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信息电讯行政补偿

曹万牛与岚县人民政府、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8月9日 案由:信息电讯行政补偿 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内贸外贸行政补偿 当事人:曹万牛 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 岚县人民政府 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 案号:(2017)晋07行初15号 经办法院: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曹万牛。

委托代理人刘平生,山西平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利娟,山西平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岚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乔云,男,县长。

委托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徐标,北京大成(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

法定代表人左小兴,男,主任。

被告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

法定代表人李忠钰,男,局长。

委托代理人左小兴,男,该局主管副局长。

诉讼记录

原告曹万牛以与被告岚县人民政府、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和被告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无效等请求,于2016年8月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作出不予立案裁定后,原告不服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0月28日作出二审裁定指令本院受理。本院于2017年2月15日立案后,于同年2月17日分别向被告岚县人民政府、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和被告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5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曹万牛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平生、张利娟,被告岚县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杨建峰、徐标,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的法定代表人左小兴,被告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的行政负责人左小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于2013年5月24日与原告曹万牛签订了《岚县县城宜芳街南延建设改造门店补偿和安置协议书》,该协议就曹万牛的房屋被征收后的安置方式、搬迁补助费、临时周转过度补助费等事项进行了约定。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的主管单位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在该协议上加盖公章。2013年6月14日,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与原告曹万牛签订《宜芳街南延房屋征收腾空协议书》,该协议约定原告曹万牛服从上述安置协议书的规定,自愿于2013年6月6日主动腾空自己地面附着的建筑物。

原告曹万牛诉称,1995年6月,原告向岚县皮件厂购买了坐落于岚县东村镇××地下××、××五间门面楼房,并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房屋所有权证》。2011年被告决定对岚县县城西一街南延进行建设改造,而原告的房屋就在此范围内。被告采用没收营业执照、断水断电逼迫原告拆迁。2013年5月25日半夜,被告用铲车将原告房屋的后背墙挖塌。2013年6月1日,原告的房屋被全部强制拆除。原告房屋已被强制拆除的情况下,原告被迫于2013年6月14日与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签订《岚县县城宜芳街南延建设改造门店补偿和安置协议书》、《宜芳街南延房屋征收腾空协议书》。《宜芳街南延房屋征收腾空协议书》系先履行,后签订协议。《岚县县城宜芳街南延建设改造门店补偿和安置协议书》至今未履行。2016年1月29日,被告岚县人民政府就县城西一街南延项目建设所涉房屋征收作出岚政发[2016]6号《房屋征收决定》并公告,同日作出《岚县西一街南延项目国有、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综上,被告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程序违法,请求:1.确认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与原告签订的《岚县县城宜芳街南延建设改造门店补偿和安置协议书》无效;2.确认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与原告签订的《宜芳街南延房屋征收腾空协议书》无效;3.请求被告岚县人民政府补偿因征收原告房屋的房屋价格、房屋装修装饰损失补偿金额共计4,638,660元(可减去产权调换房屋价格);4.请求被告岚县人民政府补偿原告土地的土地补偿费81万元;5.请求被告岚县人民政府补偿原告搬迁补助费、超过过渡期限的临时安置补助费以及门市停产停业造成的损失补偿费共计222,302元。

