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治安行政征用

上诉人(原审原告)湖南安顺清障救援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宜章县公安局和原审第三人湖南宜连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因公安行政征用及行政赔偿一案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7月24日 案由:治安行政征用 当事人:湖南安顺清障救援有限公司 宜章县公安局 案号:(2018)湘10行终59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湖南安顺清障救援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县星沙街道办事处京珠高速东辅道东经贸南路(蝴蝶谷第3栋31层3105号)。

法定代表人熊检池,该公司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宜章县公安局,住所地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玉溪镇宜章大道。

法定代表人张志伟,该局局长。

原审第三人湖南宜连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宜章县玉溪镇文明南路宜连高速管理中心。

法定代表人杨杰,该公司董事长。

诉讼记录

上诉人湖南安顺清障救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顺公司)因公安行政征用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湖南省桂阳县人民法院(2017)湘1021行初235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8月16日,湖南宜连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连高速公司)与安顺公司签订《宜凤高速公路清障救援委托合同》,合同约定将宜凤高速公路全线的故障车辆清障、交通事故救援业务全权委托给安顺公司,安顺公司在宜凤高速公路范围内清障施救,委托年限十年,从2011年9月25日至2021年9月24日。宜连高速公司将位于梅田收费站内住房十间、厨房餐厅及前后空地租给安顺公司作停车场、维修厂用地,租金每年为15万元。安顺公司如需对场地进行改造,其改造费用由安顺公司自行承担。2016年5月20日,因安顺公司经营严重亏损与宜连高速公司签订《补充协议》,协议约定安顺公司不再租赁梅田收费站内的场地,于一个月内将存放在宜连高速公司场地内的物品,包括违法车辆、事故车俩,以及安顺公司的其他设施设备全部搬离,搬迁费用自负。场地租金等费用计算截止至2015年6月30日。 2014年6月24日,宜章县公安局侦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犯罪案件时,在宜凤高速公路堡城收费站扣押的大货车一辆及该车装载的汽车挡风玻璃需要场地存放,宜章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向其局领导报告,要求宜连高速有限公司提供存放涉案物品的合适场地。当日,经审批同意后,宜章县公安局向宜连高速公司发出《关于要求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2014年6月25日,宜连高速公司回函宜章县公安局同意将涉案物品存放至该公司所属的梅田收费站内。2014年6月27日,宜章县公安局将涉案物品存放至梅田收费站内。2014年12月16日,宜章县公安局将涉案挡风玻璃制作磨具扣押,存放至梅田收费站闲置的办公房内。因安顺公司将终止与宜连高速公司的场地租赁,安顺公司于2015年5月19日将上述涉案物品移交宜章县公安局接收。安顺公司分别于2016年1月12日、2016年11月14日向宜章县公安局书面去函,请求按《湖南省高速公路救援服务收费标准》(湘价商[2011]179号)支付涉案物品保管费、停车费等费用。

此后,安顺公司以宜章县公安局、宜连高速公司为被告,向宜章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支付保管费647,282.2元、违约金30,745.9元。宜章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安顺公司的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案件受理范围,于2017年10月26日裁定驳回安顺公司的起诉。在该民事案件诉讼过程中,宜章县公安局向宜章县人民法院提交《关于要求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和《关于同意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安顺公司才知道宜章县公安局作出的该行政行为。2017年11月22日,安顺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宜章县公安局于2014年6月24日向宜连高速公司发出的《关于要求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违法并提出赔偿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行政征用是行政主体为了公共利益目的,按照法定的形式和公平补偿原则以强制方式取得行政相对人财产权、使用权或劳务并给予合理经济补偿的一种行政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安机关因侦查犯罪的需要,必要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可以优先使用机关、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和个人的交通工具、通讯工具、场地和建筑物,用后应当及时归还,并支付适当费用;造成损失的,应当赔偿。本案中,宜章县公安局因侦查犯罪需要,其侦查部门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于2014年6月24日向其局领导报告,并经审批同意,应视为该行政行为的启动审批程序。随后,宜章县公安局向宜连高速公司发出《关于要求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该函并未指定存放场所,系宜章县公安局以垂询形式发函给宜连高速公司请求支持,不是以通知或决定等强制方式作出的行政征用行为,是为公安机关行政征用而实施垂询性的过程行为,对安顺公司、宜连高速公司不产生实际影响。宜连高速公司的回函系对宜章县公安局行政征用的认可和承担,致使行政征用行为实际发生。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第(十)项的规定,宜章县公安局发出《关于要求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第(十)项、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一审裁定:“驳回原告湖南安顺清障救援有限公司的起诉,本案不交纳案件受理费”。

上诉人安顺公司不服上述行政裁定,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宜章县公安局向宜连高速公司发出《关于要求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的行为具有强制性,不是垂询性的过程行为,而是行政征用行为。二、被诉行政征用行为程序违法,一审法院法律适用错误。1.被诉行政征用行为不属于“紧急情况”,不符合行政征用的基本前提条件;2.被诉行政征用行为的启动程序和调查程序违法,没有履行告知义务,剥夺了安顺公司的听证权,且决定程序、文书形式和送达程序均违法。请求:1.撤销一审裁定,发回一审法院实体审理;2.诉讼费由宜章县公安局负担。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裁定认定的事实基本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2014年6月24日,宜章县公安局向宜连高速公司发出《关于要求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主要内容为:“由于我局没有停放和保管涉案的湘D72889大货车及汽车玻璃的场地,因办案需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公安机关因侦查犯罪的需要,必要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可以优先使用机关、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和个人的交通工具、通信工具、场地和建筑物……。特要求贵公司提供存放涉案车辆及汽车挡风玻璃等物品的场地。请予以支持。”2014年6月25日,宜连高速公司向宜章县公安局回复《关于同意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内容为:“贵局《关于要求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已收悉,我公司愿遵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的有关规定,结合我公司实际情况,同意贵局将查获的湘D72889大货车及汽车玻璃存放至宜凤高速公路梅田收费站站内。专此函复。”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规定,行政机关为作出行政行为而实施的准备、论证、研究、层报、咨询等过程性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本案中,安顺公司诉请确认宜章县公安局向宜连高速公司作出的《关于要求提供存放涉案物品场地的函》违法。从该函的内容来看,宜章县公安局因办案需要请求宜连高速公司提供存放涉案物品的场地。该请求是咨询行为,不具有强制性,宜连高速公司可以选择拒绝或同意提供场地。同时,该函并非发给安顺公司,宜章县公安局亦未要求对安顺公司提供存放场地。故该函对安顺公司、宜连高速公司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该函性质上属于行政机关的咨询过程性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安顺公司的起诉并无不当。安顺公司的上诉请求和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案不交纳案件受理费。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长  胡桐辉

审 判员  邓 群

审 判员  陈英辉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  彭先民

书 记员  李 谊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也可以不开庭审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八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