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渔业行政执行

虞和建、公安县水产局农业行政管理(农业):渔业行政管理(渔业)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10月17日 案由:渔业行政执行 治安行政执行 当事人:公安县水产局 虞和建 案号:(2018)鄂10行终85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虞和建,男,1972年4月27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诸暨市。

委托代理人李作斌,湖北思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公安县水产局,住所地: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镇治安路17号。

法定代表人徐永朝,局长。

委托代理人龚兵安,湖北荆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虞和建因与被上诉人公安县水产局代履行决定一案,不服湖北省公安县人民法院(2018)鄂1022行初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虞和建在本县甘家厂乡湖滨垱大湖约1000亩的水域采取围网、围栏方式养殖珍珠。公安县水产局发现后依据《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7年8月24日对虞和建作出公水产拆决字(2017)001号责令限期拆除决定:限虞和建在2017年9月1日前自行拆除(搬迁)湖滨垱水域围网、围栏养殖珍珠设施。该决定书于同日送达给虞和建授权的受委托人何旺辉。虞和建在限定的期限内未拆除其围网、围栏设施,公安县水产局于同年9月5日向虞和建发出催告拆除通知书,要求虞和建在当月8日前自行拆除完毕。催告后,虞和建仍未拆除其围网、围栏设施。当月11日,公安县水产局作出执公水产拆决字(2017)001号代决字(2017)1号代履行决定书。内容如下:2017年9月15日由荆州市巍锋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作为履行人对上述代履行事项予以代为履行;代为履行所需费用20万元由虞和建承担,并应自收到决定之日起15日内缴纳。逾期缴纳加处百分之三滞纳金。虞和建不服上述决定,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公安县水产局是否具有作出代履行决定的职权;二、公安县水产局作出的代履行决定是否适用法律错误。一、公安县水产局是否具有作出代履行决定的职权。代履行是义务人逾期不履行行政法义务,通过他人代为履行达到履行目的,向义务人征收代履行费用的行政强制执行制度。其代履行属于间接强制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条规定:行政机关依法作出要求当事人履行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等义务的行政决定,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经催告仍不履行,其后果己经或者将危害交通安全、造成环境污染或者破坏自然资源的,行政机关可以代履行,或者委托没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代履行。该条规定赋予依法享有要求当事人排除妨碍、恢复原状行政职权的行政机关,在当事人拒不履行行政决定课予的相关义务时,依法具有代履行的间接强制执行职权。是法律普遍授予,负有依法作出要求当事人履行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等义务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具有代履行的间接强制执行职权。本案公安县水产局依据《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授权作出的责令限拆除决定,是要求当事人履行恢复原状义务事项的行政决定,故公安县水产局属于普遍授权范围内的行政机关。本案虞和建逾期不履行,经催告仍不履行责令限拆除决定确定的拆除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条的授权,公安县水产局具有代履行的间接强制执行职权。按照该法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代履行前送达决定书,代履行决定书应载明当事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地址,代履行的理由和依据、方式和时间、标的、费用预算及代履行人的规定,公安县水产局具有作出代履行决定的职责。虞和建提出的法律并未赋予公安县水产局行政强制执行权,公安县水产局无权作出代履行决定的主张,不予采纳。二、公安县水产局作出的代履行决定是否适用法律错误。虞和建以法律并未赋予公安县水产局行政强制执行权,公安县水产局无权作出代履行决定为由,主张代履行决定违反行政强制法的规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对此,原审法院认为,如前所述公安县水产局具有代履行的间接强制执行职权和具有作出代履行决定的职责。《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禁止在湖泊水域围网、围栏养殖、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违反本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规定,围网、围栏养殖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拆除,没收违法所得;逾期不拆除的,由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指定有关单位代为清除的规定旨在保障湖泊功能,保护湖泊生态环境。公安县水产局依据该条例上述规定作出的责令限拆除决定,虞和建逾期不履行,经催告仍不履行拆除义务将会破坏湖泊生态环境。本案中,虞和建不履行拆除义务的行为,已具备公安县水产局应当作出代履行决定的法定条件,公安县水产局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条、第五十一条的规定,作出由有关单位代履行的代履行决定,适用法律并无不当。虞和建提出适用法律错误的主张不予采纳。

综上,公安县水产局作出的执公水产拆决字(2017)001号代决字(2017)1号代履行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虞和建要求撤销其代履行决定书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虞和建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虞和建负担。

上诉人虞和建上诉称:一、本案探讨的是被上诉人是否具有作出履行决定的职权问题,根据法律规定,如果具有该职权,其就必须先具有行政强制执行的权力,否则就不能作出代履行的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三条规定,行政强制执行由法律设定。可见,判断一个行政机关是否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应以法律规定为准。本案中,被上诉人并不具有法律所授权的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职权,因而更不可能具有作出代履行决定的职权。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条不适用本案,其适用的前提是行政机关必须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但本案的被上诉人并不具有该职权。《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违反本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规定,围网、围栏养殖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拆除,没收违法所得;逾期不拆除的,由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指定有关单位代为清除。该法规属于地方性法规,其并不能设定行政机关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规定,且该条文中的代为清除并不等同于代履行。三、退一步讲,即使被上诉人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其也违背了法律关于程序的相关规定,存在程序违法。综上,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撤销公安县水产局公水产拆决字(2017)001号代决字(2017)1号代履行决定书。

被上诉人公安县水产局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上诉人虞和建、被上诉人公安县水产局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已随案移送至本院。本院二审对证据的分析、认定的案件事实与原审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公安县水产局是否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禁止在湖泊水域围网、围栏养殖、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违反本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规定,围网、围栏养殖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拆除,没收违法所得;逾期不拆除的,由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指定有关单位代为清除,所需要费用由违法行为人承担,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该条例明确赋予了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即公安县水产局行政强制执行权。《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为依据。地方性法规适用于本行政区域内发生的行政案件。《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系地方性法规,公安县水产局适用《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处理公安县范围内违反湖泊保护的行为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上诉人认为公安县水产局无行政强制执行权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公安县水产局适用《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的相关规定进行处理,于法有据,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虞和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欧阳庆

审判员  孙开炎

审判员  盛 千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七日

书记员  李丽红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三条

《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

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