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外资管理行政补偿

洪凤花与绩溪县商务局城乡建设行政管理:城市规划管理(规划)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11月20日 案由:内贸外贸行政补偿 外资管理行政补偿 当事人:洪凤花 绩溪县商务局 案号:(2017)皖1824行初28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绩溪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洪凤花,女,1933年9月4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绩溪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洪华琪,男,1948年12月1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绩溪县,系洪凤花侄子。

被告:绩溪县商务局,住所地绩溪县行政办公中心,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417310032623646。

法定代表人:俞磊忠,绩溪县商务局局长。

出庭负责人:江家荣,绩溪县商务局党委委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章熙飞,安徽石镜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洪凤花诉被告绩溪县商务局城市规划管理(规划)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2日立案受理后,本院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等相关法律文书,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7月21日在本院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洪凤花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洪华琪,被告出庭负责人江家荣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章熙飞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被告以“绩溪县农贸中心升级改造”项目为名(以下称升改项目),故意隐瞒出让政府原先划拨给原农贸市场宗地,又将原农贸市场“国有土地使用证”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变更到开发商刘献征名下进行纯商业开发事实,于2012年10月24日与原告签订了《绩溪县农贸中心产权商铺回迁协议》并附协议图。被告这种不讲诚信、弄虚作假的欺诈行为,致使“绩溪县农贸中心升级改造”项目成为子无虚有,所签农贸中心产权商铺回迁协议可说成为一纸空文。理由如下:

一、行政回迁协议共捌条,未提到出让土地及变更“国有土地使用证”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给绩溪县海鹏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鹏公司)。根据宪法第10条、土地法第58条,被告恰恰相反把原华阳农贸市场公益事业用地出让给海鹏公司私人刘献征名下进行纯商业开发。同时,还变更了“两证”。

二、回迁协议首句是“为顺利推进绩溪县农贸中心升级改造项目”,这就充分证明该项目性质是公益事业的升级改造,并非卖给私人进行纯商业开发。而今项目改变,性质随之不同。其区别:一个是县政府的升级改造项目,体现的是公共利益;一个是海鹏公司华阳生活广场的商业开发项目,是以营利为目的,体现的是商业利益。凡是属于商业开发的,绝不属于社会公共利益。被告已违反《城乡规划法》第35条“禁止擅自改变城乡规划的重要用地用途”之规定。

三、属于升改项目签订的回签协议与海鹏公司“华阳生活广场”项目不搭界。该协议也不是万金油,两家都好用。在2015年8月,县领导郑华副书记、宋晓丹副县长、汪光玉局长等人员参加的谈判会上,业主一提到回迁协议,甚至连开发商尹总连吼两声:“与我不搭界。”说话很粗鲁,他自己也不否定。

四、被告是原华阳农贸市场土地使用证持证人。滥用《征收条例》,混淆公共利益和商业利益之区别,抛掉公共利益作为行政征收的前提条件和有关法律法规之规定,反其道而行之,且又在未告知利害关系人的情况下,没有被告拿出“国有土地使用证”,海鹏公司刘献征怎能于2011年8月22日购得原华阳农贸市场10806㎡宗地(含原告等41间有产权店铺),同年,9月8日在明显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法规依据的情况下,把“国有土地使用证”办了变更手续,任其我行我素进行纯商业开发。这时,被告已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也根本没有资本谈升级改造,更没有资格与原告签订回迁协议。

五、被告竟以公共利益为名,通过县政府调集社会各界力量,采用逼迁逼拆的强拆手段限业主搬离现场,逼业主签订行政回迁协议。如果发生的这些事情建立在为加快升级改造项目的进度上,原告等人可以理解、谅解。可恰恰相反的是为刘献征私人的纯商业开发,竟以公共利益为名,行商业拆迁之实。被告这种逼迁逼拆的强拆行为已严重违反宪法第13条,物权法第4条之规定。

六、变更后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是冒名顶替、张冠李戴的骗局。证中载明,用地单位:绩溪县海鹏置业有限公司;用地项目名称:华阳农贸市场;用地位置:原华阳农贸市场。由此可见,项目是原华阳农贸市场的升级改造,并非海鹏公司华阳生活广场的商业开发。真是弄虚作假,存在舞弊行为。显然,华阳生活广场是没有规划的冒名顶替的项目,哪来有“用地规划许可证”呢。被告为其变更“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已违反《行政许可法》第9条“依法取得的行政许可,除法律法规规定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可以转让的外,不得转让”之规定。

七、回迁协议之附图,即协议图,是原告签订行政回迁协议的依据和作出决定的重要因素。如今,改变项目后的华阳生活广场是一座没有规划的破坏性的违规建筑。它不但破坏了原有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如在信合门口路段××规模很××马路市场;在二小地段占道经营的茶叶、干笋市场;还有大大小小到处可见的菜市摊点。也严重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国家利益和原告等业主的合法权益;还严重影响了城市文明形象,特别是县委、政府形象;也给社会带来了不安宁、不祥和、不稳定因素。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条“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原则”,请县法院查明事实真相。也请被告当庭讲清楚。以便法庭以法律为尺度,作出公正的裁判。并请求法庭根据宪法第10、13条;土地法第58、78条;规划法第7、35条和行政许可法第9、69等法律法规,判令被告拿回“国有土地使用证”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重归升级改造项目才可继续履行与原告签订的行政回迁协议。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全面履行原、被告签订的《绩溪县农贸中心产权商铺回迁协议》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原告提起行政诉讼,应当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依据。具体的诉讼请求实际上就是要求原告根据诉讼的种类,对于要求被告承担责任形式、责任内容予以明确化和详细化。本案中,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为要求被告充分履行协议并承担违约责任。关于充分履行协议,本案中涉案的农贸中心项目早已完工并投入使用,如果要求按原回迁协议约定的内容准确、充分履行,已不可能。因此,该充分履行协议的诉请是不可能实现的请求,即使法院判决支持,被告无法准确无误地履行,法院也无法顺利地强制执行。关于承担违约责任,原告在诉讼请求中未具体明确地提出被告承担何种形式的违约责任,使得法院也无法做具体明确的判决。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本院也多次向原告释明,要求其变更诉讼请求,明确具体履行内容和承担违约责任的形式,并告知仅判决继续履行合同承担违约责任存在履行内容不明,无法执行的风险。对于上述释明和告知,原告均未能做出有效的回应,并一再坚持要求被告充分履行协议。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具体明确,在法院多次释明后,原告仍然坚持其诉讼请求。因此,该诉讼请求本院无法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洪凤花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0元,退回原告洪凤花。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晓燕

审 判 员  程祥琪

人民陪审员  汪云义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徐 艳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规定的“有具体的诉讼请求”是指:(一)请求判决撤销或者变更行政行为;(二)请求判决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三)请求判决确认行政行为违法;(四)请求判决确认行政行为无效;(五)请求判决行政机关予以赔偿或者补偿;(六)请求解决行政协议争议;(七)请求一并审查规章以下规范性文件;(八)请求一并解决相关民事争议;(九)其他诉讼请求。当事人未能正确表达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释明。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