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文化行政裁决

王洪亮等人与金沙县茶园乡人民政府不服行政处理纠纷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0月3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裁决 教育行政裁决 文化行政裁决 新闻出版行政裁决 当事人:王洪亮 陈世会 王洪友 王洪军 陈世涛 金沙县茶园乡人民政府 陈世娥 何某先 陈世明 案号:(2014)黔金行初字第26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金沙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洪亮,男,汉族,1964年4月23日出生,贵州省金沙县人,小学文化,农民,现住贵州省金沙县。

原告王洪友,男,汉族,1966年9月11日出生,贵州省金沙县人,小学文化,农民,现住贵州省金沙县。

原告王洪军,男,汉族,1975年1月30日出生,贵州省金沙县人,小学文化,农民,现住贵州省金沙县。

原告王洪亮、王洪友、王洪军的委托代理人徐世鹏,金沙县平坝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陈世娥,女,汉族,1962年10月9出生,贵州省金沙县人,小学文化,农民,现住贵州省金沙县。

原告何某先,女,汉族,1973年11月27日出生,贵州省金沙县人,无文化,农民,现住贵州省金沙县。

原告陈世明,男,汉族,1962年9月9日出生,贵州省金沙县人,初中文化,农民,现住贵州省金沙县。

原告陈世会,女,汉族,1964年10月20出生,贵州省金沙县人,无文化,农民,现住贵州省金沙县。

原告陈世涛,男,汉族,1977年12月21出生,贵州省金沙县人,小学文化,农民,现住贵州省金沙县。

以上五原告委托代理人杨良举,男,汉族,1976年3月10日生,住遵义县泮水镇纸厂村一组。

被告:金沙县茶园乡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罗乾,男,乡长。

委托代理人代加吟,男,系茶园乡司法所司法助理员。

委托代理人蔡维波,男,系茶园乡人民政府乡长助理。

第三人茶园乡石钟村黄水组。

诉讼代表人,李德江,男,汉族,1969年1月19日出生,贵州省金沙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贵州省金沙县。

诉讼记录

原告王洪亮、王洪友、王洪军、何某先、陈世明、陈世涛、陈世会、陈世娥不服被告金沙县茶园乡人民政府作出的茶府发(2013)9号《茶园乡人民政府关于何某先与石钟村黄水组土地争议的处理决定》(以下简称《处理决定》)土地行政一案,本院于2014年1月3日作出(2013)黔金行初字第37号行政判决后,原告不服上诉,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一审法院审理程序违法。毕节中院以(2014)黔毕中行终字第37号行政裁定书裁定:一、撤销金沙县人民法院(2013)黔金行初字第37号行政判决;二、发回金沙县人民法院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洪亮、王洪友、王洪军、王洪友及委托代理人徐世鹏、原告陈世娥、陈世明、陈世涛、陈世会及委托代理人杨良举、被告金沙县茶园乡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代加吟、蔡维波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石钟村黄水组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一、被告认定事实错误。原告等被征用的土地系土地承包所得,在土地承包到户前,政策鼓励集体开荒种地,该村家家户户都开有荒地作为土地耕种。原告也在现茶园乡石钟村和平组地名黄家坡(又名大干田)开垦了一大片荒地作为土地耕种管理。1980年土地承包到户时,原生产队召集村民开会决定,确定各家自行开垦的荒山土地归各自耕管、收益、并归各自所有。并按估算亩分进行登记发包给村民管理使用,计入《农户承包耕地、幼林地、荒山水面登记表》。原告王洪亮户以其父亲王应明为户主承包了“争议地”管理耕种。后因其父年老,便将其6.5人土地在第二轮土地承包时划分给了原告王洪亮、王洪友、王洪军并办理了《金沙县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该地原告家一直耕种管理至今无任何争议。现被征用的3亩土地,系原告承包所得,应享有相应的土地补偿款。但被告故意断章取义、偷换概念,毫无事实依据对本案作出《处理决定》;

