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文化行政裁决

罗功华与金沙县新化苗族彝族满族族乡人民政府不服处理决定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14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裁决 文化行政裁决 新闻出版行政裁决 当事人:金沙县新化苗族彝族满族乡人民政府 罗功华 案号:(2014)黔金行初字第29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金沙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罗功华,男,彝族,贵州省金沙县人,中师文化,住贵州省金沙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李岩珈,男,贵州靖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沙县新化苗族彝族满族乡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新化乡政府)。

法定代表人陈志前,男,该乡乡长。

委托代理人王慧,女,系该乡副乡长。

委托代理人申林久,男,系该乡司法所法律工作者。

第三人金沙县新化苗族彝族满族乡新龙村四组(以下简称新化乡新龙村四组)。

诉讼记录

原告罗功华不服被告金沙县新化乡人民政府作出的新府发(2014)18号《关于罗功华与新龙四组因仙人岩脚荒山及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以下简称《处理决定》)一案,于2014年9月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4年9月16日受理后,于2014年9月18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罗功华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岩珈,被告的委托代理人王慧、申林久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新化乡新龙村四组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金沙县新化乡人民政府于2014年5月15日对原告作出新府发(2014)18号《处理决定》,认定:1980年,争议地属于原安洛区新化乡新龙大队四小队,仙人岩未垮塌之前岩脚为土地,因国营煤厂煤矿开采,导致仙人岩岩体垮塌,为了村民的生命安全,该幅土地不允许村民在岩下耕种,也未再分给村民个人。后因仙人岩持续垮塌,原有土地被垮岩逐步覆盖为荒山,为新化乡新龙村四组集体管理使用。1994年“四荒”拍卖时,新龙村民委员会作为甲方,与罗功华为乙方签订《金沙县新化乡新龙村拍卖非耕地使用权合同书》,将新龙村四组仙人岩上荒山拍卖给乙方罗功华治理开发使用,双方在合同中约定:拍卖地为“仙人岩一片,总面积50亩”;乙方享有拍卖“荒山”20年使用权,从1994年8月15日至2014年8月15日。罗功华拍卖得到该荒山后,未对该荒山进行管理和治理开发。新化乡政府认为本案争议地为仙人岩脚被垮岩覆盖成的荒山及荒山上由群众自行开垦耕种的土地,不在罗功华拍卖取得的荒山范围。而罗功华提供的《金沙县新化乡新龙村拍卖非耕地使用权合同书》中只载明拍得的面积为“总面积50亩,而其主张拍得的范围是岩上、岩下荒山和在岩下荒山开垦的土地,面积远大于合同约定,且未能提供其他关于边界的事实依据,不能证明罗功华享有争议之地的使用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第十六条,《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处理决定》,内容为:位于新化乡新龙四组仙人岩岩脚被跨岩覆盖成的荒山及由群众在其上自行开垦耕种的土地使用权属于新龙村四组集体。

被告于2014年9月26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关于金沙县新华煤矿山地质环境质量工程实施方案(一期)的批复》、新化乡政府与贵州省地矿建设工程施工公司签订的《协议书》。用以证明被告组织推进危岩治理工程并临时性占用仙人岩脚荒山及土地的项目依据。 2.罗功华提交的《关于新化乡地灾办对仙人岩及周边荒地进行补偿的申请》、2013年8月新龙村四组部分群众签名的《证明》、新龙村四组群众会《会议记录》。用以证明在危岩治理过程中,罗功华及四组群众对仙人岩权属及补偿问题产生争议。 3.新府发(2013)30号《关于罗功华与新龙村四组因仙人岩脚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关于新府发(2013)30号处理决定的行政复议申请、金行复受字(2013)56号《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关于撤销〈关于罗功华与新龙四组因仙人岩脚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的通知》。用以证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纠纷,被告曾于2013年10月作出新府发(2013)30号关于罗功华与新龙村四组因仙人岩脚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后被告自行撤销了作出的新府发(2013)30号关于罗功华与新龙村四组因仙人岩脚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 4.2014年1月17日《新化乡新龙四组群众要求对仙人岩岩下荒山及土地使用权属进行确权的申请》、2014年4月新龙四组群众会议推举代表处理权属争议一事的《会议记录》。用以证明被告撤销了新府发(2013)30号处理决定后,新龙四组群众提出了确权申请并召开群众会议选举代表处理该事项。 5.新府发(2014)18号《关于罗功华与新龙四组因仙人岩脚荒山及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用以证明被告经调查后依法作出处理决定。 6.2014年5月原告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金行复字(2014)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用以证明本案经过行政复议。 7.仙人岩危岩治理工程队提供的危岩治理勘界图、金沙县新化乡公益林界定小班图。用以证明双方争议地为危岩治理图是所示的A区和B区。 8.《金沙县新化乡新龙村拍卖非耕地使用合同书》。用以证明原告1994年与新龙村村委会签订的荒山拍卖合同中并无四至界畔的记载。 9.被告对证人张某芬、李某强、候某兴、王某刚、李某鹏的《调查笔录》。用以证明1994年拍卖荒山时原告买得的是仙人岩岩上部分,与岩下垮岩堆积成的荒山和群众在荒山上开垦出的土地无关。 10.被告对证人李某康、陈某敬、谭某发的《调查笔录》。用以证明证人均参与了1994年的荒山拍卖但未参与指界,罗功华拍得荒山确有事,但具体四至界畔不清楚。 11.被告对证人张某明的《调查笔录》两份。用以证明原告1994年所拍得的荒山是岩上部分,争议地与原告无关。 12.被告对证人杨某容的《调查笔录》。用以证明原告罗功华1994年拍卖得到的仙人岩一片为岩上一片,不包括岩下的部分。 13.被告对证人周某华的《调查笔录》三份。用以证明原告罗功华1994年拍卖得到的荒山是在岩上位置,与争议地无关。 14.被告对原告的《调查笔录》两份。用以证明原告罗功华1994年拍卖得到荒山时并未现场指界,合同书中也未记载四至界畔。

