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不动产登记行政许可

李雪清与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资源行政管理:林业行政管理(林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2月25日 案由:不动产登记行政许可 当事人: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 李雪清 案号:(2017)桂1102行初109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雪清,女,1952年5月2日出生,汉族,农民,住贺州市八步区。

委托代理人周起能,男,1989年11月29日,汉族,农民,住贺州市八步区(系原告李雪清的儿子)。

委托代理人梁健安,贺州市法律事务中心法律工作者。

被告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地址:贺州市八步区建设中路2号。

法定代表人罗巧科,局长。

行政机关出庭应诉负责人薛创智,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邱文博,广西灵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莫家祥,男,1959年7月4日出生,汉族,农民,住贺州市八步区。

第三人莫家修,男,1974年9月12日出生,汉族,农民,住贺州市八步区。

第三人莫燕文,男,1983年10月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贺州市八步区。

第三人莫燕潮,男,1985年3月23日出生,汉族,农民,住贺州市八步区。

诉讼记录

原告李雪清不服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于2010年2月22日颁发的《林权证》,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1月14日立案后,于2017年11月15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雪清及其委托代理人周起能、梁健安,被告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的行政机关出庭应诉负责人薛创智及其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邱文博,第三人莫家祥、莫家修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于2010年2月22日颁发的《林权证》的主要内容:持证人莫家祥、莫家修、莫燕文、莫燕潮;林地所有权权利人忠福村第六组;林地使用权人、森森或林木所有权和使用权人均是莫家祥、莫家修、莫燕文、莫燕潮;坐落忠福村第六组;小地名湴田脑;林班4,小班42、43、44;面积17.12亩;主要树种:杉木;林种:用材林;四至:东:李雪清林地;南:山顶界岐;西:陈兴仁联户;北:7组莫发祥林地。

原告李雪清诉称,1982年落实生产责任制时,原告在大宁镇忠福村白鸡岭湴田脑分得一片山林,有忠福村委存档的各户自留山登记册为凭,争议山林一直由原告经营管理。2010年2月,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向原告颁发了《林权证》。同时,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也向第三人颁发的《林权证》时,误将原告的部分山林登入第三人的《林权证》内,导致该两份《林权证》存在部分山林交叉重叠。当时,林业部门没有通知过原告到涉案山场进行勘察,原告也没有在林权登记材料中的《林权现场勘界表》上签字。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的上述林权发证行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2016年12月,第三人砍伐争议山林的部分杉树时,原告才知道政府向第三人颁发了错误的《林权证》。现被告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是贺州市八步区不动产登记的登记和统一发证机关,被告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综上,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向第三人颁发的《林权证》明显不当,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该《林权证》,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1、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颁发的八步区林证字(2010)第0000XXXX号和第0000XXXXX号《林权证》(复印件)各一本,证明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为第三人颁发的《林权证》与原告持有的《林权证》记载的林地林木范围存在交叉重叠,该《林权证》将原告的部分山林误登入第三人的《林权证》范围内。2、大宁公社忠福大队第6生产队《自留山登记册》(复印件)一份,来源于大宁镇忠福村委,证明落实生产责任制时原告就已经分得涉案山林,取得争议山林的林权的事实。

