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税务行政登记

毕宝新、宝鸡市国家税务局与杨耀民、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房屋行政登记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19日 案由:房屋行政登记 税务行政登记 当事人:宝鸡市国家税务局 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 毕宝新 杨耀民 案号:(2014)宝中行终字第00009号 经办法院: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毕宝新,男,汉族,1969年1月17日生,陕西省宝鸡市人,宝鸡市国家税务局干部,住宝鸡市金台区。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宝鸡市国家税务局(以下简称市国税局),住所地:宝鸡市金台区马营路16号。

法定代表人刘峰,任局长。

委托代理人仝刚,陕西西虢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耀民,男,汉族,1947年7月13日生,陕西省宝鸡市人,宝鸡市国家税务局退休干部,住宝鸡市。

委托代理人张利民,陕西行中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赵建辉,陕西行中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原审被告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以下简称市住建局),住所地:宝鸡市行政中心1号楼6楼48号。

法定代表人张德科,任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昊,北京大成(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诉讼记录

上诉人毕宝新、市国税局因房屋行政登记一案,不服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2014)渭滨行重字第0000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毕宝新、市国税局的委托代理人仝刚、被上诉人杨耀民及委托代理人张利民、赵建辉、原审被告市住建局的委托代理人李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审理查明,原告于1994年购买了本单位位于宝鸡市渭滨区金陵新村3区5号楼1单元7楼14号公有住房一套,并于1994年1月7日和4月21日缴纳房款5000元和7873.56元,又于1997年lO月8日缴纳了超面积房款1389元,共计14262.56元,并居住至今。第三人市国税局于1999年将该房屋分配给第三人毕宝新,毕宝新于2000年6月26日缴纳了全部房款48813.34元。毕宝新向第三人市国税局请求交付,国税局以该房屋被原告占有为由一直未交付,国税局对于原告仍占有该房屋未作出处理决定,既未通知原告腾房,也未向原告退还房款。2011年11月第三人市国税局与毕宝新向市住建局提出房屋登记申请。在《房屋登记申请询问表》中,毕宝新在回答“您申请登记的房屋是否存在产权纠纷”问题时,选择了“否”。被告市住建局对该申请进行了审核。于2012年3月20日通过审批,2012年4月27日进行所有权转移登记。2012年12月30日毕宝新通过律师向原告发出催告函,原告方知毕宝新已取得该房所有权证。原审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合法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具备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三个要件。本案第三人市国税局将涉案房屋出卖给第三人毕宝新时,未对房屋原占有人即本案原告的占有和房款问题作出处理决定,造成原告与毕宝新对涉案房屋形成权属争议。根据《房屋登记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三项规定:“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有效性负责,不得隐瞒真实情况或者提供虚假材料申请房屋登记”,国税局和毕宝新在明知该房有争议的情况下,在办理房产权转移过程中隐瞒该房有争议这一事实真相,致使被告作出的向毕宝新颁发宝鸡市房权证渭滨区字第00058000号房屋产权证的具体行政行为缺乏事实依据,证据不足,故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撤销。原告与当事人争议的原告因妻子是否已购买房改房致使原告丧失购买本案涉案房屋资格、毕宝新是否有购买本案涉案房屋资格,不是本案审理范围,原告与当事人可通过其他合法途径予以解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房屋登记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撤销被告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给第三人毕宝新颁发的宝鸡市房权证渭滨区字第00058000号房屋产权证,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承担。

一审判决送达后,原审第三人毕宝新、宝鸡市国家税务局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人毕宝新称:(一)、一审法院超出了行政诉讼的审理范围,判决错误;(二)、市住建局向本人颁发的房屋产权证书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有效,应当维持该行为;(三)、一审法院混淆了产权和清退的概念,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四)、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房屋登记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三项并无一审判决所依据的规定内容。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并予改判。上诉人宝鸡市国家税务局称:(一)、一审法院超出了行政诉讼的审理范围,判决错误;(二)、市住建局向毕宝新颁发的房屋产权证书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有效,应当维持该行为:(三)、一审法院混淆了产权和清退的概念,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判决错误;(四)、一审法院适用《房屋登记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三项、《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并予改判。被上诉人杨耀民答辩认为:(1)、两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2)、两上诉人提出原审判决超出审查范围的理由,是错误的:(3)、两上诉人称原审被告向上诉人毕宝新颁发的房屋产权证合法有据,是错误的,理由是市住建局在给毕宝新房屋登记时不符合《房屋登记办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二审发回重审,再次提供的证据不应采信;(4)、两上诉人认为对被上诉人杨耀民占有的房屋只是清退不是产权,杨耀民在涉案房屋居住占有使用21年之久,没有非法居住的证据,也没有证据证明杨耀民妻子韦淑英购有房改房;(5)、原审判决在适用《房屋登记办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序号虽有错误,但不影响案件判决事实。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审被告市住建局认为,(1).支持上诉人请求,同意上诉人理由;(2).我们没有上诉不意味着服判,我们的发证行为有事实、职权、程序、法规依据;(3).一审判决是一个错案,超越了审查范围,僭越了行政权,原审适用《房屋登记办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一条、第五十四条(一)项错误;(4).在一审中代理人申请调取房改房相关证据,把事实查清,希望二审法院接受代理人的意见调取证据;(5).被上诉人怀疑住建局颁发的房产证是补发的,可以申请鉴定,该房产证不一定出现在58000号房产证登记材料里;(6).建议法院调解。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相同。二审庭审后,经主持各方进行协调,终因各方达不成一致意见,协调未果。

上述事实有行政起诉状、购房交款收据、律师函、公有住房产权登记表、已购部分产权住房过度全产权补差结算表、宝鸡市国税局房屋所有权证、房屋登记询问表、一、二审庭审笔录在卷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市国税局、毕宝新在向市住建局提出房屋转移登记申请时,隐瞒了该房屋存在产权纠纷的事实,违反了《房屋登记办法》第十一条第三款:“申请人应当对申请登记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有效性负责,不得隐瞒真实情况或者提供虚假材料申请房屋登记”的规定。原审法院撤销原审被告市住建局给上诉人毕宝新颁发的宝鸡市房权证渭滨区字第00058000号房屋所有权证是正确的。上诉人毕宝新、市国税局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房屋登记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错误的理由成立,本院应予支持。上诉人毕宝新、市国税局又称,市住建局颁发的宝鸡市房权证渭滨区字第00058000号房屋产权证书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有效,应当维持该行为的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至于被上诉人杨耀民与上诉人毕宝新所诉争的涉案房屋如何清退,属另一法律关系,可通过其他合法途径解决。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二项、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2014)渭滨行重字第00001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原审被告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给毕宝新颁发的宝鸡市房权证渭滨区字第00058000号房屋所有权证。

一、二审案件诉讼费各50元,均由原审被告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杨 艳

审判员  宋连奎

审判员  陈 蔚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记员  冯建华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一目第六十一条第(二)项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房屋登记办法》

第十一条第三款第二十一条第(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