原告曹万牛向法院提供下列证据:第一组证据的证明目的为:曹万牛在岚县××××路合法拥有一处房产,其四至为:东至岚县皮件厂、西至岚县新华书店、南至岚县皮件厂办公楼、北至向阳路。其证据包括:1.曹万牛身份证一份,证明曹万牛的合法身份;2.国有土地使用证(1995年)、房屋所有权证(1995年)及房屋契证(1995年),证明曹万牛对坐落于岚县××××路。第二组证据的证明目的为:曹万牛的房屋在岚县人民政府西一街项目的征收范围内,曹万牛是本案的行政相对人。其包含的证据为:3.岚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一份;4.《岚县西一街南延项目国有、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方案》一份,3-4号证据证明岚县人民政府西一街项目征收实际从2011年开始实施。征收四至范围为:东至矿机厂与水泥厂宿舍分界;西至新华书店西边线;南至岚州大道;北至向阳路。此次土地征收,岚县人民政府先进行强制拆迁,后于2016年1月份才补发征收决定公告和征收补偿方案;5.《西一街南延项目所涉153户区位平面图》一份,证明曹万牛的房屋包含在《房屋征收决定公告》的153户被征收户范围内,被强制征收;6.曲建光、王新福、杨志宏、王志珍的证明共四份,证明《西一街南延项目所涉153户区位平面图》的来源,系拆迁户闫丑小和杨天珍共同绘制。第三组证据的证明目的为:被告及有关单位为达到强制拆迁的目的,采用非法手段迫使原告及其他拆迁户在《补偿安置协议书》、《腾空协议书》上签字。其包含的证据为:7.崔林旺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一份;8.王银拴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一份;9.王瑞平证明及身份证一份;10.刘荣玉证明及身份证一份;7-10号证据证明:崔林旺、王银拴、王瑞平、刘荣玉与曹万牛都是岚县西一街改造向阳皮件厂临街门面房的拆迁户,几人的门面房都是在2013年被强制拆除的。又被迫在《岚县县城宜芳街南延建设改造门店补偿和安置协议书》、《宜芳街南延房屋征收腾空协议书》上签字。但协议至今仍没有履行。被告在协议中约定的而其给的补偿费不合理,与这几家的市价不符。后这几家向县委反映,县委委托经信局于2015年1月15日与这几家拆迁户协商调解,决定以1:4-5倍给这几家安置,但至今没有落实。11.《岚县县城宜芳街南延建设改造门店补偿和安置协议书》;证明原告所有的房屋被岚县人民政府强制拆迁后,以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的名义与曹万牛签订了安置补偿协议。12.《宜芳街南延房屋征收腾空协议书》一份,证明原告所有的房屋被岚县人民政府强制拆迁后,以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的名义与曹万牛签订了房屋腾空协议。13.刘乃珍证明一份,证明刘乃珍系岚县司法局门面房的拆迁户,刘乃珍采用产权调换的方式用原48.7平方米置换了144平米的安置房屋,比例为1:3。进一步证明被告给原告1:1的比例安置房有失公允。第四组证据的证明目的为:1.经原告及其他拆迁户多次上访,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与原告签订了《岚县西一街南延改造项目王银栓等拆迁户补充问题的补充协议》,约定给予原告向阳路原位安置。2.在原告原房屋的位置上现盖起的是临街商铺,开发商按每平方米28,500元的价格向社会公开出售。3.原告及其他几名拆迁户经多次向城镇集体联合社、岚县信访局、岚县人民政府反映,2015年1月5日经经信局局务会议研究,并与原告等拆迁户协商,决定给予原告按1:4-5倍的比例给予安置。4.原告所有的门面房在岚县同地面的租赁费每年4万元至5万元不等。14.《岚县西一街南延改造项目王银栓等拆迁户补充问题的补充协议》一份,2015年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曾与曹万牛签订了一份拆迁补充协议,双方约定对曹万牛进行原位安置。15.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关于皮件厂、矿机厂手续齐全门店拆迁户的安置方案》一份.16.曹万牛房屋拆迁前图片五份,证明曹万牛房屋被拆迁前的位置及房屋状况。17.王银拴证明及身份证一份,证明王银拴的门面房从1997年租赁给弟弟王谋拴,当时市场价每间35,000元,租赁给王谋拴每间每年3万元。到2007年,门面房的租赁费涨到每间45,000元,王谋拴就以4万元的价格租赁了一间门面房,直到2013年被拆迁前。18.王谋拴证明及身份证一份,证明王谋拴从1997年开始租赁王银栓的门面房,每年每间3万元,共9万元。到2007年,门面房的租赁费涨价,外人是每年45,000元,王谋拴每年支付4万元租赁费,直至2013年。19.王瑞平证明及身份证一份:王瑞平的房屋被拆后,王瑞平在相同路段据自己原房屋50米处,租赁一间门市,租赁费一间45,000元,王瑞平共租赁了两间门面,共90,000元。

