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旅游行政批准

李春焕与李春焕不服唐山市古冶区交通运输局(以下简称古冶区交通局)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的唐交许不决字、李春焕诉称等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9月29日 案由:海关行政批准 人民政府行政批准 交通行政批准 物价行政批准 司法行政行政批准 公路行政批准 道路行政批准 旅游行政批准 当事人:古冶区审批局辩称 李春焕不服唐山市古冶区交通运输局(以下简称古冶区交通局)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的唐交许不决字 古冶区审批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依据 李春焕诉称 唐山市古冶区行政审批局 李春焕 案号:(2018)冀0204行初10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春焕,女,1973年4月13日出生,汉族,无职业,现住河北省唐山市。

委托代理人王翠芝,河北杨建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唐山市古冶区行政审批局,住所地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金山开发区永盛路西侧。

法定代表人张敏健,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程国民,该局政策法规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邱保权,该局政策法规科科员。

第三人王佳明,男,1974年11月25日出生,汉族,无职业,现住河北省唐山市。

原告李春焕不服唐山市古冶区交通运输局(以下简称古冶区交通局)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的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于2018年5月7日以古冶区交通局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后,于2018年5月11日向被告古冶区交通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王佳明与案件的处理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原由古冶区交通局承担的出租车经营许可职责划转至唐山市古冶区行政审批局(以下简称古冶区审批局),并于2018年8月1日完成交接。古冶区交通局向本院提出变更被告申请,经本院准许后向原告释明,原告同意将本案被告变更为古冶区审批局。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春焕及其委托代理人王翠芝、被告古冶区审批局的委托代理人程国民、邱保权、第三人王佳明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古冶区运输局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认为原告李春焕提出的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申请,存在王佳明自愿退出出租客运市场,不同意继续从事出租客运问题,以及×××出租车已经过户到王义超名下,车牌号变更为×××,申请中的×××出租车已经不存在的问题,以李春焕所提申请超出行政许可权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了不予恢复王佳明经营出租客运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车辆《道路运输证》的行政许可决定。

