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交通行政批准

庄天雄、庄丽霞等与惠安县交通运输局交通运输行政管理(交通):其他(交通)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1月15日 案由:交通行政批准 公路行政批准 当事人:庄天雄 钟锦顺 钟碧银 钟军彬 钟玉霞 惠安县交通运输局 庄丽霞 庄尾金 案号:(2017)闽0502行初347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庄天雄,男,1978年8月1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庄丽霞,女,1972年11月1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庄尾金,男,1967年11月23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钟军彬,男,1973年6月28日出生,畲族,住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钟锦顺,男,1963年1月20日出生,畲族,住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钟碧银,男,1953年1月24日出生,畲族,住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钟玉霞,女,1972年6月19日出生,畲族,住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

以上七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XX军、吴必兴,惠安县惠东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特别授权。

被告惠安县交通运输局,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统一社会信用代码X。

法定代表人刘照宇,局长。

委托代理人杨国川、林玲凤,福建兴惠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第三人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统一社会信用代码X。

法定代表人陈靖雄,经理。

诉讼记录

原告庄天雄、庄丽霞、庄尾金、钟军彬、钟锦顺、钟碧银、钟玉霞不服惠安县交通运输局作出的惠交[2015]3号《惠安县交通运输局关于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惠安至泉港客运班线领取燃油补助情况的批复》,于2017年11月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书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07年8月22日,七原告分别与第三人签订了营运客车责任承包经营合同书,约定第三人将客车及惠安县至泉港峰尾客运班次交由七原告经营。2017年9月18日,第三人起诉七原告要求判令原告支付其代垫的燃油补贴,在第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里有被告的惠交[2015]3号《惠安县交通运输局关于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惠安至泉港客运班线领取燃油补助情况的批复》。为此,原告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撤销惠交[2015]3号《惠安县交通运输局关于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惠安至泉港客运班线领取燃油补助情况的批复》。

被告辩称,一、2003年起,原惠安至峰尾营运客车线路牌变更为惠安至泉港,2011年泉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处发布泉道管[2011]124号文《泉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处关于公布县际道路客运经营期限届满重新许可有关事项的通知》即对2011年6月30日前经营期限届满的县际班车客运线路标志牌进行重新审核批准。七原告所经营的客运线路牌在2011年6月30日前为惠安至泉港,2011年7月份之后为惠安至泉港汽车站。二、本案所涉及的是一种补助资金,主要用于补助城乡道路客运经营者,七原告的情形不符合补助条件。三、原告的诉求所依据的事实无法证明其属于国家补贴的对象。四、因第三人工作人员的失误让七原告冒领补贴,第三人在对领取农村客运燃油补助的客运班线进行自查时感到不妥才以报告形式要求被告做出批复,因此,被告批复的事实依据就是第三人与七原告经营路线为惠安至泉港,且有关部门批准给第三人路线牌也是惠安至泉港,不包含峰尾。五、需要指出的是,被告所作的批复是基于2015年4月2日七原告的发包方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在自查中认为政府行政部门已通过行政手段变更原惠安至峰尾路线牌为惠安至泉港,要求明确惠安至泉港线路是否符合农村客运燃油补贴标准即七原告所领取的燃油补助是否合法做出批复,故此,被告依据具有行政许可权力的部门即泉州市道路运输处所核准的路线牌为惠安至泉港的基本事实,根据《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及《财政部、交通运输部关于印发〈城乡道路客运成品油价格补助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关于做好城乡道路客运成品油价格补助专项资金管理工作的通知》(闽运管办[2010]2号文)、《泉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处关于进一步规范农村道路客运燃油消耗统计申报工作的通知》(泉道运[2013]5号)等文件规定,认为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所提交的报告所涉及的车辆营运班线不符合经许可同意,在毗邻县间固定的道路客运线上运营,其线路起讫点至少有一端在乡村的道路客运经营企业或个人的相关政策规定,故此不得领取燃油补贴,已套取的相关款项应予以追回并缴入国家的财政专户。六、自2015年4月3日被告做出批复后,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亦发函给七原告要求退回所领取的燃油补贴,在七原告未主动退还的情况下,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于2015年4月20日以垫付办法退回燃油补助款,把七原告所套领的8次成品油价格补助资金合计1238338.24元缴入惠安县财政局专户。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在追偿无效后向泉港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七原告支付代垫款项。批复做出至今已有两年多时间,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或者是七原告均未对被告所做的批复提出异议或者要求复核。七、最后申明的是,被告所做出的惠交[2015]3号文是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向被告提交报告后而做出的批复,这是一种内部文件,与七原告之间不存在着直接关联,七原告以行政诉讼方式要求人民法院对批复予以撤销是不妥当的。因此,被告所作的批复事实清楚、依据充分,请求驳回七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未提交书面陈述意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惠安县交通运输局作出的《惠安县交通运输局关于泉州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惠安公司惠安至泉港客运班线领取燃油补助情况的批复》,是行政机关内部运作的内部行政行为,未直接对利害关系人产生影响。原告提起本案的诉讼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依法应予驳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庄天雄、庄丽霞、庄尾金、钟军彬、钟锦顺、钟碧银、钟玉霞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吴 晶

代理审判员  缪 玢

人民陪审员  洪小春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墨墨

附件

附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三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