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不动产登记行政许可

韩圣松、杨秀丽与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行政登记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7月26日 案由:不动产登记行政许可 当事人: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 杨某某 韩某某 案号:(2018)苏8601行初371号 经办法院:徐州铁路运输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韩某某,男,1974年8月11日生,汉族,住徐州市铜山区。

原告杨某某,女,1972年8月8日生,汉族,住徐州市鼓楼区。

两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王进,江苏开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住所地徐州市泉山区建国西路80号。

法定代表人郝敬良,该局局长。

出庭应诉负责人安守林,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郭光,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柳筱,江苏智临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刘某,男,1991年6月27日生,汉族,住徐州市泉山区。

第三人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州分行,住所地徐州市中山南路56号。

法定代表人王某某,该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徐某某,该行职员。

委托代理人徐某,该行职员。

诉讼记录

原告韩某某、杨某某不服被告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为第三人刘某颁发的苏(2018)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28708号不动产权证,于2018年4月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后,在法定期限内向被告及第三人刘某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相关诉讼文书。因第三人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州分行(以下简称交行徐州分行)与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6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韩某某、杨某某及委托代理人王进,被告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出庭负责人安守林及委托代理人郭光、柳筱,第三人刘某,第三人交行徐州分行的委托代理人徐某某、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韩某某、杨某某诉称:2018年3月,被告未经两原告同意擅自将两原告所有的位于徐州市××琵琶花园小区××室的房屋过户至第三人刘某名下。第三人刘某提供的两份判决书不是被告为其过户的法定情形。两原告向被告投诉反映未果,提起本案诉讼,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为第三人刘某办理苏(2018)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28708号不动产登记的行政行为;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韩某某、杨某某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2018年3月22日,第三人刘某要求原告韩某某、杨某某交付地下室的通知书,拟证明原告接到第三人刘某的通知才得知原告的房屋已被被告进行了过户,从而提起本案诉讼; 2.2017年4月20日,韩某某(甲方)与刘某(乙方)及居间方徐州美房第壹房屋置换经纪有限公司签订的徐州市存量房买卖协议,拟证明第三人刘某应于2017年5月31日前办理完相关贷款批准手续,但事实上刘某于2017年9月才办理完贷款确认,存在违约,该协议终止履行; 3.2017年5月5日,韩某某(出卖方)、刘某(买受方)签订的备案号为201705050010号存量房买卖合同,拟证明第三人刘某应于2017年6月15日前办理完相关的银行贷款批准手续,但实际没有; 4、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7)苏0302民初3534号民事判决书、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3民终8531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原告在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第三人刘某给付解除合同的违约金,不涉及协议的继续履行。

被告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辩称:2018年3月,转让方韩某某、杨某某与受让方刘某共同申请办理完成涉案不动产的转移登记,登记材料有申请书、身份证明、不动产权属证书、存量房买卖合同等材料。被告依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三条、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一款和《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九条,第三十八条等规定为其办理完成涉案不动产的转移登记,登记行为正当合法。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依据: 1.2018年3月9日不动产登记审批表; 2.徐州市不动产登记申请书; 3.权利人为韩某某、杨某某的苏(2016)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30166号)不动产权证书; 4.备案号为201705050010号的存量房买卖合同; 5.韩某某、杨某某、刘某的身份证复印件; 6.宗地图; 7.徐州市物业维修基金缴款凭证、税收缴款书、房产交易申报单; 8.询问笔录; 9.收件收据; 10.发件清单。

证据1-10拟证明被告作出的房屋登记行为合法。

法律依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三条、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一款;《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二十七条第(一)项、第三十八条。

第三人刘某述称:被告作出的不动产登记合法,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第三人刘某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7)苏0302民初3534号民事判决书、(2017)苏0302民初3534号民事裁定书、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3民终8531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不动产登记合法; 2.苏(2018)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28674号不动产权证、苏(2018)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28708号不动产权证,拟证明房屋已登记到刘某名下。

第三人交行徐州分行述称:交行徐州分行是善意取得抵押权,合法权利应当得到保护,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第三人交行徐州分行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个人房产抵押贷款合同,拟证明刘某和第三人交行徐州分行签订抵押贷款合同; 2.徐州市不动产抵押合同,拟证明刘某将涉案房产抵押给第三人交行徐州分行; 3.借款凭证,拟证明交行徐州分行已按约发放贷款; 4.苏(2018)徐州市不动产证明第0022310号不动产登记证明,拟证明第三人交行徐州分行已按照法律规定办理抵押登记手续。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据1系第三人刘某要求两原告交付涉案房屋地下室的通知书,被告与第三人刘某对其真实性不持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与被诉行政行为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证据2能够证明原告与第三人刘某签订不动产买卖合同的相关情况,本院予以采纳;证据3客观真实,被告对其不持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证据4系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具有证据效力,本院予以采纳。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均系被告在为第三人刘某办理不动产权登记时依法取得或制作,本院予以采信。其中,原告对证据5即询问笔录的签名不予认可,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对该证据予以评判。

