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铁路行政征收

宁杭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与南京市江宁区水务局水利行政管理(水利)行政征收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1月29日 案由:水利行政征收 铁路行政征收 当事人:宁杭铁路有限责任公司 南京市江宁区水务局 案号:(2017)苏8602行初1091号 经办法院:南京铁路运输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宁杭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天目山路166号16楼。

法定代表人赵峻,宁杭铁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符草平,宁杭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宋海鹏,浙江民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南京市江宁区水务局,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天元中路103号。

法定代表人姜平,南京市江宁区水务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美香,南京市江宁区水务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吴新民,江苏环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宁杭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宁杭公司)不服被告南京市江宁区水务局(以下简称江宁区水务局)水利行政管理行政征收一案,于2017年7月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7月6日受理后,于2017年7月10日向被告邮寄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材料。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17年8月29日、2017年10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宁杭公司委托代理人符草平、宋海鹏,被告江宁区水务局委托代理人李美香、吴新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7年3月21日,被告作出江宁水征字[2017]001号《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决定书》(以下简称《决定书》),限原告自收到《决定书》之日起十日内,到江宁政务中心水务窗口办理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的缴纳手续,共计人民币陆拾捌万柒仟陆佰陆拾陆元整。

原告宁杭公司诉称,本案中,被告征收的费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并无体现,被告依据的《江苏省河道管理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系对上位法的突破,没有收费依据。南京至杭州××铁路(以下简称宁杭高铁)已通过了防洪评价报告,并完成了占补平衡,无需再缴纳占用补偿费,江苏省水利部门不应向原告收取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被告也无权收取占用补偿费。原告的职责系为社会公众提供基本服务,故可以免缴占用补偿费。被告作出的征收决定书中面积计算错误,财税(2017)第20号文规定,自2017年4月1日起河道修建管理费停缴,被告无收费权利。综上,被告作出的涉案具体行政行为事实认定错误,无法律依据。故诉至法院,请求:一、确认被告作出的江宁水征字[2017]001号《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决定书》违法并予以撤销;二、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宁杭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1、《宁杭铁路(南京段)防洪评价报告》,证明原告就涉案水域已通过防洪评价报告并完成了占补平衡的事实,原告已就占用水域作出了补偿。

证据2、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附图、土地勘测定界技术报告书,证明原告对涉案沿线范围内土地及河道享有完整的使用权的事实。

证据3、财政委文件,证明2017年4月1日后,涉案河道堤防占用补偿费即河道修建维护管理费停征。

被告江宁水务局辩称,原告建设宁杭铁路时占用水域及其管理范围,人为造成水域面积减少、缩窄河道断面或者损害河道堤防等水工程设施的,应当依法进行损失补偿。被告对原告占用河道堤防工程的情况依法进行专业的勘测,原告属被告行政征收行为相对人,原告交纳占用补偿费是其应当承担的义务。原告属于企业法人,其从事铁路运输活动,属于经营性活动,不属于相关法规和政策允许的免除交纳案涉规费的社会主体。原告的诉请无法律依据。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请。

被告江宁水务局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1、《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通知书》(江宁水征通[2015]001号),证明被告依法向原告发出了行政征收决定,要求原告履行义务。

证据2、宁杭公司关于《关于缴纳宁杭铁路江苏境内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的函》的复函(宁杭铁安函[2015]1号),证明原告于2015年1月曾经为交纳规费事宜同江苏省水利厅进行过联系,提出过同本案诉求相同的理由。

证据3、省水利厅关于宁杭铁路江苏境内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的答复意见,证明江苏省水利厅已对原告的陈述和理由予以回复,明确指出宁杭客运专线沿线各级水行政主管部门征收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合法合规,原告应当履行交费义务。

证据4、强制执行申请书,证明原告逃避履行法定义务,被告向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3年7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原告拖欠的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835705元,已经执行完毕。

证据5、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2015)江宁非诉行审字第40号行政裁定书,证明经法院司法审查,作出准予执行被告作出的《责令限期交费通知书》的裁定。

证据6、收款书,证明原告拒不缴纳国家法定规费,被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完毕。

证据7、《南京至杭州××铁路(宁杭高铁)跨河桥梁占用河道堤防工程面积及补偿费计算报告》,证明国家第三方机构对原告占用河道堤防工程出具的专业计算报告。

证据8、《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通知书》(江宁水征通[2017]001号),证明被告依法向原告发出了行政征收通知书,要求原告履行义务。

证据9、《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决定书》(江宁水征字[2017]001号),证明被告向原告作出征收补偿费决定。

被告江宁水务局向本院提交以下法律依据:

