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卫生行政补偿

赖红梅与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政府、厦门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处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8月1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卫生行政补偿 当事人:厦门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处 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政府 赖红梅 案号:(2016)闽06行初21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赖红梅,女,1984年7月22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

委托代理人李添香,福建路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明生,福建路远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告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厦门市翔安区祥福路2005号。

法定代表人胡盛,代区长。

委托代理人王广兵,男,1967年5月5日出生,汉族,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洪顺添,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厦门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处,住所地厦门市思明区禾祥西路51号之三。

法定代表人黄全能,处长。

第三人厦门鑫君和房屋征迁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祥吴村送坂社三层。

法定代表人郑伟鹏,经理。

诉讼记录

原告赖红梅请求被告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翔安区政府)、厦门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处(以下简称厦门市环卫处)履行征收补偿安置法定职责一案,本院于2016年3月1日立案受理,于2016年3月2日向被告翔安区政府、厦门市环卫处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等;于2016年3月4日向第三人厦门鑫君和房屋征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君和征迁公司)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等。被告翔安区政府于2016年3月17日向本院申请延长举证期限,本院审查后认为被告申请延长举证期限的理由成立,遂决定准许被告翔安区政府举证期限延长至2016年3月27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7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赖红梅的委托代理人李添香、王明生,被告翔安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王广兵、洪顺添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厦门市环卫处、第三人鑫君和征迁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赖红梅诉称:1、原告于2006年11月7日婚嫁入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后因感情不和,于2007年7月13日离婚,原告于2008年8月23日出国到南非务工,于2012年10月11日回国。回国后才知道原告户籍所在地已于2008年10月28日公告立项为厦门市东部固体废弃物处理中心,拆迁人为被告厦门市环卫处和翔安区政府,拆迁单位为第三人鑫君和征迁公司,所有被征收地块人员被安置在翔安区新城南区安置房A1、A2、A3组团。2、根据《中共厦门市委、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农村发展提高农民生活水平的若干意见》(厦委(2005)36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完善征地拆迁政策的若干意见》(厦府(2005)176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征收集体土地非住宅房屋拆迁的若干意见》(厦府(2005)179号)等规定,原告应纳入被拆迁人口,依法予以安置。为此原告多次要求两被告公布有关情况及按照被征收地辖区同等村民条件进行安置,但被告皆以各种理由推诿。后原告于2015年11月5日分别向两被告递交书面申请,要求按照被征收地辖区同等村民条件对原告进行安置,但二被告至今未予答复及安置。二被告应对原告履行法定行政职能依法承担安置义务。第三人鑫君和征迁公司未详细对拆迁对象进行摸底调查,亦未履行职责。3、原告至今仍单身且持有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独立户口薄,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人民政府对原告答复称原告户口已由东寮社铺内村迁出,属错误认定原告为非被拆迁人口。请求:1、判令二被告按照被征收地辖区同等村民条件对原告进行安置。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翔安区政府辩称:一、原告的起诉已经超过起诉期限,依法应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被告对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的拆迁安置补偿工作,已于2010年陆续完成,与原告同户的陈解放、陈火月等人已于2010年4月与拆迁单位第三人厦门鑫君和房屋拆迁拆除工程有限公司签订NO.固废民拆060号《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原告迟至2016年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已经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依法应裁定驳回原告起诉。二、原告不属拆迁安置补偿对象,被告无需对原告进行安置补偿。原告自2007年7月13日与其前夫陈火月离婚后,其在新圩镇东寮村没有住宅房屋,也没有其他同住家庭成员房屋被拆迁,根据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及相关规定,原告不属需拆迁安置的对象,故被告无需对原告进行安置补偿,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综上,原告的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其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裁定驳回原告起诉或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原告赖红梅在本案开庭审理前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材料,并经庭审举证、质证:1、2008年10月23日《厦门日报》刊载的《关于东部固体废弃物处理中心(二期)项目建设用地房屋拆迁的通告》;欲证明该证据结合被告提供的证据一《关于“东部固体废弃物处理中心”项目建设用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可以证明被告拆迁范围是在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自然村铺内社范围内的房屋及其附属物。

被告翔安区政府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对原告欲证明的内容也无意见,被告确实存在上述征收房屋及附属物行为,其中附属物主要指房屋周边的简易搭盖、猪舍、鸡舍等。 2、赖红梅户口簿;欲证明从2007年7月13日开始,原告户口就一直登记在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在被告的征收范围内,被告应对原告进行补偿安置。

被告翔安区政府质证认为,对该证据表面真实性无异议,原告户籍地是在拆迁范围内,但原告本人在征收范围内并没有住宅房屋,也没有同住家庭成员的住宅房屋被拆迁,不属安置补偿对象。 3、申请书二份;欲证明原告在2015年11月5日分别向厦门市环卫处、翔安区政府提出申请要求按照被征收地辖区村民同等条件进行补偿安置。

