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关行政登记

舒宜强与荆州市地方海事局行政登记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21日 案由:海关行政登记 交通行政登记 当事人:舒宜强 荆州市地方海事局 案号:(2015)鄂荆州中行终字第00053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舒宜强。

委托代理人:项炎涛,湖北三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梁松,湖北三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荆州市地方海事局,住所地:荆州市沙市区长港路87号。

法定代表人:陈义宏,该局局长。

行政机关负责人:王庆炎,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肖斌,湖北荆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郑忠文。

原审第三人: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荆州市荆州区江津西路天鹰综合楼1幢1单元301号。

法定代表人:张荣,该公司总经理。

原审第三人: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住所地:荆州市荆州区新河口19号。

法定代表人:张荣,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尚海军,湖北思捷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舒宜强因船舶行政登记一案,不服沙市区人民法院(2015)鄂沙市行初字第0000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舒宜强的委托代理人项炎涛、梁松、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的副局长王庆炎以及委托代理人肖斌、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尚海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审理认定:2013年9月9日,舒宜强与张荣、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签订一份《借款担保合同》。张荣既是借款人也是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借款合同载明:(乙方)张荣向(甲方)舒宜强借款300万元用以生产经营,借款期限从2013年9月9日至2013年11月19日止。合同第七条保证条款约定:1、“丙方(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以丙方名下的船舶‘平安港8’(含船上的两幅吊机及所有附属设备;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号330213OO0250)和位于荆州城南新河口19号的土地及房屋、设备的征收补偿安置权益(附2012年11月30日由荆州区港口码头整治规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丙方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签订的《企(事业)单位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及码头还建协议书》1份),乙、丙方保障上述抵押物只抵押给甲方;2、丙方为乙方向甲方借款提供担保,并承担全部连带责任;乙方若有任何违约行为,丙方均有义务承担向甲方还款的责任,甲方可随时向丙方主张权利,要求丙方无条件替乙方偿还所欠本息和违约金”。合同生效后,甲、乙、丙三方未到船舶登记机关办理船舶抵押登记。2014年7月23日,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在《中国水运报》刊登船舶“平安港8”登记号330213000250所有权证遗失的公告,声明作废。同年10月23日,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向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申请船舶“平安港8”登记号330213000250所有权证补证,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经审查后于当日为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补发了船舶“平安港8”登记号330213000250所有权证。2014年10月27日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向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申请船舶“平安港8”所有权证、船舶国籍证、光船租赁登记的注销登记,荆州市地方海事局予以准许。在此之前的2014年10月19日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与郑忠文签订了船舶买卖合同,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将船舶“平安港8”卖给了郑忠文。也就在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申请注销的当日,郑忠文向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申请船舶“平安港8”所有权证、船舶国籍证登记,被告予以准许,并于2014年10月29日为郑忠文发放了变更后的《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 2015年2月11日郑忠文与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签订了《船舶买卖合同》,郑忠文将船舶“平安港8”卖给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郑忠文于同年同月13日向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申请船舶“平安港8”所有权证及船舶国籍证的注销,被告予以准许;同一天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向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申请船舶“平安港8”所有权登记,荆州市地方海事局予以准许。 2014年11月20日舒宜强向法院申请对张荣、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诉前财产保全,因舒宜强申请查封的财产已经转移登记,法院对荆州市地方海事局作出了《关于对查封效力问题的复函》,复函称:“我院作出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对现登记在郑忠文名下的船舶不发生法律效力”。后舒宜强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撤销荆州市地方海事局2014年10月29日对船舶“平安港8”(船舶识别号:CN20131252144)的变更登记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为:舒宜强与张荣、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签订的《借款担保合同》,虽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的规定办理抵押登记,但与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的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故舒宜强具有本案原告的主体资格。《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船舶登记项目发生变更时,船舶所有人应当持船舶登记的有关证明文件和变更登记文件,到船籍港船舶登记机关办理变更登记”。第三十九条规定:“船舶所有权发生转移时,原船舶所有人应当持所有权登记证书、船舶国籍证书和其他有关证明文件到船籍港船舶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舒宜强的请求是依法撤销荆州市地方海事局2014年10月29日对船舶“平安港8”(船舶识别号:CN20131252144)的变更登记。庭审中,荆州市地方海事局提供的证据证明了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向其提交的变更登记资料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规定的形式要件,且荆州市地方海事局在办理变更登记中程序合法,行政行为并无不当。至于舒宜强在庭审中提出荆州市地方海事局2014年10月23日为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补发船舶“平安港8”《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的行政行为程序不合法的问题,系另外一个行政行为。综上,舒宜强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据此,经合议庭评议,并提交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舒宜强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舒宜强上诉称:一、一审在案件审理中对被上诉人变更行为中的违法补证环节没有审查。上诉人认为,如果是因为所有权变更而申请补发相关证书的,则补发行为与变更过户、所有权登记是密不可分的。原审却认为补证行为与变更行为无关,对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一即补证的有关证据不予审查,遗漏了应予查明的环节。二、一审在判决中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第三十五条错误。本案诉争的是船舶所有权变更,而该条款只是在船舶所有权无变动的情况下如何对登记证书中的其它内容进行变更的规定,故不应适用于本案。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撤销荆州市地方海事局2014年10月29日对船舶“平安港8”的变更登记。

