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关行政确认

扬州润航船务有限公司与四川省泸州市地方海事局交通运输行政管理(交通):其他(交通)一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6月30日 案由:海关行政确认 交通行政确认 当事人:四川省泸州市地方海事局 扬州润航船务有限公司 案号:(2017)鄂72行初1号 经办法院:武汉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扬州润航船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仪征市十二圩镇人民路28-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1081690252693C。

法定代表人:吕俊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山,北京天达共和(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瑶,北京天达共和(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四川省泸州市地方海事局。住所地: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小市王爷庙兆和路1栋1号。

法定代表人:刘冰,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聂跃辉,该局监督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琼,四川明炬(泸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扬州润航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航公司”)诉被告四川省泸州市地方海事局(以下简称“地方海事局”)海事责任认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潘晓帆担任审判长,审判员任妮娜、代理审判员罗炎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7年4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润航公司请求判令:1、撤销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地方海事处(以下简称“龙马潭区海事处”)总编号为[2016002]号的《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2、原告润航公司因本案产生的律师代理费及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地方海事局承担。事实及理由:2016年9月14日14:56时,原告润航公司所有的“润航88”轮与“泸江养殖5号”船舶发生触碰。2016年11月1日,被告地方海事局下属的龙马潭区海事处向原告润航公司送达了《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认定该触碰事故为责任事故,“润航88”轮负全部责任。该结论书的证据不足,结论明显不当,且违反了法定程序。1、“泸江养殖5号”船舶事故发生时存在配员不足、违反内河航行规则的情形,结论书认定“润航88”轮承担全部责任明显不当。事发时,两涉案船舶人员分别接受了被告地方海事局的询问。原告润航公司在询问过程中发现,“泸江养殖5号”事发时船上船员均为渔民,无人持有《船员适任证书》,船舶驾驶人员不适格,该船存在不适航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避碰规则》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船舶、排筏禁止在狭窄、弯曲航道或者其他有碍他船航行的水域锚泊、系靠。“泸江养殖5号”占据主航道锚泊、且无任何锚泊信号和标识,而原告润航公司所有的“润航88”轮在泸州长江段龙船碛水域正常行驶,事发时避让不及导致触碰事故发生。“泸江养殖5号”在本次触碰事故中存在船舶不适航情形,且违反上述避碰规则,该轮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认定原告润航公司承担全部责任,缺乏事实依据。2、《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的送达存在程序违法情形。被告地方海事局于2016年11月1日以快递的形式向原告润航公司送达结论书,但对于原告润航公司提出复议、复核、异议的权利并未书面告知。综上,被告地方海事局作出《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的行政行为违法。

被告地方海事局辩称:1、涉案《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由龙马潭区海事处作出,该海事处经登记取得法人资格,具有行政主体资格,被告地方海事局不是本案适格被告。2、涉案《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的作用仅为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案件的证据,并不直接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对原告润航公司的权益不产生实质性影响。因此,该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3、龙马潭区海事处在法定期限内完成了对涉案事故的调查,并依法向事故当事方送达了《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该《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使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局《关于启用内河交通事故调查处理文书标准格式的通知》的固定格式文本,该文书样式未设定告知当事人提出复议、复核、异议的事项。龙马潭区海事处作出涉案《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程序合法,依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

经审理查明,2016年9月14日,“润航88”轮从泸州集装箱码头出航,驶往下游合江。当日15:02时,“润航88”轮与停泊的“泸江养殖5号”发生触碰,“泸江养殖5号”被触压部分。2016年10月19日,被告地方海事局下设的龙马潭区海事处作出《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认定“润航88”轮对该触碰事故负全部责任。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八条规定:“行政管理部门依据法律规定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火灾事故认定书等,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能够推翻的除外”。涉案《内河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是龙马潭区海事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的规定履行职责,通过调查对事故原因进行分析,以及对当事人事故责任进行划分作出的结论性意见,该结论书可以作为处理水上交通事故案件的证据使用,并不直接确立事故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的规定,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行政行为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根据前述规定,本案被诉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因此,对于原告润航公司的起诉应裁定予以驳回。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扬州润航船务有限公司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元,由原告扬州润航船务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潘晓帆

审 判 员  任妮娜

代理审判员  罗 炎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汪香玲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十八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