对第三人刘某提供的证据,证据1系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具有证据效力,本院予以采纳;证据2中的苏(2018)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28674号不动产权证系本案所涉不动产的地下室,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证据2中的苏(2018)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28708号不动产权证系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的载体,本院予以采信。

对第三人交行徐州分行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本案所涉不动产抵押登记的相关情况,本院予以采纳。

经审理查明:涉案不动产坐落于徐州市××琵琶花园小区××室,原权利人为原告韩某某和杨某某,不动产权证为苏(2016)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30166号。2017年5月5日,韩某某、杨某某(出卖方)与刘某(买受方)签订存量房买卖合同(合同备案号:201705050010),双方约定将涉案房屋出售给第三人刘某,合同约定房屋总价385000元。2017年6月29日,刘某与交行徐州分行签订个人房产抵押贷款合同及不动产抵押合同,第三人刘某将涉案房屋抵押给交行徐州分行。2018年3月9日,被告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根据不动产登记申请书、苏(2016)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30166号不动产权证、存量房买卖合同等材料,向第三人刘某颁发苏(2018)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28708号不动产权证书。

另查明:2017年9月6日,韩某某、杨某某因要求刘某给付解除合同违约金50000元,向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017年11月3日,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苏0302民初3534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韩某某、杨某某的诉讼请求。韩某某、杨某某不服,上诉至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3月6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苏03民终8531号民事判决书,维持了上述一审判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六条的规定,国务院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指导、监督全国不动产登记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确定一个部门为本行政区域的不动产登记机构,负责不动产登记工作,并接受上级人民政府不动产登记主管部门的指导、监督。被告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作为徐州市人民政府确定的不动产登记机构,承继原徐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的房屋权属登记职能,具有对辖区范围内不动产进行登记的法定职责。

关于被诉不动产权登记行为是否合法的问题。依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申请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的,应当根据不同情况,提交下列材料:(一)不动产权属证书;(二)买卖、互换、赠与合同;(三)继承或者受遗赠的材料;(四)分割、合并协议;(五)人民法院或者仲裁委员会生效的法律文书;(六)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或者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七)相关税费缴纳凭证;(八)其他必要材料。本案中,被告徐州市不动产登记局依据韩某某、杨某某、刘某提交的不动产登记申请书、涉案房屋不动产权证、存量房买卖合同等材料,认为不动产权转移登记的申请材料齐全,遂为第三人刘某办理了涉案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该登记行为事实依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且在办理过程中,被告已尽到合理审慎的审查义务,并无不当。

原告主张其针对涉案不动产买卖合同的解除违约金问题,于2017年9月向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应视为不动产登记申请的撤回,被告未经原告同意擅自办理不动产权登记违法,这一主张不能成立。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申请登记的事项记载于不动产登记簿前,全体申请人提出撤回登记申请的,登记机构应当将登记申请书以及相关材料退还申请人。本案中,被告提交的不动产档案材料,不动产登记申请书及询问笔录能够证明该登记申请系不动产转让方即本案原告与受让方即本案第三人刘某共同提出,即便原告单方提出权利主张或申请撤回登记申请,也不构成有效的撤回申请,故对原告的上述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告为第三人刘某办理苏(2018)徐州市不动产权第0028708号不动产登记的行政行为事实依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韩某某、杨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韩某某、杨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长  徐安欣

审 判员  杜月秋

审 判员  王青青

法官助理  刘大琳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 记员  乔 璐

附件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使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九条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依法属于国家所有的自然资源,所有权可以不登记。

《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

第六条国务院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指导、监督全国不动产登记工作。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确定一个部门为本行政区域的不动产登记机构,负责不动产登记工作,并接受上级人民政府不动产登记主管部门的指导、监督。

《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

第十三条申请登记的事项记载于不动产登记簿前,全体申请人提出撤回登记申请的,登记机构应当将登记申请书以及相关材料退还申请人。

第三十八条申请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的,应当根据不同情况,提交下列材料:

(一)不动产权属证书;

(二)买卖、互换、赠与合同;

(三)继承或者受遗赠的材料;

(四)分割、合并协议;

(五)人民法院或者仲裁委员会生效的法律文书;

(六)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或者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

(七)相关税费缴纳凭证;

(八)其他必要材料。

不动产买卖合同依法应当备案的,申请人申请登记时须提交经备案的买卖合同。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

第六条

《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

第十三条第三十八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