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农业行政裁决

常德金源休闲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与常德市国土资源局土地行政处理决定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9月18日 案由:土地行政裁决 农业行政裁决 渔业行政裁决 地矿行政裁决 当事人:常德市国土资源局 常德金源休闲农业开发有限公司 案号:(2015)常行终字第76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常德金源休闲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南坪岗乡竹根潭村10组。

法定代表人田佰武,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樊启初,湖南中思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常德市国土资源局,住所地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武陵大道北段。

法定代表人刘建跃,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雷佳,该局工作人员,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肖卉,该局工作人员,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诉讼记录

上诉人常德金源休闲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金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常德市国土资源局(下称市国土局)土地行政处理决定一案,不服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2015)武行初字第2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金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田佰武及其委托代理人樊启初,被上诉人市国土局的委托代理人雷佳、肖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判决认定:2012年6月20日,市国土局作出常国土征拟字(2012)47号拟征收土地公告。2013年1月7日,湖南省人民政府作出《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审批单》,批准市国土局征收武陵区南坪岗竹根潭村、白马湖村,用于常德市江北水系竹根潭河综合整治建设项目。2013年5月31日,常德市人民政府发布常政征土告字(2013)38号征收土地公告,决定征收常德市武陵区南坪岗乡竹根潭村、白马湖村等农民集体所有土地一宗,用于常德市江北水系竹根潭河综合整治建设项目,并于当日送达了公告。2013年6月、7月、8月,常德市武陵区征地拆迁所进行了竹根潭水系项目征地拆迁非住宅房屋及附属设施调查登记及三次公示。2013年12月3日,市国土局发布常国土征补字(2013)88号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并于当日送达。2013年12月17日,常德市武陵区征地拆迁所作出常征补字(2013)88号征收土地补偿通知书及征收土地各类补偿明细清交单,并送达给金源公司。2014年9月、10月,常德市武陵区征地拆迁所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做工作并制作了谈话笔录。2014年10月,常德市武陵区征地拆迁所作出常征附补字(2013)88号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通知及清交单。2015年1月6日,市国土局作出常国土征交字(2015)1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并送达给金源公司。金源公司不服该决定,认为补偿过低,遂诉至原审法院。

原审判决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本案中涉案地块已经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征收,具体征收方案由市国土局负责组织实施,故市国土局作为本案被告主体适格。市国土局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行政行为,已遵循了依拟征土地公告,经湖南省人民政府审批,常德市人民政府发布征收土地公告及市国土局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经调查、谈话及房屋、土地上附着物补偿通知后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并送达等程序,其行政程序符合征地拆迁补偿程序,市国土局作出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对补偿标准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收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征收补偿、安置争议不影响征收土地方案的实施。”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土地权利人对土地管理部门组织实施过程中确定的土地补偿有异议,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应当告知土地权利人先申请行政机关裁决。”金源公司对补偿标准及补偿不服,应寻求其他救济渠道,不能以此为由拒绝领取补偿安置费用及交出已征土地,影响项目建设的实施。金源公司认为市国土局作出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补偿标准低,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市国土局作出的常国土征交字(2015)1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的诉讼主张,因其未向原审法院提供相应的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金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金源公司负担。

上诉人金源公司不服原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法院(2015)武行初字第28号行政判决;请求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常国土征字(2015)1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其理由: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被上诉人作出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没有事实依据。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投资修建的地上附着物调查,是在上诉人没有参加的情况下进行的,对上诉人的补偿项目及金额没有进行公示。被上诉人原审时作为证据使用的三次谈话笔录,是其自行作出的,上诉人实际上并未参与。被上诉人作出的《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通知书》未送达给上诉人。被上诉人至今也未对上诉人给予征地补偿。2、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属适用法律错误。被上诉人在未告知上诉人补偿金额及未对上诉人的地上附着物进行合理补偿的情况下,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属程序违法。

