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公安行政复议

贵定县公安局盘江派出所、贵定县公安局公安行政管理:治安管理(治安)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3月20日 案由:新闻出版行政复议 教育行政复议 文化行政复议 公安行政复议 治安行政复议 当事人:贵定县公安局盘江派出所 付善贵 贵定县公安局 案号:(2017)黔27行终8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被告)贵定县公安局盘江派出所,住所地:贵定县盘江镇政府大院内;

法定代表人朱国军,系该所所长。

上诉人(一审被告)贵定县公安局,住所地:贵定县城关镇红旗路。

法定代表人李永祥,系该局局长。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付善贵,男,1973年2月26日生,汉族,贵州省贵定县人,住贵定县,小学文化,务农,

第三人刘之国,男,1959年1月11日生,汉族,贵州省贵定县人,住贵定县,小学文化,务农,

诉讼记录

上诉人贵定县公安局盘江派出所(以下简称盘江派出所)、贵定县公安局因与被上诉人付善贵、第三人刘之国不履行治安行政管理法定职责及行政复议一案,不服龙里县人民法院(2016)黔2730行初10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经审理查明,2015年12月22日17时30分左右,原告驾驶车辆从贵定县盘江镇往盘江镇马场河方向行驶至马场河××组时,因之前的琐事与盘江镇马场河村新庄组村民冯永翠发生争执。在冯永翠抓打原告时,冯永翠之夫刘之国赶到现场,并打开驾驶车辆的副驾驶侧门,坐上原告的副驾驶座。原告报警后被告盘江派出所干警赶到现场劝阻了双方。当日,被告盘江派出所干警分别对原告和冯永翠进行调查询问。询问中原告陈述刘之国上车后曾殴打原告,而冯永翠陈述刘之国未殴打原告。次日,被告盘江派出所将冯永翠作为违法嫌疑人予以立案受理。此后,被告盘江派出所干警陆续对现场在场人员展开调查,核实确认冯永翠对原告实施了殴打。因组织原告和冯永翠调解不成,经告知冯永 翠后,于2016年6月3日对冯永翠处以200元罚款的处罚,未对刘之国进行处罚。原告认为被告盘江派出所对殴打自己的刘之国不予行政处罚存在不作为,遂向被告贵定县公安局申请复议,要求对刘之国予以处理。被告贵定县公安局经复议认为刘之国殴打他人违法事实不成立,原告复议请求的理由不成立,于2016年7月28日作出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驳回原告行政复议申请。原告不服,遂于2016年8月12日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一条的规定,对警告、五百元以下的罚款,公安派出所可以作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作为派出所的设立机关的县公安局有权受理审查不服所属派出所以自己的名义依法作出的行政行为而提起的行政复议。因此,被告盘江派出所和被告贵定县公安局是本案的适格主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七条关于“公安机关对报案、控告、举报或者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主动投案,以及其他行政主管部门、司法机关移送的违反治安管理案件,应当及时受理,并进行登记”之规定,被告盘江派出所在接到报案并对报案人即本案原告第一次询问时,原告即表示对其实施殴打行为的是冯永翠和刘之国夫妻二人,被告盘江派出所当天仅对违法嫌疑人冯永翠予以立案并进行了询问,却未能对违法嫌疑人刘之国及时予以受案调查,确属选择性执法、不当履行职责。被告辩称仅有原告方单方陈述第三人刘之国参与殴打,又与违法嫌疑人冯永翠陈述不一致,不应对刘之国立案调查并予以处理。公安机关在接到报案即应当及时受理并进行全面登记,通过立案调查后,可以根据调查结果对违法嫌疑人作出不同的处理结果。经调查如刘之国的违法事实不成立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五条第二项关于“依法不予处罚的,或者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作出不予处罚决定”之规定,可依法对刘之国作出不予处罚决定。另,如经核实,如报案人故意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治安管理处罚,也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三项之规定予以治安行政处罚。而本案中,被告在接到原告的报案后,未能根据原告的报案情况如实全面受案登记,未对违法嫌疑人刘之国受案调查并予以处理,确已构成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本案复议机关被告贵定县公安局未能严格依法审查,作出驳回原告复议申请的复议决定;被告贵定县公安局在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未载明驳回原告行政复议申请的法律依据;被告贵定县公安局在行政诉讼中未提供行政复议受理及审理的程序性证据,没有证据证明其行政复议程序的合法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应承担相应责任。故被告贵定县公安局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违法,依法应予以撤销。

