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司法行政行政给付

郭建军诉鹰潭市月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1月31日 案由:司法行政行政给付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鹰潭市月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郭建军 案号:(2017)赣7101行初67号 经办法院:南昌铁路运输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郭建军,男,1957年12月23日出生,汉族,江西省南昌县人,原系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干部,住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

委托代理人郑禄叶,江西融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鹰潭市月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鹰潭市鹰雄大道月湖新城区政府大楼内。

法定代表人廖巍,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韩鹭,江西华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郭建军不服被告鹰潭市月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月湖区人社局)社会保障行政管理,于2017年10月1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后,于2017年10月23日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郭建军、委托代理人郑禄叶,被告委托代理人韩鹭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月湖区人社局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郭建军诉称,2017年3月27日原告接到本单位财务人员通知退休正式被批准,并出具了《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退休审批表》和《2014年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离退休人员增加离退休费审批表》,审批表中核准原告出生年月为1957年2月,60岁,批准原告退休时间为2017年3月23日;而本人身份证明确载明出生时间为1957年12月23日,被告违反了《公务员法》有关男性公务员退休必须年满60周岁的规定。被告不依据具有国家法定身份证明效力的公安机关颁发的原告身份证、户口登记薄及公安派出所常住人口户籍档案底册为依据,依法核准原告出生时间及年龄,却以四十五年前原告未成年学生入团时个人填写错误的出生日期作为核准原告出生时间。被告上述两项行政审批,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请求法院1.撤销被告对原告做出的从2017年3月1日起(到龄60周岁)退休的行政行为;2.撤销被告对原告作出的以正科职务(职级)批准原告增加退休费的行政行为;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退休审批表》证明三个事实:批准原告到龄60周岁退休;原告退休前的职务是副县级;原告养老金3832.10元。2.原告身份证复印件、户口薄复印件、常住人口登记底册(即户籍档案)复印件、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证、社会保障卡、机动车驾驶证、证明复印件、鹰潭公路段工作证、上饶地区中级法院工作证、人民法院执行公务证,均证明原告身份证出生时间与《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退休审批表》中核准的出生时间不一致。3.《2014年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离退休人员增加离退费审批表》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职务为副县,后被涂掉副县改写成原告离退休时职务为正科,并按乡科级增加原告退休费350元;证明原告退休时间为2017年3月。4.《2016年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基本工资标准调整审批表》复印件1份,被告批准确认原告的职务为副县,公务员级别为15级10档,即职务工资1345元(副县非职)、级别工资3601元,总额为4946元。5.《2006年机关工作人员工资套改名册表》证明2007年5月24日月湖区法院向被告报送法院在编人员套改工资时,被告还对该套改工资签注了审核同意意见,并加盖了被告工资专用章。6.《区直机关工作人员津贴、补贴审批表》证明2007年12月24日月湖区法院向被告报送法院在编人员津贴、补贴,被告签注了审核同意意见,并加盖被告工资专用章。7.《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变动审批名册表》,证明月湖区法院2001年11月30日向被告呈报月湖法院在编人员工资变动时,月湖区法院、被告均认可原告出生年月是1957年12月的,且被告签注了同意。

被告月湖区人社局辩称,首先,针对原告提出的出生日期问题,按照干部管理权限范围,原告属于科级干部,归口区委组织部管理,由组织部门认定其出生日期,我局根据中共月湖区委关于郭建军同志免职退休的通知(鹰月字{2017}16号),为其办理退休审批手续。区委组织部提供了相关的文件和原告的档案材料复印件,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人事部公安部〈关于认真做好干部出生日期管理工作的通知〉》中第一条各级组织人事部门要认真做好干部出生日期的管理工作。在办理干部录用、任免等事项时,要对干部的出生日期进行认真核对,确保无误。对个别干部的出生日期,档案记载与户籍登记不一致的,应当以干部档案和户籍档案中最先记载的出生日期为依据。经查实,原告的档案材料中:最早材料1973年1月15日《入团志愿书》、1976年6月10日《自传》、1982年5月29日《干部鉴定表》、1984年2月15日《干部年终鉴定表》、1976年12月2日《入党志愿书》、1976年6月5日《建党对象登记表》、1976年2月28日《招工登记表》、1993年2月23日和1995年3月24日《干部任免呈报表》、2001年2月28日《法官、检查官任免呈报表》、2003年3月7日《考察材料》中记载的出生日期都是1957年2月,按最先最早原则,认定其出生日期为1957年2月。其次,原告起诉称在《2014年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离退休人员增加离退休费审批表》中由副县级公务员改成正科级公务员退休的问题。根据省政府《江西省人民政府印发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决定实施办法的通知》(赣府发{2015}52号)文件中第十一条:“中人”养老待遇过渡(“中人”是指对于改革前参加工作、改革后退休的人设立10年过渡期,过渡期内实行新老待遇计发办法对比,保低限高),老办法待遇标准以2014年9月本人基本工资标准和本人职务职级(技术等级)等对应的退休补贴标准、本人退休时工作年限对应的老办法计发比例、按照国办发{2015}3号文件规定相应增加的退休费标准为基础,综合考虑以后年度在岗职工工资增长率等因素确定。新办法计发待遇高于老办法待遇标准的,超出的部分,第一年退休的人员(2014年10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发放超出部分的10%,第二年退休的人员(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发放20%,依此类推,到过渡期末年退休的人员(2024年1月1日至2024年9月30日)发放超出部分的100%。过渡期结束后退休的人员执行新办法。经请示省人社厅和市人社局,目前审批的“中人”退休费都只是预发费用,待全省统一的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信息管理系统并轨完善后,再由社保部门重新核算“中人”退休费,多退少补。

