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道路行政检查

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因补办车辆所有运营及年检手续案诉彰武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一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6月13日 案由:公路行政检查 道路行政检查 当事人:彰武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 案号:(2018)辽09行终45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住所地彰武县西环路。

实际经营者杨再红,男,1968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住辽宁省彰武县彰武镇铁西路35-8。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彰武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住所地彰武县彰武镇丹霍路140号。

法定代表人佟印,系该队队长。

委托代理人张贵德,系彰武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大队长。

诉讼记录

上诉人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因补办车辆所有运营及年检手续一案,不服彰武县人民法院(2017)辽0922行初1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彰武县九洲批发部实际经营者杨再红及委托代理人宋云阶到庭后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被上诉人彰武县交通警察大队委托代理人张贵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判决认定,辽J81086号“奥铃”轻型普通货车产权属于原告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其经营者杨光先(杨再红的父亲)于2010年10月4日过世,杨光先过世后,杨再红没有依法办理个体工商户注销及车辆产权变更登记本,应依法定程序到相关部门。2010年1月31日14时50分许,杨再红驾驶辽J81086号“奥铃”轻型普通货车发生交通事故,当日被告将肇事车辆扣至绿野米业停车场,并向杨再红开具了《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同年2月25日、2月26日彰武县人民法院以彰(2010)彰民一初字第158号裁定书、(2010)彰民一初字第158号更正笔误裁定书对原告所有的辽J81086号牌“奥铃”轻型普通货车予以扣押。2010年6月18日,彰武县人民法院以(2010)彰民一初字第158-2号民事裁定书解除了对辽J81086号牌“奥铃”轻型普通货车的扣押,杨再红在送达回证上签字。从2010年7月杨再红认为600元的停车及挪车费过高而没有从停车场取回车辆时起至2017年1月止,六年多时间杨再红没有再去取过车。2013年4月28日(辽):QBAG1300069313太平洋保险单为辽J81086车辆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责任险,车辆行驶证载明2012年8月辽J81086车辆检车一次,检验有效期至2013年8月。期间,杨再红曾去相关部门补办车辆手续,由于车辆所有权人与杨再红身份不符的缘故,没有补办成功。因杨再红患有心脏病且长期、多次上访,出于维稳及便民的考虑,2016年1月6日被告一次性给付杨再红人民币135000元,并派出工作人员帮助其协调办理车辆相关手续,因超出办理相关手续的法定期限,而未能补办成功。杨再红不满意被告为其补办手续不成功的结果,起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每个公民都该依规守法,杨再红在其父杨光先去世后,没有申请注销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而是继续经营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对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名下的辽J81086号牌“奥铃”轻型普通货车没有申请产权变更登记的做法是错误的。该错误做法直接导致在辽J81086号车辆需要补办手续而在法定期限内亦不能顺利补办的后果,对此,杨再红应承担全部责任。诉讼中,杨再红提出车辆手续因被告扣押车辆后管理不善丢失的理由,因被告不予认可,原告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彰武交警大队在职权范围内扣押原告肇事车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被告为其补办车辆相应手续的诉讼主张,因无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杨再红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杨再红负担。

宣判后,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1、于2010年1月31日,上诉人驾驶辽J81086号车辆,为避让与醉酒且还有癫痫病的崔志国驾驶的辽JL1775两轮摩托车,造成辽J81086号车辆侧翻、损坏。事故当事经彰武县交警大队彰公交认字[2010]第246号认定上诉人承担主要责任。由于崔志国是醉酒驾驶两轮摩托车,负次要任泽,随后崔志国起诉上诉人,并申请保全上诉人车辆。法院裁定扣押上诉人车辆,当时将上诉人的货车停放在彰武县鸿程驾校绿野米业停车场。于2010年7月16日将上诉人辽J81086号“奥铃”轻型普通货车转移到彰武县鸿程驾校鑫源停车场存放。在转移上诉人车辆时,彰武交警大队派人将上诉人车门撬开,从绿野米业停车场转移到彰武县鸿程驾校鑫源停车场存放。在彰武县鸿程驾校鑫源停车场存放期间,由于车门被撬开,上诉人存放在车内的营运证,附加费证,大绿本,二保手续等相关证件和部分零部件均丢失。当上诉人到交警队要求开具扣押上诉人车辆的凭证时,发现上述车辆的证件丢失及相关零部件丢失就开始找交警大队解决上诉人证件被丢失相关零部件丢失一事。交警队一拖再拖,长达几年之久。上诉人一直上访,被上诉人口头答应给上诉人补办该车辆丢失的证件,上诉人等了一年之久,于2017年6月,大队长佟印亲自到省公安厅为上诉人补办被丢失的车辆所有证件,但没有办成。同时在2013年4月28日,彰武县交警大队为上诉人的车辆交纳了车辆强制险。8月份出具年检证明,现在上诉人车辆仍然在交警队扣押,如不能补办被丢失的相关证件,上诉人将车提出也不能进行正常运营。2.一审法院在审理此案时,上诉人向法院提供四项证据,而法院只采纳一、四两项,而对上诉人提供的关键证据二、三并未采纳,被上诉人以不知道谁检的车、谁上的保险为由进行搪塞。而一审法院却把举证责任推给上诉人。因此,上诉人不服彰武县人民法院(2017)辽0922行初14号行政判决书,提出上诉,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原判,改判被上诉人为辽J81086号“奥铃”轻型普通货车补办该车辆所有营运手续及年检手续,丢失各部零件,并予以赔偿。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被上诉人彰武县公安局二审答辩意见与一审一致。

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属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一审要求判令被上诉人为其补办车辆所有手续及年检手续,其要求补办的手续中只有办理机动车登记证书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的职权,其他手续均不属于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办理。而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注册登记的号牌为辽J81086号“奥铃”轻型普通货车因检验有效期届满后连续3个机动车检验周期内未取得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根据《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第四条的规定,该车辆机动车登记证书被系统强制注销,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为辽J81086号“奥铃”轻型普通货车补办该车辆所有营运手续及年检手续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本案一审原告为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一审判决表述驳回原告杨再红的诉讼请求及案件受理费由杨再红负担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一审判决适用法律及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100元由上诉人彰武县九洲综合批发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焦海龙

审判员  鹿金山

审判员  吴 晖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三日

书记员  乔方正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

第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