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农业行政执行

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与常山县水利局行政执行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22日 案由:渔业行政执行 农业行政执行 水利行政执行 当事人: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 常山县水利局 案号:(2015)衢常行初字第22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常山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住所地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青铜路699号518室。

法定代表人路正,所长。

委托代理人连瑜(特别授权),浙江青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常山县水利局,住所地浙江省常山县天马街道渡口路3号。

法定代表人郑汉,局长。

出庭的行政机关负责人徐刚,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晓亮(特别授权),浙江新联新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与被告常山县水利局渔业行政执行一案,原告于2015年2月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年2月11日以(2015)衢常行初字第6号予以立案审理。同年5月8日,本院以原告所诉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为由,作出行政裁定,驳回了原告的起诉。原告不服,提起上诉。同年7月27日,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2015)浙衢行终字第22号行政裁定:一、撤销本院(2015)衢常行初字第6号行政裁定;二、指令本院继续审理。本院遂再以(2015)衢常行初字第22号立案继续审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的委托代理人连瑜,被告常山县水利局的负责人徐刚,委托代理人王晓亮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诉称:2011年5月6日,原告经招商引资与常山县中型水库管理局签订了承包经营狮子口水库渔业养殖的承包合同,并投资搭建网箱养殖设施。2014年12月23日,被告在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以下简称《行政处罚法》)所规定的处罚程序的情况下,违法对原告所有的网箱养殖设施进行拆除,给原告造成损失。根据法律规定,养殖证的发放权限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因此渔业的行政执法机关应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被告未取得法律法规授权,执法主体不合格。常山县渔业局已于2013年6月17日成立,渔业的行政执法主体已然存在,被告更无权作出渔业行政处罚。同时,原告是在民政部门依法设立的法人组织,被告错误地将原告的法人财产作为原告法定代表人路正的私人财产予以执行,明显执行错误。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确认被告强制拆除原告在狮子口水库的网箱养殖设施的行为违法,判令被告按原状恢复原告的网箱养殖设施。原告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组织机构代码证》、《民办非企业登记证书》复印件各1份。2、《渔业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1份。3、《狮子口水库水产养殖承包合同》复印件1份。4、常山县中型水库管理局的《关于全面停止水库网箱养鱼、施肥养鱼的通知》、《关于限期拆除网箱养殖设施告知书》、《关于逾期不拆除狮子口水库网箱养殖设施将单方提出解除承包合同的通知》、《关于邀请商谈终止狮子口水库养殖经济补偿事宜的函》、《关于明确狮子口水库养殖相关事宜的通知》、《狮子口水库网箱养殖现场确认情况》复印件各1份。

被告常山县水利局辩称:1、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常山县人民政府常政发(2012)97号文件,被告有权履行渔业管理权。2、狮子口水库的网箱养殖设施,系路正投资设立,常渔罚(2014)1号渔业行政处罚决定是责令路正在规定的期限内拆除违法搭建的养鱼网箱。因此,原告不是该行政处罚的行政相对人,也与本案无利害关系,不具备本案的主体资格。3、常渔罚(2014)1号渔业行政处罚决定,已经常山县人民法院司法审查,准予强制执行。4、作出常渔罚(2014)1号渔业行政处罚决定的所有行政处罚程序及相关文书,被告均依法告知、送达给路正,路正作为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应当可以推定原告对行政处罚内容是知悉的,该行政处罚决定是否侵犯原告的利益,原告是明知的。而该行政处罚决定被告是在2014年7月28日作出的,原告的起诉已明显超过起诉期限。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于2015年4月10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和依据:1、《常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常山县水利局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常政办发(2012)97号)复印件1份。2、《渔业行政处罚立案审批表》复印件1份。3、《责令改正通知书》复印件1份。4、《案件处理意见书》复印件1份。5、《行政处罚决定审批表》复印件1份。6、《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复印件1份。7、《渔业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1份。8、《履行行政处罚决定催告书》复印件1份。9、《送达回证》和《送达凭证》复印件22份。10、被告对路正、樊伟华、罗义斌、霍本容、王海松、汪鉴忠制作的《询问笔录》各1份。11、《现场检查(勘验)笔录》及现场照片复印件各1份。12、《狮子口水库水产养殖承包合同》复印件1份。13、《狮子口水库网箱养殖设施现场确认情况》复印件1份。14、路正向水利部门提供的送达地址复印件1份。15、《强制执行申请书》、法院的《行政裁定书》、《强制执行通知书》、《执行意见反馈告知书》复印件各1份。16、《合伙企业注销登记申请表》、《合伙企业注销登记委托书》、《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清算报告》复印件各1份。17、承包费缴纳票据复印件5份、《审计报告》复印件2份。18、湖州科技创业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复印件1份。

