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食品药品行政批准

张玉杰诉东乌旗食品药品和工商质量技术监督管理局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月29日 案由:食品药品行政批准 监察行政批准 市场监督局行政批准 工商行政批准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批准 当事人:韩军 王美荣 李凤阳 盖金绮 张玉杰 冯玉奎 薛占国 苏应权 张春杰 东乌珠穆沁旗食品药品和工商质量技术监督管理局 刘炳文 案号:(2015)东行初字第4号 经办法院:内蒙古自治区东乌珠穆沁旗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玉杰,男,1954年06月15日出生,汉族,原东乌珠穆沁旗第二建筑工程公司职工,现住锡林浩特市。

原告刘炳文,男,1957年09月02日出生,汉族,原东乌二建公司职工,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原告李凤阳,男,1960年09月24日出生,汉族,原东乌二建公司职工,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原告王美荣,女,1967年12月12日出生,汉族,原东乌二建公司职工,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原告盖金绮,男,1953年03月04日出生,汉族,原东乌二建公司职工,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原告薛占国,男,1958年06月10日出生,汉族,原东乌二建公司职工,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原告张春杰,男,1959年04月13日出生,汉族,原东乌二建公司职工,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原告苏应权,男,1938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原东乌二建公司职工,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原告韩军,男,1950年03月01日出生,汉族,原东乌二建公司职工,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原告冯玉奎,男,1953年10月10日出生,汉族,原东乌二建公司职工,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共同委托代理人王铁,内蒙古蒙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东乌珠穆沁旗食品药品和工商质量技术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东乌工商局)。

地址: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宝力根街,组织机构代码:01167738-3。

法定代表人包青龙,职务局长。

行政领导江国春,职务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郑国祥,委托人单位企业股股长。

委托代理人包伟华,内蒙古杭盖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刘新民,男,汉族,1955年2月15日出生,东乌珠穆沁旗宏程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乌宏程公司)董事兼经理,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委托代理人白旭荣,内蒙古合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崔学义,男,1955年02月02日出生,汉族,东乌宏程公司股东,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第三人吴双喜,男,1958年12月1日出生,蒙古族,东乌宏程公司监事,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第三人徐志武,男,1959年1月26日出生,汉族,东乌宏程公司股东,现住东乌珠穆沁旗乌里雅斯太镇。

诉讼记录

原告张玉杰、刘炳文等十人不服东乌旗工商局关于东乌二建公司变更为东乌宏程公司而作出的(东乌)名称预核私字[2007]第015号《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行政行为。本院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举证通知书和应诉通知书。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王铁、被告东乌工商局负责人江国春及其委托代理人包伟华、第三人刘新民及其委托代理人白旭荣、第三人吴双喜、徐志武,崔学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原告和第三人均系东乌二建公司的职工。该企业的前身是东乌旗知青工程队。2004年企业转制为股份制企业,原公司职工均可自由持股,2007年以后公司职工的社保问题完全由股份合作制企业承担。同年4月25日经东乌旗有关部门批准东乌二建公司更名为东乌宏程公司,4月28日宏程公司向东乌旗工商局申请登记,股东为刘新民、崔学义、吴双喜、徐志武四人,注册资本730万元。

原告认为,上述四人的股东身份不具有真实性,作为新股东没有经过原告同意。重新登记后的东乌宏程公司,由第三人无偿占有原公司的有形和无形资产,没有征得原告的同意。原告为此欲维权,委托律师到工商部门调查有关东乌宏程公司重新登记的案卷才知股东结构的变化。

原告的起诉理由是,第三人提供的注册资料虚假,采取了欺骗手段,被告在对东乌宏程公司股东变更登记时,未尽详细的审查义务。故应予撤销东乌旗宏程公司的注册登记。

被告的答辩意见为,东乌旗二建公司在向被告提交变更申请时,同时提交了东乌二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证明》,《二建公司改制征询职工意见表》,原东乌旗建设局和经济局的相关同意改制的文件,东乌宏程公司章程,《验资报告》,四位股东的身份证明,《股东决议》,宏程公司董事、监事、经理的详细情况等等书面材料,根据《国务院关于印发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公司登记管理条例》,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只对登记环节中的申请材料实行形式审查,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负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原告在八年后维权,显然已经超过六个月的诉讼时效。