二、被告程序错误。1、被告认定主体错误。原告向被告申请的是“请求被告确定被石兴石粉厂征用的黄家坡土地补偿款归原告享有。”在申请中未涉及茶园乡石钟村黄水组参与本案。所以,被告的处理决定主体严重错误;2、被告案由定性错误。原告申请提出的是确定补偿款归属的争议纠纷,而被告作出的是土地权属纠纷的处理决定;3、根据《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三条:“调查处理土地权属争议,应当以法律、法规和土地管理规章为依据。从实际出发,尊重历史,面对现实”的规定。原告等户从开荒耕管了争议地三十多年,其承包经营权应得到法律的保护;4、被告无处理本案的资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下列涉及农村土地承包民事纠纷,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四)承包地征收补偿费分配纠纷。”的规定。原告在申请书中要求处理的是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三、被告所作的处理决定违反了行政公平、合理原则。原告与其他村民都开有荒地耕种,但被告在处理该村村民王某昭、刘某旷开荒地均作为承包地进行了征地补偿的。被告在处理本案作出的处理决定明显不公。原告认为被告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向金沙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以金行复字(2013)3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并经庭审质证、认证。 1、2012年11月16日,王洪亮、王洪友等38人证明材料,2012年4月15日陈某康等20人的证实材料。2012年8月18日王洪亮、陈某学等23人的参会证明,2011年10月18日石钟村委会盖章的关于陈某学开荒的情况说明,2012年4月14日陈世会荒地四至界畔情况,2012年8月18日陈某学、王某华、王洪亮等18人的证明,原告向金沙县人民政府复议申请书,2012年4月16日石钟村委会调查情况几点意见,2012年5月10日石钟村委会调查情况笔录。《农户承包耕地、幼林地、荒山、水面登记表及产量登记表》。用以证明争议地是属于原告管理使用的。

被告有异议,认为证明材料不真实。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中2012年11月16日,王洪亮、王洪友等38人证明材料,没有写明证人的年龄、性别、职业、住址等基本情况,未提供证人的身份证复印件,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2012年4月15日陈某康等20人的证实材料,证明原告陈世会与王某昭、王某艳、张某英发生纠纷,与本案无关。2012年8月18日陈某学、王某华、王洪亮等18人的证明,证明了原告王洪亮、王洪军、王洪友、何某先开荒耕地的四至界畔。复议申请书证明了本案经过行政复议的情况。其余证据证明了双方当事人因争议地产生纠纷经过村委会调查处理。 2、陈某康、王某华、陈某才、王洪亮、陈某发、陈某松、陈某平、王洪江、陈某元1997年的《金沙县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陈某康、陈某氏、曾某生、熊某奇、黄某友、王某华、陈某财、黄某方1988年《金沙县合作经济组织社员承包证》。用以证明争议地系原告承包的。

被告对承包证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村委会将荒山采划给原告的情况。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只能证明石钟村村民承包土地的情况,不能证明原告等承包“争议地”的事实。 3、证人黄某某、王某某、苟某某、江某某、陈某甲、陈某乙、陈某丙的身份证复印件。

被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证明了以上证人的身份情况,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金沙县公证处公证书一份。用以证明村里面的荒山已经拍卖完了,已经没有荒山,本案的争议地在1996年就不是荒山。

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这个证据只能证明只卖了一处荒山,并不是全部都卖了。

本院认为,该证据和本案的关联性有待审查。

相片8张。用以证明黄水组非本案的村民开的荒山现状。

被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陈某波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用以证明原告和第三人争议的土地不是荒地而是责任地。