市国土局答辩称:被上诉人作出的常国土征交字(2015)1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实体正确,程序合法,法律适用正确,依法应予维持。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其理由:1、涉案地块的征地依法经湖南省人民政府审批,金源公司拒不交出土地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市国土局作出的常国土征交字(2015)1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2014年10月31日,被上诉人向上诉人送达了常征附补字(2013)第88号《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通知书》及《建(构)筑物及其他设施补偿清交单》。上诉人没有在通知书规定的时间内领取地上附着物补偿费,拒绝腾地,被上诉人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2、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被答辩人的上诉请求依法应予驳回。被上诉人是在上诉人知情的情况下对上诉人的地上附着物及附属设施进行的调查登记,并对调查结果进行了公示。在规定期限内,上诉人也未办理征地拆迁补偿登记手续。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非住宅房屋及设施情况和补偿金额也进行了公示。三次谈话笔录,均有相应的见证人在场,该笔录符合证据形式,为有效证据。对征地补偿的争议不在本案审查范围内,被上诉人作出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合法有效。

当事人原审提交并质证的证据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市国土局作出的常国土征交字(2015)1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是否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五条、第四十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三条的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按照职责权限,统一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土地管理和监督工作,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收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交出土地。故市国土局有权对金源公司作出责令交出土地的决定,市国土局被告主体适格。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关于期间、送达、财产保全、开庭审理、调解、中止诉讼、终结诉讼、简易程序、执行等,以及人民检察院对行政案件受理、审理、裁判、执行的监督,本法没有规定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规定:“受送达人或者他的同住成年家属拒绝接收诉讼文书的,送达人可以邀请有关基层组织或者所在单位的代表到场,说明情况,在送达回证上记明拒收事由和日期,由送达人、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把诉讼文书留在受送达人的住所;也可以把诉讼文书留在受送达人的住所,并采用拍照、录像等方式记录送达过程,即视为送达。”金源公司主张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通知书未经合法送达,市国土局在未告知金源公司补偿金额的情况下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程序违法。经审查,市国土局于2014年10月31日向金源公司送达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通知书,金源公司拒绝接收,两名送达人及两名在场见证人在送达回证上签名,将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通知书留置送达,其送达程序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并无不当。虽然送达回证上未记明拒收事由和日期,但不影响留置送达的效力,属程序瑕疵。故此,金源公司关于《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通知书》未经合法送达的主张不成立,不予支持。

金源公司还主张市国土局对金源公司所投资修建的地上附着物的调查,未经金源公司确认,也没有对金源公司的补偿项目及金额进行公示;主张三次拆迁谈话笔录金源公司并未参与。经审查,征拆机构在对金源公司的地上附着物进行调查登记后,调查登记表上有征拆机构的两名工作人员签名,乡村组两名见证人签名,业主单位有一名见证人签名,但是户主一栏并未签名。该调查程序由于有见证人在场,符合法律规定。调查结束以后,征拆机构对调查结果进行了三次公示,金源公司均未提出异议。故金源公司提出的地上附着物的调查未经其确认及调查结果未经公示的主张不成立,不予支持。另根据二审庭审查明的事实,三次拆迁谈话笔录,均有金源公司的股东张学兵参与,张学兵未在谈话笔录上签名确认,但是三次谈话笔录均有三名见证人在场,故金源公司的三次拆迁谈话笔录均未参与的主张,与事实不符,不予支持。

本案中,金源公司属于竹根潭水系综合整治建设项目的被征收对象。竹根潭水系综合整治建设项目,市国土局发布了拟征收土地公告,报湖南省人民政府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审批,常德市政府发布了征地公告,市国土局的征地拆迁实施机构进行了入户调查登记,调查结果在当地集体经济组织进行了三次公示,随后市国土局发布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向金源公司送达征收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通知书及建(构)筑物及其他设施补偿清交单,通知金源公司领取补偿费用,但金源公司认为补偿费用过低,拒不领取补偿款,亦不腾地。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对补偿标准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收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征地补偿、安置争议不影响征收土地方案的实施。”金源公司认为补偿费用过低,对市国土局组织实施过程中确定的土地补偿有异议,应按上述规定主张自己的权益。金源公司拒不领取补偿费用,亦不腾地,并不影响征收土地方案的实施。市国土局遂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符合征地拆迁补偿工作程序,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且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常德市金源休闲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王继春

审 判 员  杨名夏

代理审判员  赵阳娟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杜 玲

附件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项第一百零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四十五条第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

第四十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三款

《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八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