对上列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及依据,经庭审质证,原、被告双方主要对对方所提供证据的证明目的有异议。本院认为,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具有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1年5月6日,原告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与常山县中型水库管理局签订了《狮子口水库水产养殖承包合同》。该承包合同约定:承包期限自2011年5月6日至2024年1月31日,养殖方式为大库养殖,非网箱养殖。合同签订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路正一直以自己个人的名义向常山县中型水库管理局履行缴纳承包费的义务。期间,路正在未依法取得养殖证的情况下,擅自出资在常山县狮子口水库内搭建网箱,从事网箱养殖生产。2014年7月28日,被告常山县水利局认定路正网箱养殖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以下简称《渔业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根据该法第四十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常渔罚(2014)1号渔业行政处罚决定,限定被处罚人路正于2014年8月5日前拆除搭建于常山县狮子口水库内用于养殖的网箱等养殖设施。在法定期间内,被处罚人路正既没有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也没有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确定的拆除网箱养殖设施的义务,故被告于2014年12月2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拆除被处罚人路正违法搭建于常山县狮子口水库内用于养殖的网箱等养殖设施(养殖网箱约6001平方米,网箱养殖管理房约87.5平方米)。本院经审查认为,被告所作出的渔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且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不予执行的情形。2014年12月3日,本院依法作出(2014)衢常行审字第326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常渔罚(2014)1号行政处罚决定准予强制执行并由被告在六个月内组织实施。2015年1月7日,被告将被执行人路正在常山县狮子口水库水域上搭建的网箱等养殖设施全部予以拆除,并搬运至保管地点。同年1月12日,被告将该执行情况以书面的形式反馈至本院。原告于2015年2月6日以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的名义提起本案行政诉讼,诉讼请求如前所述。

另查明,原企业名称为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系由路正、周松豪于2000年2月合伙组建的合伙企业。2000年10月16日,经合伙人决定,向湖州市工商局城区分局提出申请,注销了该合伙企业的工商登记。2006年12月5日,路正以上列合伙企业同样的名称,向湖州市民政局申领了《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法定代表人为路正。2014年12月8日,路正申请换发了《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本案原、被告主体资格的问题。原告认为被告在对路正违法行为进行强制执行的过程中,将原告的财产当作路正的财产予以强制执行,故原告对被告的强制执行行为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依法具有原告的主体资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第六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渔业工作。常山县人民政府根据上位法的相关规定,制定了《常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常山县水利局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常政办发(2012)97号),明确了常山县水利局为常山县的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故常山县水利局具有本案的被告主体资格。

二、本案渔业行政处罚的对象的问题。原告认为,常山县狮子口水库为原告承包,路正作为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其行为系代表法人组织的行为,故该水域上的网箱养殖设施等财产应属原告法人组织所有。但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从原告的2011年度《审计报告》中可以看出,在原告的财务报表中,既没有缴纳常山县狮子口水库承包费的财务支出的记载,也没有投资常山县狮子口水库网箱养殖设施的财务支出的记载。在缴纳水库承包费、出资设置网箱养殖设施等实际经营中,路正均以个人的名义所为,而非以原告的法定代表人的名义所为,足以证明在常山县狮子口水库内网箱养殖设施等财产,应属路正的财产的事实。故被告将路正作为渔业行政处罚决定的相对人,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在此情况下,被告将路正作为被处罚的对象,符合法律规定。故对原告的相关辩论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三、常渔罚(2014)1号渔业行政处罚决定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本案中,路正在未依法取得养殖证的情况下,擅自在常山县狮子口水库内搭建网箱养殖设施,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该行为违反了《渔业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告在作出该渔业行政处罚决定的过程中,依法予以立案,通知责令改正,行政处罚事先告知(陈述、申辩、听证权利)等,履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所规定的相关程序,所以程序合法。路正既是该渔业行政处罚决定的相对人,又是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在获知被告作出该行政处罚决定时,对此均未作任何的申辩和提出异议,事后也未提起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故被告依据《渔业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对路正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故被告于2014年7月28日作出的常渔罚(2014)1号渔业行政处罚决定合法有效。

四、被告强制执行拆除网箱设施等财产的范围是否未超出常渔罚(2014)1号渔业行政处罚决定所确定的范围问题。被告作出常渔罚(2014)1号渔业行政处罚决定后,路正既是行政处罚的相对人,又是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双方既不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也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所确定的拆除网箱设施的义务。为此,被告经催告后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也依法裁定准予强制执行,并实施裁执分离,且被执行人也未向法院申请监督纠正。根据被告书面反馈的执行结果,被告强制拆除网箱设施等财产的范围,未超出其作出的常渔罚(2014)1号《渔业行政处罚决定书》所确定的范围,组织实施的手段也并不违法,故被告不存在违法执行的情形。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湖州南太湖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款缴浙江省衢州市财政局非税收入待清算专户,开户银行:衢州市建行营业部,帐号:10133068350031331000120001-05636901。逾期不缴的,按自动放弃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王小刚

人民陪审员  夏金俭

人民陪审员  蒋芝香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吴薇薇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渔业法》

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

第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