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治安行政征收

李山全诉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九站街道办事处、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局等行政征收纠纷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5月15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征收 内贸外贸行政征收 治安行政征收 房屋行政征收 当事人: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局 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九站街道办事处 吉林市公安局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 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政府双吉街道办事处 李山全 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案号:(2018)吉0202行初5号 经办法院: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山全,男,1959年4月4日生,汉族,农民,住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

委托代理人李鄂陵,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谷美玲,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局,住所吉林省吉林市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刘汉军,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鑫,该局征收科科员。

委托代理人赫长宝,吉林市昌邑区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吉林省吉林市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胡秉吉,该管委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汪晋冬,该管委会科长。

委托代理人刘一茗,吉林权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吉林市公安局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住所吉林省吉林市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黄迪,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朱中梁,该局法制大队副大队长。

被告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九站街道办事处,住所吉林省吉林市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刁玉峰,该办事处主任。

委托代理人刘崇哲,该单位科员。

被告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政府双吉街道办事处,住所吉林省吉林市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齐忠印,该办事处主任。

委托代理人高海波,该街道社区管理服务中心主任。

诉讼记录

原告李山全与被告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局(以下简称经开征收局)、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经开管委会)、吉林市公安局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以下简称经开公安分局)、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九站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九站街道)、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政府双吉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双吉街道)行政征收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2日受理。受理后,于2018年4月10日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李山全及其委托代理人李鄂陵、谷美玲,被告经开征收局的委托代理人李鑫、赫长宝,被告经开管委会的委托代理人汪晋冬、刘一茗,被告经开公安分局的委托代理人朱中梁,被告九站街道的委托代理人刘崇哲,被告双吉街道的委托代理人高海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经开征收局于2017年4月28日拆除了原告李山全所有的位于吉林市昌邑区九站街道七家子村的有证住宅、无证房屋各一处。

原告李山全诉称,原告在吉林市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九站街道办事处七家子村四组拥有合法的房屋。该地正在进行征地,但没有合法的征收手续。2017年4月28日,在未履行合法程序的情况下,五名被告将原告的房屋强制拆除。原告认为,被告强制拆除房屋的行为没有职权依据和法律依据,是违法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讼请求:1、确认被告2017年4月28日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李山全针对其主张,向法院提供以下证据:1、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所有权证,证明原告房屋的合法性;2、现场照片8张,证明各被告的工作人员参与强拆的情况,以及现场情况;3、视频光盘1张,证明问题同证据2;4、房屋征收决定、房屋征收决定的公告、吉林市铁合金厂(七家子)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证明存在征收情况。

被告经开征收局辩称,一、被告经开征收局拆除原告房屋的目的是为了吉林铁合金棚户区改造(七家子片区)项目需要,事关社会公众利益。二、强制拆除行政行为的基础即《责令排除妨碍、恢复原状决定书》、《代履行决定书》已经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和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两审判决确认违法,故被告经开征收局承认强制拆除行政行为的违法性,并愿意依法承担相应的行政赔偿责任。三、本次拆除行为是被告经开征收局独立进行,被告经开管委会、经开公安分局、九站街道、双吉街道只是现场见证、维持秩序,并未参与,被告经开征收局应独自承担行政违法行为的后果。从《责令排除妨碍、恢复原状决定书》、《代履行决定书》行政行为的作出,到强制拆除行为的执行,其他四名被告均未在任何行政决定上签字盖章,也没有实际参与执行。被告经开管委会只是到了拆除现场;被告经开公安分局是接到九站街道报警后到达现场,也没有实际参与拆除工作;被告九站街道只是应被告经开征收局的要求,见证了强制拆除行为过程、维护强制拆除现场秩序,没有参与拆除工作;被告双吉街道根本没有参与拆除工作。

被告经开征收局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责令排除妨碍、恢复原状决定书》;2、《代履行决定书》;3、《催告书》;4、《代履行执行书》。以上证据证明所有行政行为的作出和执行都是被告经开征收局作出,与其他被告无关。

被告经开管委会辩称,我单位对本案拆除的事实不清楚,既不是拆除行为的作出者,也不是拆除行为的实施者,不应作为本案的被告,应驳回原告对经开管委会的起诉。

被告经开管委会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经开公安分局辩称,原告将我局列为被告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符合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第四款规定:两个以上行政机关作出同一行政行为的,共同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共同被告。本案中,拆除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系被告经开征收局作出,我局既没有在《代履行决定书》上盖章,也没有参与具体的拆除工作,决定的作出和执行均与我局无关。综上,应驳回原告对经开公安分局的起诉。

被告经开公安分局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2017年4月28日我局接警记录四份,证明我局到拆迁现场是由于接到报警电话,拆除工作与我局无关。

被告九站街道、双吉街道的答辩意见均同被告经开公安分局,原告将街道办事处列为被告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符合法律规定,决定的作出和执行均与九站街道、双吉街道无关,应驳回原告对九站街道、双吉街道的起诉。