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认为承包证上填的内容不在争议地范围内。

本院认为,该证据可作参考。

龙木路改造建设土地勘丈登记表两份。用以证明争议地的面积。

被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可以认定。

证人陈某某证言:1980年土地下放时,原来开荒时谁家开的荒谁家耕种,开荒的土地不是责任地,也不是荒山,荒山已经拍卖,是省里面拍卖的。

被告无异议。

证人邱某某证言:王洪亮和王某华是坎上坎下的关系,王洪亮的土地在坎下。荒山是谁开荒就由谁来耕种。

被告无异议。

证人王某某证言:争议的荒山是谁开荒谁耕管,荒山是土地下放后开的。我们那个组还有荒山。

被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以上三证人证言可作参考。

被告辩称:被告作出的茶府发(2013)9号《茶园乡人民政府关于何某先与石钟村黄水组土地争议的处理决定》(以下简称《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被告对争议地的《处理决定》于法有据、程序合法。金沙县龙木公路改扩建工程,七冶公司主料场征地时,原告王洪亮等7人与石钟村黄水组村民代表王某昭、陈世富为“争议地”权属发生争议,原告等对七冶公司主料场施工进行堵工时有发生,被告多次调解无果。原告何某先等到金沙县信访局上访。由人大高某某副主任批示转被告调查处理。被告经过调查于2012年7月10日作出茶府发(2012)32号《处理决定》。原告不服向金沙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在诉讼过程中,因《处理决定》文件标题错误,被告自行撤销。2013年2月原告王洪亮等7人与第三人石钟村村民组均向被告递交了确权申请书并提交了证据,被告依职权调取了相关证据,并调查了1980年亲自参加采划土地的相关证人后,经乡长办公会议讨论,作出了茶府发(2013)9号《处理决定》,请求依法予以维持。原告王洪亮等7人诉求事实证据不实,理由不充分,恳请驳回原告诉请。

被告为了反驳原告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并经庭审质证、认证。 1、茶园乡政府7月22日报告,七冶公司主料场被阻工情况及图片,征用料场报告。用以证明发生争议时,原告及村民阻工的情况。

原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证明了七冶公司主料场征地,在施工中被阻工的情况。 2、接访登记表,黄水组村民情况反映,茶园乡给信访局的回复,何某先等上访材料,乡政府给信访局的回复。用以证明双方发生争议后,双方均到县里上访,要求对该争议进行处理的情况。

原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双方发生争议后到县信访局上访,要求对该争议进行处理的情况。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3、茶园乡人民政府党政会议记录。用以证明被告为了化解矛盾进行的会议安排。

原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属于被告作出《处理决定》的程序性证据。 4、关于茶园乡石钟村黄水组七冶主料场和石兴石粉厂所用荒山的综合调查报告。用以证明双方上访后,按照要求,被告依法初步对荒山进行调查。

原告有异议,认为与事实不符。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被告对双方争议的土地权属组织相关部门进行了调查。 5、2012年7月茶园乡乡长办公会议记录。用以证明《处理决定》是经乡长办公会集体讨论决定,程序合法。

原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属于被告作出《处理决定》的程序性证据。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6、(2012)32号《处理决定书》,(2012)57号复议决定书,(2012)59号复议决定书。用以证明被告处理本案的经过。

原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被告于2012年作出的《处理决定书》经过行政复议。 7、撤销(2012)32号处理决定的通知,乡长办公会会议记录。用以证明2012年《处理决定》的撤销是经过乡长办公会集体决定。

原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属于被告自行撤销(2012)32号《处理决定书》的程序性证据。 8、黄水组全体村民会议记录,原告王洪亮、何某先、陈世明、陈世会、王洪军、王洪友、陈世涛的确权申请书及申请调取的证据和原告的举证。用以证明被告组织黄水组村民通过会议告知,凡是对大干田荒山有争议的,都可以向被告提出确权申请。原告等向被告提交了确权申请和证据。

原告有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被告是依据原告的申请受理本案,进行确权。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9、乡长办公会会议记录,(2013)9号处理决定。用以证明被告对本案的处理是经过乡长办公会的集体讨论的,被告重新作出了(2013)9号《处理决定》,证明程序合法。

原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属于被告处理本案的程序性证据,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10、争议荒山四至界畔说明,公路勘查登记表。用以证明争议地的界畔与面积。

原告表示不清楚具体情况。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证明了争议地的四至界畔及面积,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11、《农户承包耕地、幼林地、荒山、水面登记表》,陈世波、王洪亮、陈世明1997年的《金沙县土地承包证书》,刘某旷、何某先调换土地会议记录及调解协议书,村委会证明。用以证明《农户承包耕地、幼林地、荒山、水面登记表》,陈世波、王洪亮、陈世明1997年的《金沙县土地承包证书》,记载的内容没有包括在争议地内。

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中“登记表”、陈世波、王洪亮、陈世明1997年的《金沙县土地承包经营证书》记载的内容未涉及争议地情况。“石钟村村委会证明”证明何某先有一块土地在争议地上面的情况,刘某旷、何某先调换土地会议记录及调解协议书与本案无关。 12、陈世涛等10人户籍证明、2012年8月18日原告提供王洪亮等23人的证明。用以证明原告提供的1980年6月22日晚召开的会议参加人员是虚假的。

原告有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证明原告向被告提供的王洪亮等23人的证明内容不具有真实性。 13、被告对证人王某某等人调查笔录。用以证明在土地下放时,争议地属于集体,未划分给个人的情况。王洪军、王洪亮说了争议地是25年前开的荒土。

