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水利行政协议

滕明胜与咸丰县水利水产局水利行政管理(水利)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2月4日 案由:渔业行政协议 水利行政协议 当事人:咸丰县水利水产局 滕明胜 案号:(2017)鄂2826行初29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咸丰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滕明胜,男,土家族,生于1968年12月18日,住咸丰县。

委托代理人贺毅(特别授权),男,汉族,生于1982年7月6日,住咸丰县。

委托代理人汤葛(特别授权),湖北夷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咸丰县水利水产局。住所地:咸丰县高乐山镇沿河路35号。

法定代表人冉茂林,该局局长。

出庭负责人苏长金,该局党组成员。

委托代理人田文洪(一般代理),该局法制大队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聂爱国(特别授权),湖北荆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咸丰县朝阳寺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咸丰县朝阳寺镇水井槽集镇农贸街1号。

法定代表人曾胜阳,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王锐(特别授权),该镇班子成员。

委托代理人聂铭(特别授权),湖北荆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滕明胜诉被告咸丰县水利水产局单方解除合同及行政补偿一案,本院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依法追加咸丰县朝阳寺镇人民政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0月10日、25日两次组织原、被告及第三人进行了证据交换,2017年11月7日,本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滕明胜及其委托代理人贺毅、汤葛,被告出庭负责人苏长金及其委托代理人田文洪、聂爱国,第三人委托代理人王锐、聂铭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7年3月8日,被告咸丰县水利水产局向原告滕明胜发出《关于收回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管理朝阳寺水库的通知》,书面告知原告收回其承包养殖水面,由原告自行拆除养鱼、捕鱼设施设备。2017年7月24日,原告向被告提交《行政赔偿申请书》,要求被告补偿原告损失59332.27元,被告于2017年7月26日作出《咸丰县水利水产局关于对滕明胜申请补偿的回复》,告知原告申请的补偿金额与添附物的价值无法认定,无法通过直接补偿方式进行处理,可以通过诉讼程序解决。

原告滕明胜诉称,原告系朝阳寺库区渔业网箱养殖户,为响应县政府出台的咸政办[2015]34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咸丰县水库水域网箱养殖集中取缔工作方案的通知》,原告与其他养殖户以咸丰县朝阳寺镇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的名义成立个人合伙,原告出资比例为2.24%。原告委托贺毅作为代表,与被告签订了《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合同期限从2015年12月15日起至2020年12月14日止,被告将朝阳寺水库两河口峡口入口至朝阳寺水电站养殖水面交由原告等管理并无偿使用。合同签订后,原告按要求拆除了所有网箱,将网箱鱼全部投放河中。为扩大产量,原告及其他养殖户置办大量设备设施并聘请专业人员培育鱼苗。2017年3月8日,被告向原告发出《关于收回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管理朝阳寺水库的通知》,要求收回原告的承包养殖水面,由原告自行拆除库区内养鱼、捕鱼的设施设备。

综上,被告提前解除合同的行为严重违约,请求人民法院确认被告单方解除合同的行为违法,赔偿原告损失59332.26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和律师费。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一、《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授权委托书。拟证明合同约定承包期限为2015年12月15日起至2020年12月14日止。

证据二、朝阳寺水库网箱养殖存鱼处置称鱼计重现场组人员名单、朝阳寺水库网箱养殖存鱼处置单价确认单、存鱼称重记录。拟证明原告按要求拆除了所有网箱,将网箱鱼投放到河中。

证据三、养殖户合伙投鱼明细表。拟证明十八个养殖户所占合伙份额。

证据四、收条复印件五份。拟证明为扩大产量,原告及其他养殖户购买了价值165520元的设备设施。

证据五、2016年1月至2017年3月工资表。拟证明原告与其他养殖户聘请专业人员培育鱼苗,劳务费共计315745元。

证据六、《关于收回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管理朝阳寺水库的通知》。拟证明被告要求收回承包养殖水面,拆除原告库区内养鱼、捕鱼设施,违反了三方签订的合同。