原告李春焕诉称,原告于2017年10月23日向古冶区交通局提出撤销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后颁发给王义超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和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的申请,原告于2017年12月23日收到古冶区交通局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的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决定书。原告认为古冶区交通局作出的《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的双重错误,依法理应撤销,具体理由如下:1、古冶区交通局在决定书中认定本机关无权强制任何公民从事出租客运经营,而原告提交的是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申请,并不是让古冶区交通局重新再给王佳明办理另一个《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道路运输证》。2、该决定书中认定原告的申请存在王佳明自愿退出出租客运市场,不同意继续从事出租客运问题,×××出租车系原告与王佳明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系夫妻共同经营,无论王佳明是否退出出租客运市场。原告都有×××出租车的经营权,该经营权不应当受到损害,古冶区交通局的决定恰恰损害了原告的经营权。3、该决定书中认定×××出租车已经过户到王义超车号变更为×××,申请中的×××出租车已经不存在,而×××出租车事实是存在的。车辆牌照号只不过是一个识别标志。车辆牌照号可以随过户更换,不应该成为恢复×××出租车相关出租车手续的障碍。4、该决定书中认定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初审上报唐山市交通运输局行政审批处审批同意颁发证件,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盖章,既然行政许可由唐山市交通局审批,不予行政许可未经唐山市交通局行政审批处审批违反法定程序。5、该决定书认定原告婚姻关系中涉及的出租经营权问题应另案解决适用法律错误,婚姻案件只能解决涉及的出租车所有权分割、而经营权是行政审批中赋予的权利,不属于婚姻民事诉讼解决事项。综上,原告认为该决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应当纠正。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人民法院依法判决:1、请求依法判决撤销古冶区交通局作出的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2、判令被告依法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证据一、申请书,证明原告提出的申请和申请事项。证据二、(2016)冀0204民初字第306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唐山市古冶区人民法院判决王佳明与王义超买卖×××出租车的行为无效,古冶区交通局理应恢复原告出租经营手续。证据三、(2016)冀02民终7130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王佳明与王义超买卖×××出租车的行为无效,古冶区交通局理应恢复原告出租经营手续。证据四、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证明古冶区交通局作出了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行政行为,该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被告古冶区审批局辩称,其答辩意见与古冶区交通局提供的答辩意见一致。一、古冶区交通局具有出租汽车道路运输经营行政许可的职责。不予交通许可决定无需经过其他行政机关审批。首先,被答辩人和第三人王佳明婚姻存续期间经营×××号出租车相关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加盖的是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公章,唐山市交通运输局行政审批处的审批系内部审批,不具备外部审批效力。依照《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九条一款(一)项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准予行政许可的决定。需要颁发行政许可证件的,应当向申请人颁发加盖本行政机关印章的下列行政许可证件:(一)许可证、执照或者其他许可证书的规定,原告和第三人王佳明婚姻存续期间经营×××号出租车相关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号出租车的《道路运输证》颁发的执法主体是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其次,唐山市交通运输局于2015年8月28日颁布了《唐山市交通运输局关于进一步下放行政审批及相应管理权限的通知》(唐交发201538号),该文件将县内班车客运、包车客运、旅游客运、出租客运、普通货物运输、客运站场、货运站场等七项经营许可权下放到各县区交通运输局,古冶区交通局具有以上相关道路运输经营行政许可的职权。其三、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交通运输部于2017年9月4日颁发的《中央编办、交通运输部关于地方交通运输行业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改革试点有关问题意见》(中央编办发2017193号)三、交通运输行业所有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都要纳入改革实施范围。要将事业单位承担的路政管理、道路运输管理、港航海事管理等职能中有关行政许可、行政裁决等行政职权。划归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明确了道路运输管理中有关行政许可、行政裁决等行政职权划归交通运输主管部门。二、古冶区交通局对第三人王佳明退出出租客运市场的行政许可审批合法。原告在本案中的申请事项与第三人王佳明退出出租客运市场的行政审批是两个不同的行政许可事项。首先。×××号出租车的车辆登记人和《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中经营人均为王佳明,虽然,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定冀BTL**号出租车系原告和王佳明婚姻存续期间共同经营。但是,该判决不能剥夺王佳明是否经营出租客运的自主选择权,在王佳明自愿选择退出出租客运市场的情形下,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为王佳明办理退出出租客运市场注销相关《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的行政审批符合法律规定。其次,原告申请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的行政许可审批事项与第三人退出出租客运市场的行政许可审批是两个不同的行政许可事项。原告主张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并不等同于主张第三人王佳明退出出租客运市场行政审批无效,原告申请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许可事项实质是合法经营权受到损害时通过再启动行政程序进行的行政救济。三、不予行政许可行为认定事实准确,适用法律正确。首先,《行政许可法》第二条本法所称行政许可,是指行政机关根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经依法审查,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王佳明在征求意见和听证时主张1、我申请退出出租车经营属于我做为公民的基本权益;2、古冶区交通运输局做出的准许我退出出租车经营的行政行为合法,同时,王佳明不同意恢复冀BL5**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古冶区交通局无权超出法律规定强加给第三人王佳明从事出租客运经营的义务。其次,出租客运审批属于具有数量限制的特许经营。×××出租车已经过户到王义超,并且,×××号车辆牌照变更为×××,原告申请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的许可事项必须以×××号出租车恢复到×××号车辆牌照和车辆登记人是王佳明为前置条件,而这些前置条件始终没有成就。