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金融行政补偿

王玉龙与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9月25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补偿 金融行政补偿 当事人: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 王玉龙 案号:(2016)冀01行终344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住所地深泽县市场街钟楼路。

法定代表人李建锁,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光,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周建,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仲裁科科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玉龙,男,汉族,1971年2月4日生,住河北省石家庄市深泽县。

委托代理人刘占峰,石家庄市深泽亮剑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诉讼记录

上诉人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因行政补偿类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纠纷一案,不服深泽县人民法院(2016)冀0128行初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原告王玉龙原系河北哈哈机械集团有限公司职工,在2013年12月13日上班时受伤。2014年2月21日由石家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2014年10月14日鉴定为五级伤残,并鉴定为需要安装左前臂假肢。王玉龙于2015年4月16日在恩德莱康复器具有限公司安装假肢一具,使用年限为六年,共计费用三万元,该费用由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直接结算。根据河北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冀劳社办字(2005)60号文规定,关于一次性结清辅助器具费用标准计算方法,被告应为原告一次性结清辅助器具的费用10万元。现原告要求被告一次性结清安装工残辅助器具的剩余费用7万元。被告以原告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并且已经支付了原告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为由不再支付原告。原告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认为,《河北省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五级至十级工伤职工需要安装配置伤残辅助器具的,按省社会保障行政部门规定的标准,由工伤保险基金一次性支付伤残辅助器具的安装配置费用。一次性支付伤残辅助器具的安装费用,参照《关于一次性结算工残职工辅助器具费用的批复》冀劳社办字(2005)60号的一次性结算费用等于辅助器具费用限额×(20÷使用年限)的规定,河北省工伤职工辅助器具支付标准表规定,前臂假肢为30000元,年限6年。据此原告1971年出生,需要安装左前臂假肢,费用应为10万元,被告已经支付原告3万元,剩余7万元,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应予支持。被告提出冀劳社办字(2005)60号不适用参加工伤保险职工,本院认为,未参加工伤保险职工依此由用人单位支付,参加工伤保险职工应参照此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被告提出被告已经支付原告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其中就考虑安装假肢费用。本院认为,如果是工伤,无论按不按假肢,都应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与安装假肢无关。遂判决被告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向原告王玉龙支付一次性伤残辅助器具的安装配置费用7万元。

