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财政行政登记

刘国良与桃江县林业局、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资源行政管理:林业行政管理(林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10月25日 案由:林业行政登记 人民政府行政登记 不动产登记行政登记 财政行政登记 当事人:桃江县林业局 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 刘国良 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 桃江县灰山港镇财政所 桃江县灰山港镇人民政府 案号:(2018)湘0922行初71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刘国良,男,1966年7月27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桃江县。

委托代人伍威龙,男,1962年7月27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桃江县。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伍卫阳,男,1963年7月30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桃江县。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桃江县林业局。住所地:桃江县桃花江镇桃花东路**号。

法定代表人龚胜芳,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学明,该局法制股股长,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项奇,湖南桃花江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住所地:桃江县桃花江镇芙蓉路。

法定代表人罗敏俐,该不动产登记中心主任。

出庭负责人胡建民,该不动产登记中心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罗广,湖南义剑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人民政府。住所地:桃县灰山港镇紫荆东路。

法定代表人王峰,该镇镇长。

出庭负责人聂祺,该镇副镇长。

委托代理人刘志才,湖南湘资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财政所。住所地:桃江县灰山港镇紫荆东路。

负责人文轶,该所所长。

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

法定代表人万孟剑,该村村委会主任。

出庭负责人高永兴,该村委会村支部委员。

第三人伍德安,男,1956年7月1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桃江县。

诉讼记录

原告刘国良诉被告桃江县林业局、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桃江县灰山港镇人民政府、桃江县灰山港镇财政所、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第三人伍德安林业行政登记一案,于2018年8月2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当日立案后,于2018年8月24日向各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原告刘国良的委托代理人伍威龙、伍卫阳,被告桃江县林业局的委托代理人刘学明、项奇,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出庭负责人胡建民、委托代理人罗广、桃江县灰山港镇人民政府出庭负责人聂祺、委托代理人刘志才,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出庭负责人高永兴,第三人伍德安到庭参加了诉讼。桃江县灰山港镇财政所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刘国良与伍威龙等人因申请换发新林权证,一同向被告桃江县林业局提出申请,2018年3月12日,桃江县森林资源资产流转中心向伍威龙发出林权登记受理通知书: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十七条第一及湘国土资发[2017]31号文件的规定,现予受理,并发出林权登记受理公告,公示期限于2018年3月15日至2018年4月1日。但至原告起诉时,被告桃江县林业局未给原告换发新林权证。口头答复案外人与伍威龙等人存在林权争议,不予办证。

原告刘国良诉称,他系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原青秀山村石毛坪组铁山溪组)滚之仑村民组村民,于2006年取得湘林证字(2006)第430500564935号林权证。2010年国家为进一步落实生态公益林补偿和林业发展,换发新林权证,由时任村民小组组长伍德安统一收取了他的旧版林权证,并收取10元工本费,换发2011年新版林权证,但至今,被告均未给他换发新版林权证。故请求:1.判令被告发放2011年12月31日的新版林权证;2.由被告承担本案一切费用。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湘林证字(2006)第430500564935号林权证复印件份;2.林权登记受理通知书复印件一份;3.关于请求发放林权证的申请报告复印件一份;4.确权申请书复印件一份;5.林权登记受理公告复印件一份;6.申请报告复印件一份;7.各类资金统计表复印件一份,以上证据欲证明原告申请换发新版林权证,并提供了材料。

被告桃江县林业局辩称,一、桃江县林业局只是填证机关而非发证机关,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且原告的起诉已经超过了起诉期限。二、生态公益林的认定与换发林权证没有关联。2010年发放新林权证,是桃江县人民政府按照省政府的要求开展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原告并没有将原林权证及相关资料上交给被告,其林权证也无需重新换发,换发证与生态公益林无关联。也无原告所说的2011年12月31日的新版林权证。三、被告已经无办理林权证的行政职能。桃江县人民政府于2016年5月16日发布了《桃江县人民政府关于桃江县实施不动产统一登记的通告》,已将林地登记的职责划入县国土资源局,成立了不动产登记管理中心,被告无权受理和发放林权证。四、原告申请办证不符合林权登记办证的法定程序。2018年,原告向被告申请办理林权证,被告按照《湖南省林权登记管理办法》的规定予以受理,并按规定进行了公告,在公告期间,因羊古庵组提出了林权争议,在林权争议没有解决前,不能换核发林权证。因此,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或者驳回起诉。就其主张,被告桃江县林业局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三条,欲证明林业局不是发证机关,仅仅是填证机关; 2.《桃江县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方案》一份,欲证明林改方案没有提及到生态林资金发改; 3.关于加快推进不动产统一登记工作通知一份。 4.桃江县不动产统一登记工作实施方案一份。 5.桃江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整合不动产登记职责的通知一份。 6.桃江县人民政府关于桃江县实施不动产统一登记的通告一份,以上证据3至6,欲证明被告不具有林权换发证的职能; 7.湖南森林登记管理办法第九条、第十条,欲证明林权登记条件; 8.证明一份,欲证明林权存在争议,不能办证。

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辩称,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成立于2016年6月25日,原告诉请的事项为成立之前的事项,故其不是适格的被告主体,请求驳回原告对他中心的起诉。就其主张,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桃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桃江县不动产统一登记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桃政办发[2015]55号)一份,欲证明第一,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是根据桃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于2015年11月30日印发的《桃江县不动产统一登记工作实施方案》,负责县城区城市规划区范围内的不动产的统一受理、登记发证等职权;第二,证明已经有桃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文件明确规定,对实施不动产统一登记前产生的权属纠纷,由原主管部门牵头负责; 2.桃江县人民政府关于桃江县实施不动产登记的通告(桃政通[2016]15号)一份,欲证明被告于2016年6月25日成立后才具体负责办理不动产登记的有关义务工作。

