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畜牧行政批准

安徽省中玉獭兔养殖有限公司与安徽省环境保护厅行政批准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20日 案由:畜牧行政批准 环保行政批准 当事人:安徽省中玉獭兔养殖有限公司 安徽省环境保护厅 案号:(2014)蜀行初字第00010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安徽省中玉獭兔养殖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艳,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许文春,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丹丹,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安徽省环境保护厅。

法定代表人:缪学刚,厅长。

委托代理人:沈世伟,安徽省环境保护厅政策法规处副调研员。

委托代理人:顾群,安徽省环境保护厅核与辐射安全管理处副处长。

第三人:国网安徽省电力公司合肥供电公司,组织代码证84902147-6。

法定代表人:肖黎春,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白顺阶,安徽华洋邦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诚,安徽华洋邦乘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安徽省中玉獭兔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玉公司”)不服被告安徽省环境保护厅(以下简称“省环保厅”)作出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审批行为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4年1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鉴于国网安徽省电力公司合肥供电公司(以下简称“合肥供电公司”)与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案于2014年2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法定代表人李艳、委托代理人许文春、陈丹丹和被告委托代理人沈世伟、顾群及第三人委托代理人白顺阶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省环保厅于2011年5月26日作出环辐射函(2011)482号《关于﹤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原则同意合肥市环境保护局的初审意见以及《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提出的环保措施和结论,同意按照报告表中所列建设项目的性质、规模、地点、环境保护措施进行建设。

被告省环保厅在答辩期内提供的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安徽省政务服务中心办件通知书和安徽省环境保护厅窗口行政审批受理单,证明被告受理《报告表》及时间;2、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环境影响报告表技术评估意见,证明建设项目行政审批以前经过专家技术评估;3、《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证明被告行政审批依据充分;4、《关于﹤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环辐射函(2011)482号);5、现场照片;证明涉案项目建设完成后线路间距符合技术规范要求;6、《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分类管理名录》,证明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编制报告表符合规定;7、《500KV超高压送变电工程电磁辐射环境影响评价技术规范》(HJ/T24-1998)和《110KV-750KV架空输电线路设计规范》(GB50545-2010),证明《报告表》编制符合相关的技术规范;8、《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和《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实施细则》,证明《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和《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实施细则》是为了保护已建成或在建的电力设施,与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没有关联;9、《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和《环境保护行政许可听证暂行办法》,证明没有明确规定环境影响较轻的建设项目需要征求公众意见;10、《关于高压输变电建设项目环评适用标准等有关问题的复函》(环办函2007[881]号),证明电力线路保护区不属于环保部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审查范围。

原告诉称:其于2013年6月25日得知被告于2011年5月26日作出了该批复。该批复包含的“新建110KV新桥(新桥机场)输变电工程”项目中57#-58#线路从空中跨越原告处,对其场区工作人员及种兔带来了电磁污染,侵害了其合法权益,现诉请要求依法撤销该批复。具体理由:一、被告批复行为违反法定程序。根据《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及《环境保护行政许可听证暂行办法》等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许可之前,应当保障当事人陈述、申辩的权利,向社会公告,并举行听证。被告作出该批复时,既未告知原告陈述、申辩权利,也没有给其申请听证权利。二、被告批复行为认定事实不清,违反法律、法规及设计规范的相关规定。根据《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实施细则》第五条第五款规定:“各级电压导线在计算导线最大风偏的情况下,距建筑物的水平安全距离是66-110千伏为40米”。然而,涉案项目建设横跨原告主办公楼(该建筑早在2006年便已建成使用,属于合法建筑),未达到电力设施保护区安全退让距离。同时,《110KV-750KV架空输电线路设计规范》(GB50545-2010)13.04条第一款规定:“输电线路不应跨越屋顶为可燃材料的建筑物。对耐火屋顶的建筑,如需跨越时应与有关方面协商同意”。然而涉案项目早已建成并投入使用,合肥供电公司至今也未与原告就跨越其办公建筑一事协商达成一致。现因高压线与屋顶距离太近,电磁辐射太强,在阴雨天,原告已发生电视机等电器被烧毁事件。另当庭补充,被告本案批复行为是几个没有关联性的项目批复罗列在一起,违反了《行政许可法》“一项目一许可”的规定。

原告提供的证据:1、原告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和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原告相关身份;2、原告的场区示意图、照片,证明被告涉案批复行为与原告有利害关系,且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3、被告涉案批复、信息公开申请表、新桥机场110KV输电线路信息公开内容,证明被告作出上述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不清,违反法定程序;4、皖行复(2013)16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送达回证,证明其已向安徽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并于2013年11月4日签收该复议决定的事实。