四、不予行政许可行为并未侵害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仍然可以另起程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首先。古冶区交通局接到原告申请后,经调查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定的法律事实证明了王义超在行政许可申请中欺骗审批机关行为违反了《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和王佳明因与王义超买卖×××出租车的行为无效而在审批时不备经营出租汽车的必要条件,古冶区交通局撤销了准许王义超经营出租客运的冀交运管许可唐字130204200561号《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号出租车《道路运输证》的行政许可。其次,原告与第三人王佳明婚姻关系中涉及的出租车问题既可以提起对有关财产进行分割的民事诉讼,也可以再次启动行政许可申请程序。以夫妻共同经营出租客运一方自愿退出出租客运市场为由向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自己独立进行出租客运经营。还可以与第三人王佳明和案外人王义超自行协商解决婚姻财产问题。综上所述,古冶区交通局作出的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且无证据支持,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古冶区审批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第一组证明行政行为合法的证据:证据一、唐古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证明古冶区交通局作出的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的事实。证据二、李春焕的撤销行政许可申请书,证明李春焕向古冶区交通局提出撤销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后颁发给王义超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和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申请的事实;证据三、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事业单位法人证书》,证明公路运输管理站是古冶区交通局设立的,古冶区交通局是公路运输管理站的上级机关。证据四、《唐山市交通运输局关于进一步下放行政审批及相应管理权限的通知》(唐交发[2015]38号),证明唐山市交通运输局将县内班车客运、包车客运、旅游客运、出租客运、普通货物运输、客运站场、货运站场等七项经营许可权下放到各县区交通运输局,古冶区交通局具有行政许可职责,不予交通许可决定无需经过其他行政机关审批。证据五、《中央编办、交通运输部关于地方交通运输行业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改革试点有关问题意见》(中央编办发[2017]193号),证明将事业单位承担的路政管理、道路运输管理、港航海事管理等职能中有关行政许可、行政裁决等行政职权,划归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古冶区交通局具有行政许可职责,不予交通许可决定无需经过其他行政机关审批。证据六、协助调查通知书,证明王佳明×××出租车延续审批卷宗和王义超冀交运管许可唐字130204200561号《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冀BL5**号出租车《道路运输证》审批卷宗的来源。证据七、王佳明×××出租车延续审批卷宗(17项材料),证明1、王佳明×××出租车审批情况;2、×××出租车系王佳明与李春焕夫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和共同经营出租客运的事实;3、《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加盖的是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公章,依照《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是审批主体。证据八、王义超冀交运管许可唐字130204200561号《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号出租车《道路运输证》审批卷宗(23项材料),证明1、出租客运审批属于具有数量限制的特许经营,审批机关赋予王义超租客运许可必须以×××号出租车转让给王义超和王佳明、李春焕退出出租客运市场以前提条件,同样,原告申请恢复的申请事项必须以王义超的×××号出租车的车辆牌照被唐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注销为前提,至今条件没有成就;2、王义超提供的×××出租车购车发票交易价格为40000元,与购车合同实际价格530000元不符,王义超具有违反《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和欺骗审批机关的行为,因此,王义超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号出租车的《道路运输证》另案被撤销。证据九、(2015)古民初字第655号、(2016)冀0204民初字第306号和(2016)冀02民终7130号《民事判决书》,证明1、×××出租车系王佳明与李春焕夫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共同经营的事实;2、王佳明、王义超买卖行为无效,王义超不具有对×××出租车的所有权,王义超在行政审批时不具有赋予行政许可的必要经营条件;3、王佳明、王义超购车合同实际价格530000元,向审批机关提供的×××出租车购车发票交易价格为40000元,王义超存在违反《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和欺骗审批机关的行为。证据十、征求意见通知书、送达回证、王佳明意见,证明1、古冶区交通局向原告和第三人王佳明征求了意见,原告和第三人王佳明也充分表达了意见。2、古冶区交通局作出的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证据十一、延长交通行政证可期限通知书和送达回证、交通行政许可期限法定除外时间通知书和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作出的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证据十二、告知听证权利书、听证通知书、送达回证、听证笔录、李春焕听证意见,证明唐交许不决字[201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第二组古冶区交通局与古冶区审批局变更责任主体的证据(依据):证据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涉及法律规定的行政机关职责调整问题的决定》(2018),证明有关法律规定尚未修改之前,调整适用有关法律规定,由组建后的行政机关或者划入职责的行政机关承担,由原古冶区交通局承担出租经营许可行政审批职责和工作由古冶区审批局承担。证据二、《国务院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涉及行政法规规定的行政机关职责调整问题的决定》(国发2018-17号),证明有关行政法规规定尚未修改或者废止之前,调整适用有关行政法规规定,由组建后的行政机关或者划入职责的行政机关承担;由原古冶区交通局承担出租经营许可行政审批职责和工作由古冶区审批局承担。证据三、古政办发[2017]7号唐山市古冶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唐山市古冶区行政审批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的通知》,证据四、《唐山市古冶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中共唐山市古冶区委办公室关于印发〈古冶区行政审批局组建方案〉的通知》(古办字[2017]26号),证据三、四证明古冶区交通局有关出租车行政许可的职责转移给了古冶区审批局,古冶区交通局不再具有被告的主体资格,应该由古冶区审批局承接古冶区交通局的被告诉讼地位。证据五、《唐山市古冶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古冶区行政审批局试行工作方案〉的通知》(古政办字[2018]45号),证明古冶区行政审批局的职责情况,有关出租车行政许可的职责属于古冶区审批局,古冶区审批局属于适格被告。

