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渔业行政裁决

原告陈锡珠与被告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1月9日 案由:畜牧行政裁决 农业行政裁决 渔业行政裁决 人民政府行政裁决 当事人:陈锡珠 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 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 案号:(2015)浑行初字第34号 经办法院: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陈锡珠,男,1945年6月10日生,汉族,农民,住浑江区河口街道河口村八社。

被告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白山市长白山大街2466号。

法定代表人胡波,区长。

委托代理人韩继艳,浑江区人民政府法制办科员。

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

法定代表人任月发,局长。

委托代理人宋志刚,浑江区农村经济管理中心科员。

第三人盖学仁,男,1938年8月16日生,汉族,农民,住白山市浑江区河口街道河口村。

委托代理人盖延龙,男,1986年1月23日生,汉族,吉林省白山市板庙子矿业有限公司职工,住白山市浑江区河口街道三道弯村(系盖学仁孙子)。

诉讼记录

原告陈锡珠不服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原行政机关)2015年5月25日作出的浑江农牧函字(2015)8号《关于对河口街道河口村八社村民盖学仁、陈锡珠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的情况调查及处理决定》及2015年7月16日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作出的浑江政复决字(2015)3号《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于2015年7月2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9月28日立案,2015年9月28日,2015年9月29日分别向二被告及第三人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7日、2015年11月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陈锡珠,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原行政机关)委托代理人任月发,被告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委托代理人韩继艳,第三人委托代理人盖延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原行政机关)经调查认定:1983年盖学仁分得大沃子三亩粮田(争议地),作为承包地。2000年,盖学仁家搬到三道弯居住,承包地边两间房屋卖给了亲属杨同连。盖学仁户籍所在地仍在原长岗村一社。2001年3月6日,杨同连将房屋卖给村民刘明词,三亩地由刘明词种着,卖房契约中并未涉及土地转让一事。2003年11月9日,刘明词又将两间房屋卖给陈锡珠,村民张言玺作为中间人代写卖房契约。张言玺表明,写卖房协议可以,但是不能带地,因地是国家的,我们没有权利卖地。陈锡珠同意后,张言玺就给写了份卖房协议,协议中没有关于土地转让的内容。根据《吉林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七条、《吉林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承包合同条例》第五章第二十四条、《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第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作出浑江农牧函字(2015)8号《关于对河口街道河口村八社村民盖学仁、陈锡珠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的情况调查及处理决定》决定:陈锡珠以买房带地为理由要求对争议地块享有经营权缺乏法律依据。盖学仁享有争议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原告不服向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于2015年7月16日以浑江农牧函字(2015)8号决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内容适当为由,作出浑江政复决字(2015)3号《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局作出的《关于对河口街道河口村八社村民盖学仁、陈锡珠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的情况调查及处理决定》。