被上诉人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答辩称:一、上诉人舒宜强不是适格的诉讼主体。舒宜强不是本案船舶行政登记行为的当事人和相对人,也与本案行政行为没有利害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八条的规定,上诉人舒宜强与第三人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签订的《借款担保合同》因未办理抵押物登记而没有生效,上诉人舒宜强的抵押权不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第六条的规定,船舶抵押未经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答辩人根据第三人的申请依法变更登记,与上诉人舒宜强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二、答辩人于2014年10月29日对船舶“平安港8”登记行为合法。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舒宜强对答辩人的起诉。

原审第三人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的陈述意见与被上诉人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的答辩意见一致。

荆州市地方海事局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证据一、2014年10月23日船舶登记审批单、补证申请、委托书及受委托人张连华和法定代表人张荣身份证复印件、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平安港8”《船舶国籍证书》、《中国水运报》刊登的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平安港8”船舶所有权证和检证书遗失并作废的公告、补发的“平安港8”(船舶识别号:CN20131252144)《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证实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条件,审批程序合法;证据二、2014年10月27日船舶登记审批单、船舶注销登记申请书、委托书及受委托人张连华和法定代表人张荣身份证复印件、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郑忠文身份证、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与郑忠文签订的《船舶买卖合同》、《船舶交接协议书》、《船舶交易鉴证书》、税务发票、《“平安港8”解除船舶光船租赁协议》、《“平安港8”船舶交接文书》、租赁方荆州市渝海航行有限公司相关材料及所有租赁文件。证实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与荆州市渝海航行有限公司解除了租赁合同并将船舶“平安港8”卖给郑忠文;证据三、2014年10月27日船舶登记审批单、船舶所有权/国籍登记申请书、郑忠文和张荣身份证复印件、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与郑忠文签订的《船舶买卖合同》、《船舶交接协议书》、《船舶交易鉴证书》、税务发票、《内河船舶检验证书簿》、《内河船舶适航证书》、《内河船舶载重线证书》、《船舶注销登记证明书》、《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证实郑忠文申请登记及变更登记行为合法;证据四、沙市区人民法院《关于对查封效力问题的复函》。证实法院解除了对船舶“平安港8”的查封;证据五、茂盛008船舶登记审批材料。证实船舶“平安港8”所有权证补发程序合法。荆州市地方海事局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依据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

案件审理过程中,经一审法院要求,荆州市地方海事局补充提交的证据有:证据一、2015年2月13日船舶登记审批单、船舶注销登记申请书、郑忠文和张荣身份证复印件、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郑忠文和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签订的《船舶买卖合同》、《船舶交接协议书》、《船舶交易鉴证书》、《船舶国籍证书》、《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证实郑忠文将船舶“平安港8”卖给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并在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申请注销登记;证据二、2015年2月13日船舶登记审批单、船舶所有权/国籍登记申请书、张荣身份证复印件、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委托书及受委托人刘映含和法定代表人郑忠文身份证复印件、郑忠文和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签订的《船舶买卖合同》、《船舶交接协议书》、《船舶交易鉴证书》、《内河船舶检验证书簿》、《内河船舶载重线证书》、《内河船舶吨位证书》、《船舶注销登记证明书》、《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证实荆州市地方海事局对荆州市富森商贸有限公司申请船舶“平安港8”的变更登记行为合法。

舒宜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证据一、身份证复印件。证实舒宜强的身份情况;证据二、《借款担保合同》。证实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将船舶“平安港8”作为抵押,把船舶所有权证交给舒宜强并为贷款提供担保;证据三、荆州市地方海事局《关于协助执行船舶“平安港8”的复函》、郑忠文“平安港8”《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船舶买卖合同》、《船舶交接协议书》。证实船舶已违法变更给郑忠文。

上述证据材料均已随案移送至本院。经审查,一审法院对证据的分析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根据本案有效证据认定的案件事实与原判无异。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第六条的规定,船舶抵押登记仅为船舶抵押权的对抗要件而非生效要件。本案《借款担保合同》生效时船舶“平安港8”的抵押权即已设立,上诉人舒宜强作为“平安港8”的抵押权人与被上诉人荆州市地方海事局的变更登记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第八条、第九条的规定,被上诉人荆州市地方海事局在其辖区内具有行使船舶变更登记的法定职责。根据该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的规定,船舶所有权发生转移时,原船舶所有人应向登记机关提交所有权登记证书、船舶国籍证书和其他有关证明文件办理注销登记,新的船舶所有人再向登记机关递交船舶登记的有关证明文件和变更登记文件办理所有权变更登记。2014年10月27日,原船舶所有人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申请“平安港8”有权登记证书、船舶国籍证书、光船租赁登记的注销登记;新的船舶所有人郑忠文申请“平安港8”所有权变更登记,并分别按照规定提交了齐备的文件材料。被上诉人通过受理、初审、复审和审批,于2014年10月29日,办理了“平安港8”所有权登记证、船舶国籍证、光船租赁登记的注销登记,并向郑忠文发放了新的“平安港8”《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被上诉人对上述船舶变更登记行为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履行了法定的审查职责,程序合法,并无不当。上诉人称被上诉人为荆州市江河砂石有限公司补发“平安港8”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的行为非本案船舶变更登记的审理范围,本院不予理涉。《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第三十五条是对船舶登记项目发生变更时应办理变更登记的概括规定,一审引用该条款并无不当。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舒宜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杨 文

审 判 员  齐彬彬

代理审判员  王 阳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文娟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八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

第六条第九条第八条第三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