被告岚县人民政府辩称:第一,被告于2013年采取的断水断电行为是针对皮件厂办公楼的,不是针对原告的;第二,当时拆除的是皮件厂的围墙,未拆除原告的围墙;第三,2013年6月14日的腾房协议是在腾空房屋后依法进行的拆除;第四,双方签订的安置协议合法有效,因原告选的是产权调换,不是补偿,安置协议在正常履行,且安置过渡费已付到2016年底,原告的第三个诉讼请求没有依据;第五,被告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是征收集体土地,原告不在被告的房屋征收决定征收范围之内;第六,关于第五个诉讼请求,被告已正常支付费用,并没有侵犯原告的权利。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的答辩意见,同被告岚县人民政府的答辩意见一致。

被告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的答辩意见,同被告岚县人民政府的答辩意见一致。

被告岚县人民政府、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和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岚县人民政府、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和被告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对原告曹万牛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第一组证据无异议,第二组证据中的征收决定公告明确提到征收的是集体土地,原告房屋所占是国有土地,不在征收范围之内,第三组证据是原告并没有提供强制拆除的证据,庭后被告会提供协议来证明双方是自愿签订的协议,不违法。是在自愿腾空的前提下拆除的,原告方提供的相关标准违反公正公平原则,双方是协商签订的协议。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与原告所签的协议是按1:1安置,没有提到过按1:4或1:5安置。第四组证据中双方没有达成新的协议。对补偿数额标准不认可,应按照2013年的协议履行。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曹万牛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本案的相关事实,综合全案情况,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有效证据。

经审理查明,涉诉的房地原位于岚县××××路,产权人为曹万牛,其持有该房地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及房屋所有权证。2013年10月前上述房屋被拆除。2013年5月23日,原告曹万牛和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签订了《岚县县城宜芳街南延建设改造门店补偿和安置协议书》,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的主管单位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在该协议上加盖公章。该协议就曹万牛的房屋被征收后的安置方式、搬迁补助费、临时周转过度补助费等事项进行了约定。2013年6月1日上述房屋被拆除。2015年11月24日原告曹万牛又和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签订了《岚县西一街南延改造项目王银栓等拆迁户补偿问题的补充协议》。2016年1月29日,被告岚县人民政府作出岚政发(2016)6号《岚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公告》。2016年7月29日岚县人民政府作出《岚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岚政发[2016]6号文件的通知》,决定撤销岚政发(2016)6号《岚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公告》。本院于2016年11月1日就该案作出行政判决书,判决确认该公告违法。另上述协议部分已履行。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中原告曹万牛的诉讼请求主要是要求确认其与被告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于2013年5月23日签订的岚县县城宜芳街南延建设改造门店补偿和安置协议书无效和于2013年6月14日签订的宜芳街南延房屋征收腾空协议书无效。岚县县城宜芳街南延建设改造门店补偿和安置协议书,虽由岚县城镇集体联合社签订,但加盖主管单位岚县经济和信息化局公章,且相关证据也能说明该行为是基于岚县人民政府有关决策形成,可以认定为行政协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的规定,原告请求确认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合同法等法律规定作出处理,依据相关民事法律规定,涉诉的行政协议系当事人自愿订立,具备民事法律行为有效的条件,原告认为该协议系胁迫签订,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关于合同无效的相关规定,结合本案中双方协议部分已得到事实履行,及双方于2015年11月24日签订了《岚县西一街南延改造项目王银栓等拆迁户补偿问题的补充协议》的事实曹万牛主张该协议系被迫签订应为无效的主张依法不能成立。宜芳街南延房屋征收腾空协议书已于2013年6月履行完毕,原告曹万牛请求确认无效的主张,因未有相应的证据支持,本院不予支持。曹万牛的其他诉讼请求系基于上述两协议的无效而产生,本院亦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曹万牛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原告曹万牛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张晓峰

审 判 员  赵保军

人民陪审员  张英虎

二〇一七年八月九日

兼 书记员  周 洁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