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财政行政许可

潘丽军与金沙县财政局不服颁证纠纷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9月28日 案由:财政行政许可 当事人:金沙县财政局 潘丽军 案号:(2014)黔金行初字第19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金沙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潘丽军,男,贵州省金沙县人,住贵阳市南明区。

被告金沙县财政局 法定代表人张铣原,男,系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唐波,男,系该局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曾友国,男,系该局法律顾问。

第三人潘煊,男,贵州省金沙县人,住金沙县西洛乡。

诉讼记录

原告潘丽军不服被告金沙县财政局为第三人潘煊颁发的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一案,于2014年7月2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4年7月22日受理后,于2014年7月23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8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潘丽军、被告金沙县财政局的委托代理人曾友国、第三人潘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金沙县财政局于1991年11月22日为第三人潘煊颁发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被告于2014年7月30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1991年11月22日收据(金额6.5元)、0015098号贵州省契税征收收据、1991年11月28日记账凭单。用以证明潘煊和潘烊发生了房屋交易之后,潘煊申办房屋契证已向原平坝区财政所及八角乡财政交纳了相关税费的事实。

原告潘丽军诉称:第三人潘煊和潘烊(原告之父)系同胞兄弟,潘烊系兄长,争议房屋位于金沙县西洛乡开化村田坎寨组,系潘烊父母的房产其中的一部分,房屋占地面积为23.28平方米。我父亲潘烊结婚后一直在贵阳工作,我母亲暂住在该争议房屋内,后我父母离婚,我母亲搬离该争议房屋。因为争议房屋与第三人潘煊居住房屋相连,有一堵墙共用,至1991年第三人潘煊在没有任何人知晓的情况下,通过其关系人赵兴私下办理了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契别为“买卖”所得。该证载明:“原房屋产权人姓名:潘烊;现承受人姓名:潘煊;房屋坐落平坝区八角乡开化村田坎寨;四至界别:东抵本人房、西抵本人土、南抵本人土、北抵本人坝子。契别:买卖,结构:土木,契价:150.00元,税率:6%,应征税额:9.00元,实缴金额:9.00元。”我家从未与任何人有过房屋交易买卖,家中无人知晓此事。我爷爷奶奶还健在时组织家里人立字据分财产是1992年,在此之前都是大家庭,任何一家之前对该房屋都只有暂住权,均无权处置,爷爷奶奶健在产权是老人的,任何人都无权处置,更别说变卖。1992年家庭开会确权,第三人潘煊参与时恶意搞破坏,搞得大家不欢而散。分家是1992年的事,1991年我爷爷奶奶还健在,任何房屋使用人都只有使用权,无权对房屋进行买卖,谁处置房产都是无效的。我家与第三人未有任何交易、买卖凭证、协议、人证,买卖就不成立。第三人隐瞒事实真相,欺诈国家政府工作人员,虚构事实利用不正当手段欺诈别人财产。请求依法撤销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判还原告应得的财产,要求被告补偿原告经济损失,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户籍证明、行政裁定书。用以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用以证明起诉的依据。 3、测绘表2份。用以证明争议房屋潘烊和潘煊有争议,但已经签署在潘煊的名下。 4、赵兴出具的介绍信。用以证明办理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的经办人是赵兴。 5、1992年9月14日《合约》。用以证明分家协产的时间是1992年。 6、西洛街道开化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西洛乡社会和谐促进会出具的介绍。用以证明被告颁发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时,原告爷爷奶奶都还在健在。 7、音频资料。用以证明被告颁发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时的过程不合法,经办人赵兴当时并不认识原告父亲潘烊,也没有见过潘烊,也没有通知原告家里的任何人。

被告金沙县财政局辩称:1991年11月22日,房屋产权人潘烊及房屋承受人潘煊到我局当时的平坝财政所,潘煊持潘烊出具的卖房收条和交纳契税的收据,我局平坝财政所根据当时的办证规定为潘煊办理了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该颁证程序是符合当时的相关办证规定的。潘煊在申请办理该《房屋契证》的同时也向我局平坝财政所提供了村建费的收据,此后,1992年元月平坝区土管所也同意潘煊建房,并向平坝区土管所交纳了相关费用。2002年10月20日,金沙县国土局向潘煊办理了15-7-239号集体土地使用证。潘烊与潘煊是同胞兄弟,我局的颁证行为已达22年之久,潘煊已对争议房屋进行了22年的管理,根据常理潘烊不可能不知道该房屋变迁的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据此,原告已过诉讼时效,人民法院应裁定不予受理。综合以上事实,被告的颁证程序合法,事实清楚,原告提起本次诉讼已过诉讼时效。请求判决维持被告的颁证行为,裁决不予受理原告的诉讼。

