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房屋行政救助

夏璠林与金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城乡建设行政管理:其他(城建)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2月8日 案由:房屋行政救助 当事人:金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夏璠林 案号:(2017)浙0702行初82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夏璠林,男,1957年6月10日出生,汉族,户籍在金华市婺城区,现住金华市 被告金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住所地金华市双龙南街801号市机关大院西辅楼3号楼3-4楼。

法定代表人孙金荣,局长。

出庭负责人徐春来,党委委员。

委托代理人邱凌云,该局办公室主任。

委托代理人戴根秀,浙江金万里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夏璠林诉被告金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金华住建局)要求履行内退职工工资福利待遇和住房公积金补贴待遇法定职责一案,于2017年6月1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夏璠林,被告金华住建局的出庭负责人徐春荣,委托代理人邱凌云、戴根秀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夏璠林起诉称:原告于1976年2月入伍,1986年转业分配至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事业单位)工作,属事业编制干部。1996年8月,依据中共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市区个体私营经济的通知(市委(1994)23号)和金华市建设局关于同意夏璠林同志内退的批复(金市建复[1996]16号),原告办理内退手续。2003年2月,金华市属事业单位依据中共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市直事业单位改制的若干意见(市委(2002)8号)文件进行改制,原告所在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改制为合股办企业。中共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市直事业单位改制的若干意见(市委[2002]8号)转换职工身份政策规定:“改制单位现有的职工应解除原劳动关系,改制后单位重新聘用上岗的职工,应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原告系事业编制干部内退人员,且内退身份经金华市人事局批准,既不是现有的职工,也与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原告内退状态不应受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改制影响,仍应保持事业编制干部内退状态。1996年7月29日,被告作出的《金华市建设局关于同意夏璠林同志内退的批复》(金市建复[1996]16号)文件承诺:“内退时间自1996年8月1日开始,内退期间工资按照正式退休工资计发,房改待遇、公费医疗待遇不变,档案工资照提。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再正式办理退休手续”,该文件已生效,且未经法定程序撤销,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改制亦不能消除其法律效力。然而,自2003年3月起,原告再未收到事业单位内退身份应有的工资福利待遇和住房公积金补贴。基于以上理由,原告向被告提出工资支付申请,但被告未予答复。为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履行法定职责,履行《金华市建设局关于同意夏璠林同志内退的批复》(金市建复[1996]16号)文件承诺;2.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1.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正常晋升审批表1份,证明原告部队转业时是事业单位编制干部科员身份;2.中共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市区个体私营经济的通知1份,证明原告依法办理了内退手续;3.金华市建设局关于同意夏潘林同志内退的批复1份,证明原告1996年8月依据金华市委(1994)23号文件办理内退手续;4.中共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市直事业单位改制的若干意见1份,证明该文件第四条第(二)项转换职工身份政策,前提条件是改制单位现有的职工应全部解除原劳动关系,改制后单位重新聘用上岗的职工,应重新签订劳动合同,该条款前提是现有的职工、劳动关系参与改制,原告不符合上述前提条件;5.金华市工商局档案资料查询信息1份,证明原告原所在单位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已改制为合股办企业;6.离退休人员增发生活补贴费审批表1份,证明经人事局批准,原告属于退休人员;7.2016年2月20日金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信息公开答复1份,证明原告事业编制干部人员身份未改变,原告档案一直执行(市委(1994)23号)内退文件规定,逐年调整工资;8.2016年3月29日工资支付申请书1份,证明原告已经向被告提出撤销托管社保决定,履行金市建(1996)16号文件承诺,补发所欠工资、福利待遇和住房公积金补贴的申请;9.邮政专递单1份,证明被告已收到上述申请;10.金华市社会保险信息查询记录1份,载明变动信息原因为:理顺劳动关系、职工新增、招工,证明职能部门擅自改变原告法律地位,增设了工人身份;11.金华市就业局支付生活费资料1份,证明职能部门擅自剥夺原告作为事业单位内退人员应有的工资福利待遇,自2003年3月至2017年6月仅有500元/月生活费,没有支付工资;12.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变动审批表1份,证明原告系事业编制干部,非参公人员;13.2017年7月3日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答复1份,证明原告系事业编制干部,但相关部门擅自变更为事业单位失业工人身份;14.2017年9月6日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查询反馈此身份在社保存在多条基础信息照片1张,证明原告的社保记录中存在事业编制干部和失业工人两个身份。

