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治安行政执行

袁定福、余传勤、袁伟、朱陈媛诉犍为县人民政府、犍为县公安局、犍为县国土资源局、犍为县清溪镇人民政府土地行政执行附带赔偿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12月22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执行 治安行政执行 土地行政执行 地矿行政执行 当事人:朱陈媛 犍为县清溪镇人民政府 犍为县公安局 袁定福 余传勤 袁伟 犍为县国土资源局 犍为县人民政府 案号:(2016)川11行初82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袁定福,男,1964年12月19日出生,住四川省犍为县。

委托代理人:万才建,北京市华泰(南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谭韬义,四川沫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余传勤,女,1963年11月12日出生,住四川省犍为县。

委托代理人:万才建,北京市华泰(南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谭韬义,四川沫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袁伟,男,1988年1月31日出生,住四川省犍为县。

委托代理人:万才建,北京市华泰(南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谭韬义,四川沫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朱陈媛,女,1991年9月19日出生,住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

委托代理人:万才建,北京市华泰(南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谭韬义,四川沫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犍为县人民政府,所在地四川省犍为县玉津镇西街72号。

法定代表人:陈建东,县长。

委托代理人:万罗城,男,1975年9月21日出生,犍为县人民政府工作人员,住四川省犍为县。

委托代理人:宋杨,四川三江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犍为县公安局,住所地四川省犍为县玉津镇凤凰路267号。

法定代表人:蔡文富,局长。

委托代理人:周柯余,男,1979年5月23日出生,犍为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工作人员,住四川省犍为县。

委托代理人:吴洪荣,男,1975年4月21日出生,犍为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工作人员,住四川省犍为县。

被告:犍为县国土资源局,所在地四川省犍为县玉津镇滨江路347号。

法定代表人:廖友财,局长。

委托代理人:代翔宇,男,1989年3月24日出生,,该局工作人员,住四川省会理县。

委托代理人:蔡德益,四川英华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犍为县清溪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四川省犍为县清溪镇清正街98号。

法定代表人:杨建勇,镇长。

委托代理人:卢建平,四川耀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红,四川升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袁定福、余传勤、袁伟、朱陈媛诉被告犍为县人民政府、犍为县公安局、犍为县国土资源局、犍为县清溪镇人民政府土地行政执行附带赔偿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袁定福等4人诉称,我们是四川省犍为县清溪镇筒车村村民。2015年5月以来,犍为县人民政府在清溪镇南岸村、丁家村、筒车村大规模低价强行征收原告的耕地和房屋。2015年4月21日,四被告出动上百名公安警察、特警、城管队员、政府干部和社会闲杂人员闯到清溪镇筒车村3、4组强行圈占土地,原告所使用的涉案土地被强制征收。请求法院判令四被告赔偿因其违法行政行为而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并对原告的土地恢复原状。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行政赔偿成立的前提是被诉行政行为已被依法确认为违法或者被撤销。由于原告诉被告犍为县人民政府、犍为县公安局、犍为县国土资源局、犍为县清溪镇人民政府土地行政执行违法一案,已被依法裁定驳回起诉,因此,原告一并提起的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并对土地恢复原状的附带行政赔偿请求亦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袁定福、余传勤、袁伟、朱陈媛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吕南屏

审判员  李亚莉

审判员  钟小红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李菲菲

附件

附:本裁定所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三)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