原告诉称,原告于2003年11月9日与刘明词签订了购房《契约》,约定刘明词将盖金清在承包地上建造的房屋卖给原告,同时约定“原刘明词的耕地转让给陈锡珠耕种”。而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及被告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不顾事实,而将争议的土地裁决给盖学仁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故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的浑江农牧函字(2015)8号《关于对河口街道河口村八社村民盖学仁、陈锡珠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的情况调查及处理决定》及被告浑江区人民政府的浑江政复决字(2015)3号《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并责任被告浑江区人民政府重新作出复议决定。为了证明其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2003年11月9日原告与刘明词签订的《契约》一份,证明原告购买房屋时带争议的承包地。2、2001年3月6日杨同连与刘明词签订的《契约》一份,证明杨同连将承包地边上的房屋卖给了原告并且带承包土地(争议土地)。3、2012年2月12日曲连发与陈道鸿签订的《协议书》一份,证明陈道鸿购买曲连发的房屋并带承包土地。4、2006年4月29日聂洪军与周义签订的《买卖合约》一份,证明周义购买聂洪军的房屋并带承包土地。5、证人孙福树、王文会等四人的土地纠纷的事实《证明》一份,证明高维平耕种的土地与2003年陈锡珠购买刘明词房屋带的土地无关。6、2009年2月23日原告递交的《申请书》一份,证明原告向上级主管部门递交了申请书,要求把其耕种的(盖学仁3亩、杨同连2亩)承包地在第二轮承包时承包给原告。7、2013年4月26日原告向白山市浑江区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递交的《申请鉴定书》一份,证明原告要求对2013年11月9日原告与刘明词的买卖《契约》中“原刘明词的耕地转让给陈锡珠耕种”的字迹是否系刘明词书写。8、2003年1月1日的八政办字第48号《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份。9、《承包土地登记表》一份。8-9号证据证明这二份证据上面的笔迹不是王洪泰书写的。10、2009年6月1日盖学仁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高维平临时耕种盖学仁的土地。11、2012年1月21日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八浑民二初字244号民事裁定书一份,证明法院已经裁定驳回了盖学仁诉讼请求。12、2015年5月25日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作出的浑江农牧函字(2015)8号《关于对河口街道河口村八社村民盖学仁、陈锡珠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的情况调查及处理决定》一份。13、2015年5月20日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出具的《法制建议函》一份,证明原农村经济管理中心(现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对外发布文书盖章错误。14、2015年10月22日白山市浑江区河口街道办事处出具的《证明》一份。15、2009年5月21日白山市八道江区河口街道财政所出具的《情况说明》一份。16、2003年1月1日白山市八道江区人民政府为付新柱颁发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份。14-16号证据证明给盖学仁颁发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虚假的。

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原行政机关)辩称,首先,2003年11月9日原告与刘明词签订的购房《契约》的代笔人张言玺证明,该“契约”只是房屋买卖“契约”并不带土地。刘明词亦证明该“契约”不带土地。可以证明2003年11月9日原告与刘明词签订的购房《契约》根本不带争议的承包地。其次,原告陈锡珠称农村买卖房屋均带土地是农村的普遍现象,但该乡规、民约是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的。该乡规、民约对本案不适用。再次,盖学仁的承包经营证上登记的名字是盖学仁,其子盖金清并没有单独分得承包地,原告陈锡珠认为争议的土地是盖金清的,没有任何证据加以证明。综上所述,我局作出的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法院维持我局的处理决定。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原行政机关)向本院递交了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证据如下:1、2012年6月20日盖金清调查笔录一份,证明争议土地纠纷经过。2、2012年6月20日陈锡珠调查笔录一份,证明买房带地经过。3、2012年6月20日刘明词调查笔录一份,证明卖房不带地。4、2012年6月20日张言玺调查笔录一份,证明代写卖房协议,不带地。5、2012年6月26日盖学仁调查笔录一份,证明卖房和土地纠纷经过。6、2012年7月30日高维平调查笔录一份,证明其种盖学仁家地的经过,以及与陈锡珠打官司的经过。7、2012年7月30日孙运绪调查笔录一份,证明盖学仁家分地经过以及地块分布。8、2013年4月25日盖学仁调查笔录一份,证明菜地和口粮田的分布。9、2013年4月25日高维平调查笔录一份,证明争议的是菜地还是口粮田。10、2013年4月25孙运绪调查笔录一份,证明菜地和口粮田的分布。 11、2003年1月1日白山市八道江区人民政府给盖学仁颁发的(八政办)字第48号《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份,证明争议土地的承包人是盖学仁。12、(2009)八民一初字第294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驳回陈锡珠的请求。13、2012年1月21日浑江区人民法院的(2011)浑民二初字第244号民事裁定书一份,证明该案争议的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应当由人民政府先行处理而驳回盖学仁的起诉。14、2011年7月19日孙运绪证明一份,证明大沃子地(争议土地)承包给盖学仁耕种。15、2011年6月14日张启海证明一份,证明大沃子3亩土地是盖学仁家的粮田。16、2011年7月15日张启海证明一份,证明盖学仁与陈锡珠土地纠纷经过。17、张言玺、刘明词证明一份,证明只卖房不带地。18、2011年3月6日杨同连与刘明词的《契约》一份,证明只卖房不带地。19、2001年11月9日刘明词与陈锡珠的《契约》一份,证明张言玺所写笔体没有带地字样。20、2011年7月15日河口街道河口村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证明》一份,证明盖学仁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被告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辩称,此案争议的土地位于河口街道河口村大沃子,面积约3亩,1983年盖学仁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时,以家庭承包的方式取得争议土地的承包权(是家庭承包地中的一块)。当时其家庭成员共7人(包括儿子盖金清,当年其未结婚,和父亲一起生活),共同享有承包权。后来河口村签订第二轮土地承包时,采取的方式还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盖学仁一家继续耕种此地,并于2003年1月1日取得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八政办字第48号)。2000年左右,盖学仁将争议地西侧的房子卖给杨同连时,只是将争议地暂时交由杨同连代耕,也未与杨同连办理过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手续。2001年杨同连将此房卖给了刘明词,刘明词要求代耕争议地,盖学仁同意了,刘明词也未取得争议地的承包经营权。2003年11月刘明词将房卖给了陈锡珠,刘明词与陈锡珠签订房屋买卖协议并约定转让耕地,但该协议中未明确写明转让耕地的位置、面积,也没有明确写明将争议地转让给陈锡珠。且本纠纷中也没有证据证明刘明词享有争议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刘明词无权处分盖学仁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盖学仁也没有与陈锡珠办理过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手续。经审查,浑江农牧函字(2015)8号决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内容适当而作出维持决定。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证据如下:1、事实证据同原机关的证据第18、19号。法律依据2、《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七条,证明陈锡珠不享有争议土地的承包经营权。3、《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证明土地不能以买卖方式转让土地。