被告金华住建局答辩称:原告诉请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1.原金华市建设局于1996年7月批复同意原告自1996年8月1日起内退,是根据金华市委(1994)23号文件以及市委办、市劳动人事局有关文件作出;2.2002年,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根据中共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市直事业单位改制的若干意见((2002)8号)进行改制,改制小组将原告按保留事业单位身份办理托管手续,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因此支出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费及托管费用等共49.3万元,且原告到达法定退休前,每月可领取500元基本生活费。原告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综上,被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均系复印件):1.金市建复(1996)16号文件1份,证明原告经批准内退;2.原金华市建设局文件1份,证明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改制方案报批材料;3.金市事改(2003)10号文件1份,证明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改制方案被批准;4.金市建试(2002)20号文件1份,证明对原告办理托管手续的请示;5.委托管理协议1份,证明为原告等办理托管而达成的协议;6.一次性缴纳社会保险费审批表、事业单位改革职工离岗退养费用提取方案、事业单位改制人员有关费用汇总表、金华市改制事业单位保留事业身份人员名单各1份,证明已为原告办理托管手续并缴纳了相关费用;7.市委(1994)23号文件1份,证明原告办理内退依据;8.市委(2002)8号文件1份,证明改制后托管依据。

针对被告的答辩,原告补充陈述:被告关于内退陈述属实,被告确认内退文件的法律效力和原告是事业编制干部内退人员的身份。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改制发生于原告内退以后,效力不及于原告,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理由成立。依据被告提供的姓名为夏潘林,金华市改制事业单位保留事业身份人员名单中“具(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5年(含5年)且连续工龄满20年或具(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10年(含10年)且连续工龄满30年”,被告将原告按照《中共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市直事业单位改制的若干意见》第四条第(二)项第1款托管社保。该条款的前提条件是改制单位全部员工应全部解除劳动合同关系,改制后应重新签订合同。原告并不符合该条款的前提条件。将原告自事业编制干部变更为失业工人没有依据,应当撤销。此外,改制小组是临时机构,无人事管理职权,且被告未提供改制小组签章,对外不发生法律效力。原告是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向社保缴纳原告的社保费用,系职能部门管理失误,不是被告拒绝履行承诺的理由,且被告陈述支出的49.3万费用中含其他退休人员如郑荣喜的份额。依据内退文件,原告的人事关系在金华市建设局,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改制不影响被告履行人事管理职责。被告确认原告系内退人员,应履行内退文件承诺。相关部门错将原告按照失业工人托管社保的行政行为应当撤销。根据《行政诉讼法》第2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9条规定,被诉行政行为对外发生法律效力的文书上署名的机关是金华市建设局,被告是适格的被告主体。被告剥夺原告内退人员应有的合法权益,无法律依据,也不符合《立法法》第82条第6款立法目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没有工资福利待遇不符合《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第33条、第34条规定。

被告金华住建局补充:2006年原告被确认为内退人员,根据相关文件精神,原告属改制人员范围,被告向有关部门报批,经审批后,决定采取分步骤向有关部门缴纳社保基金、缴纳6万元托管费用,程序完备,符合法律、政策规定。被告为原告缴纳社保等费用为42万元。