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人民政府辩称,涉案林权证颁发不是其职责,桃江县灰山港镇财政所系其工作部门,对外不独立承担民事、行政责任,涉案林权证的颁发也不是其职责,故请求依法驳回原告对被告及灰山港镇财政所的诉讼请求。

被告桃江县灰山镇人民政府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辩称,村委不是林业登记的职能部门。请求驳回原告对他村委会的起诉。

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第三人伍德安述称,其担任2008年村小组组长期间,受村委的委托,向原告收取了林权证及办理林权登记费用属实。

第三人伍德安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财政所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供证据。

经过庭审质证:就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桃江县林业局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至6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虽然现在林业局已经按照县里相关领导的要求在原告村进行试点,但是登记发证的行政职能,依法依规不是被告桃江县林业局;对证据7与本案无关。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与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无任何关联性,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人民政府的质证意见为:所有证据均为复印件,原告应当依法提交原件予以核对,且均与灰山港镇人民政府无关;其中证据4为确权申请书,意味着原告所要求颁发的林权证存在权属争议;证据7,资金统计表中资金发放的事实无争议。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的质证意见为:村委会只是上传下达,无办证职能。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没有异议。被告桃江县林业局提供的证据,原告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被告没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处理,均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桃江县灰山港镇人民政府、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第三人伍德安对桃江县林业局的证据均无异议。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提供的证据,原告对法律规定没有异议,对不动产登记中心的工作有异议,不动产登记中心与林业局互相踢皮球,互相推诿。桃江县林业局、桃江县灰山港镇人民政府、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第三人伍德安对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供的七份证据,均与本案有关联,本院确认为有效证据予以采信;被告桃江县林业局提供的证据,其他各方当事人对证据三性均无异议,本院确认为有效证据予以采信;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提供的证据,其他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确认为有效证据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滚之仑村民组(原青秀山村石茅坪村民组)村民,其父刘丰高(已故)于2006年取得湘林证字2006)第430500564935号林权证。2010年国家为进一步落实生态公益林补偿和林业发展,换发新林权证,时任村民小组组长伍德安受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民委员会的委托,统一收取原告的旧版林权证,并收取10元工本费,换发新版林权证,但一直未予换发。自此,原告刘国良因申请换发新林权证,向桃江县林业局提出书面申请,2018年3月12日,桃江县森林资源资产流转中心向伍威龙发出林权登记受理通知书: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及湘国土资发[2017]31号文件的规定,现予受理,并发出林权登记受理公告,公示期限于2018年3月15日至2018年4月1日。2018年4月28日,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出具证明:兹汪家冲村村民伍威龙、伍卫阳申请办理林权证,在公示期间,邻村羊古庵组与丁公塘组有异议,调解无效,村委不能盖章。被告口头向原告答复:原告申请办证的林地存在林权争议,不予办理。

另查明,桃江县森林资源资产流转中心归属桃江县林业局。原告与伍威龙、伍卫阳等人一同向被告桃江县林业局提交申请报告。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诉请被告发放2011年12月31日的新版林权证,实际为林权林地登记换、发证。依照《林木林地权属登记办法》、《湖南省林地林权登记换发证实施办法》以及《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的规定,林地林权登记及换发证的职能归不动产管理机构,被告桃江县灰山港镇人民政府、桃江县灰山港镇汪家冲村村民委员会均不具有林业行政登记职权,均不是本案适格的被诉行政主体,桃江县灰山港镇财政所不是行政机关,不具有独立承担行政责任的能力,故原告要求上述被诉主体履行换、发林权证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依据《林木林地权属登记办法》、《湖南省林权登记管理办法》规定,换、发证依当事人的申请进行,原告未能提供向被告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提出申请的证据,其要求桃江县不动产登记中心履行职责的请求不能成立。2018年3月12日,被告桃江县林业局所属的桃江县森林资源资产流转中心向伍威龙出具林权受理通知书,予以受理。由此可以认定被告桃江县林业局受理了原告的换、发证申请。被告受理后,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对原告的申请进行审查,对是否予以换、发证申请作出处理,而被告仅口头答复以存在争议为由未予处理,属于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形。被告所提供的证明,意欲证明因对权属有异议不进行登记的理由不能成立:所提供的证明出具时间为2018年4月28日,而被告给予公示异议期至2018年4月1日届满,且被告未对异议是否成立进行调查核实。至于被告是否应给原告发放2011年12月31日的新版林权证,应由被告依照程序予审查并作出处理,原告迳行要求被告发放新版林权证的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六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照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行政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提起诉讼的,应当在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被告桃江县林业局所属的桃江县森林资源资产流转中心于2018年3月12日受理原告的申请,应当在三个月内作出是否予以登记的答复,但因被告未履行处理职责,原告于2018年8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未超过起诉期限。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桃江县林业局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原告刘国良要求换、发林权证的申请作出处理;

二、驳回原告刘国良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桃江县林业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殷载媛

审  判 员  杨 勇

人 民陪审员  汤迪连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法 官 助理  肖 霞

书记员(兼)  肖 霞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

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七十二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查明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内履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一条原告请求被告履行法定职责的理由成立,被告违法拒绝履行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不予答复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内依法履行原告请求的法定职责;尚需被告调查或者裁量的,应当判决被告针对原告的请求重新作出处理。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二条第六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九十一条第六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