针对原告请求判令贵定县公安局履行职责,对第三人刘之国重新调查,作出拘留行政处罚的请求,第三人刘之国的违法事实是否成立、应否处以行政拘留,应由被告盘江派出所立案调查后,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作出相应处理;如确须予以行政拘留的,报贵定县公安局作出决定,法院无权干预。故,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告盘江派出所未对原告的报案予以全面受理和登记,构成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被告贵定县公安局未能严格依法审查,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确属违法,依法应予以撤销。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第一项、第七十条第二项、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撤销被告贵定县公安局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二、被告贵定县公安局盘江派出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针对原告付善贵报案内容对第三人刘之国予以受案处理;三、驳回原告付善贵其余诉讼请求。案件诉讼费50元,由二被告承担。

一审宣判后,盘江派出所、贵定县公安局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盘江派出所、贵定县公安局上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事实是上诉人盘江派出所在整个案件的调查中都是围绕付善贵被殴打的全部过程和事实进行调查,在对所有证人和当事人的调查中都涉及到对刘之国是否殴打付善贵的调查内容,且在法定期限内也对刘之国依法进行了询问,对刘之国殴打付善贵作了排除,明显履行了应履行的职责。一审法院要求上诉人盘江派出所对刘之国予以受案处理与事实不符。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2016)黔2730行初106号判决书中已将上诉人盘江派出所、贵定县公安局作为本案的共同被告进行审理并判决,又在(2016)黔2730行初104号判决书中将上诉人盘江派出所作为本案的被告进行审理并判决,一审将同一行政行为拆分为两个行政行为作出两次判决,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3、上诉人贵定县公安局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复议决定程序合法,一审法院判决撤销明显错误。请求二审撤销原审判决,维持上诉人贵定县公安局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复议决定。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付善贵承担。

被上诉人付善贵、第三人刘之国在二审法定期限内未提出书面答辨及述称意见。

本院经审理除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外,另查明,盘江派出所在调查处理冯永翠治安案件的同时,对刘之国是否参与殴打付善贵进行了调查。2016年6月3日,盘江派出所作出贵县公盘行罚决字[2016]326号《行政处罚决定》,对冯永翠处以200元罚款的行政处罚,付善贵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撤销贵县公盘行罚决字[2016]326号《行政处罚决定》;判令盘江派出所将案件移交给贵定县公安局履行职责。2016年10月27日,龙里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黔2730行初104号行政判决:一、撤销被告贵定县公安局盘江派出所作出的贵县公盘行罚决字[2016]326号《行政处罚决定》;二、限被告贵定县公安局盘江派出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重新作出处理。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是由于上诉人盘江派出所对第三人刘之国未作出处理决定及上诉人贵定县公安局作出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而引起的行政争议。争议焦点为,一是上诉人盘江派出所对第三人刘之国未作出处理决定是否属于不履行法定职责;二是上诉人贵定公安局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是否合法。

关于上诉人盘江派出所对第三人刘之国未作出处理决定是否属于不履行法定职责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五条“治安案件调查结束后,公安机关应当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处理:(一)确有依法应当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违法行为的,根据情节轻重及具体情况,作出处罚决定;(二)依法不予处罚的,或者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作出不予处罚决定……”及《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三十六条“公安机关根据行政案件的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如下处理决定:(一)确有违法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根据其情节和危害后果的轻重,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二)违法行为轻微,依法可以不予行政处罚的,不予行政处罚;(三)违法事实不成立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的规定,治安案件调查结束后,公安机关应当按照上述法律规定履行职责,根据情况作出处理决定。本案中,根据查明的事实看,上诉人盘江派出所接到被上诉人付善贵的报案后,虽已履行调查等职责,但在案件调查结束后,未根据调查情况对第三人刘之国作出处理决定,该行为违反上述规定,属于不履行法定职责。

关于上诉人贵定公安局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是否合法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的证据。但是,被诉行政行为涉及第三人合法权益,第三人提供证据的除外。”的规定,本案中,上诉人贵定县公安局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中未适用法律、法规作为依据,且在一审诉讼中也未提供行政复议受理及审理的程序性证据,应视为该《行政复议决定》没有相应证据,一审判决撤销其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并无不当。

对于二上诉人主张一审将同一行政行为拆分为两个行政行为作出两次判决,违反法律规定的问题。因本案是治安行政不作为及其行政复议案,而(2016)黔2730行初104号案件是治安行政处罚案,是两个不同的行政法律关系,当事人又分别起诉,一审作为两个案件受理并分别判决,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撤销上诉人贵定县公安局作出的贵公复决字[2016]2号《行政复议决定》,由上诉人盘江派出所针对被上诉人付善贵报案内容对第三人刘之国作出调查处理及驳回被上诉人付善贵其他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应予以维持。二上诉人所持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应予以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二上诉人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林顺军

审判员  金长虹

审判员  王晓宏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日

书记员  程 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十四条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

第一百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九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