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国资

吕亚男与济南市槐荫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其他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12月14日 案由:房屋 司法行政 工商 国资 当事人:吕亚男提供的证明其未超过起诉期限的主要证据复印件 区房管局提供的证明原告超过起诉期限的主要证据复印件 济南市槐荫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济南市槐荫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 提供的主要证据是否可以作为本案有效证据 吕亚男 区房管局的主要答辩意见 知道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时间 起诉属于以下情形 吕亚男起诉的主要事实根据 提起行政诉讼的时间 案号:(2016)鲁0104行初64号 经办法院: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吕亚男,女,1983年12月23日出生,住济南市历下区。

委托代理人吕仁培(原告之父),汉族,1955年11月21日出生,住济南市。

被告济南市槐荫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济南市槐荫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住所地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张志坚,局长。

委托代理人安爱国,该单位信访办主任。

第三人济南市银地房产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樊振东,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建亭,济南槐荫梅诚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诉辩意见:

原告吕亚男起诉的主要事实根据:原槐荫区房屋管理局(现济南市槐荫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在无住户申请下,借拆迁回迁,擅改住房属性。1998年1月济南市槐荫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以下简称区房管局)房管员牟兰英将住房在无原告申请下,擅将住房改为营业房,并收取了2480.06元,比三年后才下文上涨的现营业房还高出很多,多收2429.56元。牟兰英声称房子又要涨价,从承租户拿走6000元,继任房管员杨玲找承租户要房租,才知牟兰英没给我交钱,承租户找到牟兰英询问6000元的事,牟兰英给承租户开了房租收据,剩下4812.13元,牟兰英编造补差的理由,一分钱没有找给承租户。2006年,牟兰英拿了一个小本打开让承租户签字(就是现在的营业房合同),并收走了承租户的住户房证。牟兰英已经于2004年调到另一部门工作,她没有权力在两年后代济南市银地房产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地公司)代签合同,期限一年,合同双方没有执行,这签字后长达6年时间是区房管局在收承租户的房租。有济南市房管局房租收据,区房管局盖章。因此和银地公司合同是无效合同,牟兰英收走了承租户的房产租赁凭证、原告要求立即归还。2004年3月至8月,前任房管员已收租金,后任房管员重复收取原告480元。2013年1月至9月,被告的房管员,每月多收129.26元,9个月多收1163.34元,从1998年至2013年9月间共多收16137.33元。原告吕亚男的诉讼请求:1、依法判决被告擅改房屋属性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2、退回多收房租及乱起名目收费共16137.33元,以后按1983年7—9月房租收据为基准,以房屋上调比例计算月租额;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吕亚男提供的证明其未超过起诉期限的主要证据复印件:1.直管公房租赁合同;2.济南市房管局房租收据;3.照片。

被告区房管局提供的证明原告超过起诉期限的主要证据复印件:1.房屋所有权证书;2.济南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关于对我市直管公房委托经营的批复济国资运控[2002]23号;3.济南市直管公房经营委托书;4.直管公房租赁合同。

被告区房管局的主要答辩意见:1、答辩人并非本案适格被告。涉案房屋所有权人为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而且该房屋由济南市银地房产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受济南市房产部门委托管理经营而非本答辩人管理经营。因此,被答辩人所诉具体行政行为非答辩人作出,答辩人作为本案被告不适格。2、原告的起诉超过法定期限。涉案房屋自始设计用途即为商业,房产证有明确记载,而且原告于2004年10月21日申请将涉案房屋用途改为住宅,可知其在此之前便已知道涉案房屋用途为商业的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原告的起诉显然已经超过法定期限。3、原告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行政案件受案范围。原告诉讼的请求属于在履行直管公房租赁合同过程中,因房屋租金交纳引起的纠纷,系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纠纷,应作为民事案件向法院另行提起诉讼。因此原告与答辩人不是行政相对人关系,不便按行政案件审理。综上所述,答辩人不具备主体资格,被答辩人起诉超过法定期限,且原告的诉请不属于行政案件受案范围,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第三人银地公司提供的证明原告超过起诉期限的主要证据复印件:关于调整办公、生产、经营等房屋租金标准的通知。

第三人银地公司的主要答辩意见:同意被告的答辩意见。补充:第三人认为该案不属于行政案件的受案范围,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三人认为属不同的法律关系,原告对第三人的主张第三人认为属民事诉讼行为,与行政诉讼无关,也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依据《行政诉讼法的解释》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从1998年主张房租而第三人银地公司是2002年12月份受济南市房产管理局委托管理辖区的直管公房,所以2002年12月份之前均于第三人无关,另原告的诉求已超过法定的期限,原告主张的房租从原告提交的证据及诉状中自行陈述明确为1998年至2013年9月期间所发生的纠纷,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原告起诉已超过法定期限,不应受到法律保护。第三人收取房租严格按照济南市政府部门政策规定履行管理责任,收取房租并无不当。

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主要证据是否可以作为本案有效证据:是(√)

被告提供的主要证据是否可以作为本案有效证据:是(√)

第三人提供的主要证据是否可以作为本案有效证据:是(√)被告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时间:1998年 原告知道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时间:20062年左右 原告提起行政诉讼的时间:2016年8月30日 原告起诉属于以下情形:

案件基本情况

未告知诉权或者起诉期限,自知道被告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至提出诉讼超过2年(√)

裁判分析过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原告吕亚男于20062年左右左右即知道涉案房屋的租赁合同中用途记载为营业并按照该登记交纳直管公房房租,直至2016年8月30日才向法院就被告槐荫区房管局对房屋用途记载为营业的行为提起行政诉讼,已经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吕亚男的起诉。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唐瑾

人民陪审员  于明河

人民陪审员  董莉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王雯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