在审理过程中,本院依法组织双方当事人及代理人对上述证据进行了当庭质证。根据质证意见及证据审核认定的有关规定,本院认证如下: 1.对被告证据1、7,原告无异议。本院确认被告证据1、7的证明力。 2.对被告证据2、3,原告提出:不是人事管理方面的文件,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被告解释:证据2是改制报批材料,原告是该试验所职工,即便原告1996年已办理内退手续,其身份仍为试验所的职工,根据金华市委(2002)8号文件,原告应当纳入事业单位改制范围。证据3是改制方案批复,范围为包括原告在内的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所有员工,改制范围为全覆盖,包括退休、内退人员,没有例外情况。经查:原告异议不成立。原告为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的职工,该所改制情况原告亦在,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确认被告证据2、3的证明力。 3.对被告证据4,原告提出:对证据的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原告未收到过880元/月的工资,文件无行政机关署名,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没有人事管理职权。被告解释:托管手续合法,文件形式和内容均符合法律规定,托管协议双方均已签章,原告称没有单位公章不是事实,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且达成后一直在履行,履行过程中各方无任何异议;原告对上述协议是知情的,在起诉及2013年前原告亦未对该协议提出异议;原告知晓所有托管手续及相关费用缴纳、生活补助费的领取情况,故原告起诉超过法定诉讼时效。经查:原告所在单位改制的,原告按失业人员托管并领取相关费用,原告异议不成立。本院确认被告证据4的证明力。 4.对被告证据5,原告提出:对证据的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原告应享有事业编制干部的医疗待遇,无需另行缴纳医疗保险费用。经查:按市委(2002)8号文件要求,对原告的医疗保险托管,而与社保部门签订托管协议。原告异议不成立。本院确认被告证据5的证明力。 5.对被告证据6,原告提出:对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审批表,应由本人签章,但原告未签章,故对原告不具有法律效力;原告养老保险视同缴费,不需要另外缴纳养老保险费用;提取方案,原告是事业编制干部,人事关系在金华市建设局,不需要缴纳表格中各项费用,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不具有人事管理职权,该表格无行政机关署名;汇总表,原告是人事关系,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无人事管理职权,原告不需要缴纳汇总表中的费用;人员名单,是具体行政行为类型书证,名单中“具(距)法定退休年里不足5年(含5年)且连续工龄满20年或具(距)法定退休年里不足10年(含10年)且连续工龄满30年”,当时原告距法定退休年龄14.5年,与该条件不符,故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错误;被告依据市委(2002)8号文件第四条第(二)第1款托管社保,但该条款前提条件是改制单位现有职工应全部解除原劳动关系,原告既不是现有职工,也与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故适用依据错误;上述条件满足后改制结果应为失业工人,但原告提交的社保记录、就业局信息记录、工资变动审批表中均记载原告是干部,于1996年8月办理内退手续,故被告为原告办理托管手续不合法。被告解释:审批表是托管手续的其中一个环节,当确定原告属改制范围时,被告适用(2002)8号文件第四条第一目,已最大限度维护了原告的利益;审批表由原告配偶签字,但原告与其配偶共同生活,原告对审批表的内容应当知晓,其未提出异议,表明其对审批表载明的缴费内容无异议;提取方案,其内容未突破金华市委(2002)8号文件的内容,应为合法有效,缴纳费用符合文件规定;汇总表,缴纳的费用是法定的,原告的基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合计后共计420024元;人员名单,虽然名单中下面注明退休年龄,被告已对原告适用最能保障原告利益的文件规定第一目中的内容。原告补充:内退文件是至今有效的文件,被告也确认原告属内退人员;关于转换职工,到现在为止,原告有两个身份,为事业单位内退人员、托管社保人员,原告是经过人事局批准的内退人员,被告将原告按照失业人员托管社保,无相应法律依据。经查: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并无异议,上述证据能证明在原告内退、所属单位改制后,单位对原告按政府文件办理托管手续的情况。本院确认被告证据7的相应证明力。 6.对被告证据8,原告提出:原告不符合该文件中转换职工身份政策的前提条件,相关部门据此将原告办理托管手续适用依据错误。被告解释:原告对该份文件第四条第(二)项存错误理解,虽然原告在1996年办理了内退,但仍属于试验所的职工,根据市委(2002)8号文件原告应纳入试验所的改制范围,原告属应转换职工身份范围。经查:原告异议不成立。原告所在单位改制时,虽已经被告审批同意按内退处理,但原告仍属该单位的职员,单位改制后,根据改革方案,对原告以事业单位身份进行托管,并未损害原告权益。而且,托管后,社会保险部门已按改制托管政策向原告发放相关生活费用。本院确认被告证据8的证明力。 7.对原告证据1、2、3、9,被告无异议。本院确认原告证据1、2、3、9的证明力。 8.对原告证据4,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证明对象有异议,但原告也是改制所涉人员,原告认为其不在改制范围,属理解错误。经查:被告异议成立。本院确认原告证据4的部分证明力。 9.对原告证据5,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应该是有限责任公司,而不是原告称合股办企业。经查:被告异议成立。本院确认原告证据5的部分证明力。 10.对原告证据6,被告提出:对关联性有异议,原告确属1996年办理内退,但本案关键是2003年单位改制时,原告是否属改制范围。经查:被告异议成立。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力不予确认。 11.对原告证据7,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按照1996文件,档案工资照提也是履行内退文件的过程,但不能由此否定原告属改制范围。经查:被告异议成立。档案工资是否照提与原告是否属改制范围并无必然关联。本院确认原告证据7的部分证明力。 12.对原告证据8,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该证据是原告单方制作;为原告依据其对(1994)23号、(2002)8号文件的理解,自行向有关部门提出的申请,且系复印件,原告没有提供原件。原告解释:文本系原告打印,有邮寄凭证,被告答辩时未提出异议,并承认曾收到过。经查:上述证据能与邮寄凭证佐证,被告异议不成立。本院确认原告证据8的证明力。 13.对原告证据10,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仅是社会保险的记录,未变更原告法律地位,社保部门也无改变原告法律地位的行政职能,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经查:被告异议成立。该社保记录,对原告事业编制身份不会产生实际影响。本院确认原告证据的部分证明力。 14.对原告证据11,被告提出:对关联性有异议。经查:上述证据仅能证明原告作为事业编制托管后,社会保险部门向其给付生活费。本院确认原告证据11的部分证明力。 15.对原告证据12,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对原告根据1996年文件被确定为内退人员无异议。经查:被告异议成立。本院确认原告证据12的部分证明力。 16.对原告证据13,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相关部门未将原告变更为失业工人,内退人员也应当参加改制。原告解释:如到就业局办理退休手续就是失业人员身份。经查:为社会保险部门根据原告申请作出的答复,答复内容仅能证明原告按事业编制身份托管时间及法定退休日期。上述文件非被告作出,与本案无关联性,且该证据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被告异议成立。本院确认原告证据13的部分证明力。 17.对原告证据14,被告提出:对真实性无异议,虽然原告提供的是复印件,且与本案无关联;原告的身份是明确的,1986年转业分配到试验所,1996年内退,2002、2003年单位改制托管,不存在多个关系问题。经查:该证据为社会保险部门相关网站查询页面,内容仅表述原告项下有多条基础信息,但没有显示基础信息的内容,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本院不确认原告证据14的证明力。