被告翔安区政府质证认为,对原告向被告翔安区政府递交的申请书没有异议,翔安区政府确有收到该申请,但该申请仅是原告自己的陈述,不能证明原告属于合法的安置补偿对象;对另一份原告给厦门市环卫处的申请,翔安区政府不清楚。 4、护照;欲证明原告在2008年9月24日出境到南非务工,到2012年10月11日才回国,原告2015年10月份才知道被告征收行为内容。

被告翔安区政府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护照里面的内容由法院认定,同时原告要证明其2008年9月24日至2012年10月11日均在国外,应由出入境管理部门出具证明。 5、离婚证;欲证明原告于2007年7月13日与其前夫陈火月经协议登记离婚。

被告翔安区政府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欲证明的内容均无异议。 6、翔新信(2015)051号《关于赖红梅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欲证明新圩镇政府给赖红梅信访答复称“赖红梅于2007年7月13日由东寮镇迁入永定县”,该答复不符合客观事实。

被告翔安区政府质证认为,对该证据表面真实性无异议,但新圩镇政府的答复内容经了解是错误的,原告户口没有迁出。

被告翔安区政府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依据,并经庭审举证、质证:一、《关于“东部固体废弃物处理中心”项目建设用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欲证明被告及第三人根据拆迁安置补偿的有关规定,制定《关于“东部固体废弃物处理中心”项目建设用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其中住宅房屋拆迁补偿实行产权调换,原告在新圩镇东寮村没有房屋,也没有其他同住家庭成员房屋被拆迁,无权要求拆迁安置补偿。

原告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对被告欲证明的内容有异议,根据该证据可以证明原告符合被告拆迁补偿方案明确规定的婚嫁入户,属于补偿范围。

二、流水号登记表;欲证明有权享有拆迁安置补偿待遇的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村民,均参与流水号抽签并根据抽签结果办理流水号登记,以参与拆迁商谈,原告不属于拆迁安置补偿对象,故未参与流水号抽签及流水号登记。

原告质证认为由于原告没有参与,不清楚。

三、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及附件;欲证明被告与第三人经过调查,在原告与陈火月离婚后,依据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及规定,对陈火月及其家庭成员进行安置。原告在新圩镇东寮村没有房屋,也没有其他同住家庭成员房屋被拆迁,不属于拆迁安置补偿对象。

原告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表面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恰恰证明被告作为拆迁单位按照厦门179号文件执行,没有按照被告所讲的有住宅进行调配,补偿安置协议明确陈解放一家全部得到补偿,但陈秋玲、陈认早就嫁出去了,在签订安置补偿协议时仍确定为被拆迁人口,并非被告所说签订协议时需要有房产或同住家庭成员的房产被拆迁,而是以户口是否在征收范围内作为补偿依据。

四、厦府(2005)176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完善征地拆迁政策的若干意见》;

五、厦府(2005)179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征收集体土地非住宅房屋拆迁的若干意见》;

六、厦府办(2005)213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市国土房产局关于制定征地拆迁具体实施细则的指导意见的通知》;

七、厦府(2006)147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征收拆迁农村住宅补偿安置有关问题的通知》;

八、厦府(2005)238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同意翔安区完善征地拆迁政策的实施细则的批复》。

上述证据四-八,欲证明被告及其第三人认定拆迁安置补偿对象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原告质证认为对被告提供的规范性文件无异议。

