福屯铜矿项目建议书的批复》,本院经审查该文件的具体内容并结合证人证言及其他证据,认为该文件证明了原告桓生煤矿经政府批准投资建设选场的事实,故对安图铁建办提交该证据欲证明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2、对原告提交的证人董永恒的证言董某甲恒系安图董某甲直属事业单位的中层领导,其所陈述的事实经过各方当事人并无异议,尽管二被告对其陈述的核定损失数额提出异议,但未能举出反证予以证明。故本院对董永恒的证言董某甲信。 3、对证人董某乙的核定原告征收补偿数额的相关证据,原系原告桓生煤矿提交给安图县政府委托的部门,用于核定征收补偿数额,现虽由证人董某乙,董某甲为原告桓生煤矿提交的用以证明其诉讼主张的相关证据。各方当事人对该证据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4、对证人卢某某的证言,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根据采信的证据经综合审查认定如下事实:原告桓生煤矿于2006年5月经安图县政府招商引资,投资安图大福屯铜矿探矿。2007年5月22日,安图发改局对桓生煤矿呈报的《关于大福屯铜矿建设项目建议书的请示》,作出《关于安图大福屯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大福屯铜矿项目建议书的批复》,原告桓生煤矿据此投资建设了选场。

因吉珲高铁建设项目需通过桓生煤矿的探矿区域,2010年4月17日,吉图珲快速铁路公司筹备组与桓生煤矿签订了《吉珲铁路穿越采矿(探矿)区域的协议》,主要内容为:桓生煤矿同意吉珲铁路穿越桓生煤矿已经获得采矿(探矿)的区域。因此给桓生煤矿造成的损失,待该铁路施工前双方按照国家和地方规定协商补偿。当年,安图县矿管办受安图县政府的委托,对包括桓生煤矿在内的被征收区域的补偿数额进行调查。桓生煤矿按照安图县矿管办的要求将相关证据提交给了广源公司。经安图县矿管办调查核实,桓生煤矿探矿权尚在有效期内。经核定桓生煤矿的补偿费用包括探矿权取得及转让费用157万元、厂房建设及设备费用370万元和公司管理和临时占地费用20万元,共计547万元。 2011年1月31日,吉林省人民政府下发《关于加快推进全省铁路建设的意见》,规定由省和市(州)县(市)共同承担铁路建设资金的投入,其中,省部合资铁路项目省内资金部分,由省和市(州)县(市)按比例分担,征地拆迁资金由市(州)县(市)全额承担。沿线市(州)县(市)政府按照省编办确定的编制控制原则成立铁路建设领导小组,沿线各级地方政府,作为征地拆迁的责任主体和实施主体。

另查,安图矿管办现名安图矿业发展中心,系安图县政府直属正科级事业单位,2008年,矿管办为扶持安图县矿业经济发展,成立了由安图县财政公司控股的广源公司,与矿管办系“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共同从事了对征收补偿数额的核定工作。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2011年1月31日吉林省人民政府下发的相关文件也确定了沿线各级地方政府作为征地拆迁的责任主体和实施主体。根据以上规定,安图县政府应作为本案所涉吉珲铁路安图境内实施征收补偿行为的主体。安图铁建办为具体实施征收补偿工作的部门。

安图县政府因修建铁路征收了桓生煤矿合法探矿区域及选场,并承诺给予桓生煤矿补偿。安图矿业发展中心(安图矿管办)及广源公司受安图县政府的委托对桓生煤矿的征收补偿数额进行了核定,该核定行为应视为安图县政府的行为。安图矿业发展中心及广源公司根据原告提交的证据及相关部门的材料,经调查核实所做的认定,证据充分,客观真实,能够作为认定桓生煤矿征收补偿直接损失数额的根据。安图县政府对桓生煤矿的矿区征收后,未依照约定及时给予补偿,事过多年后,现以桓生煤矿未提供证据原件和其他证据为由,对此提出异议,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桓生煤矿对其提出的其他主张,未能举证证明,本院亦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二条第二款、第七十三条,《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安图县人民政府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给付原告辽宁省阜新市桓生煤矿征收补偿款547万元。

二、驳回原告辽宁省阜新市桓生煤矿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及其他诉讼费用,由被告安图县人民政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李红广

二〇一五年八月八日

书记员  金愫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三条第八十二条第二款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第四条第一款第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