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治安行政补偿

贺宗怀与建始县公安局公安行政管理:其他(公安)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11日 案由:治安行政补偿 当事人:建始县公安局 贺宗怀 案号:(2017)鄂2822行初13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建始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贺宗怀,男,生于1956年1月15日,汉族,湖北省建始县人,建始县公安局退休民警,住建始县。

被告建始县公安局。住所地:建始县业州镇红土中路。

法定代表人陈万胜,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谢勇(特别授权),该局法制大队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向爱民(特别授权),湖北夷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贺宗怀诉被告建始县公安局不履行法定职责及行政补偿纠纷一案,于2017年4月17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4月17日立案后,于同年4月18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6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贺宗怀,被告单位的政治处主任谭德礼及委托代理人谢勇、向爱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贺宗怀诉称,2002年1月12日,原告在国道李家垭路段依法执行公务时受伤,法医鉴定为七级伤残;建始县伤残委员会鉴定为二级伤残,恩施州残疾军人医疗卫生专家小组鉴定为七级伤残。原告在受伤住院期间,未得到护理费及相应的住院补助和营养生活费,业州镇城郊派出所交警大队也没有按原告的请求处理和追究肇事人的责任,被告没有及时申报原告的伤残待遇,且将原告申报的伤残警察待遇错报为“企事业单位职工工伤”,导致原告权益受损,故诉至法院请求确认被告剥夺原告人身损害赔偿权及不申报原告公伤待遇违法,支付治疗期间应享受的福利待遇,补偿原告因公受伤的伤残损失费598478元。

被告辩称,原告贺宗怀在209国道李家垭路段执行公务时遭受第三方侵权受伤,对侵权人的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属于侵权之债,义务主体和权利主体特定,权利主体的请求权不因其他人的放弃而丧失,被告建始县公安局未阻止原告贺宗怀行使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原告贺宗怀系被告建始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其请求的工资福利待遇属于行政机关内部人事管理关系的范围。伤残抚恤金是对因公负伤民警的保障和福利,因公致残的伤残等级评定、给付机关均为民政部门,被告建始县公安局只是针对因公受伤民警的申请及相关资料启动向民政部门的申报程序,认定因公受伤致残的过程就是确定民警享受因公伤残福利的过程,伤残抚恤金是福利,公安机关内部启动呈报的程序是公安机关确定内部福利的过程,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原告贺宗怀可依公务员法第九十条的规定,通过向相应机关申请复核、申诉等途径进行救济。根据原《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抚恤办法》第二十四的规定,因公伤残抚恤评残的程序是以本人书面申请并提交相应证据材料为前提,被告建始县公安局只是依申请协助申报。原告贺宗怀受伤后,直到2014年12月10日才向被告提交申请和相应材料,被告建始县公安局于2014年12月19日向建始县民政局书面发函并将原告贺宗怀提供的材料一并报送。2015年2月26日,建始县民政局作出《不予补评伤残等级决定书》,决定不予补评伤残等级。被告建始县公安局基于原告贺宗怀的申请,协助申报义务已完成,不存在不申报不履职的违法行为。行政机关补偿损失的前提是行政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实际利益,导致其直接损失。原告贺宗怀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建始县公安局的行政行为导致贺宗怀遭受了直接损失。综上所述,原告贺宗怀的主张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驳回。

经审理查明,原告贺宗怀系建始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2002年1月12日,原告贺宗怀带领协警刘传艺在209国道李家垭路段检查无牌无证车辆时,一辆无号牌两轮摩托车准备逃离,原告贺宗怀迅速将摩托车后架抓住令其停下,摩托车驾驶员加大油门冲岗,将原告贺宗怀拖倒在地,致其右肱骨骨折,经治疗后仍有骨块卡在两骨间隙内,成畸形愈合,右臂活动受限。2002年4月2日,建始县公安局出具建公刑法鉴字第(2002)029号《法医学鉴定书》,鉴定贺宗怀的损伤程度为轻伤。2002年4月25日,原告贺宗怀取得了建残字第0018号《残疾人证》,其残疾类别为肢体,残疾等级为三级。2004年11月16日,建始县人事鉴定委员会依照《湖北省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评定伤残等级条件》的规定,鉴定贺宗怀因公致残为“二等乙级”。2014年12月10日,原告贺宗怀向被告建始县公安局提交《关于因公受伤请求评残的申请》,并提交了相应证明材料。2014年12月19日,建始县公安局以建公安文[2014]128号《关于贺宗怀同志因公伤残申报评残的函》,向建始县民政局对原告贺宗怀申报评残。2015年2月28日,建始县民政局作出《不予评补评伤残等级决定》,以贺宗怀等人于2015年1月经恩施州残疾军人残情鉴定工作小组的鉴定未达到六级(含)以上伤残等级,决定不予补评伤残等级。2015年4月10日,建始县公安局以贺宗怀于2000年12月12日因公受伤向建始县民政局申请评残。2015年4月17日,恩施州残疾军人医疗卫生专家小组根据《军人残疾等级评定标准》第七条第三十二款的规定,评定贺宗怀为伤残柒级。2016年11月10日,原告贺宗怀向被告建始县公安局提交伤残待遇申请,要求:1.应得到交通事故损害赔偿;2.公伤治疗期间应享受公正的工资待遇;3.应享受伤残警察待遇;4.国家确认伤残之前的解决办法。原告贺宗怀认为被告建始县公安局未追究摩托车驾驶员的责任,致使其不知道侵害人的基本情况,无法向侵害人主张民事赔偿权利;在治疗期间除享受了医疗费以外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等未享受到,只发放了基本工资;被告建始县公安局按企事业单位职工向人事部门申报,未按规定向民政部门申报,致使应享受的抚恤待遇未享受,原告贺宗怀遂于2017年4月17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原告贺宗怀请求确认被告建始县公安局剥夺其人身损害赔偿权违法、未按警察法的相关规定申报公伤伤残待遇违法,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依法应当不予受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不受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事项提起的诉讼:……(三)行政机关对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奖惩、任免等决定;……”原告贺宗怀要求被告支付因公治疗期间应享受的福利待遇,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审判权限范围,依法应当不予受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贺宗怀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李纯斌

人民陪审员  黄光维

人民陪审员  王德玉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杨年姣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十三条第四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