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市场监督局行政给付

王金玉、马青竹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1月9日 案由:工商行政给付 市场监督局行政给付 当事人:王金玉 马青竹 濮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 案号:(2015)濮中法行终字第000100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王金玉,男,1945年5月4日出生,汉族,住濮阳县。

上诉人(一审原告)马青竹,女,1945年7月20日出生,汉族,住濮阳县。

委托代理人王秀田,郑州市管城区城东路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濮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住所地:濮阳县城关镇国庆路东段路北。

法定代表人黄德庆,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司献国,该局法制股股长。

委托代理人黄海,河南金谋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王金玉、马青竹因要求被上诉人濮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履行支付抚恤金义务,不服濮阳县人民法院(2015)濮行初字第2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委托代理人王秀田、被上诉人委托代理人司献国、黄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之子王红杰于1994年部队复员,1996年被安置在濮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习城乡工商所工作。2000年12月20日,经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系统公务员录用审批,王红杰被录用为公务员。2002年4月24日18时左右,由王红杰驾驶习城工商所昌河面包车与该所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到濮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参加会议。当车行驶至濮阳县八公桥镇南黄寨村时,与对面驶来的泥罐车相撞,王红杰身受重伤,被送往濮阳县人民医院抢救,第二天转入濮阳市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于同年5月5日死亡。2002年5月14日,经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王红杰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后原告领取丧葬费及一次性抚恤金共计8800元,马青竹的遗属补助按月发放。2006年至2013年间,原告王金玉、马青竹诉濮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人身损害赔偿、工伤保险待遇、劳动争议等民事诉讼,最终以王红杰系国家公务员,其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被驳回起诉。原告于2014年12月30日向被告提出要求支付医疗费、丧葬费、一次性抚恤金、遗属生活补助费等费用638054.57元的申请书,被告未予答复,原告起诉来院。一审认为:原告诉求中有两项一次性抚恤金,一是2014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一是按王红杰基本工资的40个月。主张这两种计算方式的依据是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民发(2011)192号文件《关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及离退休人员死亡一次性抚恤金发放有关问题的通知》,该通知规定“自2011年8月1日起,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及离退休人员死亡,一次性抚恤金发放标准调整为:烈士和因公牺牲的,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加本人生前40个月基本工资或者基本离退休费;病故的,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倍加本人生前40个月基本工资或者基本离退休费。”原告之子王红杰于2002年死亡,不适用上述文件规定。其应按死亡时的国家规定执行。被告按照民政部《关于国家工作人员、人民警察伤亡抚恤如何办理的通知》1989年8月4日民(1989)优字第34号文件、《军人抚恤优待条例》(1988年7月18日)第八条和民政部关于贯彻执行《军人抚恤优待条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按十个月的工资标准发放了抚恤金。原告承认领取了1000元丧葬费和7800元抚恤金,但认为王红杰的月工资标准是858元,被告支付的抚恤金不足。故可以认定被告已履行了支付抚恤待遇的义务。如果双方仅对工资标准产生的差额有争议,应在领取抚恤金后提出异议,或者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原告要求按照现行标准支付抚恤待遇于法无据。原告诉求中的马青竹遗属补助按月存入原告马青竹的个人银行帐户,原告主张被告不履行该项法定职责的理由不足。原告诉求中的医疗费等项,其依据是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五条,但原告之子王红杰并未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程序认定工伤,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医疗费的理由不足。原告申请被告履行给付义务的理由不成立,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王金玉、马青竹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王金玉、马青竹承担。

上诉人王金玉、马青竹不服一审判决,其主要上诉理由:1、王红杰是因工作原因死亡的,被上诉人应依法履行支付医疗费、丧葬费、一次性抚恤金及遗属生活补助费等费用的法定职责;王红杰驾驶工商所的昌河面包车送所长和其他人员去濮阳县开会,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经抢救无效死亡,属于因公死亡。2、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五条的规定,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民发(2001)192号文件规定的标准,被上诉人称已按病故处理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的主要答辩意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之子王红杰死于2002年,按照当时的民政部民(1989)优字34号《关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民警察伤亡抚恤如何办理的通知》、民(1989)优字19号《关于贯彻执行〈军人抚恤优待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解释》,1988年《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的规定支付了相应的优抚待遇。因王红杰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按照当时的规定不享受因公牺牲的优遇,而是按照病故的优抚政策进行了落实,上诉人也曾经享受该待遇多年无异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认为上诉人之子王红杰是属于因工作原因死亡的问题。王红杰因交通事故死于2002年5月5日,被上诉人按照当时的《军人优抚条例》、民政部《关于贯彻执行军人优抚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解释》、民政部民(1982)优字37号、(民1989)优字34号通知的相关规定,按照病故抚恤标准发给了丧葬费和一次性抚恤金,符合当时的法律法规及政策规定。上诉人要求按照因公死亡的待遇不属于本案审查的范围。

关于上诉人马青竹的生活补助费用的问题。从一审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可以认定,被上诉人一直按照相关规定的标准发给了遗属补助,但从2010年起,上诉人未再领取。但一审法院依职权调取的中国银行濮阳国庆路支行的马青竹个人账户显示,被上诉人2010年后的遗属补助均发放至马青竹个人账户。上诉人称被上诉人未发抚恤金的理由没有证据支持,不能成立。

关于上诉人认为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和按照民政部、人力资源部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民发(2011)192号文件《关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及离退休人员死亡一次性抚恤金发放有关问题的通知》和河南省劳动人事厅、财政厅豫财社(2011)6号等文件规定的标准支付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是2004年实施的,民政部、人力资源部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民发(2011)192号文件明确规定其适用的对象是2011年8月1日起,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死亡的抚恤金发放标准。上诉人之子的死亡时间是2002年5月5日,被上诉人按照职工死亡时的国家规定执行,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请求按照以上规定支付抚恤金没有法律依据,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被上诉人在2002年已对其职工王红杰的死亡按照当时的规定进行了抚恤,按照死亡时的国家规定支付了丧葬费和抚恤金,并对马青竹支付了遗属补助。上诉人请求被上诉人支付医疗费、丧葬费、一次性抚恤金、遗属生活补助费638054.57元的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诉讼费50元由上诉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许广慧

审判员  周培勋

审判员  葛传立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九日

书记员  王 敏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