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道路行政征收

曾初升、阳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公安行政管理:道路交通管理(道路)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31日 案由:道路行政征收 公路行政征收 当事人:曾初升 阳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案号:(2017)粤17行终28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初升,男,1966年7月2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阳江市江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阳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住所地:广东省阳春市春城街道城东大道1号。

法定代表人:苏飞勇,该队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黄成保,阳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

委托代理人:杨永升,阳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

原审第三人:阳春市四通道路设施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阳春市春城镇新云院眼塘南侧。

法定代表人:陈荣勇,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欧光南,该公司员工。

诉讼记录

上诉人曾初升因与被上诉人阳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以下简称阳春交警大队)、原审第三人阳春市四通道路设施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通公司)行政收费纠纷一案,不服阳春市人民法院(2016)粤1781行初3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4月11日,阳春市公安局作为甲方和乙方四通公司签订了《协议书》,协议约定:甲方根据业务需要,由乙方承接甲方业务部门的交通事故、交通违法和涉案车辆、物品的拖、吊、运输和保管业务。乙方对交通事故和交通违法车辆拖、吊及保管业务收费必须取得物价部门核发的收费许可证明,并按物价部门核定的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收费,不得违规乱收费;阳春市政府每月拨款4000元给甲方用于违法车辆拖车的专项经费,甲方在每年12月20日前一次性支付给乙方。一审庭审中,阳春交警大队称从签订协议之日起至2017年止,阳春市公安局已经按照协议第六条的约定支付了委托四通公司开展拖、吊、运输和保管业务所需花费的拖车费和保管费给四通公司。 2016年8月20日,梁仕杰驾驶粤Q1533学小型轿车在阳春市春城黎湖村委会刘屋角路段掉头横驶过道路时,遇蔡现尤驾驶粤JHV720号小型越野客车行驶至该路段,两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阳春交警大队在接到报警后依法对该交通事故进行处理,因收集证据需要对事故车辆依法扣留,由阳春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通知四通公司对粤Q1533学小型轿车拖车至车辆保管场进行保管。2016年9月14日,阳春交警大队作出了春公交认字第44178192016016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后,于2016年9月14日通知梁仕杰领取粤Q1533学小汽车《交通事故车辆领取通知书》,于2016年9月26日开具了《车辆放行凭证》给曾初升。四通公司在收取了粤Q1533学小型轿车交来的拖车费和车辆保管费共955元后将粤Q1533学小型轿车放行。 2016年10月31日,曾初升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1、确认阳春交警大队与四通公司串通巧立名目收费违法,退还所收取955元;2、由阳春交警大队和四通公司承担案件受理费。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阳春市公安局与四通公司自愿签订《协议书》,《协议书》约定阳春市公安局委托四通公司承接交通事故、交通违法和涉案车辆、物品的拖、吊、运输和保管业务,并从签订协议之日起支付每年的拖车费和保管费至2017年,四通公司在本案中收取曾初升的拖车费和保管费的行为并不是阳春交警大队所作出的行政行为,曾初升没有证据证实阳春交警大队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的规定,曾初升起诉请求确认阳春交警大队巧立名目收费违法,并退还955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曾初升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曾初升承担。

曾初升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为:阳春交警大队、四通公司应将违法收费955元退还给曾初升;2、由阳春交警大队、四通公司承担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主要事实和理由:曾初升的粤Q1533学小型轿车因发生交通事故,遭到阳春交警大队拖车,2016年9月26日,阳春交警大队开具《车辆放行凭证》,指定曾初升到四通公司提取车辆,四通公司收取曾初升955元后才放行。阳春交警大队是行政机关,其委托查封、扣押车辆发生的拖车、保管费依法应由行政机关承担。阳春交警大队、四通公司串通违法收费应予返还。

被上诉人阳春交警大队辩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请求二审法院驳回曾初升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二、阳春交警大队是依职权扣留肇事车辆,且已履行返还手续。三、四通公司的收费行为不是阳春交警大队的行政行为。

第三人四通公司辩称:按照四通公司在一审的答辩意见。

经审查,本院对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为行政收费纠纷。二审争议焦点为阳春交警大队是否收取扣押曾初升事故车辆的保管费问题。曾初升指导梁仕杰学习机动车驾驶技能,梁仕杰在驾驶粤Q1533学小型轿车过程中与他人发生交通事故,阳春交警大队在处理事故时作出行政强制措施扣押事故车辆。四通公司根据其于2011年4月11日与阳春市公安局签订的《协议书》约定,承接阳春市公安局的业务部门因交通事故、交通违法和涉案车辆、物品的拖、吊、运输和保管业务,对涉案的事故车辆进行拖车及保管。2016年9月26日,四通公司向曾初升收取车辆拖车费和保管费共955元。在本案中,曾初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阳春交警大队向其收取扣押事故车辆的保管费或委托四通公司向其收取扣押事故车辆保管费的事实。因此,曾初升请求确认阳春交警大队行政收费违法,并予以返还,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驳回曾初升的诉讼请求正确,应予维持。至于四通公司向曾初升收取车辆拖车费和保管费共955元是否合法,曾初升可依法另寻途径救济。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予以维持;曾初升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曾初升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长  陈德印

审 判员  李 桥

审 判员  黄光汉

二〇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  高 玲

书 记员  陈秋瑜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