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破坏电力设备罪

李红盗窃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月22日 案由:破坏电力设备罪 当事人:李红 案号:(2014)佛顺法刑初字第3105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红,男,1946年2月20日出生,无业,户籍地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因本案于2014年3月4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4月10日被逮捕。现押于佛山市顺德区看守所。

诉讼记录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以佛顺检公诉局刑诉(2014)216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红犯盗窃罪,于2014年10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并建议适用简易程序。经本院审查认为,本案不宜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0月30日决定转为适用普通程序,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许方原、苏惠红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红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被告人李红的犯罪事实如下: 1.2014年1月28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李红与广西男子(另案处理)相约去西海大桥盗窃电缆后,驾驶粤J×××××面包车去到西海大桥,广西男子已经在用一把铁锤砸管道上的水泥,并将桥边管道内的电缆剪开。后两人一起将三支电灯杆间的二条电缆线从管道里拉出来(每条长60米,共价值人民币3900元,以下均为人民币),卷成圈后搬上李红的面包车。后销赃得400多元,各分得200元。 2.2014年2月8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李红驾驶粤J×××××面包车去到佛山市顺德区大良街道105国道国际商业城对开花基带,将花基带的路灯接线口铁盖撬开,用钢剪将路灯电缆剪开,盗窃得二条路灯杆间的广东万家乐电线电缆厂生产的VV4*25平方电缆(各长50米,共价值8300元),再将电缆搬上车,后销赃得2000多元。

破案后,赃款、物无法起回。

公诉机关提交了下列证据予以证明:抓获、破案经过;被告人李红的供述及辨认、指认笔录;被害单位代表黄某及指认笔录;证人费某的证言及辨认、指认笔录;证人张某的证言;户籍证明;扣押物品清单;行政处罚决定书;被盗窃电缆同类物照片及称重结果;北滘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授权委托书;车辆信息表;佛山市顺德区路桥养护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价格鉴定结论;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

公诉机关据此认为,被告人李红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建议本院对被告人李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之刑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李红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罪名及提出的量刑建议无异议,并请求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李红的犯罪事实如下: 1.2014年1月28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李红与广西男子(另案处理)相约去西海大桥盗窃电缆后,驾驶粤J×××××面包车去到西海大桥,广西男子已经在用一把铁锤砸管道上的水泥,并将桥边管道内的电缆剪开。后两人一起将三支电灯杆间的二条广东万家乐电线电缆厂生产的VV4*16平方电缆从管道里拉出来(每条长30米,共价值3120元),卷成圈后搬上李红的面包车。后销赃得400多元,各分得200元。 2.2014年2月8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李红驾驶粤J×××××面包车去到佛山市顺德区大良街道105国道国际商业城对开花基带,将花基带的路灯接线口铁盖撬开,用钢剪将路灯电缆剪开,盗窃得二条路灯杆间的广东万家乐电线电缆厂生产的VV4*25平方电缆(各长50米,共价值8300元),再将电缆搬上车,后销赃得2000多元。

经查,上述电缆均是运行中的电力设备。破案后,赃款、赃物无法起回。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被告人李红的供述及辨认、指认笔录,证实2014年1月某天1时许,广西男子来电叫他去西海大桥盗剪电缆,他于是驾驶粤J×××××号松花江牌灰色面包车经过西海大桥时,见广西男子手拿一把铁锤在砸大桥边的水泥,并将桥边水管内的电缆剪开了。后两人一起将电缆线从水管里拉出来,一起盗窃了二段(共二条)电缆,每条电缆直径约3厘米,外壳是黑色的胶皮,电缆内有四条小电线。他们将电缆圈成一圈圈搬上面包车。后销赃得400元,他分得200元。过了四天左右的某天2时许,他一个人开车去到伦教三洲的桥下见到叫“小广西”的男子,不知名的男子就提出要一起去小区盗窃电缆,他拒绝到小区盗剪。他们驾车去到大良红岗105国道时,就一起用钢剪将路边的路灯电缆线口撬开,用钢剪将电缆剪开,剪了二条路灯杆的电缆,电缆直径约4厘米,外壳是黑色的胶皮,电缆内有四条小电线。他们剪得的电缆捆起来搬上他驾驶的面包车上,后销赃得2000多元。

被告人李红对证人费某进行了辨认,并对盗窃现场、作案工具、视频截图、所盗窃电缆的同类物(分别为VV4*16平方电缆及VV4*25平方电缆)进行了指认。 2.被害单位代表黄某及指认笔录,证实2014年1月28日9时许,他巡逻至顺德区伦教街道碧桂路西海大桥时,发现碧桂路西海大脚往伦教方向的路灯不亮,经检查,发现桥边的管道被人撬开,路灯电缆线被盗。当时电缆处于正常通电状态,电缆被盗受损造成照明设施不能运行。被盗的电缆线有型号为广东万家乐电缆厂生产的VV4*16平方的电缆,黑色外胶皮,西海大桥两条路灯之间的距离约30米。2014年2月8日上午8时许,他巡逻至顺德区大良顺德区105国道国际商业城对开路段时,发现中间路灯下的花基带有被人翻过,于是下车查看,发现路灯的接线口被撬开,路灯下的电缆被人盗走。于是马上报案。被盗电缆当时是正常通电的。被盗的是路灯杆间的电缆,每条路灯杆间约50米,被盗的电缆线有型号为广东万家乐电线电缆厂生产的型号为VV4*25平方的电缆线二条。电缆被盗后,一整段路的路灯不能正常运行。

