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铁路行政批准

季忠云与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0月22日 案由:铁路行政批准 地矿行政批准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批准 当事人:季忠云 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案号:(2017)鲁01行终707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季忠云,男,1953年9月30日出生,汉族,济南铁路局济南西车辆段退休职工,身份证住址济南市槐荫区济西铁路宿舍7号楼5单元101号,现住济南市市中区白马山铁路宿舍25号楼3单元402号。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住所地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韩金峰,厅长。

委托代理人宋浩,山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柳鹏飞,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上诉人季忠云因诉被上诉人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以下简称省人社厅)行政审核一案,不服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2017)鲁0102行初10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查明:1979年5月29日,由西昌铁路分局峨嵋内燃机务段及西昌铁路分局人事科分别加盖印鉴的《自然减员补充对象调查表》中记载:“该员其父在文化大革命中,因在林彪‘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破坏下,于1969年9月20日含冤死去。为了更好地体现党的政策,特补充其子季忠云顶替”。1979年7月9日,成都铁路局西昌铁路分局加盖印鉴出具的《新工人录取通知书》,通知招收季忠云为该局新工人,要求其于7月20日前到西昌车辆段报到。2013年11月8日,被告省人社厅审核同意原告季忠云从2013年9月起退休,在《企业职工退休核准表》中认定原告季忠云参加工作时间为1979年6月28日,累计缴费年限为34年4个月,其中视同缴费年限18年7个月。

一审法院认为,国务院《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国发[1997]26号)规定:“五、……。本决定实施前参加工作、实施后退休且个人缴费和视同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的人员,按照新老办法平衡衔接、待遇水平基本平衡等原则,在发给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的基础上再确定过渡性养老金,……”。本案中,原告季忠云于1979年6月经招工参加工作,其工龄应以其参加工作时间为起算点,因此2013年11月被告省人社厅作出退休审核时对累计缴费年限的计算符合规定。原告要求以其父亲去世时间作为工龄起算时间于法无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季忠云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季忠云负担。

上诉人季忠云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的诉讼请求与上诉人诉讼实际情况完全不同,重点内容给予删除。上诉人诉讼请求的内容是“现行养老金计算政策不公正、不合理”。而判决书认定为“对其工龄计算有误”。上诉人参加工作晚,工龄短是“社会因素造成的”这一重点内容在判决书中删除了,把这个事实无形中给否定了。上诉人曾多次到被上诉人处及人社部、省政府、国家信访局等部门信访,反映的问题都是养老金计算政策不正、不合理,而不是单纯被上诉人执行的问题,计算有误与政策不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十年“文革”害了一代人,害死了一批人,对曾是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受害者(上诉人)起码的正义要求,行政部门互相推诿,判决又官官相护。二、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所举证据的证明目的有异议无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是对上诉人的故意刁难。上诉人因受株连,受歧视,没有被相关部门及时批准顶替,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力”。所以上诉人既没平等就业,退休又没获得劳动期间(务农)的报酬,是审批部门违反了该条法律。三、上诉人起诉的是现行养老金计算政策不公正,不合理,一审判决再以不公正,不合理的政策为依据进行裁判,明显错误。国务院《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国发[1997]26号)是针对正常情况下参加工作计算工龄的规定。而上诉人是在特殊情况下顶替招工,并没有明确规定不予计算务农期间的工龄。用处理正常问题的政策来处理特殊情况的问题,被上诉人既无政策依据,也无法律依据。一审判决引用的计算上诉人退休金的文件,实际就是上诉人请求审查的文件。一审判决也没有载明1969年9月至1979年5月不算工龄的法律法规。四、被上诉人应把特殊情况参加工作,正常情况参加工作,腐败关系参加工作的区别对待。要有起码的正义感。上诉人工龄以其参加工作时间为起算点没法律依据。上诉人父亲没有犯错误,按当时的政策,上诉人顶替父亲参加工作时间就应该是上诉人父亲去世时间。上诉人的要求是公正的,正义的,并不过分,而是政策制定不全面、不公正。上诉人没有及时顶替参加工作是受到歧视造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有人务农算工龄,有人务农又不算工龄,没有体现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六、被上诉人应特事特办,针对政策中存在问题,及时全面研究、修改、补充、上报等,对历史遗留问题如何处理是被上诉人的职责,却让上诉人寻找法律依据没有道理。而被上诉人及相关部门就是不作为,把本职工作推向法院。“法无禁止即可为”目前中国所有法律法规及政策并无禁止农民不计工龄,而且已有一部分已经计算工龄了。综上,上诉人当时从事农民职业是单位对上诉人父亲的冤案造成的,不算工龄对上诉人不公,是对农民的歧视,是对农民的剥削。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省人社厅辩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判决正确,请求依法予以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1979年7月9日,成都铁路局西昌铁路分局加盖印鉴出具的《新工人录取通知书》表明,上诉人季忠云于1979年6月经招工参加工作,因此,被上诉人省人社厅对上诉人作出退休审核时,其工龄以其参加工作时间为起算点,并无不当。上诉人认为应以其父亲去世时间作为工龄起算时间,并认为现行养老金计算政策不公正、不合理,该主张涉及国家养老保险制度相关的法律、法规、政策及历史遗留问题,不属于人民法院审查范围。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季忠云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孙继发

审判员  张启胜

审判员  魏吉锋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聂林凤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八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