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电行政确认

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山东广电网络有限公司栖霞分公司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1月27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 地矿行政确认 广电行政确认 当事人: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山东广电网络有限公司栖霞分公司 案号:(2017)鲁06行终349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烟台市莱山区府后路2号。

法定代表人董希彬,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东隅,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史本健,山东鲁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山东广电网络有限公司栖霞分公司。住所地:栖霞市迎宾路9号。

法定代表人姜伟,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旭峰,山东正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蒋丽娜,女,1971年10月26日出生,汉族,住栖霞市。

委托代理人王大光,山东乾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因与被上诉人山东广电网络有限公司栖霞分公司、原审第三人蒋丽娜工伤认定一案,不服山东省栖霞市人民法院(2017)鲁0686行初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潘明合系第三人蒋丽娜的丈夫,潘明合生前系原告山东广电网络有限公司栖霞分公司的在编职工,2015年3月22日5时许,潘明合穿旱冰鞋滑行至栖霞市迎宾路071号路灯杆南2.5M处,自东向西横过公路与沿迎宾路由北向南行驶的重型自卸货车相撞,致潘明合当场死亡。潘明合负事故的次要责任。2015年4月15日,原告向被告提出潘明合的工伤认定申请,原告为证明潘明合是受单位指派负责新办公大楼的弱电改造和机房线路设计,及单位要求潘明合于2015年3月21日至23日作出设计图纸上报的事实,向被告提交了《事故调查报告》、《2015年会议纪要》、《关于潘明合应认定为工亡的意见》、证人证言等书面证据。被告对原告方经理、财务主管等人员进行调查时,均证明单位安排给潘明合任务并要求其三天设计线路图上报。单位领导及工作人员同时反映潘明合工作积极,基本不休班,常加班,事发当日上班工作是可能的。

另查明,潘明合生前在原告处任客服部主任,负责过机房。原告新办公大楼坐落在栖霞市迎宾路东,临迎宾路,事故当日潘明合身背双肩包。潘明合的姑舅弟兄姜永成在整理遗物火化时,发现有双肩包一个,打开包发现包里有纸质笔记本一个、黑色工具包一个,笔记本里画有线路图,工具包里装有铅笔、卷尺、直尺、螺丝刀、电笔等工具。

原审法院认为,潘明合时任单位中层干部,单位领导和职工均反映其平时工作积极负责,经常加班,当时正值单位新办公大楼急需设计机房线路,单位布置任务要求潘明合三日内拿出设计方案作出线路图,其发生事故当日即在单位规定的三日内。单位新大楼坐落在迎宾路东,临迎宾路,因潘明合有滑旱冰的习惯爱好,其虽轮滑横过迎宾路,但出事地点还是在迎宾路上,相距新大楼并不远。潘明合发生事故死亡后,按照本地风俗习惯,及亡者亲人表示不愿睹物思人,需要烧掉亡者当时随身携带遗物,系由亡者亲人整理遗物焚烧,所以当时潘明合的姑舅弟兄姜永成打开潘明合随身携带的双肩包,发现包里有工具包及笔记本,是符合事件的相对特性和进展常理的。后由法院调取的事故现场照片及对肇事司机的调查笔录印证了姜永成的关于携带双肩包证言。因当时突然发生事故,需及时清理道路及现场,通知家属或者单位,交通警察大队工作人员及肇事司机均未打开潘明合的双肩包,只在焚烧时由姜永成打开整理过,也是符合事件处置程序及进展逻辑的。据此原审法院采信姜永成的证言,潘明合随身携带的双肩包里装有工具包和纸质笔记本。该工具包里的工具是设计及作出线路图所需的工具,亦印证了单位安排要求其三日内设计出新办公楼机房线路图上报的证言,其带着工作用的工具应是到新办公楼去按时完成单位所派的任务,是到新办公楼加班的,新办公楼也属于工作地,早晨到工作地的途中发生事故亦属于上班途中发生事故。被告认定潘明合不是去上班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原审法院于2017年6月9日判决如下:一、撤销被告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烟人社工伤案字[2015]07-0060号工伤认定决定;二、被告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潘明合的工伤认定重新作出认定决定。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承担。

