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能源行政允诺

赵朝停与濮阳市人民政府、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资源行政管理-能源行政管理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12月28日 案由:能源行政允诺 人民政府行政允诺 当事人:濮阳市人民政府 赵朝停 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 案号:(2016)豫行赔终123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赵朝停,男,1976年9月7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莘县。

委托代理人张鹏,河南千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建龙,河南千业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濮阳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濮阳市人民路158号。

法定代表人宋殿宇,该市代理市长。

委托代理人靳爱红,濮阳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刘长发,河南飞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住所地濮阳市中原路277号。

法定代表人孔凡群,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长发,河南飞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赵朝停因与濮阳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濮阳市政府)、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以下简称石油勘探局)行政承诺及行政赔偿争议一案,不服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豫06行赔初6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赵朝停的委托代理人张鹏、王建龙,濮阳市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靳爱红、刘长发,石油勘探局的委托代理人刘长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上诉人赵朝停一审诉称,2014年1月10日,在中石化信访办,石油勘探局局长、濮阳市秘书长在与商户会谈后共同签署《保证书》,之后濮阳市政府下属的直属事业单位市场发展服务中心党组书记与石油勘探局房产租赁中心负责人在给众商户出具的《保证书》上共同签字,双方就一审原告与一审被告之间存在房屋拆迁争议作出相关协议与承诺。一审被告出具的《保证书》协议约定:1.有关拆迁的施工,何时施工与商户协商;2.转让费的赔付问题共同协商解决;与商贸改造项目有关的土地征收、变更等文件将适时公示等。濮阳市政府的强拆使众商户赖以生存的商铺变得面目全非,十几年积累的商誉等无形财产遭受巨大损失。一审请求:1.确认一审被告违反其保证书的行为违法;2.判令一审被告赔偿因其违反保证书承诺对赵朝停造成的损失共计652800元(暂计算至一审起诉之日)。

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行政行为是指行政机关处理具体事件的行为,即行政机关行使行政权力,对特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作出的有关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的行为。本案中,赵朝停据以起诉的保证书并不是行政机关针对赵朝停作出的有关赵朝停权利义务的行为,因而不是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且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豫法行终字第475号行政裁定书已确定赵朝停请求履行保证书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现赵朝停又行起诉请求确认保证书违法并赔偿损失,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人民法院应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一审裁定驳回赵朝停的起诉。

赵朝停不服一审裁定,向本院上诉称:一、《保证书》第二款“转让费的赔付问题共同协商解决”涉及房屋转让费赔付问题。属于《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十一项所表述“协议”范围,法院依法应当受理。二、本案《保证书》双方,一方为商贸中心商户代表,另一方为濮阳市政府直属事业单位市场发展服务中心。所以案件双方主体均适格。三、本案所涉商贸中心本属于解决油田下岗职工及油田子女创业的福利性产物,现在遭受政府非法强拆侵害,并使商户失去赖以生存的工作和多年经营成果,商贸中心由商户创造的商业价值升值部分已融入土地价值升值部分,无形财产根据市场可以根据转让费衡量,每平方米一至一万二左右。综上,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濮阳市政府答辩称:一、上诉人据以起诉的《保证书》并不是行政机关针对上诉人作出的有关上诉人权利义务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行为,一审裁定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二、上诉人承租商贸中心房屋的租期已于2013年9月30日到期,现已无合法使用该房屋的依据和资格,也与改造商贸中心的行政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且《保证书》并不显示是为上诉人作出的保证以及与上诉人之间存在事实上的联系。因此上诉人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综上,请求维持一审裁定,驳回上诉人的上诉。

石油勘探局答辩称:一、上诉人据以起诉的《保证书》不是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案件受案范围,一审裁定驳回上诉人起诉适用法律正确。二、石油勘探局是在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成立的企业法人单位,不是行政机关或经授权履行行政职能的组织,不具备任何行政管理职能,不能作为行政诉讼被告,诉讼主体资格不适格。三、上诉人承租商贸中心房屋的租期已于2013年9月30日到期,现已无合法使用该房屋的依据和资格,也与改造商贸中心的行政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且《保证书》并不显示是为上诉人作出的保证以及与上诉人之间存在事实上的联系。因此上诉人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四、《保证书》不具有可履行性。上诉人要求赔偿引起违反《保证书》承诺给其造成的损失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五、《保证书》确认于2014年2月14日,商贸中心全部拆除之日为2014年8月30日,上诉人起诉于2016年3月21日,已超过三个月的法定起诉期限,依法应当驳回起诉。综上,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一审裁定,驳回上诉人的上诉。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要求确认不履行保证书的行为违法并赔偿,但不履行保证书涉及的是是否违约问题,而不是违法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该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不属于行政诉讼审查范围。上诉人如认为保证书具有实质内容,可依法通过其他途径解决。一审裁判理由不当,但裁定结果正确,可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王 松

代理审判员  崔传军

代理审判员  韩凤丽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子昱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