第三人盖学仁述称,二被告作出的决定合理,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三人向本院递交2003年1月1日取得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八政办字第48号)原件一份。

原告陈锡珠对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原行政机关)提供的证据除2、18号证据无异议外,对其余的证据均有异议。认为1号证据盖金清不在长岗村居住;3号证据当时协议签的是卖房带地;4、17、19号证据是张言玺代写的协议书,当时协议就是带房、带地;5、8号证据房屋是盖金清的,所以盖学仁讲的话不对;6、9号证据2009年我和高维平打过官司,对我意见,所以高维平说的不对;7、10、14号证据因为孙运绪与盖金清系亲属关系;11号证据土地证是假的,盖学仁是后填上去的;12、13号证据我保留申请再审的权利;15、16号证据村长说的是假话;20号证据因为河口村的副主任与第三人有亲属关系。对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提供的证据的事实依据有异议,质证意见同对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的质证意见;对其提供的法律依据亦存有异议,此案应该引用《农村土地承包法》二十六条、《物权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农村土地承包权流转管理办法》第六条、第十条、第十七条的规定。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存有异议,认为是第三人自己填写的,是假的。

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原行政机关)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1、8、9、11、12、13号无异议;对2-7号、10号、14-16号存有异议,认为2-4号与此案无关;5、10号证人没有出庭不符合证据的证明要求;6号村委会无权重新发包;7号在决定书中已经加以说明;14号的粮食补贴是国家给种地农民的一种补贴,与是否是承包土地经营者无关;15、16号与本案争议的土地无关。对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及第三人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认为:1、2、8、11、12、13号证据无异议;3-7号有异议,与本案无关;9号证据因证人未到庭,不予质证;10号证据不能证明本证据当中提到的土地是本案的争议地;14-16号质证意见同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对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及第三人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同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对二被告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依据在法庭上出示,并经庭审质证。各方意见如下: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8、9、11号予以确认,理由是能够证明本案争议土地的来源及经过;3、4号不予确认,理由是与本案争议的土地无关;5号不予确认,理由是由原告书写,证人签名的且没有附证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及证人没有出庭作证,不符合证据的证明要求;6、7号不予确认,理由是原告的申请与本案争议土地无关;10号证据不予确认,理由是第三人自己书的;12号不予确认,理由是本案的诉讼标的;13号不予确认,理由是与本案无关。14-16号证据本院予以确认,理由是均加盖了单位的印章,但与本案争议的土地无关。