根据本院确认证明力的上述证据和双方当事人及代理人当庭陈述,本院确认本案事实如下:

原告夏璠(潘)林系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成立于1987年,系差额事业单位,行政主管部门为原金华市建设局)的事业编制工作人员。1996年7月29日,原金华市建设局对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作出金市建复(1996)16号关于同意夏潘林同志内退的批复,该局根据市委(1994)23号、市委办(199)71号、金市劳人通(1994)124号文件精神及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的意见,同意夏潘林同志内退。内退时间自1996年8月1日开始,内退期间工资按照正式退休工资计发,房改待遇、公费医疗待遇不变,档案工资照提。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再正式办理退休手续。原告办理内退后,工资亦根据上述批复进行了调档。至2002年2月23日,浙江省金华市人事局审批确定的原告工资职级基数为880元/月。 2002年12月25日,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申请单位改制,并向主管部门原金华市建设局报送关于上报改制总体方案的请示并附改制总体方案。具体改制方案为:改制为私营有限责任公司,由改制后的企业全部接收原单位的资产与债务。该所原工作人员拟分别按照金华市政府金政发(2002)163号文件和市委(2002)8号文件规定,对符合托管条件的人员,按规定办理托管手续,其余需转换职工身份的人员以一次性经济补偿方式转换身份,全部与原单位解除劳动合同。退休和内退(即原告夏璠林)各1人的费用见市劳动和社会保险局文件批复。同日,原金华市建设局向金华市事业单位改制领导小组报请审批该所改制方案。

同日,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向金华市事业单位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发送关于内退职工办理托管的请示,称:该所职工夏潘林经市府(1994)23号文件办理内退,经市人事局、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审核,保留其事业身份直至正式退休,其中办理托管手续需费用420042.80元(正式退休为2017年6月),其中:2003年1月至2017年6月工资为153120元,经人事局审核为880元/月;一次性缴纳医疗保险金为58582.80元;一次性缴纳养老保险金为148340元;退休后托管费为60000元。同月30日,经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主管部门原金华市建设局及原浙江省金华市人事局审批同意,原金华市劳动社会保障局审核确定原告及另一退休人员的相关托管费用共计49.43万元。 2013年1月,金华市事直事业单位改革领导小组批准同意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并同意该上报的改制方案。

同年2月27日,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与金华市医疗社会保险处签订委托管理协议,将原告及该所另一退休人员的医疗保险费用委托金华市医疗社会保险处管理,医疗保险托管费用127246元于2003年2月27日前支付给金华市医疗社会保险处,医疗社会保险处应在收到医疗保险托管费用的次月起,负责保障原告及另一退休人员的基本医疗待遇,基本医疗待遇标准参照市区事业单位医疗保险待遇执行。 2003年3月,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处根据金华市委(2002)8号和贯彻《中共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市直事业单位改制的若干意见》的操作意见,核算夏璠林自2003年3月至2017年6月(退休)的应缴养老保险费147463.20元(月缴费基数1780元,缴费比例27%),应缴医疗保险94246元,上述缴费标准均采事业标准,合计一次性缴费金额为241709.20元。并由原告夏璠林的配偶何翠香在“一次性缴纳社会保险费审批表(事业单位改制按事业办法)”上本人签章处代夏璠林签名。 2003年8月26日,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公司类型为私营有限责任公司。