诉讼记录

经庭审质证,原告李春焕对被告古冶区审批局提交的第一组证据中的证据二、三、六、九、第二组证据均无异议,对第一组证据中证据一真实性没有异议,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该决定书在认定事实和法律适用上均有错误;认为证据四、五只是单位内部下发的相关通知,对外没有法律效力,达不到其证明目的;对证据七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八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该卷宗显示的内容是王义超与王佳明故意违造事实,侵害原告的合法权益;对证据十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第三人王佳明的意见代表不了原告的意见,该出租车是二人共同财产,王佳明放弃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被告以王佳明的意见作出的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不具有合法性;对证据十一、十二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不予行政许可决定书违反法律程序,认定事实错误。

被告古冶区审批局对原告李春焕提交的证据一、二、四均没有异议。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恢复原出租手续需要一定的条件,一是车辆条件,应恢复到买卖之前的状态,但车辆登记人仍然是王义超,没有恢复原来状态,二是王佳明不同意恢复,行政许可是行政机关赋予公民、法人从事某种经营的权利而不是义务,古冶区交通局没有强加给法人、公民从事出租汽车经营的职责。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古冶区审批局提交的第二组证据系规范性文件,原告李春焕无异议,本院对该组证据均予以认定;原告对被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中的证据二、三、六、九无异议,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二、四无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均予以认定。被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中的证据一系本案审理的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本院对该证据予以认定;证据四、五系关于道路运输管理的规范性文件,可以认定古冶区交通局具备作出行政许可的职权,本院予以认定;证据七系第三人王佳明×××出租车审批手续,具备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认定;证据八系第三人王佳明退出出租车运营及王义超申请出租车运营的审批手续,具备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认定;证据十、十一、十二系被告作出行政决定的程序性证据,具备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李春焕提交的证据三系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可以证实王佳明与王义超买卖×××出租车行为被确认无效,本院对该证据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7年10月23日,原告李春焕向古冶区交通局提出申请,申请撤销第三人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后颁发给王义超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和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古冶区交通局经审查后,于2017年11月14日向王佳明、王义超下达了征求意见通知书,并于2017年11月30日就李春焕提出的申请组织听证,李春焕、王佳明、王义超均参加了听证。就李春焕提出的撤销第三人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后颁发给王义超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的申请,古冶区交通局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了撤销准许王义超营运出租客运的冀交运管许可唐字130204200561号《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号出租车《道路运输证》行政许可的决定。就李春焕提出的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申请,古冶区交通局认为存在两点问题,一是王佳明自愿退出出租客运,不同意继续从事出租客运,二是BTL592号出租车已经不存在。李春焕的该项申请超出了该机关的行政许可权限,同时认为李春焕婚姻关系中涉及的出租经营权的问题应另行解决,故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了不予恢复王佳明经营出租客运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车辆《道路运输证》行政许可的决定。

另查明,原告李春焕与第三人王佳明原系夫妻关系,二人在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2007年)共同经营×××号出租车,双方分居后,王佳明未经李春焕同意于2014年6月24日向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申请退出出租客运市场,同时,王义超向古冶区交通局运输管理站申请进入出租客运市场,经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初审上报唐山市交通运输局行政审批处审批同意,王佳明与王义超于2014年6月27日开具了BTL592号车辆交易票据,2014年6月30日BTL592号出租车过户登记至王义超名下,车号变更为BTL566。2014年8月12日古冶区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站向王义超颁发了冀交运管许可唐字130204200561号《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号出租车《道路运输证》。2016年2月22日,李春焕将王义超、王佳明诉至古冶区人民法院,要求确认二人买卖BTL592号出租车行为无效并要求王义超返还机动车和出租车营运资格,古冶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冀0204民初字第30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由被告王佳明与被告王义超之间买卖×××出租车的行为无效;二、被告王义超返还×××机动车和出租车营运资格给原告李春焕,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王佳明与王义超不服提出上诉,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冀02民终713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维持古冶区人民法院作出的第一项判决,撤销第二项判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行政许可是指行政机关根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经依法审查,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本案中,原告李春焕向古冶区交通局申请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不属于申请行政机关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实质上是要求古冶区交通局履行职责,古冶区交通局作出唐交许不决字[2017(笔误为2007)]第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亦是在实质上拒绝了李春焕提出的申请事项,故本案审查的重点为在王佳明与王义超买卖×××出租车行为被确认无效之后,被告是否应当恢复王佳明原出租运营许可。根据法庭调查的事实,首先,王佳明自愿退出出租车营运市场先于其与王义超买卖行为被确认为无效,在王佳明未提出恢复申请的情况下,古冶区交通局无权强行恢复王佳明原运营手续;其次,准予王佳明退出的行政许可未被依法撤销,恢复王佳明原运营许可的条件不能完全具备;再次,王义超申请加入与王佳明申请退出是两个不同的许可事项,王佳明与王义超的买卖×××出租车的行为被法院依法确认无效,仅是王义超运营许可被撤销的条件之一,并非是恢复王佳明原运营许可的充分理由。因此,恢复王佳明将×××出租车转让之前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不是本案古冶区交通局应履行的法定职责。古冶区交通局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向原告及第三人送达了征求意见通知书,并且依法组织听证会,听取了各方当事人的意见,保障了原告及第三人王佳明的各项权利,符合法定程序。该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了不予恢复王佳明经营出租客运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和×××车辆《道路运输证》的行政许可决定符合法律规定,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李春焕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李春焕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李星群

人民陪审员  王丽娟

人民陪审员  张蕾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健

附件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

第三十八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