被告九站街道、双吉街道均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经开征收局对原告李山全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照片中有四张有日期,其中一张日期为2016年11月21日,与本案无关,另有四张没有日期,无法证明照片均拍摄于本案拆迁的现场;对证据3,我方确实拆除了原告的房屋,但不能证明其他四名被告实施了拆除行为,其他被告只是根据各自职责有属地维稳、维持秩序、出警;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问题有异议,不能证明拆除行为与其他四名被告有关。被告经开管委会对原告李山全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无法证实系拍摄于拆迁之日,无法证明我单位参与了拆除工作;对证据3,视频中没有出现我方的工作人员,不能证实我单位参与了拆除行为;对证据4,质证意见同被告经开征收局。被告经开公安分局对原告李山全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4,关联性有异议,无法证明我局参与拆除工作;对证据2,关联性、真实性有异议,照片没有制作人员和制作时间、地点,不能证明我局参与拆除行为;对证据3,视频中没有我局工作人员,且我局是接到报警才出现在现场的。被告九站街道对原告李山全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同被告经开征收局的质证意见,我方工作人员到拆除现场是出于属地维稳工作需要,不参与具体拆除工作。被告双吉街道对原告李山全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同被告经开征收局的质证意见,我方工作人员到拆除现场是因为被告经开征收局向我单位借调人员维稳,双吉街道本身不是行政行为的实施单位。

原告李山全对被告经开征收局所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可,《责令排除妨碍、恢复原状决定书》、《代履行决定书》已经被确认违法,不具有法律效力,被告经开征收局即没有作出上述文书的职权,也没有实施拆除行为的职权,其拆除原告房屋没有合法依据,其他四名被告没有委托手续,无法证明参与行为是受被告经开征收局委托。被告经开管委会、经开公安分局、九站街道、双吉街道对被告经开征收局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原告李山全对被告经开公安分局所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接警记录是网上打印的复印件,打印时间是2018年1月17日,不能证明被告经开公安分局没有参与拆除工作,该记录中没有报警人的登记记录,没有出警人的登记记录。被告经开征收局、经开管委会、九站街道、双吉街道对被告经开公安分局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李山全提供的证据1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证据2、3能够证明拆迁现场情况,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证据4为政府作出的征收文件,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被告经开征收局提供的证据为涉诉行政行为的法律文书,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被告经开公安分局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李山全为吉林市昌邑区九站街道七家子村四组村民,其在该村享有140平方米集体土地使用权,并建设有84平方米住宅,于1993年4月7日取得私有房屋所有权证,证号:吉房权昌九第XXXX号,后又建房屋一处未办理房屋产权登记。2017年4月5日,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政府作出吉市昌政房征(2017)1号《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政府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决定对吉林市铁合金厂(七家子片区)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实施征收,征收范围:东至哈大公路;南至昌邑区幸福村、长吉城际铁路;西至汶水街;北至哈大公路,房屋征收部门为被告经开征收局,原告李山全房屋的涉案土地在该范围内。被告经开征收局以原告李山全在九站街道七家子村新建建筑物、附属物、附着物,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规定为由,于2017年4月6日向原告李山全下发吉经征收责排决字(2017)第017号《责令排除妨碍、恢复原状决定书》,限原告李山全于3日内将新搭建的建筑物、附属物、附着物自行拆除。原告李山全在收到该决定书后一直未履行,2017年4月10日,被告经开征收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条的规定,作出吉经征收代决字(2017)第017号《代履行决定书》,决定委托吉林市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管理执法支队(以下简称经开执法支队)于2017年4月13日代原告李山全履行拆除违法建筑物、附属物、附着物行为。2017年4月14日,被告经开征收局作出吉经征收催字(2017)第017号《催告书》,限原告李山全于《催告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自行拆除、恢复原状,至2017年4月18日逾期不拆除,被告经开征收局将委托经开执法支队代履行。2017年4月28日,被告经开征收局作出吉经征收代执字(2017)第017号《代履行执行书》,决定委托经开执法支队对原告李山全执行代为拆除的义务。同日,原告李山全的有证房屋、无证房屋各一处被经开征收局强制拆除。当日,被告经开公安分局接到民众报警到拆除现场出警。

另查明,被告经开征收局作出的吉经征收责排决字(2017)第017号《责令排除妨碍、恢复原状决定书》、吉经征收代决字(2017)第017号《代履行决定书》已经本院及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第二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以下称房屋征收部门)组织实施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第五条第二款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对房屋征收实施单位在委托范围内实施的房屋征收与补偿行为负责监督,并对其行为后果承担法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组织实施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过程中作出行政行为,被征收人不服提起诉讼的,以房屋征收部门为被告。本案中,被告经开征收局为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政府确定的吉林市铁合金厂(七家子片区)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工作的实施部门,应对征收与补偿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被告经开征收局于2017年4月28日对原告李山全的有证房屋、无证房屋各一处进行强制拆除的行为程序违法。《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进行征收须经过制定规划、征求公众意见、公示、评估、补偿等程序,被告经开征收局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依上述规定对原告李山全所有的有证房屋履行了征收程序,故被告经开征收局拆除原告李山全有证房屋的行为,程序违法。关于被告经开征收局对原告李山全的违章建筑下发的《责令排除妨碍、恢复原状决定书》、《代履行决定书》已经人民法院确认违法,故被告经开征收局拆除原告李山全无证房屋的行为没有合法依据。综上,被告经开征收局拆除原告李山全房屋的行为违法。

被告经开管委会、经开公安分局、九站街道、双吉街道既不是征收与补偿行为的责任承担主体,也不是《责令排除妨碍、恢复原状决定书》、《代履行决定书》的作出单位及实施主体,原告主张上述四名被告系与被告经开征收局共同作出强制拆除行为,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经开管委会、经开公安分局、九站街道、双吉街道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原告李山全向上述四名被告主张权利,属于告诉错误,应予驳回。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第二款、第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确认被告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局于2017年4月28日对原告李山全的房屋进行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

驳回原告李山全对被告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吉林市公安局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九站街道办事处、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政府双吉街道办事处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自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马笑昆

审 判 员  柴莉莉

人民陪审员  孙春珍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五日

代理书记员  周双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三十四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第四条第二款第五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