被告为支持其主张,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第一组证据,证据名称:《入团志愿书》、《自传》、《干部鉴定表》、《干部年终鉴定表》、《入党志愿书》、《建党对象登记表》、《招工登记表》、《干部任免呈报表》、《法官、检察官任免呈报表》、《考察材料》,证明事项:原告档案内由其自己1973年1月15日书写的《入团志愿书》、1976年6月10日的《自传》及1982年5月29日的《干部鉴定表》、1984年2月15日的《干部年终鉴定表》、1976年12月2日的《入党志愿书》、1976年6月5日的《建党对象登记表》、1976年2月28日《招工登记表》、1993年2月23日和1995年3月24日的《干部任免呈报表》、2001年2月28日的《法官、检查官任免呈报表》、2003年3月7日的《考察材料》中记载的出生日期都是1957年2月23日。第二组证据,证据名称:《中共中央组织部、人事部、公安部〈关于认真做好干部出生日期管理工作的通知〉》,证明事项:根据该通知第一条各级组织人事部门要认真做好干部出生日期的管理工作。在办理干部录用、任免等事项时,要对干部的出生日期进行认真核对,确保无误。对个别干部的出生日期,档案记载与户籍登记不一致的,应当以干部档案和户籍档案中最先记载的出生日期为依据。第三组证据,证据名称:江西省人民政府《江西省人民政府印发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决定实施办法的通知》(赣府发{2015}52号)文件,证明事项:根据该文件第十一条:“中人”养老待遇过渡(“中人”是指对于改革前参加工作、改革后退休的人设立10年过渡期,过渡期内实行新老待遇计发办法对比,保低限高),老办法待遇标准以2014年9月本人基本工资标准和本人职务职级(技术等级)等对应的退休补贴标准、本人退休时工作年限对应的老办法计发比例、按照国办发{2015}3号文件规定相应增加的退休费标准为基础,综合考虑以后年度在岗职工工资增长率等因素确定。新办法计发待遇高于老办法待遇标准的,超出的部分,第一年退休的人员(2014年10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发放超出部分的10%,第二年退休的人员(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发放20%,依此类推,到过渡期末年退休的人员(2024年1月1日至2024年9月30日)发放超出部分的100%。过渡期结束后退休的人员执行新办法。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的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称虽然是本人填写的,但出生日期应当以法定机关的出生日期为准,不能以1973年填写错误来认定出生日期,同时对证据的合法性有异议;对被告的第二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对被告的第三组证据,原告认为10年过渡期的政策无异议,但第二张审批表上应以退休时职务为准。被告对原告提交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提出异议。关于被告提交证据的时限问题,原告以被告提交质证的证据上加盖中共鹰潭市月湖区委组织部印章、签署日期为2017年11月8日为由,认为被告是在行政诉讼过程中补充调查证据。经庭审查明,被告退休审批所依据的材料在原告退休时已经调取,此次向法院提交的证据系为了方便诉讼而向组织部门调取的材料,并非行政诉讼过程中补充调取证据,原告的质证意见本院不予认可。

经审理查明,2017年3月27日,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财务人员通知原告郭建军,称其退休正式被批准,并向原告出具了两份盖有被告公章的表格式批文,即《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退休审批表》和《2014年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离退休人员增加离退休费审批表》,审批表以中共月湖区委关于郭建军同志免职退休的通知(鹰月字{2017}16号)为依据,该通知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人事部公安部〈关于认真做好干部出生日期管理工作的通知〉》中最先最早原则,原告档案材料中最早材料1973年1月15日《入团志愿书》中记载原告出生日期为1957年2月23日,确定原告退休日期为2017年3月;根据省政府《江西省人民政府印发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决定实施办法的通知》(赣府发{2015}52号)文件精神核准其相应增加的退休费标准为正科350元。并为原告办理了退休审批手续。原告对被告作出的退休行政审批行为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1.被告对原告做出的从2017年3月1日起(到龄60周岁)退休的行政审批行为;2.被告对原告作出的以正科职务(职级)批准原告增加退休费的行政审批行为。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提交的证据、当事人陈述、庭审笔录证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责划分,被告负有执行辖区内行政机关公务员综合管理的法定职权。本案焦点1、核准退休年龄的依据;2、离退休人员增加离退休费的时间基点。

首先,《中共中央组织部人事部公安部〈关于认真做好干部出生日期管理工作的通知〉》是各级组织人事部门办理干部录用、任免等事项时认定干部出生日期的特别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是证明居住在中国境内公民的身份、中国公民履行户口登记的一般性规定,两者调整的范畴不同。被告月湖区人社局根据《中共月湖区委关于郭建军同志免职退休的通知》(鹰月字{2017}16号),该通知根据干部任免权限,确定原告退休日期为2017年3月。被告根据该通知、原告的档案材料和相关文件作出的退休审批,适用干部任免的特别规定,法律适用正确。

其次,被告根据江西省人民政府《江西省人民政府印发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决定实施办法的通知》(赣府发{2015}52号)文件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在《2014年江西省机关事业单位离退休人员增加离退休费审批表》中以2014年9月为时间基点,核定原告退休时的职级为正科而非副县的审批符合文件精神。该两项行政审批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法律适用亦无不当。原告认为应当适用居民身份证、户口登记薄和常住人口户籍档案底册三证合一来认定其出生日期,属混淆两者的适用范围,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认为应按退休时为时间基点核定增加离退休费,属理解有误,本院亦不予支持。为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行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郭建军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郭建军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文尾

审判长  楼 赟

审判员  叶 青

审判员  曾 勇

二〇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方宁馨

附件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 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江西省人民政府印发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决定实施办法的通知》

第十一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