证据七、《行政赔偿申请书》、《咸丰县水利水产局关于对滕明胜申请补偿的回复》。拟证明原告提出补偿申请,被告要求原告通过诉讼途径解决。

证据八、咸丰电视台新闻记录录像资料。拟证明原告放鱼时间、数量以及放鱼当天参加的单位和相关代表。

证据九、全体股东授权委托书、声明、股份分配确认单、原始认股金额和股份份额表、围网放鱼协议、银行转账记录和流水。拟证明网箱鱼的数量、单价及总金额。

证据十、工作预案、沿河渔民走访情况、称鱼组成人员名单、存鱼单价的讨论情况。拟证明网箱拆除前原告方所做的准备工作。

证据十一、经营方的营业执照、原告出具的欠条及租房合同、工资银行流水。拟证明原告方投入培育鱼苗的事实、现有欠款及培育鱼苗期间的工资发放数额。

证据十二、恩施州政办发[2016]72号《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恩施州养殖业污染治理实施方案的通知》、咸政办发[2015]34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咸丰县水库水域网箱养殖集中取缔工作方案的通知》。拟证明网箱拆除的事实及拆除的时间。

被告咸丰县水利水产局辩称,一、被告解除《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的行为,系根据恩施州人民政府出台的恩施州政办发[2016]72号《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恩施州养殖业污染治理实施方案的通知》文件的要求作出,不属于违法解除;二、解除《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是否给原告造成损失以及损失金额,应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依法由原告承担不利后果。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一、《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拟证明被告和第三人将朝阳水库承包给原告的事实,期限为五年。

证据二、恩施州政办发[2016]72号《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恩施州养殖业污染治理实施方案的通知》。拟证明取缔网箱养鱼的政策。

第三人咸丰县朝阳寺人民政府辩称,一、第三人与原、被告签订《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属实,但解除该合同的行为是由被告作出的;二、被告解除《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的行为,系根据恩施州人民政府出台的恩施州政办发[2016]72号《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恩施州养殖业污染治理实施方案的通知》的文件要求作出,有政策依据,不属于违法解除;三、原告在起诉前未向第三人提出过赔偿申请;四、解除《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是否给原告造成损失,以及损失金额,应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依法应该由原告承担不利后果。

第三人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一、《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授权委托书及贺毅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被告及第三人将朝阳寺水库部分水面交给原告等人管理,期限为五年。

证据二、咸政办发[2015]34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咸丰县水库水域网箱养殖集中取缔工作方案的通知》。拟证明咸丰县人民政府发出文件要求拆除网箱养鱼,对网箱设施予以补偿,但未规定为网箱鱼进行补偿。

证据三、《朝阳寺水库网箱养殖集中取缔告知书》、动员会签到表、朝阳寺镇水库网箱养鱼用船情况统计表、咸丰县水库水域网箱养殖调查登记表、咸丰县朝阳寺水库网箱养殖情况公示表、朝阳寺水库网箱养殖自行拆除补偿资金到户花名册、朝阳寺水库网箱养殖取缔现场工作组人员名单及签到表。拟证明原告网箱养鱼被拆除的事实,网箱设施已经补偿,但未对网箱鱼进行补偿。