被告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辩称:1、自《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于2015年3月1日起施行后,被告负责贺州市本级范围内的林木所有权登记的行政职权机关;2、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向第三人莫家祥等人颁发的《林权证》的行政行为合法。2009年11月,八步区林业主管部门依第三人申请和提交的《集体林地家庭承包经营合同书》等材料进行审核,依据《林木和林地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依法到林地现场进行现场勘界、林权勘察登记、公示,最后颁发《林权证》给第三人。可见,第三人申请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登记颁发《林权证》时,审查了其与所在村签订的《集体林地家庭承包经营合同书》,组织包括原告李雪清在内的林地相邻权利人到现场进行了勘界并签名确认,在颁发《林权证》之前,履行了公告程序,公告期间内并没有人提出异议,因此,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为第三人登记并颁发的《林权证》有相应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符合法定程序。综上所述,原告起诉理由缺乏依据,依法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1、2009年11月16日《林权登记申请表》及第三人莫家祥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第三人莫家祥等四人共同向贺州市八步区林业局申请将涉案林权登记在其名下。2、2009年10月27日《林权现场勘界表》及《公示回执单》一份,证明2009年10月至2009年11月期间,贺州市八步区林业局工作人员对第三人申请登记林地权属进行了实地勘察,对林地特征定点坐标和现场勾图、四至界限等内容进行确认,并经得林地相邻权利人陈兴仁、莫发祥及原告李雪清的签字确认,在法定公示期内也未接到任何人提出异议的事实。3、2009年12月29日《公示》及《发证前公示回执》各一份,证明贺州市八步区林业局在第三人申请登记的林权所在地,对拟向第三人核发《林权证》的相关事宜进行了公告,在法定公告期内未接到任何人提出异议的事实。4、八步区林证字(2010)第0000XXXXX号《林权证》一份,证明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依法向第三人核发了涉案山林的《林权证》的事实。5、原告和第三人分别持有的《集体林地家庭承包经营合同书》各一份,证明原告和第三人通过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方案取得各自承包的林地的事实。

第三人莫家祥、莫家修、莫燕文、莫燕潮共同述称,1、第三人于1982年分得湴田脑的一片林地,与原告的林地相邻,以“崩坑沿小埒直下山脚”为交界线,双方的界线是明确的。此后,原告、第三人与本集体的其他农户均以大宁公社忠福大队《自留山登记册》划定的自留山进行种植经营;2、2010年2月,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分别向原告以及第三人颁发了八步区林证字(2010)第0000XXXXX号和第0000XXXXXX号《林权证》时,该两《林权证》登记的部分林地界线确实存在偏差,误将第三人的部分山林登入原告的《林权证》内;3、如果本案《林权证》确实有误,应当以1982年大宁公社忠福大队《自留山登记册》所记载的双方的林地界线为准,即“崩坑沿小埒直下山脚”予以划定,请求法院支持第三人的主张。

第三人向本院提交的证据:1、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颁发的《林权证》(复印件)一本,证明2010年2月,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颁发给第三人的《林权证》部分林地界线确有偏差的事实。2、证人梁某出具的证明材料一份;3、证人岑某出具的证明材料一份,证据2和证据3共同证明湴田脑山场一带有两个小地名,一个称为“崩坑”,属于自然形成凹陷的现象,而另一个称为“擂木桩”,则是把砍下的林木从山上滑下山脚形成的痕迹。4、大宁公社忠福大队第6生产队《自留山登记册》(复印件)一份,证明2010年2月,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颁发给第三人的《林权证》部分林地界线存在偏差的事实。

经庭审质证,各方当事人对证据的质证意见如下:

被告对原告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的证据三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明的内容有异议。证据2无异议,八步区林业局工作人员对涉案山林现场勘界定点,也是通过核对1982年的自留山登记册记载的四至界限等内容进行的。

第三人对原告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有异议,该两本《林权证》记载的界线存在偏差,导致政府将第三人的湴田脑山林东面一部分错误划到原告的《林权证》名下。证据2无异议。

原告对被告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第三人申请登记的内容有异议,第三人无权将原告的部分林地申请登记到其名下。证据2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有异议,《林权现场勘界表》上的“李雪清”不是原告亲笔签名,也不是原告的指模。证据3有异议,该证据无法证实被告行政程序合法。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的合法性有异议,认为《林权证》登记错误。证据5有异议。

第三人对被告的证据没有异议,但补充质证意见时提出林业部门工作人员现场勘界时第三人到场了,由于工作人员没有实地测量界线,而是在远处指认界线和勾图,导致原告和第三人的《林权证》的界线均有偏差,政府把第三人的部分林地错误划入原告名下。

原告对第三人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的合法性有异议,证明第三人也认可涉案《林权证》内容登记错误。证据2和证据3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证人不是忠福村六组村民,对涉案山场的情况不清楚。证据4所证明的内容有异议。

