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信息电讯行政强制

张文家与盖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和盖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拆除原告羊棚并拉走77只绒山羊行为违法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8日 案由:信息电讯行政强制 内贸外贸行政强制 当事人:盖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 盖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 张文家 案号:(2016)辽08行终173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文家,男,1961年4月18日出生,汉族,辽宁省盖州市人,农民,住盖州市昇晟大街3号6。

委托代理人刘宪国,系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盖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

法定代表人崔海山,系局长职务。

委托代理人马俊国,系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盖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

法定代表人谭国政,系局长职务。

委托代理人崔发成,系该局法制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张振林,系该局法制科副科长。

诉讼记录

原审原告张文家诉原审被告盖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和原审被告盖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拆除原告羊棚并拉走77只绒山羊行为违法一案,盖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16)辽0881行初24号行政裁定,原审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张文家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宪国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盖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的委托代理人马俊国,被上诉人盖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的委托代理人崔发成、张振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张文家所诉二被告的拆除羊棚和拉走羊的行为是被告盖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为主张自己的民事权益而对张文家实施的排除妨害、恢复土地原貌的民事行为。被告盖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是按上级领导要求,协助、配合经济和信息化局而做出的参与实施行为。二被告所为均不是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权的行政行为。因此,原告的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为:驳回原告张文家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00元,免于收取,返还给原告。

原审原告张文家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原审裁定,依法确认二被上诉人强制拆迁和扣押财产违法。主要理由:原审裁定认定二被告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行为而是民事行为是错误的。二被告的行为均以国家行政机关的名义进行。符合法律确定的行政行为的定义和特征。本次拆除行为第二被告是执行主体,而绝不是配合第一被告拆除妨碍。二被告在庭审中已承认由第一被告请示市长,再由市长组织责成第二被告具体实施,第二被告有城市管理的责任和行政权力,该次拆除是第二被告具体实施。二被告的行为不是民事行为,整个过程都是公权力行使的过程。二被告的行为严重的侵害了上诉人的财产权。上诉人是在争得鞋厂同意的情况下在原地址养羊已达15年,与各方均无争议。使用的土地权属归原部队所有,对二被告没有构成妨碍。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盖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答辩称,被上诉人的行为属于民事行为。上诉人的身份是双重,在行政行为中是国家行政机关,但在民事行为中是平等民事主体。本案中上诉人非法占有答辩人下属单位的土地,经多次催告上诉人不倒出土地,无奈答辩人将山羊找他人代养,被上诉人的行为属于自救性质。市长组织的行为很多也是民事行为,公安机关到场是为了避免发生纠纷。被上诉人没有侵害上诉人的财产权。鞋厂不是土地的使用权人和所有权人。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行政机关的一切行为均应当有法律授权,即使是民事行为,也应当有相应的法律规范准许行政机关实施。本案中,羊棚和绒山羊的所有权归上诉人所有,各方没有异议,被上诉人拉走上诉人所有的绒山羊的行为不符合民事法律规范。即使被上诉人存在请求排除妨碍的权利,被上诉人也不能自行排除,而应向妨碍人提出或向司法机关主张权利。综上,被上诉人实施拉走上诉人绒山羊和拆除羊圈的行为均应按行政行为处理。原审法院应对该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一款(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盖州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辽0881行初24号行政裁定。

二、指令盖州市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文尾

审 判 长  王晓峰

审 判 员  路 璐

代理审判员  关春秋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刘瑞雪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