第三人刘新民的答辩意见为,为方便转制后注册,原东乌二建公司于2007年3月25日召开职工大会,推选吴双喜、徐志武和崔学义为注册股东代表,原来转制后持股的其他25位股东成为隐名股东,9名原告参加了当时的职工大会。2008年至今,东乌宏程公司以工资的形式为全体股东发放了医保和社保费用,并支付了福利费。部分原告或已转股或已买断身份,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

第三人徐志武表示自己是9位职工的股东代表。

第三人吴双喜没有答辩意见。

第三人崔学义表示自己是8位职工的股东代表。

根据诉讼情况,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注册的东乌宏程公司是否合法;原告起诉是否已过诉讼时效。

被告东乌工商局向本院递交了以下证据,以证明其严格按照《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的具体规定,履行了审查职责。

东乌二建公司时任法人代表刘新民签署的《企业改制登记申请书》

全体股东《指定代表或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

《东乌珠穆沁旗宏程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章程》

《赤峰昌信联合会计师验资报告》

宏程公司的《股东决议》、《股东名录》、《公司董事、监事、经理情况》《公司法定代表人登记表》、《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股东身份证复印件。

东乌二建公司《关于二建公司转制的方案》。

东乌旗建设局《关于二建公司转制方案的批复》、《关于申请企业更名的函》。

原东乌旗经济局《关于同意二建公司更名的函》。

《二建公司职工股份明细表》、《二建公司改制征询职工意见表》、《二建公司所有资产的说明》等。

原告的质证意见是:原告的起诉时间是2015年7月31日,被告的答辩状是2015年9月16日,逾期提交视为无效证据。工商局所做的登记内容变更(注册资金和股东)而非仅仅是名称变更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的登记应当适用新公司法实施细则,审查“原公司股东决议或决定”。原二建公司的经营场所、财产怎么变成宏程公司使用至今,没有相应的证据佐证。总之,被告对第三人提交的注册登记材料真实性和合法性未尽到审查义务,对错误登记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当予以撤销。

第三人对被告提交的前述证据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全部予以认可,原东乌二建公司变更为宏程公司,是东乌旗人民政府落实经济体制改革政策和原二建公司全体职工真实意思表现形成的。

经确认,本案立案时间为2015年8月11日,本院给被告送达起诉状的时间为2015年9月6日。

第三人刘新民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以证明转制重新登记报送材料齐备合法;推选出的股东代表经过职工大会签名同意;部分原告已经买断身份或出让股权,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

二建公司改制征询意见表--97%的职工同意买断后重组。

东乌旗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东人劳发(2004)89号《关于企业转制、买断工龄职工身份认证的批复》--名单不包括苏应权。

东乌旗二建公司欠账说明。

关于东乌旗二建公司所有资产的说明---折价计入股金。

买断协议---原告张玉杰、刘炳文、李凤阳、盖金绮、薛占国、张春杰、冯玉奎与二建公司签订了协议。

会议内容---2007年3月25日东乌旗二建公司职工大会记录,一致通过第三人为股东代表。

会议内容---2007年8月5日东乌旗宏程公司职工大会记录一致通过第三人为股东代表。

东乌旗宏程公司《全体股东选举产生股东代表的决定》---崔学义代表8位股东,徐志武代表9位股东,吴双喜代表8位股东。

东乌旗宏程公司社保缴费名单、福利名单 东乌旗宏程公司工资表 会议内容 东乌旗宏程公司股份明细表 股权转让协议---张玉杰转让股权 收据 协议---胡玉广转让股权 收据 协议---郭玉玲、祁晓军转让股权 收据 19-21、协议书三份---王美荣、苏应权、韩军均已转让股份与东乌旗二建公司及新的股份公司无隶属关系。

原告的质证意见为,对于第1、2、3、4、5、6、14份证据无异议。但是没有任何人告知原告是被代表了的隐名股东,这一做法无法律规定。其他证据与本案无关。

被告的质证意见为,会议纪要不是工商局审查范围,但说明变更登记时是经职工代表表决的事实。

庭审确认,2007年3月25日推选股东代表的会议记录中原告张玉杰、盖金绮、李凤阳、刘炳文签名为其本人所具。

原告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有以下5个方面,以证明有关部门批准的只是名称变更而非实质性的登记变更。

