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体育行政协议

上诉人(原审被告)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与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海省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不签订行政合同纠纷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7月31日 案由:体育行政协议 房屋行政协议 当事人: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青海省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 案号:(2014)黄行终字第1号 经办法院: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住所地青海省同仁县德合隆北路。

法定代表人杨玉奎,局长。

委托代理人先科,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蒋仁华,青海省凡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海省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青海省同仁县隆务镇热贡路体育场。

法定代表人马卫东,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马晓梅,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马麒,该公司职工。

原审第三人范文少,男,回族,1974年12月9日出生,个体户,住青海省同仁县建筑公司家属院1单元3楼302室。

原审第三人范文伟,男,回族,1971年7月2日出生,个体户,住同仁县隆务镇民主街34号。

诉讼记录

上诉人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与青海省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不签订行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同仁县人民法院(2013)同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委托代理人先科、蒋仁华,被上诉人青海省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马晓梅、马麒、原审第三人范文少、范文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7月7日黄南州业余体校和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土地租赁合同。2000年4月18日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取得租赁土地上房屋所有权证。2000年6月28日,原告将位于同仁县热贡路体育场东侧一楼商铺2间出租给范志忠,租赁期限为30年(1999年10月10日至2029年10月10日),范志忠去世后,该商铺由其子(本案第三人)使用。2010年7月,同仁县政府实施热贡文化园区建设项目,责成同仁县市政拆迁办公室开展项目实施范围内的房屋征收补偿工作。征收范围为原州体育场大门东西两侧二、三层商业铺面,其中包括原告出租给范志忠的房屋。被告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于2012年9月1日与第三人范文少、范文伟签订了热贡文化园区房屋征收拆迁置换协议书,致使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被告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确定征房补偿的权利主体为原告,并签订拆迁补偿协议。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有关规定,无论是征收集体土地上的房屋还是国有土地上的房屋,都应当依法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给予公平补偿。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应当由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签订,所有权人以房屋所有权证记载的所有权人为准。本案中,房屋所有权证记载的所有权人为本案原告,被告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原告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的房屋征收时,却与不是房屋所有权人只是承租人的第三人范文少、范文伟签订了房屋征收拆迁置换协议书。原告是否有权诉求被告与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首先,本案所涉土地征收是被告为了实现行政管理目标,实施同仁县人民政府的热贡文化园区项目工程,是履行行政管理职能的行为,而不是为了其自身利益的民事行为;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是履行行政管理职能,实现行政管理目标的步骤之一,不能脱离土地征收而独立存在其次原告是该行政管理的相对方,是房屋征收这一具体行政管理的被管理者,两者间关系特定,一方为实施行政职能的行政管理方(即行政部门),一方为受行政管理的被管理方,并非平等的民事主体关系,故原告诉求判令被告与其签订安置补偿协议,是要求行政主管部门与其签订行政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被告认为“该案为民事合同,不是行政案件,应予驳回”的辩论意见不能成立。第三人范文伟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进行缺席判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条第一款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本判决生效后与原告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热贡文化园区房屋征收补偿协议。

宣判后,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不存在行政不作为,对补偿协议效力的认定不属于行政诉讼案件受理范围,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并驳回被上诉人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

原审原告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在庭审中辩称,被上诉人作为行政管理相对人,要求上诉人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为具体行政行为实施的征收职能的管理方,确定征收补偿的权利主体为被上诉人,并与之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一审认定事实清楚,使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准予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主要是:对补偿协议效力的认定是否属于行政诉讼案件受理范围,是否属于平等主体的民事关系。

经查,本案所涉土地征收是上诉人为了实现行政管理目标,实施同仁县人民政府的热贡文化园区项目工程,是履行行政管理职能的行为,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是履行行政管理职能,实现行政管理目标的步骤之一。并且被上诉人是该行政管理的相对人,是房屋征收这一具体行政管理的被管理者,两者间关系特定,不属于平等的民事主体关系,也非管理方为了其自身利益的民事行为。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上诉人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为实现同仁县人民政府热贡文化园区项目工程和行政管理目标而实施行政管理行为。被上诉人青海省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是行政管理的被管理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双方并非平等的民事主体关系,且属于行政诉讼案件的受理范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无论征收国有土地上的房屋还是集体土地上的房屋,都应依法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给予公平补偿,所有权人以房屋所有权证记载的所有权人为准。据此规定,本案所征收房屋的所有权人为青海省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拆迁补偿协议应由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和青海省同仁县天子绒毛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签订。而上诉人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及第三人范文少、范文伟的的上诉理由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当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0元,共计100元由青海省同仁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仁青当周

审 判 员  王 海义

代理审判员  郝 鹏飞

二〇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尼玛次木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