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水利行政征用

李炳干、桓台县荆家镇人民政府资源行政管理:土地行政管理(土地)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3月3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征用 水利行政征用 当事人:桓台县荆家镇人民政府 桓台县水务局 桓台县利用亚行贷款地下水漏斗区治理示范项目管理办公室 李炳干 案号:(2018)鲁03行终61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炳干,男,1950年9月17日生,汉族,住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

委托代理人刘书江,男,1969年6月19日生,汉族,住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桓台县荆家镇人民政府,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70321004215199E。住所地:山东省桓台县荆家镇起马路113号。

法定代表人荆茂田,镇长。

出庭负责人王军,桓台县荆家镇人民政府工会主席。

委托代理人杨玉伟,山东大地人(桓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桓台县水务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703210042211696。住所地:山东省桓台县槐荫路344号。

法定代表人田茂林,局长。

出庭负责人程云明,桓台县水务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邢爱芝,山东大地人(桓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桓台县利用亚行贷款地下水漏斗区治理示范项目管理办公室。住所地:山东省桓台县槐荫路344号。

法定代表人程云明,主任。

委托代理人邢汉峰,桓台县利用亚行贷款地下水漏斗区治理示范项目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上诉人李炳干诉被上诉人桓台县荆家镇人民政府、桓台县水务局、桓台县利用亚行贷款地下水漏斗区治理示范项目管理办公室土地征用及补偿款纠纷一案,不服桓台县人民法院(2017)鲁0321行初29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3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炳干委托代理人刘书江,被上诉人桓台县荆家镇人民政府负责人王军、委托代理人杨玉伟,被上诉人桓台县水务局负责人程云明、委托代理人邢爱芝,被上诉人桓台县利用亚行贷款地下水漏斗区治理示范项目管理办公室委托代理人邢汉锋参加了诉讼。

原审法院查明,桓台县水利水产局于1997年11月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证号为桓国有(1997)字第970197号,以引黄北干渠河中心线为准,河道确权范围为左右岸两侧16米,使用权面积192482.50平方米。桓台县引黄北干渠工程属于地下漏斗区的子项目工程,起点在马桥的五庄闸,终点在荆家的二支流,全程十公里左右,流经马桥镇和荆家镇。整个治理是对北干渠进行清淤疏浚、防汛道路的整修、河岸的绿化等。施工前进行了河道范围内地上附着物的清点、迁占。原告李炳干于2004年7月15日取得坐落于桓台县荆家镇里仁村占地700平方米的桓国用(2004)第G040129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引黄北干渠在荆家镇里仁村的方向为从南向东北方向,与原告提起诉讼的涉案房屋的西北角相切。2017年,涉案建筑物被拆除。2017年9月18日,原告李炳干诉来本院,要求支付应该属于原告本人的合法拆迁款58650元。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均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其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的证据材料。原告李炳干未能提交其所诉被拆地上附着物的权属证书,且从庭审来看,原告李炳干、被告桓台县水务局均认为各自持有的国有土地使用证界点存在冲突,冲突所在恰涉及涉案拆迁房屋的土地。在法院限定的举证时间内,原告未进一步提供有效证据,故对原告的起诉,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李炳干的起诉。

