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烟草专卖行政复议

镇巴县烟草专卖局、汉中市烟草专卖局与镇巴县人民政府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12月31日 案由:烟草专卖行政复议 民政行政复议 当事人:镇巴县民政局 镇巴县烟草专卖局 汉中市烟草专卖局 案号:(2014)镇巴行初字第00004号 经办法院:陕西省镇巴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镇巴县烟草专卖局(镇巴分公司)。

负责人王辉,男,系镇巴县烟草专卖局局长及该分公司经理。

原告汉中市烟草专卖局(汉中市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嵬,男,系汉中市烟草专卖局局长及该市公司经理。

二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陈全,男,系陕西省永嘉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时海霞,女,系陕西省永嘉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镇巴县民政局。

法定代表人周远成,男,系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炯,男,系陕西兢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晓雪,女,系镇巴县民政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赵慷(曾用名赵康),男,1986年5月1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赵武军,男,现年53岁,系第三人赵慷之父。

诉讼记录

原告镇巴县烟草专卖局(镇巴分公司)、汉中市烟草专卖局(汉中市公司)因不服镇巴县人民政府2014年8月8日作出的镇政复字第0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行政处理决定(驳回了镇巴县烟草专卖局(镇巴分公司)的行政复议申请),于2014年9月23日以作出行政安置决定的机关即镇巴县民政局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徐辉、唐启斌和代理审判员贺凯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2月1日、2014年12月17日经两次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二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陈全、时海霞以及原告镇巴县烟草专卖局局长王辉出庭参加了诉讼,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刘炯、张晓雪出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3年1月,赵慷将其诉至汉中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原告方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尽快安排工作;并补发2006年3月至2012年11月的待岗生活费91820元。2013年1月14日,原告在收到汉中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诉状副本时,才得知被告于2006年3月16日下发有《关于城镇退伍军人赵康同志分配工作的通知》(镇安发〈2006〉11号)文件,该文件将赵康分配至镇巴县烟草专卖局。原告发现这一明显越权下发的文件后,立即找到被告,要求解释并澄清此事。被告于2013年1月28日向我公司出具了“对镇安发(2006)11号文件收回作废”的函件,但在2013年6月14日汉中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仲裁的第二次庭审中,赵慷又拿出了一份被告作出的《关于撤销2013年1月28日县安置办工作人员出具便笺的说明》,该说明称,2013年1月28日向原告出具的便笺系其工作人员擅自向申请人出具的,违背了工作规程,其便笺所述内容无效,因此又撤销了2013年1月28日给我公司出具的便笺。 2013年7月8日,原告因不服被告作出的《镇安发[2006]11号》文,向镇巴县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镇巴县人民政府于2013年7月10日依法受理,2014年9月9日,原告收到了镇巴县人民政府作出的[镇政复决字(2013)0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结果是以申请人超过了申请复议的期限为由驳回了原告的复议申请。原告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认为被告对赵慷的安置行为不合法,请求撤销。

经审理查明,1986年5月出生的赵慷于2003年12月从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应征入伍,2005年12月退伍(该赵退伍证编号为2006758)。2006年2月20日镇巴县烟草专卖局在给出生地为陕西省户县、户口所在地为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的退伍军人赵慷的双向选择安置审批意见表中接收单位意见一栏上签署“同意上报”,据此被告镇巴县民政局于2006年3月16日以镇巴县复员退伍军人和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名义作出关于给城镇退伍军人赵康同志分配工作的通知即镇安发(2006)11号文件,将赵慷一名同志安置到县烟草专卖局,该安置通知由第三人赵慷转交。2013年1月,赵慷将原告诉至汉中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原告给其安排岗位并解决待岗生活费时,原告以其不知被告对赵慷的行政安置行为即不知道镇安发(2006)11号文件为由找到镇巴县民政局说明情况后,被告镇巴县民政局于2013年1月28日向原告方出具了内容为“2003年11月份已上划,对烟草专卖局的城镇退伍军人,统一由市政府下达计划安置。对镇安发(2006)11号文件收回作废。”的便签。2013年5月25日被告又行文撤销了2013年1月28日县安置办工作人员给原告出具的便签,该便签没有给原告送达。2013年7月原告以其不知被告对赵慷的行政安置行为(即不知道镇安发(2006)11号文件)为由向镇巴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4年9月9日行政复议决定以申请人镇巴县烟草专卖局超过行政复议期限为由驳回原告镇巴县烟草专卖局的行政复议申请。

另查明,2007年,原告镇巴县烟草专卖局(镇巴分公司)在给在职职工申报和缴纳养老保险费时认为不应给赵慷缴纳,为此原告镇巴县烟草专卖局(镇巴分公司)就赵慷缴纳养老保险的相关问题同镇巴县养老保险经办中心交涉,但镇巴县养老保险经办中心认为赵慷不具备中断缴纳养老保险的情形。原告单位给赵慷申报和缴纳养老保险费持续至2012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镇巴县民政局于2006年3月16日行文即《镇安发(2006)11号》文件安置退伍军人赵慷到原告镇巴县烟草专卖局(镇巴县烟草公司)工作,是行使其行政管理职权,其作出的对退伍军人行政安置决定即属于具体的行政行为。该行政行为作出后未依法送达,也未告知相应救济途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知道或应当知道诉权或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被告镇巴县民政局作出镇巴县复员退伍军人和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领导小组办公室作出的关于给城镇退伍军人赵康同志分配工作的通知(即镇安发(2006)11号文件)时间为2006年3月16日,原告镇巴县烟草专卖局(镇巴分公司)在2007年就申报和缴纳赵慷的养老保险费同镇巴县养老保险经办中心交涉过的行为,本院认为从此时段起原告镇巴县烟草专卖局(镇巴分公司)是知晓到本单位的事实。庭审中原告没有提供原告单位申报和缴纳在职职工缴纳养老保险费的赵慷与本案第三人赵慷不是同一人的证据,故可以推定原告知道或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安置赵康的通知)的存在,并可以依法在2年内行使相应权利。事实上原告没有在经交涉后的2年内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至原告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时已过7年之久。即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作出已超过最长期限5年,本案中原告方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无正当理由,因此原告辩称其起诉期限未过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原告的诉讼时效已过,因此对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可不再予以审查的事实及理由成立,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应予以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二原告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0元由二原告共同承担。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徐辉

审 判 员  唐启斌

代理审判员  贺凯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成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