宣判后,上诉人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从宏观上讲,一审法院通过对证据的错误采信和对现场证据的错误认证,得出了一个“客服部经理在休息日穿着旱冰鞋和运动衣去设计一座大楼的弱电线路”这样一个错误的事实认定,理由如下:一、时间不符,事故发生是在休息日早晨的5-6时许,天色未明,不是正常加班时间。二、工作职责不符,潘明合的工作岗位并不是技术人员,即使其具备技术知识,也只是电脑系统的技术知识,而强弱电设计是需要用工资质的,潘明合不是电工,没有证据证实他能够独立完成新办公大楼的弱电设计,况且在事故发生几个月后,被上诉人又另行委托了专业公司进行了大楼的电路设计,这足以证实潘明合不具备从事当天所谓设计弱电线路加班的可能性。一审法院混同了机房维护和弱电线路设计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工种所需要的完全不同的专业知识是错误的。第三、从事故现场来看,现场照片中没有任何证据证实潘明合当时携带了工作用具以及工作所用的衣服、鞋子等必要的配备,而一审法院仅凭“交警部门没有当场打开背包”的证言和存在利害关系的唯一证人姜永成“背包中有笔记本等设计工具”这两份形不成证据链条的证据,就作出了认为其当场携带有工作用具的错误推定,属于证据采信和事实认定错误,事实上从现场照片来看,潘明合穿着紧身衣和旱冰鞋,在早晨5、6点钟时横穿马路,根据这一客观事实,常理判断是运动爱好者的健身行为,而不是去往加班路上所应有的时间、穿着和方向。四、被上诉人在申请时提供的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其会议纪要没有任何其他客观证据相佐证,且与孙成发的证言相互矛盾,孙成发的证言中明确承认并没有召开所谓的会议,会议纪要是后期造出来的,况且根据所谓的会议纪要,要完成弱电线路设计这项工作需要技术人员的配合,需要经办公大楼管理人员为其开关大楼大门,而且根据工伤认定申请相关证据,被上诉人称潘明合加班是从21号到23号,在22号发生的事故,那么21号他与谁进行了对接,谁替他开的门,第一天的设计成果在哪里,所有以上的工作内容都不是被上诉人一句“不愿睹物思人”所能涵盖的,因此被上诉人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山东广电网络有限公司栖霞分公司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蒋丽娜答辩称,潘明合在事故发生时是被上诉人的职工,担任客服部主任,之前是机房主任,精通机房设计等业务;因2014年初被上诉人搬新办公楼需要安装设备,被上诉人单位领导安排潘明合负责新办公楼弱电线路的设计安装工作,而潘明合发生事故的地点就在距离新办公楼50米的位置,身上还携带了工具包,可见潘明合发生交通事故的时候是在前往新办公楼工作的途中。被上诉人在事故发生后向上诉人提交工伤认定的相关材料,完全能够证明事实情况,上诉人在上诉状中使用“据了解、有人告知”等字眼,以推测代替证据。潘明合穿轮滑鞋在上班途中锻炼身体,不应当成为不认定工伤的理由,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潘明合发生交通事故时是否是在上班途中。潘明合系上被诉人单位职工,时任单位中层干部,对此各方均无异议。事故发生时正值单位新办公大楼急需设计机房线路,单位布置任务要求潘明合三日内拿出设计方案作出线路图,对此被上诉人提交了会议记录证实。而发生事故当日即在单位规定的三日内,且事故发生地就在新大楼附近。上诉人调查与会人员,虽然陈述有细节的差别,但是对于被上诉人安排潘明合在三天内拿出弱电设计方案的事实是认可的。故上诉人认为潘明合不具备设计弱电的职责和能力没有充分证据证实,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潘明合的姑舅弟兄姜永成陈述,在潘明合火化时打开潘明合随身携带的双肩包,发现包里有工具包及笔记本,后经法院调取的事故现场照片及对肇事司机的调查笔录印证了姜永成的关于携带双肩包证言。虽然交通警察大队工作人员及肇事司机均未打开潘明合的双肩包,但如潘明合只是清晨锻炼身体,其随身携带双肩包亦不合常理。现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证实潘明合有去新办公楼加班的事由,从事故发生的地点和潘明合背双肩包的情形也与去新办公楼加班存在合理联系,而上诉人认定潘明合不是去加班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故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做出潘明合不属于工伤的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原审判决正确,应当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负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王莉莉

审判员  尹鹏亮

审判员  纪晓静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闫彩玲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