第三人潘煊述称:1984年在我父亲的主持下,让我翻盖争议房屋,我父亲的意思是让我直接居住。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付了150元钱给潘烊,叫潘烊写个收条给我。当时我修新房子的时候我就拿潘烊写的收条去给乡政府,刚开始他们不给我办理,后来我把潘烊亲自喊去,他们才给我办理的房屋契税证,八角乡土管所的所长审查过我提供的资料,审查通过之后,他就叫赵兴给我办理的房屋契税证。之后因连续搬家,该收条已经遗失。被告的颁证行为是正确的,我取得该证件是合法取得的。请求维持被告的颁证行为。

第三人在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交任何证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

原告所举的证据,被告对第1、2、4、6、7组无异议;第3组虽无异议,但不了解情况;第5组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没有原件核对,且原告分家的情况被告不知道。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1、2、4、6、7组证据无异议;第3组对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当时为了避免纠纷,才测绘在潘烊的名下,后来第三人拿齐证据去乡政府,乡政府才写在第三人名下的;第5组有异议,认为不属实,没有这回事,第三人是1980年就分家的。本院认为,原告所举的第1组证据证明了原告具有合法的诉讼主体资格,可以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第2组证据是原告提起诉讼的依据,可以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第3组证据已经载明潘烊与第三人对房屋权属有争议,与本案无关联性;第4组证据证明了办理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的手续已交平坝财政所存档;第5组证据无第三人以及第三人的父母、证人的签名,达不到原告的证明目的;第6组证据中西洛街道开化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了潘洋父亲于1998年10月死亡,母亲于1995年死亡,与本案无关联性,西洛乡社会和谐促进会出具的介绍证明了因新城区建设需要征收争议房屋,原告父亲潘洋与第三人发生争议,经调解未果;第7组证据证明了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的经办人赵兴陈述,颁发《房屋契证》是双方发生了买卖行为,才颁发《房屋契证》的,达不到原告的证明目的。

被告所举的证据,原告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收据不知道是怎么开出来的,既然产生买卖交易,就应该有买卖交易的凭证。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无异议。本院认为,该组证明了第三人办理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缴纳了契税9元,办理房契证手续费1.5元,工本费5元。

经审理查明:原告潘丽军之父潘烊(已故)与第三人潘煊系同胞兄弟,潘烊系兄长。争议房屋位于金沙县西洛乡开化村田坎寨组,占地面积为23.38平方米。潘烊婚后一直在贵阳工作,其妻居住在争议房屋内,后潘烊与其妻离婚,其妻搬离争议房屋后,争议房屋一直由第三人管理使用。1991年11月22日第三人向被告缴纳了契税9元,办理房契证的手续费1.5元,工本费5元后,被告向第三人颁发了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该证载明:“原房屋产权人姓名:潘烊;现承受人姓名:潘煊;房屋坐落平坝区八角乡开化村田坎号;房屋四至:东抵本人房、西抵本人土、南抵本人土、北抵本人坝子。契别:买卖,结构:土木,契价:150.00元,税率:6%,应征税额:9.00元,实缴金额:9.00元”。2012年因金沙县新城区开发征地,征用争议房屋,潘烊与第三人发生争议,原金沙县西洛乡人民政府调解委员会主持双方调解,第三人出示金农宅集建(2002)字第15-7-249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和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金农宅集建(2002)字第15-7-249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载明的内容包含争议房屋。经金沙县西洛乡人民政府调解委员会多次调解未果,潘洋诉来本院要求撤销金沙县人民政府颁发给第三人潘煊的金农宅集建(2002)字第15-7-249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第三人向本院提供了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证明自己对争议房屋有使用权,本院认为该《房屋契证》载明潘洋与潘煊进行了房屋权属转让,潘煊按规定缴纳了契税,本院作出(2013)黔金行初字第16号《行政判决书》维持金沙县人民政府为第三人颁发的金农宅集建(2002)字第15-7-249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潘洋不服上诉至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3)黔毕中行终字第85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本院重审。在重审中,本院向原告释明由于向第三人填发的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的行政行为属于具体行政行为,具有可诉性,原告可对《房屋契证》的合法性提起诉讼,待该问题解决后,在对金沙县人民政府为第三人潘煊颁发的金农宅集建(2002)字第15-7-249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一案进行审理,原告向本院提出中止审理该案的申请,本院于2014年5月22日作出(2014)黔金行初字第11-1号《行政裁定书》,中止该案的诉讼。原告于2014年7月22日诉来本院,请求依法撤销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判还原告应得的财产,要求被告补偿原告经济损失,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庭审中,原告撤回请求判还原告应得的财产,要求被告补偿原告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将诉讼请求变更为请求判决撤销被告颁发的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之规定,本案中,被告于1991年11月22日向第三人潘煊颁发黔契证字1948号《房屋契证》,至今已达22年之久,已超过法律规定20年最长诉讼时效的规定。为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六)起诉超过法定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潘丽军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胡 佳 艳

代理审判员  陈 启 静

人民陪审员  陈 忠 琴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徐磊(代)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