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治安行政救助

龙丽界与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公安救助行政赔偿纠纷提起上诉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7月10日 案由:治安行政救助 当事人: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 龙丽界 案号:(2013)海中法行终字第132号 经办法院: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龙丽界,女,汉族,1965年4月16日出生。

法定代理人吴和兴,男,汉族,1958年1月12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符光银,海南雨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

法定代表人李伟,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兰英,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法制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罗佳璘,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法制科副科长。

诉讼记录

上诉人龙丽界因其与被上诉人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公安救助行政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2013)美行初字第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阅卷、询问当事人等方式对案件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龙丽界两年前因车祸致伤头部,系智力一级残疾人。2012年6月6日凌晨2时左右,水岸星城保安报警称在海甸二东路水岸星城B区C1栋楼下有一女子(即龙丽界)躺在地上哭,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所属的海甸派出所出警到现场处置。龙丽界对民警询问其姓名、住址等均无应答,且小区保安及在场人均称不认识龙丽界,龙丽界亦未有外伤,民警在保安协助下将龙丽界带离至辖区派出所。到达派出所后,龙丽界对民警的询问仍无应答,民警于3时10分20秒报120急救中心,120急救中心医生3时16分到场检查。经民警要求,一名女护士在龙丽界身上查找是否有家属的联系方式,后找到一部手机。民警根据手机的电话,联系到了龙丽界的亲属。3时24分救护车撤离派出所,3时27分龙丽界被送到海口市人民医院。龙丽界经住院治疗,于2012年9月8日出院,医院出院记录:入院诊断为1、左侧基底节区及左侧颞叶脑出血;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出院诊断:1、左侧基底节区及左侧颞叶脑出血;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3、肺部感染。医嘱:1、休息,加强营养;2、心内科门诊随诊,治疗;3、继续康复,我科随诊,定期复查。2012年10月16日,龙丽界向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提出行政赔偿申请。2012年12月10日,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作出海公美行不赔字(2012)1号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决定不予国家赔偿。龙丽界不服,遂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2012年6月6日凌晨2时左右,水岸星城保安报警称在海甸二东路水岸星城B区C1栋楼下有一女子(即龙丽界)躺在地上哭,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民警接到报警即出警到现场处置,其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的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处于危难应当立即救助的情形。在现场,龙丽界对民警询问其姓名、住址等均无应答,且小区保安及在场人均称不认识龙丽界,龙丽界亦未有外伤,在此情况下,只有查明龙丽界的身份,才能联系龙丽界亲属,确定龙丽界需要怎样的帮助。由于龙丽界对民警的询问无应答,且当时无法知道龙丽界亲属的情况下,民警在小区保安的协助下将龙丽界带离至辖区派出所,不属于违背龙丽界意志的情形。在派出所,龙丽界对民警的询问仍无应答,民警并非医护人员,在无法判断龙丽界患有何种疾病的情形下,立即报120急救中心,要求医生前来检查,将其送至医院救治,使龙丽界得到及时治疗,并通过医院女护士协助找到龙丽界亲属的联系方式,尽到了救助责任。故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不存在违法行为。龙丽界身体多种疾病的并发,没有证据证明与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的救助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龙丽界以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有违法行为为由要求行政赔偿,于事实无据,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龙丽界的诉讼请求。案件不收受理费,龙丽界已预交的受理费50元予以退还。

上诉人龙丽界上诉称:

一、被上诉人强制上诉人到派出所的行为违法。上诉人是一个智力壹级残疾人士。2012年6月6日2时左右,上诉人在居住的小区楼下被保安询间,因沟通不畅,小区保安报警。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海甸派出所出警,得知与上诉人无法正常沟通,未采取妥当措施进行处理,如联系上诉人家属(上诉人口袋里有手机)来处理,而是强制上诉人到海甸派出所,使上诉人遭受惊吓导致血压升高昏迷住院治疗,被上诉人强制上诉人到派出所的行为存在过错。