此后,金华市社会保险部门按事业改制事业身份托管向原告发放500元基本生活费至2017年6月止。 2016年3月29日,原告夏璠林向被告金华住建局邮寄工资支付申请书,要求被告根据金市建复(1996)16号文件,补发2003年以后至法定退休年龄届满期间所欠工资、福利待遇和住房公积金补贴等。该件于次日签收。被告金华住建局未予答复。

另查明:中共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于1994年作出市委(1994)23号《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市区个体私营经济的通知》,鼓励有经营能力的城镇居民、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离退休人员从事个体私营的生产经营活动。对于行政事业单位的干部,工龄满20年的,经所在单位同意,可以办理内部退休手续,内退工资视同法定退休工资,内退期间的房改待遇、公费医疗待遇不变,参照公务员制度,档案工资照提,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正式办理退休手续。

金华市委金华市人民政府于2002年7月15日作出市委(2002)8号《关于推进市直事业单位改制的若干意见》,其中关于改制单位转换职工身份政策规定如下:改制单位现有的职工应全部解除原劳动关系,改制后单位重新聘用上岗的职工,应重新签订劳动合同。人员根据不同情况,分别采取按事业单位标准一次性缴纳基本养老、医疗保险和托管费用,按企业标准一次性缴纳基本养老、医疗保险费、自谋职业、改制后单位重新聘用等途径进行。对离退休、精简下放、遗属和供养亲属等人员,一次性向市社保机构办理托管手续。按事业单位办法一次性缴纳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费、生活补助费和托管费用: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5年(含5年)且工作年限满20年或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10年(含10年)且工作年限满30年的职工,按事业单位的办法一次性向社保机构缴纳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费及每月500元和基本生活费至法定退休年龄,以及托管费用每人6万元(不包括地方津贴),不再发给一次性经济补偿金。未到法定退休年龄前,由社保机构按月发给基本生活费,享有基本医疗保险待遇,按国家和省有关规定调整档案工资,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为其办理退休手续,享受事业单位退休职工待遇。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被告是否应当依据原金华市建设局作出的金市建复(1996)16号关于同意夏潘林同志内退的批复,向原告支付工资、落实房改相关待遇。根据现有证据,原告系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事业编制工作人员,该所为被告前身原金华市建设局下属事业单位。原告于1996年7月内退。虽然,原告的内退经原金华市建设局批复,但是,被告对原告内退事项作出批复,是基于其对所属事业单位人事管理工作需要。原告内退后,其人事关系并不会因被告的该批复行为而发生改变,仍应为其工作单位即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的内退工作人员。因此,原告内退后的工资发放等相关待遇亦应由其工作单位即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负责,原金华市建设局并不具有直接对原告内退待遇的负有给付职责。2002年,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根据金华市政府文件精神,进行单位改制。在改制过程中,根据相关文件规定,对本单位的在编企、事业工作人员全部转换身份,并全部解除劳动关系,以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向社会保险部门托管等方式分流安置。虽然,该单位改制时,原告已办理内退,但原告为该单位内退人员,亦应分流安置。为此,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经相关部门批准后,将原告及另一退休人员按政策向社会保险机构办理托管。托管后,原告的相关工资档案已转至社会保障部门。原告在其单位改制后,已按改制政策享受相关待遇。原告称其仅知道单位改制,不知人事关系被托管至社会保险部门。根据社会保险部门保存的原告所在单位为其一次性缴纳社会保险费审批表,原告妻子曾在该表中签名确认相关缴费金额,且此后,社会保险部门按照改制政策规定,每月向原告支付了生活费500元。根据上述事实,可推定原告知晓其因单位改制被托管的事实。因此,原告1996年内退文件确定相关待遇已因其单位改制时人员分流行为所覆盖。被告前身原金华市建设局作为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主管单位,但原告1996内退后的待遇系因其单位改制而发生变化,并非是被告人事管理行为所致。原告要求被告按照其向原金华市建筑材料试验所作出的关于同意原告内退批复,给予原告相关待遇,没有事实、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但是,被告在本案原告向被告邮寄履职申请后,未作答复,引发讼累,存在不当,但该行为未对原告的权利义务产生实质影响,本院予以指出,望今后予以改进。综上所述,原告诉讼请求,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难以支持;对被告的抗辩中合法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夏璠林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5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杨君花

人民陪审员  郭金棠

人民陪审员  汪奕南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八日

书 记 员  周姗姗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