被告厦门市环卫处、第三人鑫君和征迁公司在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

对上述证据、依据,本院认证如下:原告提供的证据1-5,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但能否证明原告所欲证明的内容,还应结合本案其他证据综合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6系新圩镇政府作出,并非本案被告作出,与本案待证事实之间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被告翔安区政府提供的证据一、二、三,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被告提供的证据四-八,原告无异议,可以作为本案被告翔安区政府认定拆迁安置补偿对象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认定如下事实:2008年9月1日,厦门市环卫处及翔安区新圩镇人民政府、厦门鑫君和房屋拆迁拆除工程有限公司共同向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报送了《关于“东部固体废弃物处理中心”项目建设用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2008年10月23日,在《厦门日报》发布《关于东部固体废弃物处理中心(二期)项目建设用地房屋拆迁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其中载明:“根据厦府地(2007)514号建设用地批文,位于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等村占地446428.8平方米范围内的房屋及其附属物需要拆迁,作为‘东部固体废弃物处理中心(二期)’项目建设用地。”《通告》还载明其所依据的有关规定为“依照《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完善征地拆迁政策的若干意见》(厦府(2005)176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征收集体土地非住宅房屋拆迁的若干意见》(厦府(2005)179号)、《关于制定征地拆迁具体实施细则的指导意见》(厦府办(2005)213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征收拆迁农村住宅补偿安置有关问题的通知》(厦府(2006)147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同意翔安区完善征地拆迁政策的实施细则的批复》(厦府(2005)238号)及征地拆迁有关规定”。被告翔安区政府庭审中确认其确实存在对上述《通告》范围内房屋及附属物实施征收的行为。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房屋在该《通告》所确定的征收范围内。2010年4月29日,陈解放以被拆迁人身份就上述房屋与厦门市环卫处等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协议书中被拆迁人口名单载明:户主陈解放、妻叶明月、长女陈秋玲、母亲叶晓、妹妹陈认;户主陈火月、妻苏小红、女陈嘉希。原告赖红梅因与陈火月结婚,于2006年11月7日将户口迁入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后赖红梅与陈火月于2007年7月13日经协议登记离婚,离婚后赖红梅的户口住址仍登记在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赖红梅离婚后至今均未在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房屋实际居住,对址在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房屋也不享有产权,在东寮村铺内社也没有其他附属物。2008年9月赖红梅出国,2012年10月11日在高崎入境。2015年11月5日,赖红梅分别向被告翔安区政府、厦门市环卫处提出《申请书》,要求公布厦门市东部固体废弃物处理中心被征收土地及相应补偿情况并按照被征收地辖区内同等村民条件进行安置。被告翔安区政府有收到该申请。赖红梅于2006年1月12日向本院提起本案诉讼,经向本院申请延期补正材料后,本院于2016年3月1日立案受理。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征收土地方案经依法批准后,由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根据以上规定,可以确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是土地征收的组织实施主体,而且被告翔安区政府庭审中亦明确承认其确实存在本案所涉房屋及附属物征收行为,故本案被告翔安区政府负有依法对本案所涉被征收农村集体土地上房屋产权人安置补偿的法定职责,但被告厦门市环卫处不属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不具有征地安置补偿法定职责,故原告赖红梅请求被告厦门市环卫处按照被征收地辖区同等村民条件对其进行安置,于法无据,理由不能成立,其对厦门市环卫处的该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关于原告赖红梅请求翔安区政府按照被征收地辖区同等村民条件对其进行安置的理由是否成立问题。根据《通告》载明,本案征收行为只涉及征收范围内的房屋及其附属物,《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地上附着物及青苗补偿费归地上附着物及青苗的所有者所有”,《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三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青苗和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应当支付给土地承包经营者或者地上建筑物的产权人。青苗或者地上附着物补偿费按下列标准计付:(三)房屋及其他建筑物、构筑物的补偿费,按重置价格并结合成新确定。具体标准由市、县人民政府制定,报上一级人民政府批准后执行。根据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农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及附属物被征收的,补偿费应当支付给地上建筑物的产权人。本案原告赖红梅的户籍虽然在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亦在《通告》所确定的征收范围内,但在该《通告》发布至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房屋被征收时,赖红梅既不是该房屋的产权人,也并未在该房屋实际居住,其在《通告》征收范围内也无其他附属物被征收,因此赖红梅不属《通告》所涉及的被征收房屋及附属物的补偿安置对象。

另外,根据厦府办(2005)213号文批转的《关于制定征地拆迁具体实施细则的指导意见》规定,在2003年8月1日全市取消农业户口后迁入的户(人)口,不得计入被拆迁户(人)口。本案原告赖红梅虽因婚嫁于2006年11月7日将户口迁入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但属2003年8月1日后迁入,依照上述规定,不得计入被拆迁户(人)口。根据厦府(2005)176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完善征地拆迁政策的若干意见》规定“人均合法产权面积,以被拆迁人在本行政村范围内,具有常住户口且实际居住的家庭成员为依据”,原告赖红梅虽然户籍所在地在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村铺内80号,但其在2008年10月23日发布《通告》前已离婚,离婚后其并没有在此实际居住,在此也没有具有常住户口且实际居住的家庭成员,故亦不符合上述规定。因此,原告主张因其户籍在征收范围内,被告对其具有安置补偿的法定职责,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请求二被告按照被征收地辖区同等村民条件对其进行安置的理由均不能成立,其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被告厦门市环卫处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第三人鑫君和征迁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不影响本案的审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赖红梅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赖红梅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盖华丽

审 判 员  陈妙红

人民陪审员  王闽燕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日

书 记 员  陈雪贞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主要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八条经人民法院传票传唤,原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按照撤诉处理;被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风﹥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九条第三款第三人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不影响案件的审理。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八条第六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四十六条

《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

第三十条第一款第(三)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九条第三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

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