《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

东乌旗宏程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新旧营业执照内容不一致。

东乌旗建设局、经济局更名函2份---政府部门批文未通知被告做实质性的变更登记。

国务院1991第88号令,原告的股金和股东身份受法律保护,未经元集体企业股东同意不能做任何变更登记。

公司法实施细则54条规定---原二建公司的资产全部转让给4位第三人是违法的。

被告的质证意见为,对书证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不能证明举证目的。

第三人刘新民的质证意见为,原告对书证的证明范围作了主观扩大理解和延伸,所以对其证明的问题不认可。

其他第三人无意见。

对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被告认为登记时间是2007年4月29日,本案起诉是2015年8月份,时隔八年,已过诉讼时效。原告认为,诉讼时效应当从原告的代理人为了维权而到东乌旗工商局调查取证原东乌旗二建公司的档案材料是起算,因为从那时起,原告才知股东变更登记。第三人刘新民认为原东乌旗二建公司和东乌旗宏程公司的两份会议记录证明,推选股东代表时部分原告是知情的。所以诉讼时效已过。

经庭审质证,根据原、被告提交的上列证据,本院查明:

原告和第三人均系东乌二建公司的职工。该企业的前身是东乌旗知青工程队。2004年企业转制为股份制企业,原公司职工均可自由持股。2007年根据市场经济的需要,东乌旗二建公司决定更名,3月25日,原东乌二建公司召开职工大会,推选吴双喜、徐志武和崔学义为注册股东代表,4月25日经东乌旗有关部门批准东乌二建公司正式更名为东乌宏程公司,4月28日宏程公司向东乌旗工商局申请变更登记,4月29日该局核发了《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及《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诉讼时效是当事人合法权利的保护期限,权利不行使达到一定的期间就会失去诉讼保护。时效制度是一定的事实经过一定的时间而导致一定法律后果的制度。时效制度是法律的基本制度之一,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督促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稳定社会秩序。时效届满,权利人的实体权利虽然并没有消失,但却成为一种不受法律保护的自然状态下的权利。这种状态下权利人的权利能否最终实现,完全取决于义务人是否愿意履行。如果义务人不愿意履行,权利人就永远丧失了实现权利的机会。

换句话讲,即便被告东乌旗工商局在审查第三人东乌旗宏程公司注册变更材料或程序时有误,但自具有行政效力的核准通知书下发之日起,超过了申辩期限,关联人也无权再行提起行政诉讼。除非被告和第三人放弃时效抗辩,愿意重新翻开“旧账”。庭审中,被告和第三人明确表示了时效抗辩,这一抗辩是有法律依据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公民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原告在八年后维权,显然已经超过六个月的诉讼时效。原告王美荣、苏应权、韩军在2007年6月一次性得到经济补偿后,签名承诺与新的股份公司不再有任何关系。原告张玉杰在2010年10月27将自己所持股份转给第三人刘新民,意味着他们已经自签约之日起自愿放弃涉及宏程公司的权利义务,故该四位原告已经不是本案适格主体。

本案有六位原告(薛占国、张春杰、盖金绮、李凤阳、刘炳文、张玉杰)在2007年3月和8月先后两次分别参加企业转制大会,推选了股东代表并签名,理当知道推选出的股东代表要干什么用,理当知道重新登记的公司股东注册情况。唯有原告冯玉奎没有参加推选股东代表会议,但作为必然关心企业未来如何运转生存的公司员工,即便没有亲自参会签名,八年的时间内也不可能不知道与自己的生活福利待遇息息相关的原“二建公司”到底在以何种股份模式开展业务。原告代理人提出只是在其2015年8月到被告处调查取证时才知道公司股东代表结构的变化,以此证明诉讼时效的起点应为其“知道之日”起起算。这一辩称没有说服力。

综上,原告中的四位(王美荣、苏应权、韩军、张玉杰)不是本案适格主体,其他六位的起诉已过诉讼期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九条(一)项、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玉杰、刘炳文、李凤阳、王美荣、盖金绮、薛占国、张春杰、苏应权、韩军、冯玉奎的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锡林郭勒盟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任 迎春

审 判 员  田 笔耕

人民陪审员  阿日斯楞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海 日翰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四十九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