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工商行政检查

陈崇东与信阳市平桥区交通运输执法局交通运输行政管理(交通):其他(交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13日 案由:工商行政检查 公路行政检查 交通行政检查 当事人:陈崇东 信阳市平桥区交通运输执法局 案号:(2017)豫1521行初字9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罗山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陈崇东,男,1966年2月7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

委托代理人张明业,河南楚天阁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扈强,河南楚天阁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信阳市平桥区交通运输执法局。

法定代表人曾庆升,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徐飞峰,男,该局工作人员,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曾祥国,女,信阳市平桥区平桥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一般代理。

诉讼记录

原告陈崇东因要求确认被告信阳市平桥区交通运输执法局(以下简称平桥交通执法局)于2016年6月7日对其驾驶的车辆进行暴力检查行为违法,于2016年10月18日向信阳市平桥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案后经信阳中级法院裁定,指定由我院管辖。本院受理后,于法定期限内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陈崇东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明业、扈强和被告平桥交通执法局的委托代理人徐飞峰、曾祥国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陈崇东诉称,2016年6月7日上午10时许,其开车带着朋友回家,走到信阳市平桥区平昌镇街道,遭遇被告所属的多名执法人员的强行阻拦。这些执法人员既不出示执法证件,也不容原告申辩、陈述,更不做任何调查工作和法律依据的释明。为此,原告与被告的执法人员进行理论,进而发生口角和相互推搡、厮打。后被告的执法人员报警称原告暴力抗法,加剧了原告情绪波动。原告在公安部门做笔录期间,因头、胸部不适而突然晕倒,后被送往医院救治,共花去医疗费12万余元。故请求:1、确认被告不文明、不规范的执法行为违法;2、赔偿原告因违法行政行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失191941.38元。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原告身份证、户口薄复印件,证明原告诉讼主体资格;2、平桥区平昌关镇昌平居委会证明,证明原告有曾用小名陈东;3、证人证言两份及照片一张,证明被告工作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对原告有殴打、谩骂的事实;4、信阳市第四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住院病历,证明原告受伤治疗的事实;5、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诊断证明、住院病历,证明原告继续治疗的事实;6、信阳市中心医院处方笺、证明原告遵医嘱服药进行后续治疗的事实;7、医疗费用票据,证明原告因受伤治疗所支出的医疗费用;8、交通住宿费用票据,证明原告因受伤治疗所支出的交通住宿费用;9、原告与妻子的结婚复印件,证明原告住院期间的护理人身份;10、原告的经营店铺营业执照,证明护理人误工费用计算依据。

被告平桥交通执法局辩称,原告要求其赔偿程序违法,应向赔偿义务机关先行提出;另外原告要求其赔偿没有事实依据,信阳市公安局明港分局就原告与其发生的纠纷作出的《处罚决定书》已认定原告将其工作人员打伤,而非被告工作人员打伤原告;其次原告要求赔偿的费用都是××的花费,而非治疗外伤的开支,与其行政执法没有关系,故请求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1、组织机构代码证,证明被告组织合法登记;2、事业单位法人证书,证明被告作为执法单位有权管理交通运输事务;3、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证明此人与行政登记证一致;4、交通部办公厅文件,证明被告交通运输执法有授权,主体资格合法;5、平桥区编委文件,证明被告系区合法编制机构;6、信阳市公安局明港分局对原告作出的明公(明港)行罚决字[2016]024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原告因殴打他人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的事实;7、原告哥哥陈崇生给被告写的信,证明原告自身有病多年;8、交通行政案件案卷一宗,证明原告损失与被告没有因果关系,9、视频资料,证明被告没有暴力执法。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4、5、6、7、8、9、10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被告的行政执法没有关联性;对证据2认为居委会不是户籍管理机关,无权出具该证明;对证据3认为不真实、不客观。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7无异议;对证据8认为是被告单方作出的,不足采信;对证据9认为不能体现被告的证明目的,反而能证明被告的执法人员殴打了原告。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供的证据1、4、5、6、7、8、9、10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不足采信;证据2效力不足,不足采信;证件3与被告提供的证据6即信阳市公安局明港分局对原告作出的明公(明港)行罚决字[2016]024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矛盾,且效力低于该证据,不足采信。被告提供的证据1-9真实、合法、有效可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陈崇东和张纯荣系夫妻。2016年6月7日上午10点左右,被告平桥交通执法局的执法人员在平桥区平昌关镇执勤点(新街兴兴家木门商店门前)执法检查时发现:陈崇东驾驶张纯荣的豫S×××××号小型客车,悬挂“平昌—陈店—信阳”线路牌从事道路旅客运输。被告的执法人员身着制服、胸挂执法证件挥手示意原告陈崇东停车接受检查。在检查过程中,被告发现原告陈崇东驾驶该车有偿搭载从信阳返回平昌的乘客两名,且陈崇东不能出示《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被告的执法人员夏五洋等人取下陈崇东的线路牌,要求陈崇东停止违法行为接受调查时,原告陈崇东拒不配合,与夏五洋等人发生冲突,夏五洋腰部和左胳膊被打伤。被告的执法人员报警后,信阳市公安局明港分局民警赶到现场将双方当事人带到平昌派出所调查,在调查期间,陈崇东因身体不适,于当天被送往信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治疗,后于2016年6月14日出院,并于同年6月16日至6月20日及同年8月11日至8月15日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住院治疗。《信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出院证》显示陈崇东的诊断结果为:1、××、不稳定性心绞痛;2、××三级;3、腔隙性脑栓塞;4、脑震荡。《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出院记录》显示陈崇东的诊断结果为:××,心脏支架手术后,××,慢性胃窦炎。原告称为住院花去医疗费共计136032.26元、交通及住宿费3953.50元。

另查明,2016年7月4日,信阳市公安局明港分局经调查,以原告陈崇东违法从事道路旅客运输,被行政机关查获时,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并致执法人员夏五洋受伤的违法事实,对其作出明公(明港)行罚决字[2016]024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陈崇东行政拘留七日,罚款伍佰元;该处罚决定已生效。被告平桥交通执法局于2016年7月19日因陈崇东驾驶张纯荣名下的面包车违法从事道路旅客运输对张纯荣作出了豫信平交执罚(2016)003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张纯荣罚款30000元,该处罚决定也已生效。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提供证据。本案原告诉请要求确认被告不文明、不规范的执法行为违法,其就该请求依据的事实所提供的证据与被告提供的生效法律文书及视频资料相互矛盾,且效力低于被告提供的证据,故原告该项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另要求被告赔偿因违法行政行为给其造成的损失191941.38元,因不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损失与被告的执法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故原告的赔偿请求,本院也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原告要求其赔偿程序违法,应向赔偿义务机关先行提出,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第二款规定,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也可以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故被告该项辩称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陈崇东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陈崇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长  张涛

审 判员  胡汉青

代审判员  刘倩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三日

书 记员  丁凤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十五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