被告辩称:其具备涉案批复主体资格,所作出的涉案《批复》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一、其批复行为程序规范。1、合肥供电公司于2010年1月委托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编制了《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该《报告表》包括了跨越原告办公区的新建110千伏新桥变至110KV游乐-沁园路T接线路工程的环境影响评价内容;2、合肥供电公司于2011年5月18日向安徽省政府政务服务中心环境保护厅窗口报送了《关于审查合肥电网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请示》,其受理申请后,对环评单位资质及《报告表》中所列主要指标和数据进行了全面审查,新建110千伏新桥变至110KV游乐-沁园路T接线路工程的施工期和运行期的环境污染因子均低于国家相关标准限值,评价标准符合《500KV超高压送变电工程电磁辐射环境影响评价技术规范》(HJ/T24-1998)等技术规范;3、《110KV~750KV架空输电线路设计规范》(GB50545-2010)规定经过居民区时,110KV线路在计算最大弧垂情况下,对地最小距离应为7米。《报告表》按照此最小距离计算,投运后的工频电场强度、工频磁感应强度、无线电干扰、噪声均低于国家规定的标准值。二、其批复行为事实依据充分。1、《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国家根据建设项目对环境的影响程度,对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实行分类管理,可能造成轻度环境影响的,应当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2、《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分类管理名录》中送(输)变电工程的环评类别规定,“500千伏以上;330千伏以上,涉及环境敏感区的”建设项目应当编制报告书,其他项目编制报告表。故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属于可能造成轻度环境影响的建设项目,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符合规定;3、《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及《环境保护行政许可听证暂行办法》等法律法规对可能造成轻度环境影响的应编制报告表的建设项目,均没有明确规定需征求公众意见。环评单位在编制《报告表》过程中,对该项目主要环境保护目标进行了梳理,对线路沿线环境敏感点进行了调查评价,对工频电场、工频磁场、无线电干扰、声环境等进行环境现状分析和类比预测评价,提出了环境保护的措施。另外,《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和《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实施细则》是为了保护已建或在建的电力设施,禁止任何单位或个人从事危害电力设施的行为。原国家环保总局办公厅《关于高压输变电建设项目环评适用标准等有关问题的复函》(环办函2007(881)号)明确,“任何单位或个人在架空电力线路保护区内,必须遵守‘不得兴建建筑物、构筑物’等规定,是为保护架空电力线路这一公用设施的安全,对该区域内的行为做出的限制。设置架空电力线路保护区不是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依据,不属于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审批审查的范围。综上所述,被告认为其依法作出的《批复》,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证据确实充分,请求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述称:1、涉案110KV输变电工程,其施工前已经委托有资质的环评单位对该项目带来的电磁辐射、污染进行了评估,且其施工是严格按照环评和相关规范要求进行的;2、原告引用电力设施保护细则不涉及第三人涉案施工工程要求,且其引用的第五条第五款的规定不是40米,而是4米;3、原告认为其房屋为2006年建成的合法建筑,但第三人没有看到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明该房屋为合法建筑。综上,请求法院依法维持被告的批复行为。

第三人未提供证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原、被告证据作如下认定: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均有异议。证据1系被告的安徽省政务服务中心办件通知书(存根)、安徽省环境保护厅窗口行政审批受理单(受理编号:(2011)190)和第三人的合供电科信(2011)098号《关于审查合肥电网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环境影响报告表的请示》。原告认为第三人呈报时间为5月4日,而被告办件通知时间为5月18日,被告违反了相关程序规定;证据2系安徽省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的环评估表(2011)075号关于报送《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环境影响报告表》技术评估意见的函。原告认为因被告没有提供评估主体“安徽省环境工程评估中心”有效资质,评估内容没有详细的技术检测数据,且专家组的选择违反了随机抽取的规定,涉案四位专家也没有相关资质证明,对其真实性持有异议;证据3系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编制的《环境影响报告表》。原告认为该表是谁委托编制不明确,作出时间不明确,编制专家仅看到一名专家资质证书,第42页预审意见一栏为空白,第12页“本工程线路不跨越民房”的事实认定错误以及《报告表》中的七个项目唯独涉案项目无工程选址意向书,对该证据内容的真实性持有异议;证据4系被告的环辐射函(2011)482号关于《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原告认为该批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条“一事一申请,一事一许可”的规定,对批复内容的真实性持有异议,另强调被告本案行为未告知当事人陈述、申辩和听证等权利;证据5系涉案区域照片二张。原告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项目建设完成后线路间距符合技术规范要求;证据6系《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分类管理名录》。原告认为被告未提交原件,真实性持有异议,强调原告场区位于董铺水库不远处,属环境敏感区域,应使用报告书;证据7系《500KV超高压送变电工程电磁辐射环境影响评价技术规范》(HJ/T24-1998)和《110KV-750KV架空输电线路设计规范》(GB50545-2010)。原告认为技术规范第3页20.1.3规定区域是居民区,第45页13.0.4规定不得跨越居民区,该证据不能实现被告的证据目的,并强调如果电线下面房屋里是可燃物,那么电线不能走房屋上面;证据8系《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和《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实施细则》。原告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不能证明被告批复有法律依据,另强调“架空线路一般不得跨越房屋”;证据9系《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和《环境保护行政许可听证暂行办法》。原告认为不能实现被告证明目的,本案不是普通输电工程,对周边污染严重,需进行听证;证据10系环办函(2007)881号关于高压输变电建设项目环评适用标准等有关问题的复函。原告认为该复印件不能实现被告证明目的,真实性也持有异议。