被告对第三人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一)对原告的证据:证据1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及其内容。证据2真实、合法、有效,证明涉案林地存在争议,但林权归属待定。(二)对被告的证据:证据1、3、5、6所证明的内容符合事实,本院予以认定。证据2证明林业部门工作人员进行了远处指认界线,但不能证明实地勘界,对该证据还证明的其它内容,本院予以认定。证据4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及其内容。(三)对第三人的证据:证据1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及其内容。证据2、3、4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原告李雪清与第三人莫家祥、莫家修、莫燕文、莫燕潮同为贺州市八步区大宁镇忠福村第六村民小组村民。依据第三人莫家祥等人的林权登记申请,贺州市八步区林业主管部门对第三人申请登记的湴田脑的林权的地址范围进行了勘界制图和公示,但只是在远处指认界线和勾图,未实地勘界。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于2010年2月22日颁发《林权证》,该证记载:持证人莫家祥、莫家修、莫燕文、莫燕潮;林地所有权权利人忠福村第六组;林地使用权人、森森或林木所有权和使用权人均是莫家祥、莫家修、莫燕文、莫燕潮;坐落忠福村第六组;小地名湴田脑;林班4,小班42、43、44;面积17.12亩;主要树种:杉木;林种:用材林;四至:东:李雪清林地;南:山顶界岐;西:陈兴仁联户;北:7组莫发祥林地。同时,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向原告李雪清颁发了《林权证》。1982年落实生产责任制时,原告、第三人均在大宁镇忠福村白鸡岭湴田脑(地名)各分得一处自留山,根据存档于忠福村委的《自留山登记册》载明:程秀芝(即原告户),地名:湴田脑,四至:东:山顶,南:崩坑沿小埒直下山脚,西:田边,北:兴广屋门底;莫益发(即第三人户),地名:湴田脑,四至:东:界头,南:湴田脑杉木山边,西:田边,北:与秀芝交界。分山后,各农户均按照该划定的自留山范围进行经营管理,从未发生任何争议。2010年当地实行林权制度改革,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依林权登记申请,分别向原告、第三人颁发了《林权证》。2017年11月9日,原告以颁发给第三人的《林权证》违法为由,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颁发的《林权证》。

庭审中,原告、第三人均认为涉案《林权证》存在林地四至界限登记错误,将自已部分林地和林木误入对方《林权证》内。

另查明,2016年1月12日,贺州市人民政府下发贺政发(2016)2号《关于确定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为我市不动产登记机构的通知》,明确被告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负责办理贺州市本级(八步区、平桂管理区)范围内的不动产登记申请、受理、审核、登簿、发证等工作。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1、2016年1月12日,贺州市人民政府下文,明确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负责办理贺州市本级(八步区、平桂管理区)范围内的不动产登记申请、受理、审核、登簿、发证等工作。因此,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是本案的适格被告。2、1982年落实生产责任制时,原告、第三人均在大宁镇忠福村白鸡岭湴田脑(地名)各分得一处自留山,双方在该处的林地相邻。原告诉称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颁发给第三人的《林权证》,登记了原告在湴田脑的部分山林。庭审中,第三人则认为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颁发给原告的《林权证》,登记了第三人在湴田脑的部分山林,双方各持已见。本院认为,涉案《林权证》登记的部分山林确实存在权属争议。因此,涉案发证行为不符合《林木和林地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第十一条第(三)项“无权属争议”的规定,该《林权证》记载的内容中,登记争议的林木林地部分的内容,本院依法予以撤销。原告、第三人就该权属纠纷可依法申请有关部门调处,在纠纷解决之前,不得单方改变争议范围的林木、林地的现状。

综上所述,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的涉案发证行为违反有争议的林木林地不得发证的规定,所颁发的《林权证》登记原告与第三人存在争议的湴田脑部分林木林地的内容,本院依法予以撤销。为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政府于2010年2月22日颁发的八步区林证字(2010)第0000XXXXX号《林权证》中登记原告李雪清与第三人莫家祥、莫家修、莫燕文、莫燕潮有争议的湴田脑部分林木林地的内容。

本案受理费5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贺州市不动产登记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黎志勇

审 判 员  黎晓龙

人民陪审员  胡林香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吴伟民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三)项

《林木和林地权属登记管理办法》

第十一条第(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