被害单位代表黄某对被盗的同类型电缆(其中VV4*16平方电缆及VV4*25平方电缆为黑色外壳,BVV16平方电缆为黄色外壳)进行了指认。 3.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在2014年2月,旧电线的铜线收购价格约45元/公斤。 4.抓获、破案经过,证实2014年3月4日19时许,侦查发现粤J×××××面包车停放在顺德区大良街道某废品回收站门前,侦查机关在上述地址将李红抓获。 5.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李红的户籍情况。 6.扣押物品清单,证实从被告人李红处扣押粤J×××××面包车一辆。 7.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被告人李红于2013年5月28日因盗窃被佛山市顺德区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五日。 8.北滘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盗窃电缆已经卖掉,无法起回;无法抓获废品收购人员;赃款、作案工具无法起回;无法抓获其他同案人。 9.授权委托书,证实被害单位委托黄某处理本案。 10.车辆信息表,证实涉案车辆粤J×××××的车辆信息情况。 11.佛山市顺德区路桥养护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证实涉案路段的亮灯时间为每日18时10分开始至次日凌晨6时10分结束。 12.价格鉴定结论,证实广东万家乐电线电缆厂生产的VV4*16平方电缆每米价值52元;广东万家乐电线电缆厂生产的VV4*25平方电缆每米价值83元。 13.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证实现场位于佛山市顺德区伦教街道三洲西海大桥脚,每两个灯杆之间相隔30米,灯杆的电线通过安装在电线管内的电缆连接;现场位于顺德区大良街道顺德国际商业城西侧105国道路段一花基,路灯灯柱下方的电线箱盖被破坏,电线箱内的电线(分别有白色、黑色、黄色等外壳)上有断口。 14.视听资料,证实公安民警讯问被告人的同步录音录像及被告人李红点格录像。

以上证据经法庭查证属实,足以认定。

对于公诉机关提交的其他证据,经查与本案的定罪量刑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红实施的第1宗作案盗剪电缆的种类及数量的认定问题。经查,被告人李红的供述反映他在该宗作案盗剪的是内有四条小电线的黑色电缆,合共二段、二条,并对同类物进行了指认,结合被害单位代表黄某的陈述及指认笔录、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可知,被告人李红供认在该宗作案盗剪的电缆为VV4*16平方电缆、每段电缆30米。鉴于被告人李红供认盗剪电缆的种类及数量均少于被害单位代表黄某陈述的种类及数量,故根据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本院以被告人李红的供认认定该宗作案被盗剪电缆的种类及数量,并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该部分事实予以调整。

关于被告人李红的行为定性问题。破坏电力设备罪是指故意破坏发电、供电、变电等设备,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行为。所谓的电力设备,是指处于运行、应急等使用中的电力设备。而危害公共安全主要表现为两方面:(1)对电力设备的破坏直接威胁不特定多数人的健康、生命安全,如造成电线落地等;(2)造成发电、变电、输电发生障碍,导致多数人或单位用电障碍,从而引起人员伤亡、财产损失。如盗窃电力设备,危害公共安全,同时构成盗窃罪和破坏电力设备罪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电力设备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依照刑法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结合本案的证据,被告人李红的供述、被害单位代表黄某的陈述、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均反映被告人李红在第1宗作案盗剪的是西海大桥外侧电线管道内的路灯用电缆,第2宗作案盗剪的是105国道国际商业城对开花基带的路灯用电缆,均是使用中的电力设备,被告人李红的盗剪线路行为已导致上述路段路灯的用电障碍,足以危及公共安全。被告人李红盗剪电线虽以牟利为目的,但其在明知作案对象是电力设备的情况下,仍先后两次盗剪,致使电力设备遭受破坏,其行为同时构成盗窃罪和破坏电力设备罪。结合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情节,因盗窃罪的量刑幅度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而破坏电力设备罪的量刑幅度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两者较之,破坏电力设备罪的处罚较重,故被告人李红的行为应构成破坏电力设备罪。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红无视国家法律,盗剪通电中的电力设备,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破坏电力设备罪。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红犯盗窃罪不当,本院予以纠正。被告人李红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

对被告人李红就罪名方面提出的辩解意见,经查,如前所述,本院认定被告人李红的行为已构成破坏电力设备罪,故上述辩解意见缺乏理据,本院不予采纳。

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不当,本院不予采纳。综合考虑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李红犯破坏电力设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3月4日起至2017年3月3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梁慧仪

审 判 员  孙庆煌

人民陪审员  麦小莹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梁江陵

附件

附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一十八条破坏电力、燃气或者其他易燃易爆设备,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电力设备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盗窃电力设备,危害公共安全,但不构成盗窃罪的,以破坏电力设备罪定罪处罚;同时构成盗窃罪和破坏电力设备罪的,依照刑法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盗窃电力设备,没有危及公共安全,但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按照盗窃罪等犯罪处理。

第四条本解释所称电力设备,是指处于运行、应急等使用中的电力设备;已经通电使用,只是由于枯水季节或电力不足等原因暂停使用的电力设备;已经交付使用但尚未通电的电力设备。不包括尚未安装完毕,或者已经安装完毕但尚未交付使用的电力设备。本解释中直接经济损失的计算范围,包括电量损失金额,被毁损设备材料的购置、更换、修复费用,以及因停电给用户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等。

第9页,共11页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一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