被告对原告证据1、3、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对证据2认为该照片是涉案项目建成后拍摄的,而环评是项目建设前作出的,该组照片与本案无关联性。

第三人对被告证据无异议,对原告证据1、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对原告证据2同意被告意见,对原告证据3认为被告作出的批复是依据第三人向其提供的环评报告作出的,报告表中对噪音等均有评估,其也是严格按照规定进行施工的。

本院认为,被告所举证据1、2、3均系被告作出批复的事实和程序材料,能够反映被告批复的基本情况,证明效力予以认定;证据4系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作为证据使用;证据5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无关联性,不作本案有效证据使用;证据6、7、8、9、10均为法律法规等,不作证据认定。原告证据1证明其基本身份等情况的证明效力予以认定;证据2、3均不能实现原告的证明目的,且均不属被告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证据,不作本案有效证据认定;证据4证明本案原告已经过复议程序的证明效力予以认定。

本院根据采信证据及当事人陈述认定以下案件事实:2011年5月18日,第三人向被告申请审批合肥电网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并提交由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编制的该项目《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被告受理后委托安徽省环境工程评估中心对该项的环境影响进行技术评估。该中心提出技术评估的结论为: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符合项目所在地城市规划;采取并落实报告表提出的环保措施后,变电站厂界达到规定的各项环境标准;线路两侧电磁辐射影响远小于国家规定的控制标准限值;从环境保护角度分析,该项目是可行的。2011年5月26日,被告作出环辐射函(2011)482号关于《合肥220千伏照山等输变电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原则同意第三人按照《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中所列建设项目的性质、规模、地点、环境保护措施进行建设。2013年7月30日,原告向安徽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安徽省人民政府于2013年10月24日作出皖行复(2013)163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被告上述批复的具体行政行为。

另查,2011年1月24日,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获得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颁发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资质证书》,证书等级为甲级。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第二十三条、《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加强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分级审批的通知》(环发(2004)164号)的规定,被告具有审批本案项目建设环境影响的职权。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二)项、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的规定,第三人委托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编制本案《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和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编制本案《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均符合法律规定。三、被告受理第三人申请后,委托安徽省环境工程评估中心对该项的环境影响进行了技术评估,并结合专家评审意见等,原则同意该项目建设的同时,对项目建设中的变电站、输电线路、落实各项生态保护和污染防治的各项措施以及工程施工期环境保护管理等,提出相应的具体要求。四、原告诉称的听证问题。对此,被告虽在本案审批时未组织听证,但其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和《环境保护行政许可听证暂行办法》关于应当和可以组织听证的有关规定。综上,原告要求撤销被告本案《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批复具体行政行为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安徽省中玉獭兔养殖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安徽省中玉獭兔养殖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余松明

审 判 员  倪世屏

人民陪审员  高学林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储铃芳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法规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

第十六条国家根据建设项目对环境的影响程度,对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实行分类管理。

建设单位应当按照下列规定组织编制环境影响报告书、环境影响报告表或者填写环境影响登记表(以下统称环境影响评价文件);

(一)可能造成重大环境影响的,应当编制环境影响报告书,对产生的环境影响进行全面评价;

(二)可能造成轻度环境影响的,应当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对产生的环境影响进行分析或者专项评价;

(三)对环境影响很小,不需要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应当填写环境影响登记表。

第十九条接受委托为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提供技术服务机构,应经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考核审查合格后,颁发资质证书,按照资质证书规定登记和评价范围,从事环境影响评价服务,并对评价结论负责。……。

第二十条环境影响评价文件中的环境影响报告书或者环境影响报告表,应当由具有相应环境影响评价资质的机构编制。

第二十一条除国家规定需要保密的情形外,对环境可能造成重大影响、应当编制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建设项目,建设单位应当在报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前,举行论证会、听证会,或者采取其他形式,征求有关单位、专家和公众的意见。

第二十三条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审批下列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

(一)核设施、绝密工程等特殊性质的建设项目;

(二)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域的建设项目;

(三)由国务院审批的或者由国务院授权有关部门审批的建设项目。

前款规定以外的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的审批权限,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情形。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

第二十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二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