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教育行政协议

冀州市华凯教育办公家具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与冀州市人民政府、冀州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城乡建设行政管理-房屋拆迁管理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3月29日 案由:房屋行政协议 教育行政协议 人民政府行政协议 当事人:冀州市人民政府 冀州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 冀州市华凯教育办公家具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案号:(2016)冀行终120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冀州市华凯教育办公家具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恒坤,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冀州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石英俊,代理市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冀州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

法定代表人齐新战,主任。

诉讼记录

上诉人冀州市华凯教育办公家具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凯公司”)因拆迁行政合同一案,不服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衡行初字第6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2012年3月17日,冀州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以下简称“冀州市征收办”)与华凯公司(刘恒坤)签订冀拆字(2012)005号冀州市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

原审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本案中,与华凯公司(刘恒坤)签订补偿协议的是冀州市征收办,冀州市人民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经告知,华凯公司拒绝变更。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裁定驳回华凯公司对冀州市人民政府的起诉;将该案移送冀州市人民法院。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华凯公司。

华凯公司不服,向本院上诉称,一、一审裁定认定冀州市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事实认定错误,二被上诉人均是适格的被告。1、从涉案事件引发纠纷的背景及处理过程来看,冀州市政府负有履行协议书的义务。2012年3月17日,冀州市征收办与上诉人签订了冀拆字(2012)005号《冀州市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协议书的签订从形式上看是冀州市征收办与上诉人两者之间的拆迁安置补偿约定,但该协议签订完全是为了冀州市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及保障经济发展的需要,冀州市征收办亦是受到冀州市人民政府的指派,冀州市征收办是冀州市人民政府的代言人。因多年迟迟不给置换土地,冀州市人民政府由常务副市长孟洪义主持会议协商,并签发置换土地说明书,当场由孟市长亲笔签字承诺,并指派冀州市征收办公室出具书面材料确定安置置换土地时间表,结果时隔一年半时间,二被上诉人仍是迟迟不作为、没有安置置换土地。2、从机构的资金来源及处理事情权限来看,冀州市征收办只是冀州市政府处理拆迁安置事务的中间人,单凭冀州市征收办根本无力、无法完成拆迁安置工作。3、从机构的名称及设置来看,冀州市征收办就是冀州市政府的下(内)设职能办公室。二、二被上诉人未按时全部履行安置补偿职责对上诉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并存在程序违法。上诉人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未按时全部履行安置补偿职责事实,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被上诉人未按时全部履行安置补偿职责的具体行政行为明显违背事实,且一审法院未经提交证明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相关证据及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未经开庭质证直接对被上诉人冀州市人民政府的答辩内容予以采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综上,请求判决撤销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衡行初字第60号行政裁定书;判决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本案中,上诉人与冀州市征收办签订了冀拆字(2012)005号《冀州市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约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现上诉人提起行政诉讼,要求被上诉人履行对上诉人的房屋征收补偿安置职责,应当以冀州市征收办为被告。上诉人主张以冀州市政府为共同被告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一审法院对上诉人进行释明后,上诉人拒不变更被告,一审驳回其起诉符合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魏立超

代理审判员  刘涛

代理审判员  王斌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简毅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