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道路行政检查

孔繁华与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总队行政公安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9月4日 案由:公路行政检查 道路行政检查 当事人:孔繁华 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总队 案号:(2014)闸行初字第55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孔繁华,女,1978年12月1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闸北区……

委托代理人薛迎春(原告丈夫),1973年2月1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闸北区……

委托代理人李仁红,上海中企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总队,住所地上海市闸北区……

法定代表人陈志康,职务总队长。

委托代理人黄龙萍,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总队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史舒元,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总队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孔繁华不服被告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总队(以下简称市交警总队)作出的不予年检决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4年7月18日受理后,于2014年7月23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8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孔繁华的委托代理人薛迎春、李仁红、被告市交警总队的委托代理人黄龙萍、史舒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市交警总队于2014年6月20日对号牌为沪L77078的机动车(以下简称系争机动车)口头作出不予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的决定。被告于2014年7月23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一)证据 系争机动车的基本信息、交通违法信息及尚未处理的交通违法基本信息,证明系争机动车存在交通违法行为尚未处理完毕。

(二)依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条、第十三条; 2、《机动车登记规定》第四十九条; 3、《机动车登记工作规范》第六十五条。

原告孔繁华诉称,其分别于2014年6月16日、6月20日两次向被告提出对系争机动车进行年检的申请,但被告均以该车辆于2013年3月30日在G56杭瑞高速安徽方向80KM800M处存在超速50%的交通违章为由,口头作出不核发年检合格标志的决定。原告认为,被告的行政决定背离现行法律,故诉请撤销被告于2014年6月20日对系争机动车作出的不予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的决定。

被告市交警总队辩称,因原告所有的系争机动车于2013年3月30日在G56杭瑞高速安徽方向80KM800M处有超速50%的违法行为,至今仍未处理完毕,故该车辆不符合公安部第124号令以及《机动车登记工作规范》中关于准予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的规定,被告所作的行政行为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所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称系争机动车虽属原告所有,但发生上述交通违章行为的实际驾驶人系案外人黄某。因先前已有人对该违章行为接受了处理,现导致实际违章人黄某对该违法行为无法再次接受处理。

同时,原告对被告适用的法律依据有异议,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被告有义务对原告所有的车辆进行技术参数检验,并核发检验合格标志。而被告所适用的公安部第124号令违反了上位法即《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规定。被告不应以系争机动车存在违章行政未处理为由,不核发检验合格标志,也不应以有违章行为未处理为由,妨碍相关检测站对系争机动车进行技术检验。

原告在起诉时及审理中提供了以下证据: 1、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该处罚决定书中所认定的被处罚人王某有误,应为实际违章行为人黄某; 2、代收罚没款收据,证明上述违章行为的罚款已由案外人蒋某缴纳,故导致现实际违章行为人黄某无法缴纳罚款; 3、原告的系争机动车行驶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以及车船税纳税证明,证明原告申请被告核发检验合格标志时的申请材料符合法定条件; 4、上海交通安全信息网下载的外地电子监控查询结果,证明被告以系争机动车存在交通违章行为未处理为由,对原告作出不予核发检验合格标志行为。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认为与本案无关;对证据3-4的真实性无异议。

本院根据相关证据及当事人质证意见认定以下事实:2014年6月20日,原告孔繁华向被告申请系争机动车的检验合格标志,并提供了原告的系争机动车行驶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车船税纳税证明等材料。被告在审查中发现,该机动车于2013年3月30日在G56杭瑞高速安徽方向80KM800M处存在超速50%的交通违章行为,且该违章行为尚未接受处理,不符合检验合格的要求,故被告依据相关规定于当日对原告口头作出不予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的决定。原告不服,诉至本院。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条的规定,被告作为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工作的职权。本案中,原告向被告申请核发车辆检验合格标志,被告在审查过程中发现系争机动车存在交通违章行为尚未接受处理,不符合《机动车登记规定》中有关车辆检验合格的规定,故于当日作出了不予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的决定。被告所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执法程序合法。审理中,原告称因先前已有非违章行为人对该违章行为接受了处罚,而致使真正的违章行为人无法接受处罚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孔繁华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孔繁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杜敏仙

审 判 员  孙 迪

人民陪审员  毕晓莹

二〇一四年九月四日

书 记 员  胡嘉奇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的;

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

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 变更或者废止的;

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