原告有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证明了争议地属于集体荒山,未承包给村民的情况。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第三人在原审中述称:金沙县茶园乡人民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请求予以维持。

第三人未向法庭提供证据。

经审理查明:争议地位于金沙县茶园乡石钟村黄水组,小地名大干田荒坡。四至界畔为:上抵何某先土,下抵七冶主料场已征土地,左抵堰塘旁边直上至何某先土,右抵茶园村平源组荒山。1980年土地承包到户时,大干田荒坡除王某华有4亩责任地和陈寿高有3分饲料地外(该两幅土地均不在争议地范围内),其余全部为石钟村黄水组集体荒山,未承包给任何村民。2011年5月,因金沙县龙木公路改扩建,贵州七冶公司主料场在选此征地过程中,原告王洪亮等与石钟村黄水组集体发生争议,双方均到金沙县信访局上访。原告陈世会要求对争议地按照土地补偿标准给予补偿,第三人石钟村黄水组全体村民要求对争议地权属进行确权。金沙县信访局将信访材料转被告茶园乡人民政府调查处理。被告经调查,于2012年7月作出茶府发(2012)32号《茶园乡人民政府关于石钟村黄水组七冶主料场和石兴石粉厂所征荒山权属的处理决定》,原告王洪亮等不服,向金沙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于2012年11月2日作出金行复字(2012)57号《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该《处理决定》。原告等仍不服于2012年12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在审理过程中,被告因《处理决定》标题错误自行撤销了茶府发32号《处理决定》。又于2013年6月17日重新作出茶府发(2013)9号《茶园乡人民政府关于何某先等户与石钟村黄水组土地争议的处理决定》,该《处理决定》载明:“申请人何某先、陈世娥、陈世会、陈世明、陈世涛、王洪亮、王洪友、王洪军在大干田荒坡上开荒,未经村民委员会同意,也没有办理土地承包经营手续,侵犯了黄水组其他村民的合法权益,对该荒地不享有经营管理权;大干田荒坡上除了有王某华家的大约4亩责任地和集体指划给陈寿高的大约3分饲料地(该两幅土地均不在争议地范围内)外,其余的都是集体荒山,属黄水组集体所有并行使管理使用权”。原告不服,向金沙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于2013年9月17日作出了金行复字(2013)3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原告仍不服诉来本院,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茶府发(2013)9号《关于何某先等户与石钟村黄水组土地争议的处理决定》。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2013年6月17日作出的茶府发(2013)9号《关于何某先等户与石钟村黄水组土地争议的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本院予以支持。其理由是:1、被告对证人王某朝、刘某旷、刘某聪、陈某学、陈某康的调查笔录,证明了第一轮土地承包到户时,争议地属于第三人石钟村黄水组的集体荒山,未作为承包地划分给村民管理使用。该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农户承包耕地、幼林地、荒山、水面登记表》及《产量登记表》;陈某康等人1997年的《金沙县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陈某康等人1988年《金沙县合作经济组织社员承包证》;均无争议地的记载,不能证明争议地是原告的承包地。原告提出争议地属于其承包地的辩解理由,本院不予采纳;2、被告根据金沙县信访局即转被告茶园乡人民政府进行调查处理的材料,原告王洪亮等人的申请,受理本案对双方争议地进行确权,并无不妥。原告提出申请被告是对征地补偿款分配进行处理,被告不应对争议地确权的理由,因征地补偿款是基于对土地享有承包权、使用权被国家征用后进行补偿,本案中,原告与第三人对争议地的权属发生争议,权属不明。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五条的规定,对争议地的权属进行处理,明确权属后,才能对征地补偿款进行分配。被告对争议地进行确权,并无不当。原告提出的被告违反行政公平、合理原则不属于本案处理的范围。据此,原告的理由本院不予采纳;3、原告提出被告无权处理本案资格的理由,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下列涉及农村土地承包民事纠纷,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四)承包纠纷”的规定。是基于享有土地承包权的农户在土地流转等方面发生争议,由人民法院受理。本案中原告对争议地不具有承包权、使用权。本案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原告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金沙县茶园乡人民政府2013年6月17日作出的茶府发(2013)9号《关于何某先等户与石钟村黄水组土地争议的处理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 涛

审 判 员  郭 兵

人民陪审员  陈忠琴

二〇一四年十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祁 植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十六条

《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

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