上诉人李炳干上诉称,一、证据部分,1、上诉人依法拥有桓国用2004第G040129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在其审批手续中,(一)《征用土地协议书》第二条第三款3附着物补偿费:所征土地有如下附着物37850元;(二)《建设用地呈报表》表三征地总费用4、附着物补偿费37850元;(三)《土地设定登记申请审批表》第12页地上附着物类别及权属,地上附着物归本宗地所有;上述证据证明在该国有土地使用证界定范围内地上附着物的补偿费按时价37850元,上诉人已足额支付也就是说地上附着物的所有权(含征用补偿款)依法应归上诉人所有。2、桓台县荆家镇里仁村民委员会的证明和2004年时任里仁村书记单同勇的书面证明,均指明且证明地上附着物就是建于1982年的当时已破败后经上诉人翻盖的原里仁面粉厂厂房,即本次政府迁占的二间厂房是上诉人土地证界定范围内的地上附着物的一部分;上诉人是唯一的拥有者和征用迁占补偿款的唯一受益者。二、事实部分,1、三被上诉人的共同行政行为侵犯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致使国家财政补偿款张冠李戴,上诉人至今没得到一分钱的补偿;2、桓台县水务局信息公开书面答复,该户的迁占补偿款58650元已于2016年11月通过县财政局拨付到荆家镇政府,经落实该户的迁占补偿款荆家镇政府已经拨付到荆家镇里仁村。而在2017年11月8号的庭审中,桓台县水务局的代理人在说明迁占工作程序时又指出,李炳干的实际迁占面积为52.5平方,按每平方575元补偿标准计算,实际补偿款是30187.5元。这说明,第一桓台县水务局所谓的“施工前进行了河道范围内地上附着物的清点、迁占”工作是不认真、不负责、不落实、不核实的不作为行为;第二给予迁占的二间厂房的补偿款是应当的;第三是应该给予上诉人李炳干本人的。3、无论是书面答复中的58650元还是庭审中说的30187.5元的迁占补偿款,足以说明迁占是事实,补偿是必须的也是合法的。本案的基本事实是,地上附着物是建于1982年的原里仁村面粉厂已破旧经上诉人翻盖的厂房,上诉人已足额支付了原破旧厂房的征用补偿费37850元,取得了所有权。但三被上诉人却以共同的行政行为把本应属于上诉人的迁占补偿款错误的拨付给了荆家镇里仁村。所以,依法应把迁占补偿款支付给上诉人本人。原审裁定未认定客观事实,孤立认定证据,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裁定,指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本案。

案件基本情况

被上诉人桓台县荆家镇人民政府答辩称,一、我机关不是本案行政行为的征收单位,也不是征收款的发放单位,根据上级的要求和各方的协议,我机关只是对款项进行了代管,代管的账户是桓台县荆家镇村级账务代理中心,该账户是根据上级的要求设立的,其中的资金仍归各村所有,我机关对其资金无法作出处理,根据上级要求只能拨付给村里。二、上诉人在一审中没有提交证据证实对其涉案房屋有合法的所有权,并且上诉人在一审中当庭承认其房屋的权属与桓台县水务局之间有冲突和争议,无论上诉人与桓台县水务局之间有如何争议,我机关均不知情,也无权进行干涉,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请求依法维持。

被上诉人桓台县水务局答辩称,第一我局认为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裁定,第二即使二审认定涉案附属物所有权归上诉人所有,相应的补偿款也不应为58650元,而是30187.5元,因为58650元对应的是里仁村两处附属物的补偿款,本案争议的附属物只是其中一部分。

被上诉人桓台县利用亚行贷款地下水漏斗区治理示范项目管理办公室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裁定,我办公室是桓台县水务局因项目设立的临时机构,没有工商登记,不能独立承担责任,其他与桓台县水务局答辩意见一致。

各方当事人在原审提供的证据,已随卷移送本院,且经二审庭审质证、辩论,能够证明案件相关事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另,依据上诉人李炳干庭审中提供的证据线索,本院依法于2018年3月26日从桓台县荆家镇里仁村的财务、账目保管处,即被上诉人桓台县荆家镇人民政府处调查了涉本案的付款记账凭证、收款单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上诉案争议的焦点是上诉人李炳干起诉请求判令被上诉人支付其征用土地和拆迁补偿款58650.00元,是否符合起诉条件。根据上诉人李炳干起诉时向法院提交的涉案桓国用2004第G040129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征用土地协议书》、《建设用地呈报表》、《土地设定登记申请审批表》、桓台县荆家镇里仁村村委会证明、证人单同勇的书面证言等证据,结合本院调查的上诉人购买涉本案厂房院落的相关交款单证等证据,能够证明上诉人李炳干的起诉,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原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人李炳干的起诉,本院予以撤销,原审法院应依法继续审理本案。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九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桓台县人民法院(2017)鲁0321行初29号行政裁定;

二、本案指令桓台县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长  房鹏

审 判员  卢长普

审 判员  张丽

二〇一八年三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马继东

书 记员  王琼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零九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