《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四项;《条例》第二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第十二条第三款;中共南京市江宁区委文件《关于印发〈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改革实施意见〉的通知》(江宁委发[2016]7号);南京市水利局、南京市财政局、南京市物价局《关于进一步加强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管理的通知》(宁水政[2007]248号、宁财农[2007]420号、宁价费[2007]199号);江苏省人民政府《省政府关于取消、停征、转出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以及降低部分收费标准的通知》(苏政发[2017]70号)。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中,证据1-6的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证据7有异议,对被告在桥梁上多加的12米都有异议,均不认可;证据8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有异议,计算面积和总数额有异议,程序性不表异议;证据9真实性无异议。被告对原告提交证据中,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原告应提供省厅行政许可批文,原告占用还应进行补偿;证据2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关联性不认可。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不认可。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证据1-2,被告提交证据具备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可以作为本案的认定依据,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6年2月4日,南京市××区水利局更名为南京市××区水务局。宁杭高铁北起南京,南至杭州,于2008年开工建设,2009年2月21日,宁杭铁路(南京段)通过防洪评估报告,其基本符合《河道管理范围内建设项目防洪评价导则》(试行)要求。江苏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南京分局对宁杭高铁进行跨河桥梁占用河道面积测量并计算占用河道堤防补偿费,出具了《南京至杭州××铁路(宁杭高铁)跨河桥梁占用河道堤防工程面积及补偿费计算报告》,报告中载明对宁杭高铁江宁境内跨河桥梁占用河道堤防工程管理范围内面积计算分为如下两部分:1、跨河桥梁在河道管理范围内的垂直投影面积(桥面宽与该桥占用河道堤防管理范围内的长度之积);2、高速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的范围所占面积(高速铁路桥梁外侧向外的距离之和与该桥占用河道堤防管理范围内的长度之积)。根据《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的规定,结合江宁实际情况,综合考虑,宁杭高速铁路桥梁安全保护区范围—高速铁路跨河桥梁外侧向外的距离,采用该条(二)城市郊区居民居住区高速铁路为12米的规定,进行面积计算;确认跨河桥梁的垂直投影面积12892㎡,高速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的范围所占面积26904㎡,总占面积为39796㎡。被告于2015年1月7日依据相关法律向原告作出江宁水征通[2015]001号《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通知书》,通知原告应缴纳2013年7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共计835705元。在原告未在规定期限内履行义务的情况下,被告向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述费用,该院于2016年1月18日裁定准予执行,该费用原告已于2016年7月26日交纳完毕。2017年2月7日江宁水务局对原告作出江宁水征通[2017]001号《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通知书》,通知原告自收到之日起7日内到指定地点缴纳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687666元(39795.5㎡×0.72元/㎡.月×24月),并向当事人依法送达。原告在限期内并未缴纳。2017年3月21日,被告作出江宁水征字[2017]001号《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决定书》,决定限原告在收到该决定书之日起十日内,到南京市××区政务中心水务窗口办理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的缴纳手续,缴纳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共计人民币687666元(以0.72元/㎡.月的单价来计算),并向原告依法送达。原告不服,于2017年7月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庭审中,原告称对被告程序的合法性没有异议。

另查明,南京市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计征标准为城区及开发区0.9元/平方米.月,2015年11月1日起,该标准减免20%,为0.72元/平方米.月。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江宁水务局作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河道主管机关具有负责管理本行政区域内的河道(包括湖泊、人工水道、水库、行洪区、滞洪区)及其配套工程的法定职责。

《江苏省河道管理实施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因生产、建设、经营需要,确需占用河道堤防工程的单位和个人,必须经河道主管机关批准,并应当交纳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被告征收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江苏省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使用管理办法》第四条规定:“机关、学校、医院、部队及社会福利单位经批准占用河道及其配套工程管理范围从事非营利性活动的,经有管辖权的河道主管机关批准,可以免缴占用补偿费。国家和省重点工程建设项目经省河道主管机关批准可以免缴占用补偿费。”。本案中,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现行保留。原告作为经营性企业法人,宁杭高铁的投入使用具有营利性,宁杭高铁占用河道堤防工程,其不属于上述相关规定的可免缴占用补偿费的范围。本案中,国家第三方机构江苏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南京分局结合江宁的实际情况,计算出宁杭高铁江宁境内总占河道管理范围内面积,计算依据和方法并无不当,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故被告以此为依据,结合相关交费标准作出的涉案征收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2017年2月7日江宁水务局对原告作出《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通知书》,并向当事人依法送达。原告在限期内并未缴纳。2017年3月21日,被告作出江宁水征字[2017]001号《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决定书》,并向原告依法送达。被告作出的该征收决定书程序合法。

综上,被告作出的江宁水征字[2017]001号《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决定书》,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原告要求撤销被告所作江宁水征字[2017]001号《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决定书》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宁杭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宁杭铁路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 丽

审 判 员  吴 霞

人民陪审员  丁克余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见习书记员  吉 倩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条第六十九条

《江苏省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补偿费征收使用管理办法》

第四条

《江苏省河道管理实施办法》

第二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