上诉人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的判决依据《河北省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三十四条第二款“五级至十级工伤职工需要安装配置伤残辅助器具的,按省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的标准,由工伤保险基金一次性支付伤残辅助器具的安装配置费用”的规定,而省政府是无权做出这一规定。《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三项中明确规定:经工伤职工本人提出,该职工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可以看出,国务院只是将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标准的制定授权给省政府,省政府是无权对伤残辅助器具的安装配置费用支付进行规定的。而在《工伤保险条例》实施过程中,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针对于出现的这些问题,于2013年专门下发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其第十三条亦明确规定,即“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各项待遇应按《条例》相关规定支付,不得采取将长期待遇改为一次性支付的办法”,且同时规定“本意见自发文之日起执行,此前有关规定与本意见不一致的,按本意见执行”。而伤残辅助器具的安装配置,无疑是长期待遇,故应依据《意见》办理,这也是考虑到工伤职工在解除劳动关系后如果短期内出现意外身亡则有工伤基金流失风险。其实《工伤保险条例》是最大保障劳动者的权利的,第三十六条第一、二项明确规定是不建议劳动者解除劳动关系的,但既然被上诉人选择了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领取了一次性医疗补助金,他就应承担工伤保险机构不再承担其辅助器具安装的风险。2.一审法院在裁判时逻辑不清,思路不明。一审法院在判决时适用冀劳社办字(2005)60号时认为,未参加工伤保险职工依此由用人单位支付,参加工伤保险职工应参照此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我们看此文规定,即“在国家没有明确规定之前,并且在工伤职工本人同意的前提下,用人单位可以与工作职工一次性结清辅助器具费用”,也就是说,该规定的实施的主导者使用人单位,而非劳动者。这是用人单位为了规避某些风险或减少麻烦而采用的方法,而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是工伤保险基金的专门管理部门,是不存在这一问题的。另外,工伤保险基金是由广大用人单位缴纳而来,是对工伤职工的补偿,做为对这一基金管理者的社保局与工伤职工之间的关系并非单纯的给付与被给付,产生的也并非是债务债权的关系,本案是行政诉讼,一审法院却依《民诉法》规定判决加倍支付债务利息也有失偏颇。综上,上诉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但一审法院适用错误的法律得出错误的结果,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的合理请求,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王玉龙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被答辩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实和理由:1.《河北省工伤保险实施办法》是河北省人民政府根据《社会保险法》《工伤保险条例》的授权,结合本省实际情况做出的关于工伤保险实施的地方性法规。在河北省具有无可争议的权威性,其中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适合于本案的情形。一审判决适用此规定,做出正确的判决,十分得当。被答辩人妄谈省政府无权做出这一规定,没有任何法律依据。2.被答辩人故意将“第一次”支付伤残辅助器具安装配置费用与“一次性”支付伤残辅助器具安装配置费用混为一谈,属于混淆概念,“第一次”与“一次性”的含义截然不同。被答辩人揣着明白装糊涂,绝不是对汉语知识的无知。答辩人在一审的诉讼请求中已经从“一次性”的数额中减去了“第一次”的数额,只剩下剩余的数额7万元,被答辩人“重复支付”说法无从谈起。3.众所周知,并不是每一个工伤职工都需要配置伤残辅助器具,只有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情形的,在按伤残等级享受其他各项工伤保险待遇的同时,配置伤残辅助器具。被答辩人认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中包含了伤残辅助器具安装配置费用,是对法律法规条文的故意曲解。4.按照工伤职工的伤残等级,分为与用人单位保留劳动关系的和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的两种情形。保留劳动关系的,按月发给伤残津贴,并缴纳社会保险费用,办理退休手续后停发伤残津贴,享受养老保险待遇,这些人属于长期工伤保险待遇。而不与用人单位保留劳动关系的享受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依法均为“一次性”。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三条的规定,显然是针对与用人单位保留劳动关系的工伤职工的情形做出的。不适用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的工伤职工。答辩人是解除劳动关系的工伤职工,享受各项“一次性”待遇均是依据法律法规的规定,根本不存在“改为”一次性支付的情形。被答辩人故意将适用于保留劳动关系工伤职工的规定强加在解除劳动关系系工伤职工的头上,若不是对规章条文适用的无知,就是用“张冠李戴”的方式误导法庭。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得当,审理程序合法,判决公平公正。被答辩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故应当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认定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八条第(四)项规定,因工发生的安装配置伤残辅助器具所需费用,按照国家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工伤职工因日常生活或者就业需要,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安装假肢、矫形器、假眼、假牙和配置轮椅等辅助器具,所需费用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河北省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五级至十级工伤职工需要安装配置伤残辅助器具的,按省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的标准,由工伤保险基金一次性支付伤残辅助器具的安装配置费用。被上诉人依据河北省工伤职工辅助器具支付标准和河北省劳动厅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对张家口市劳动保障局《关于一次性结清工残职工辅助器具费用的请示》的批复(冀劳社办字(2005)60号),向上诉人申请一次性结清其安装工残辅助器具费用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称被上诉人与原单位解除劳动关系,领取了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就应承担工伤保险机构不再支付其安装伤残辅助器具费用的风险没有法律依据,上诉人的上诉人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适当,判决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伤残辅助器具是正确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深泽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张保江

审判员  颜景山

审判员  魏其仓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苏晓华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八十六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三十二条

《河北省工伤保险实施办法》

第三十四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

第三十八条第(四)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