对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原行政机关)及被告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复议机关)及第三人提供的证据予以确认,理由是上述证据与本案争议的土地具有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符合证据的证明要求。

经审理查明,本案争议的土地位于白山市浑江区河口街道河口村大沃子,面积约3亩。1983年盖学仁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时,以家庭承包的方式取得争议土地的承包权(是家庭承包地中的一块)。当时其家庭成员共7人(包括儿子盖金清,当年其未结婚,和父亲一起生活),共同享有承包权。后来河口村签订第二轮土地承包时,采取的方式还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盖学仁一家继续承包争议的土地,并于2003年1月1日取得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八政办字第48号)。2000年左右,盖学仁全家搬到河口街道三道湾村居住,盖学仁将争议地西侧,由其子盖金清建造的两间房子卖给杨同连。争议地暂时交由杨同连代耕,双方没有办理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手续。2001年杨同连回山东时,将两间房又卖给了刘明词,刘明词要求代耕争议地,盖学仁同意了。盖学仁与刘明词也没有办理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手续,刘明词也未取得争议地的承包经营权。2003年11月9日,刘明词又将两间房屋卖给陈锡珠,村民张言玺作为中间人代写卖房契约。张言玺表明,写卖房协议可以,但是不能带地,因地是国家的,我们没有权利卖地。陈锡珠同意后,张言玺就给写了份卖房协议,协议中没有关于土地转让的内容。同时,盖学仁也没有与陈锡珠办理过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手续。

另查明,2012年1月盖学仁以原告人的身份起诉陈锡珠,要求陈锡珠返还争议的土地。2012年1月21日本院以(2011)浑民二初字第244号民事裁定书认为,盖学仁与陈锡珠因土地使用权产生争议,根据土地管理法有关规定,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当事人对有关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不服的,在规定的时间内向人民法院起诉。现盖学仁未经政府有关部门处理,直接起诉,没有法律依据。故应驳回盖学仁的起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第一款“土地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第三款“当事人对有关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接到处理决定通知之日起30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三十九条“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立案后发现起诉不符合条件的,裁定驳回起诉。”的规定,裁定驳回盖学仁的起诉。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争议的土地位于河口街道河口村大沃子,面积约3亩,1983年盖学仁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时,以家庭承包的方式取得争议土地的承包权(是家庭承包地中的一块)。当时其家庭成员共7人(包括儿子盖金清,当年其未结婚,和父亲一起生活),共同享有承包权。第二轮土地承包时采取的方式还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盖学仁一家继续耕种此地,并于2003年1月1日取得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八政办字第48号)。2000年杨同连及2001年刘明词耕种争议的土地时,该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没有纠纷。2003年11月陈锡珠耕种争议土地时与盖学仁就承包合同产生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一条“因土地承包经营发生纠纷的,双方当事人可以通过协商解决,也可以请求村民委员会、乡(镇)人民政府等调解解决。当事人不愿协商、调解或者协商、调解不成的,可以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规定,此案属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对该承包经营权纠纷无权处理,进而导致被告浑江区人民政府的复议决定亦没有法律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七十条、第七十九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白山市浑江区农业和畜牧业局的浑江农牧函字(2015)8号《关于对河口街道河口村八社村民盖学仁、陈锡珠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的情况调查及处理决定》及被告浑江区人民政府的浑江政复决字(2015)3号《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二被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李贵群

审判员  李 丹

审判员  花 明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九日

书记员  杨鑫明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二十六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

第五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