本院于2017年10月10日、25日两次对原、被告及第三人提交的证据进行了证据交换,双方当事人均发表了质证意见。对原告提交证据二、三、四、五、九、十、十一,被告及第三人认为系原告及其他养殖户内部约定,其真实性无法确认,被告及第三人异议理由成立,以上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被告及第三人均无异议;被告及第三人提交的证据,当事人均无异议。对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本院根据采信的证据,结合庭审查明的情况,综合认定以下事实:原告滕明胜系朝阳寺库区渔业网箱养殖户之一,在朝阳寺水库内进行网箱养鱼。2015年8月27日,咸丰县人民政府发出咸政办发[2015]34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咸丰县水库水域网箱养殖集中取缔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将库区网箱养鱼全部取缔。为响应政策,原告与另外十七个网箱养殖户拟注册成立咸丰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并委托贺毅作为代表以咸丰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的名义与被告咸丰县水利水产局、第三人咸丰县朝阳寺镇人民政府签订《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合同约定由咸丰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对朝阳寺水库两河口峡口入口至朝阳寺水电站养殖水面进行管理保护,期限为5年(2015年12月15日—2020年12月14日)。2017年3月8日,被告根据恩施州政办发[2016]72号《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恩施州养殖业污染治理实施方案的通知》,向原告下发了《关于收回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管理朝阳寺水库的通知》,告知原告收回其承包的养殖水面,并请原告自行拆除朝阳寺水库库区内养鱼、捕鱼设施设备。2017年5月22日,原告与其他十七个养殖户共同起诉被告咸丰县水利水产局行政赔偿,因未向被告提交赔偿申请,被告也未作出是否补偿的答复,撤回起诉。2017年7月24日,原告向被告提交了行政赔偿申请书,请求被告对原告的损失进行赔偿。2017年7月26日,被告作出《咸丰县水利水产局关于对滕明胜申请补偿的回复》,告知原告通过诉讼程序解决。2017年8月23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原告等十八个养殖户至今未注册成立咸丰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2017年10月10日组织质证时,原、被告及第三人均同意按照养殖户贺毅的投资额计算网箱鱼价值,原、被告及第三人当庭计算并一致确认原告等十八个养殖户的网箱鱼总价值为2172968元。原、被告及第三人对该数额均无异议。

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依法调解,原、被告及第三人对补偿范围及责任划分达成一致意见,因无法确定付款时间,被告请求依法判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第十二条“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按照规定的权限,负责本行政区域内水资源的统一管理和监督工作”的规定,被告具有对朝阳寺水库实施监督管理的法定职责。

被告根据恩施州人民政府出台的恩施州政办发[2016]72号《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恩施州养殖业污染治理实施方案的通知》发出《关于收回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管理朝阳寺水库的通知》,系根据政策及相关法律规定作出,原告等十八个养殖户、被告及第三人均同意解除《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故原告请求确认被告单方解除合同的行为违法的理由不能成立。

被告及第三人与咸丰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签订《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同意将朝阳寺水库两河口峡口入口至朝阳寺水电站养殖水面交由协会管理并无偿使用,系被告依法履行行政管理职能所签订的行政合同。虽然咸丰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协会尚未注册成立,但三方签订的合同,对每个养殖户的实体权利均产生影响,且被告发出的通知系针对每个养殖户个人,故原告有权作为行政相对人对其投放网箱鱼的损失请求被告予以补偿。

被告与第三人为落实咸丰县人民政府发出的咸政办发[2015]34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咸丰县水库水域网箱养殖集中取缔工作方案的通知》精神,在与养殖户签订《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时,应兼顾行政目标的实现和行政相对人权益的保护。被告根据恩施州政办发[2016]72号《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恩施州养殖业污染治理实施方案的通知》文件精神,通知原告不能继续履行合同,对行政相对人权益造成不利影响,应当将这种不利影响限制在尽可能小的范围和限度内,保持二者处于适度的比例。第三人与被告一起作为合同的行政管理方,庭审中明确表示,在合同解除时,与被告对原告因该合同不能继续履行造成的损失负有共同补偿义务。

原告等十八个养殖户、被告及第三人均同意解除《朝阳寺库区渔业资源管理保护合同》。原、被告及第三人确认原告投放网箱鱼的价值为48564元,并按信用社贷款年利率9.9%补偿原告一年的利息,利息共计4808元,被告与第三人一致同意共同补偿原告损失。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本案补偿范围及责任划分,系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本院依法予以认可。

原告请求支付律师费无约定亦无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判令被告咸丰县水利水产局、第三人咸丰县朝阳寺镇人民政府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补偿原告滕明胜经济损失共计53372元。

二、驳回原告滕明胜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滕明胜自愿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至收款人: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恩施开发区支行,账号:17×××04(特别提示:用途栏务必注明系某某上诉案诉讼费并将汇款凭证及联系电话提交本院或邮寄至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一庭)。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冉隆胜

审 判 员  向开国

人民陪审员  李道江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四日

书 记 员  袁 林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

第十二条

《诉讼费用交纳办法》

第十三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