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邮政行政复议

徐为永与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国家邮政局邮电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1月20日 案由:邮政行政复议 当事人:上海市邮政管理局 国家邮政局 徐为永 案号:(2015)静行初字第166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徐为永,男,1962年6月1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

法定代表人曾军山,局长。

委托代理人于含波。

委托代理人李克垣,上海欧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邮政局,住所地北京市。

法定代表人马军胜,局长。

委托代理人窦慧靖。

委托代理人田鹏,北京市高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徐为永不服被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沪邮管公开(2015)12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及国家邮政局国邮行复决(2015)8号行政复议决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7月27日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符德强独任审判,于2015年9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徐为永,被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的委托代理人孙海芹、李克垣,被告国家邮政局的委托代理人窦慧靖、田鹏到庭参加了诉讼。后因案情复杂,本院于同年9月7日将本案转为普通程序审理,于同年11月20日再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徐为永,被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的委托代理人于含波、李克垣,被告国家邮政局的委托代理人窦慧靖、田鹏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上海市邮政管理局于2015年4月13日作出编号为沪邮管公开(2015)12号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告知原告:您申请获取的第1项、第4项、第5项申请中“2014-5-20向2345市民热线”、第6-15项、第19-22项、第26项、第29项、第31项、第39-40项、第42-46项、第48项、第50项信息,与您2014年10月3日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相关内容一致,本局已在沪邮管公开(2014)04号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中进行了明确答复。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部分关于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问题第(十三)条的规定,对于同一申请人向同一行政机关就同一内容反复提出公开申请的,行政机关可以不重复答复。因此,本局对上述重复申请事项,不再重复答复。您申请获取的第59-60项、第68-69项、第71-73项信息,不属于本局政府信息范畴,建议您可以根据申请的内容,向“12345”市民热线,上海市邮政公司(地址:上海市北苏州路XXX号)或上海市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地址:上海市武定路XXX号)索取相关信息。您所提到的“上海市邮政局”,自2006年我市按国务院邮政体制改革要求施行政企分开后已不复存在。目前,本市的邮政业管理部门为上海市邮政管理局,而上海市邮政公司和上海市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等为独立自主经营的市场主体。原告不服答复,向国家邮政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国家邮政局于2015年6月23日作出国邮行复决(2015)8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上海市邮政管理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

原告诉称,上海市邮政管理局重新作出答复超出法定期限,程序违法,适用法律依据错误;行政复议决定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请求撤销沪邮管公开(2015)12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及国邮行复决(2015)8号行政复议决定。

被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辩称,该局作出的答复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国家邮政局辩称,该局收到原告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后,依法受理并在规定时间内作出复议决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上海市邮政管理局于2015年8月12日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原告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及邮寄信封; 2、沪邮管公开(2014)05号《答复书》; 3、国邮行复决(2014)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送达回执; 4、沪邮管公开(2015)12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及邮寄凭证; 5、沪邮管公开(2014)04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 6、《国家邮政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省(区、市)邮政监管机构设置主要职责和人员编制规定》。

国家邮政局于2015年8月18日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行政复议申请书》(包括所附材料)和邮寄信封; 2、国邮行复决(2015)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邮寄凭证; 3、《国家邮政局签报稿纸》; 4、《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 5、《行政复议答复书》及证据。

经庭审质证,两被告提交的证据均真实合法,与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相关,均具有证据效力。

经审理查明,上海市邮政管理局于2014年11月14日收到原告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所需信息共计73项。同年12月1日,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分别作出沪邮管公开(2014)05号、沪邮管公开(2014)06、沪邮管公开(2014)07号《答复书》,后经原告申请,国家邮政局于2015年3月19日以国邮行复决(2014)9号行政复议决定撤销了沪邮管公开(2014)05号答复,并责令上海市邮政管理局自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重新答复。上海市邮政管理局于2015年3月23日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后,于同年4月13日作出沪邮管公开(2015)12号答复,并于当日向原告邮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原告不服,再次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国家邮政局于同年4月23日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后,向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发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同年5月5日,上海市邮政管理局提交《行政复议答复书》及证据。同年6月23日,国家邮政局作出国邮行复决(2015)8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上海市邮政管理局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并向原告邮寄送达《行政复议决定书》。原告仍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具有受理和处理向其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职责,该局沪邮管公开(2014)05号答复被行政复议机关撤销后,在行政复议决定要求的15个工作日内重新作出答复,程序符合规定。被诉答复认定原告部分申请事项属于重复申请,有沪邮管公开(2014)04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证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规定,对于同一申请人向同一行政机关就同一内容反复提出公开申请的,行政机关可以不重复答复。《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九)项亦规定,同一申请人无正当理由重复向同一行政机关申请公开同一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已经作出答复的,可以告知申请人不再重复处理。据此,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告知原告对重复申请事项不再答复依法有据。答复认定申请第59-60项、第68-69项、第71-73项不属于上海市邮政管理局政府信息范畴,对此,上海市邮政管理局明确该答复指不属于该局公开职责范围。按上海市邮政管理局的机构设置职责,其认定事实正确。但上海市邮政管理局该部分答复内容不规范,且未就此答复适用具体法规、规章条款,故应认定为适用法律错误,对该部分答复应予撤销。国家邮政局于2015年4月23日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后,在规定的60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并向原告邮寄送达行政复议决定书,复议程序合法,但复议决定维持答复不当,应一并予以撤销。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第七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第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上海市邮政管理局沪邮管公开(2015)12号答复书中对申请第59-60项、第68-69项、第71-73项的答复;

二、撤销国家邮政局国邮行复决(2015)8号行政复议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海市邮政管理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符德强

审 判 员  张晴莎

人民陪审员  成美娟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倪 蕾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

(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

第七十九条复议机关与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为共同被告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对复议决定和原行政行为一并作出裁判。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在审查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同时,一并审查复议程序的合法性。

……

第十条人民法院对原行政行为作出判决的同时,应当对复议决定一并作出相应判决。

……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二)项第七十九条

《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

第二十三条第(九)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第一款第九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