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林业行政协议

古蔺县古蔺镇长沙村九组与古蔺县林业局行政合同纠纷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8月10日 案由:林业行政协议 当事人:古蔺县古蔺镇长沙村九组 古蔺县林业局 案号:(2016)川0525行初29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古蔺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古蔺县古蔺镇长沙村九组。

法定代表人罗大鑫,组长。

委托代理人费级林,男,汉族,住四川省古蔺县。

委托代理人罗思杰,男,汉族,住四川省古蔺县。

被告古蔺县林业局。

法定代表人董维服,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江蔺,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泳,四川鼎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古蔺县古蔺镇长沙村九组(以下简称长沙村九组)与被告古蔺县林业局行政合同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6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古蔺县古蔺镇长沙村九组的委托代理人罗思杰、费级林,被告古蔺县林业局的委托代理人李江蔺、李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长沙村九组诉称,长沙村九组(原中城区火星乡马厂村一、六、七组)荒山所造公益林属于国家级公益林,所造森林为九组集体所有,公益林补偿金用于支付森林的管理和护林费用以及专人看护费用。从1988年至今,该组组织了专人对该片森林进行管护。根据《森林生态效益补助管理办法(暂行)》(财农(2001)190号)文件,中央财政设立生态效益补助金,文件未具体设立量化补助标准。根据《中央森林生态效益补偿金管理办法》的通知,该文件第四条规定了中央补偿金补助标准为每年每亩5元,其中4.5元用于补偿性支出,0.5元用于森林防火等公共管护支出(该标准执行时间从2004-2009年),公益林补偿金为4.5*404.5*6=10908元。根据《财政部国家林业局关于印发〈中央森林生态效益补偿金管理办法〉的通知》(财农(2009)381号)文件,该文件第四条规定集体和个人所有的国家级公益林补偿标准为每年每亩10元,其中管护支出9.75元,公共管护支出0.25元(该标准执行时间从2010-2013年),公益林补偿金为9.75*404.5*4=15775.5元。根据《关于印发〈中央参政林业补助资金管理办法〉的通知》(财农(2014)9号)文件,该文件第十三条规定,集体和个人所有的国家级公益林补偿标准为每年每亩15元,其中管护补助支出14.75元,公共管护支出0.25元(该标准执行时间从2013-2016年),公益林补偿金为14.75*404.5*3=17899.125元。由于被告林业局未按照《古蔺县联营绿化城周荒山》协议书第二条承担相应的管、护投资,已造成违约,按照该合同第六条的约定,支付违约金404.5*3*28=33936元。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遂起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支付2004年至2016年间公益林补偿金共计44582.625元;由被告支付违约金33978元。

被告古蔺县林业局答辩称,本案讼争的“公益林”属国有,不属于集体所有;原告不具备行政给付的主体资格;原告的起诉不符合行政程序法律规定,请求法院依法予以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长沙村九组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以下证据,以证明其主体适格,村民实际管护诉争的公益林,以及要求被告支付相关公益林补偿金及违约金的依据:1.长沙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一份;2.情况说明一份;3.陈克群证明一份;4.罗大鑫情况说明一份;5.伐前公示一份;6.告知书一份;7.责任书一份。原告另提交了相关法律依据。

被告古蔺县林业局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以下证据(皆为复印件),以证明其主体身份以及本案诉争公益林由被告建造管理维护等: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书;2.公证书;3.火星公园国有林权登记存根;4.四川省古蔺县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森林管护责任书十份;5.古蔺县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森林管护责任书两份;6.中共古蔺县委编办文件古委编办[2011]66号、67号文件。被告另提交了相关的法律依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长沙村九组系原古蔺县中城区火星乡马厂村一、六、七组。1988年,马厂村一、六、七组(甲方)和古蔺县林业局(乙方)签订了《古蔺县联营绿化城周荒山协议书》,甲乙双方就甲方404.5亩荒山(小地名麻湾头)的投资、造林、经济分配以及双方承担的责任等作了相关的约定。其中约定“山权属社(组)集体所有,林权和经营权属国家所有,国家投资,国家管护,收益分成,纯收益实行1.5:8.5分成,甲方1.5,乙方8.5……”等,同年9月,该份协议在四川省古蔺县公证处公证。本案讼争的此片森林,2011年7月之前,由古蔺县火星山森林公园管理所(为古蔺县林业局下属财政拨款的全额事业单位)管理,当时管理所的管理范围共4220亩,其中火星山森林公园288亩。2011年7月26日,中共古蔺县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发文(古委编办(2011)66号、97号),决定成立古蔺县城市园林管理所(为古蔺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下属事业单位),将这288亩森林划归古蔺县城市园林管理所管理,包含讼争的此片森林的其余部分森林仍由林业局管理(划入古蔺中心林业管理站管理)。2016年1月1日,古蔺县古蔺中心林业管理站与徐某某、邓某某签订《古蔺县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森林管护责任书》,由徐某某、邓某某承担管护包含麻湾头片区森林的责任。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于1988年签订了《古蔺县联营绿化城周荒山协议书》,协议书明确约定山权属社(组)集体所有,而林权和经营权属国家所有。按照协议书的约定,此处的“林权和经营权”应理解为林木所有权和林木的经营权,即国家拥有此片林地上林木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原告称荒山所造森林为九组集体所有并尽到管护责任,无充分的证据证明,故其要求被告古蔺县林业局给付公益林补偿金的诉求,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称被告未按照合同承担管理和护林投资从而违约,因未提供足够的证据予以证明被告林业局存在违约的情况,故本院不予采纳。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古蔺县古蔺镇长沙村九组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古蔺县古蔺镇长沙村九组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 钰

代理审判员  刘 铭

人民陪审员  杨昌祥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日

书 记 员  晚耀月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的;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 (三)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变更或者废止的;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