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林业行政协议

河南省豫南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六安市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资源行政管理:其他(资源)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19日 案由:林业行政协议 地矿行政协议 监察行政协议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协议 当事人:河南省豫南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 六安市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 案号:(2017)皖15行终100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河南省豫南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夏德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靳少晓,河南铭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翟丽男,河南铭高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六安市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住所地安徽省六安市梅山南路农科大厦四楼,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2341400798121257H。

法定代表人朱承茂,该局局长。

诉讼记录

河南省豫南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河南豫南绿化公司)诉六安市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市公管局)招投标行政管理一案,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5日作出(2017)皖1503行初14号行政裁定。宣判后,河南豫南绿化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认定,2014年1月28日,六安市城市防洪工程建设管理局作为招标单位,就六安市凤凰河治理景观绿化工程(二期)发布招标公告。河南豫南绿化公司依据招标公告及招标文件要求对施工1段进行投标,并于2014年3月19日缴纳投标保证金40万元至指定银行账户。2014年12月19日,原六安市招投标监督管理局作出处理意见:以河南豫南绿化公司提供虚假材料为由,通过处理意见方式决定对河南豫南绿化公司40万元保证金不予退还上交财政。

一审法院另查明,2016年5月26日,六安市机构编制委员会下发六编[2016]34号文件,将原六安市招投标监督管理局更名为六安市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2016年8月26日河南豫南绿化公司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市公管局退还保证金。案件经两审,认为被告处理意见是具体行政行为,不属民事诉讼范畴。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皖15民终1745号民事裁定维持一审驳回起诉的裁定。

一审法院认为,行政行为从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之日起,起诉期限为六个月。被告作出行政行为是2014年12月19日,原告起诉撤销行政行为已超过法定期限,且没有提供正当理由。案经一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裁定:裁定驳回河南省豫南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起诉。

河南豫南绿化公司上诉称,上诉人于2016年5月20日在他案庭审中才知道被诉处理意见的具体内容,被上诉人也未在处理意见函中告知上诉人诉权与起诉期限,且上诉人直至2016年12月才知道被上诉人作出的处理意见系行政行为且必须通过行政诉讼途径主张权利,因此应从2016年12月开始计算起诉期限,上诉人于2017年3月20日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并没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请求撤销原裁定,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河南豫南绿化公司提起本案诉讼是否超过法定起诉期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三款的规定,被告认为原告起诉超过法定期限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市公管局于2014年12月19日作出六招管函(2014)29号《关于河南豫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在六安市凤凰河综合治理景观绿化(二期)工程施工1标段投标保证金的处理意见》。市公管局虽然主张在该处理意见作出后便及时向上诉人进行了邮寄送达,但从其向法院提交的邮寄单据来看,托寄物一栏并未填写邮寄内容,不能证明此邮寄单所邮寄的文件系该处理意见,且该邮寄单据亦未能显示寄出时间和收件人签收时间,故市公管局以此邮寄单据主张上诉人的起诉超过起诉期限,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因此,河南豫南绿化公司主张其于2016年5月20日才知晓该处理意见,因市公管局未能提供充分的反驳证据,本院对河南豫南绿化公司的主张予以认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知道或应当知道诉权或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2016年5月20日,河南豫南绿化公司才知晓该处理意见,但其当时并不知道诉权和起诉期限,故其于2017年3月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未超过起诉期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八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六安市裕安区人民法院(2017)皖1503行初14号行政裁定;

二、本案指令六安市裕安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文尾

审判长  朱思荣

审判员  颜 凯

审判员  刘莹洁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九日

书记员  牛 婧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的裁定确有错误,且起诉符合法定条件的,应当裁定撤销原审人民法院的裁定,指令原审人民法院依法立案受理或者继续审理。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三条第六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四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