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外资管理行政补偿

田小龙、十堰市人民政府城乡建设行政管理:房屋拆迁管理(拆迁)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7月3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内贸外贸行政补偿 房屋行政补偿 外资管理行政补偿 当事人:十堰市人民政府 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政府 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 田小龙 案号:(2018)鄂行终578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田小龙,男,1979年5月26日生,汉族,原住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现住湖北省十堰市武当国际园中央商务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十堰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湖北省十堰市北京中路8号。

法定代表人陈新武,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毛大勇,该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饶哲,该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武当路71号。

法定代表人张捍声,区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祖武,该区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西武,湖北博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住所地湖北省十堰市汉江南路15号房地产大厦1层。

法定代表人杨斐然,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贺荣明,十堰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上诉人田小龙因诉被上诉人十堰市人民政府、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茅箭区政府)、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房屋拆迁安置补偿一案,不服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鄂03行初39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案件基本情况

田小龙原审诉称,田小龙房屋的土地性质为集体土地,而十堰市人民政府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对田小龙房屋进行征收。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第一条、第二条明确规定该法的适用范围系国有土地上房屋。十堰市人民政府、茅箭区政府、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没有法定职权对田小龙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实施征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被征收土地上的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征收时集体土地上的房屋是作为地上附着物进行补偿的,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据此可知十堰市人民政府没有制定征收补偿标准的权限。请求:⒈请求确认十堰市人民政府的十政发(2011)26号《关于对中岳路道路建设和上海路北片区旧城改建范围内房屋进行征收的决定》无效;⒉判决十堰市人民政府、茅箭区政府、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因房屋征收行为无效而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⒊诉讼费用由十堰市人民政府、茅箭区政府、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承担。

原审认定,田小龙具有从事法律职业工作经历。田小龙自述:2012年10月至11月期间,其分别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邮寄起诉状,其中诉请与本案一样,但法院未立案。2013年1月,田小龙弟弟田小虎告知田小龙有关安置房屋贷款事宜。2017年8月24日,田小龙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后于2017年10月25日分案起诉。

原审认为,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法定条件。结合田小龙特殊职业经历,其最迟在2013年1月前就知道或应当知道案涉房屋拆迁相关事宜和本案相关文件规定内容,田小龙却于2017年8月24日提起本案诉讼请求。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田小龙的起诉超过法定2年的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项规定,裁定驳回田小龙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给田小龙。

田小龙上诉称,⒈原审裁定“2012年10月至11月期间,其分别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邮寄起诉状,其中诉请与本案一样……”认定的事实错误,田小龙在庭审中只是讲大部分一样。⒉田小龙于2012年10月至11月期间分别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邮寄行政起诉状,已经根据法律的规定在主张自己权利,但是由于人民法院未给予处理,导致田小龙依然相信人民法院最终会给予处理。即使超过诉讼时效因错不在田小龙,而是有正当理由的。⒊田小龙的损害赔偿请求项并未超过诉讼时效。⒋原审法院审理的本案案由系房屋拆迁安置纠纷,显然房屋拆迁安置的相关法律规定已被废止,故原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法院(2017)鄂03行初39号行政裁定,指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田小龙的起诉,诉讼费由十堰市人民政府、茅箭区政府、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承担。

十堰市人民政府、茅箭区政府、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辩称,田小龙请求确认无效的十堰市人民政府作出十政发(2011)26号《关于对中岳路道路建设和上海路北片区旧城改建范围内房屋进行征收的决定》,针对的是国有土地上的房屋,而田小龙诉称的房屋是集体土地上的房屋,故田小龙与该决定之间没有利害关系。即使征收田小龙的集体土地上房屋参照十政发(2011)26号《关于对中岳路道路建设和上海路北片区旧城改建范围内房屋进行征收的决定》,也因原审法院开庭审理后查明了田小龙最迟应于2013年1月之前就已经知道或应当知道涉案房屋拆迁相关事宜和本案相关文件规定内容,田小龙却于2017年8月24日提起诉讼,超过了2年的法定起诉期限。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田小龙的上诉理由皆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依法应当驳回田小龙的诉讼请求。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十堰市人民政府于2011年8月7日作出十政发(2011)26号《关于对中岳路道路建设和上海路北片区旧城改建范围内房屋进行征收的决定》后,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已于2011年8月9日进行了公告;田小龙曾自述已于2012年10月至11月期间分别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邮寄了诉请与本案大部分一样的起诉状;田小龙的母亲李相莲和弟弟田小虎的被征收房屋与其诉称的房屋相连一起,李相莲将田小龙位于十堰市茅箭区二堰街办姜湾村的房屋所有权证交上海路北片区项目建设协调服务指挥部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田小虎曾于2013年1月与田小龙通电话告知有关安置房屋贷款等;田小龙之妻陈霞及子田尧之、田东哲公告期间一直居住于十堰市;田小龙具有从事法律职业工作经历。原审法院认定田小龙于2017年8月24日提起本案诉讼超过了2年的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事实根据充分,于2017年12月26日裁定驳回田小龙的起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项的规定,是正确的。田小龙诉请判决十堰市人民政府、茅箭区政府、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因房屋征收行为无效而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缺乏相应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原审一并予以裁定驳回亦无不当。田小龙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依法不应给予支持。十堰市人民政府、茅箭区政府、十堰市房地产管理局的答辩意见具备相应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应予采信并予支持。

综上,原审程序合法,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田小龙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长  王 争

审 判员  徐 冰

审 判员  李 伟

二〇一八年七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雷 禹

书 记员  杜思远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