二、被上诉人强制上诉人到派出所的行为与上诉人的病发有因果关系。被上诉人强制上诉人到派出所之前,上诉人行动自如,无任何障碍,但是被上诉人强制上诉人到派出所之后,上诉人就发生了昏迷、大小便失禁等。因此,可以认定是被上诉人强制上诉人到派出所的行为致使上诉人遭受惊吓导致血压升高昏迷,被上诉人的行为与上诉人的病发有因果关系。上诉人在此申请对被上诉人强制上诉人到派出所的行为与上诉人的病发是否有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

综上所述,被上诉人强制上诉人到派出所的行为违法,被上诉人的行为与上诉人的病发有因果关系。根据《国家赔偿法》的相关规定,被上诉人应予以相应赔偿。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保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上诉请求为:撤销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2013)美行初字第5号行政赔偿判决,确认被上诉人贸然搬离上诉人到派出所的行为违法,判决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医疗费、后续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共计人民币1030535.74元。

被上诉人海口市公安局美兰分局答辩称:2012年6月6日2:22时,海甸派出所接到分局指挥室报称在海口市海甸二东路水岸星城B区Cl栋有一女子在楼下哭,影响居民休息。接警后海甸派出所民警即赶到现场,当时现场有一名女子已经躺在地上,水岸星城B区保安员张统武和王武在现场,民警多次询问该名女子“叫什么名、住哪里、需要什么帮助”等,女子微微点头但无应答,民警未发现该女子身体表面有伤,张统武和王武均称不认识该女子,于是民警在张统武和王武的帮助下,将该名女子扶上警车后带回海甸派出所值班大厅。民警再次询问该名女子“叫什么名、住哪里、需要什么帮助”等,女子还是微微点头但无应答,民警立即报120,120医生到场后,发现该女子血压高,后将该女子送市医院治疗,同时民警联系上了该女子的家属吴和兴,其称该女子就是其妻子龙丽界。整个过程是被上诉人民警依法处警的行为,不存在违法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的规定,上诉人申请国家赔偿不符合法律规定。此外,上诉人发病与民警的处警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综上,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准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本案二审期间,上诉人龙丽界未提交新证据。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一、关于被上诉人出警对上诉人进行救助处置的行为是否违法的问题。被上诉人在接到报警后,即派出其下辖的海甸派出所的处警民警前往现场开展处置工作,因上诉人躺在地上,对处警民警的询问均无应答,身体亦无外伤,且事发小区的值班保安和在场人均不认识上诉人,为查明上诉人的具体身份及联系上诉人的亲属,以确定下一步的处置工作,处警民警在小区保安的协助下将上诉人带离至辖区派出所问询,所采取的处置措施并无不妥。处警民警将上诉人带至辖区派出所后,在上诉人对民警的问询仍无应答的情形下,处警民警根据当时的情况判断,及时报120急救中心要求医生到场检查并将上诉人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同时与上诉人的监护人取得了联系,尽到了立即救助的义务。被上诉人的上述出警处置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一条关于“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的规定,不存在违法情形。上诉人诉称被上诉人强制其到海甸派出所,使上诉人遭受惊吓导致血压升高昏迷住院治疗,该行为存在过错,但无证据证明其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二、关于被上诉人将上诉人带至派出所的行为与上诉人的病发是否有因果关系,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如前所述,被上诉人的出警处置行为不存在违法情形。本案二审中,上诉人向本院提出司法鉴定申请,请求对被上诉人强制其到海甸派出所的行为与其病发是否有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因上诉人的上述申请未在举证期限内提出,在二审中提出申请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有关规定,本院决定不予准许,并已通知上诉人。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被上诉人将其带至派出所的行为与其病发有因果关系,不能证明被上诉人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规定的侵犯人身权的情形,故上诉人请求被上诉人赔偿其医疗费、后续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共计人民币1030535.74元,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法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不予收取。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冯达升

代理审判员  何芳

代理审判员  钟山

二〇一三年七月十日

书 记 员  黄燕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

第二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