原告诉称:原告1994年8月15日经法定程序购得仙人岩荒山的使用权,其目的是对该片荒山进行开发和利用。但购得后因仙人岩又出现连续严重的地质灾害,导致原告购得该片荒山后一直搁置。后因金沙县人民政府根据上级有关规定印发了地质灾害补偿的相关规定和通知,原告据此多次提出了对购得的仙人岩一片荒山进行地灾补偿的申请,被告2013年作出处理决定,原告不服申请行政复议,后被告自行撤销了处理决定。2014年被告又重新作出了与原决定内容相同的新府发(2014)18号《处理决定》。原告1994年购得本案争议的荒山进行开发使用,因政策原因无法行使权利。其中四至界限虽然没有明确标明,但这是周边群众及当地村民众人皆知的,现被告以只有一个大概数据50亩,且实际面积远远大于50亩为由,将原告购买的与仙人岩荒山连为一体的整片荒山脚下的地块确权给第三人于情不允、于理不合、于法无据。请求1.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新府发(2014)18号《处理决定》,2.责令被告依法作出详实具体的行政行为,确认本案争议的仙人岩脚荒山及土地使用权归原告所有,相关经济补偿及收益归原告所有。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诉讼主张,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如下证据,并经庭审质证、认证。 1.原告的身份证、《处理决定》《复议决定书》。用以证明原告主体适格和提起诉讼的依据。 2.1994年8月15日签订的《金沙县新化乡新龙村拍卖非耕地使用合同书》三份。用以证明原告拍卖所购得的三处荒山的使用权,合同书中记载的面积并非实际面积。 3.《照片》四张。用以证明争议地的现状以及岩下荒地的情况。 4.《林权证》。用以证明原告在同一时期拍卖所购得的其他荒地已经办理林权证,争议地仙人岩的使用年限已经转换为长期,不是合同约定的20年。 5.证人陈某敬、李某康、谭某发、孟某军、刘某明、吴某春的《证明》,2014年6月11日吴某春等15人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在1994年拍卖时争议地已拍卖给原告罗功华。

被告辩称:原告与第三人因争议地的使用权发生纠纷,向政府提交确权申请,经过组织调查后,于2013年作出新府发(2013)30号《关于罗功华与新龙村四组因仙人岩脚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原告不服申请行政复议,在复议期间乡政府认为调查中对该事件的实际争议地等事实有待进一步查清,故自行撤销该《处理决定》。经过再次组织调查,查明1994年8月15日,原告通过“四荒”拍卖购得的位于新化乡新龙村四组“仙人岩”荒山一片的使用权,总面积50亩,拍卖年限为20年,拍卖合同中未载明四至界畔。对于原告拍卖得仙人岩荒山,第三人并无异议,但第三人认为原告购得的是仙人岩岩上部分,与本案的争议地无关。大量证据证明原告拍卖所购得的荒山是仙人岩岩上部分,且原告所举证的《合同书》也不能证明原告理由。故新化乡政府于2014年5月15日作出的新府发(2014)18号《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恰当,请求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新化乡新龙村四组未到庭参加诉讼,也未向本院提供书面意见及证据。

为查明案件事实,本院依法制作了《现场勘测图》。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对被告所举的第1组证据,经质证原告无异议,该组证据证明争议地已纳入新化乡煤矿山地质环境治理范围;对被告所举的第2组证据,经质证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意见,该组证据证明原告与第三人因争议地的使用权发生纠纷,原告向被告申请处理;对被告所举的第3组证据,经质证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意见,该组证据证明被告曾作出新府发(2013)30号《处理决定》,在复议期间被告自行撤销了该《处理决定》;对被告所举的第4组证据,经质证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意见,该组证据证明被告自行撤销新府发(2013)30号《处理决定》后,第三人向被告申请对争议地的使用权进行确权;对被告所举第5组证据,经质证原告有意见,认为是以同样的事实与同样的理由作出的与新府发(2013)30号《处理决定》内容一致。该组证据是原告提起诉讼的诉讼请求,不能作为被告的证据使用;对被告所举的第6组证据,经质证原告无异议,该组证据证明本案经过行政复议;对被告所举的第7组证据,经质证原告对其中的《金沙县新化乡公益林界定小班图》有意见,仅对《危岩治理勘界图》证明目的有异议,该组证据中《危岩治理勘界图》证明了本案争议地的面积,《金沙县新化乡公益林界定小班图》与本案无关,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对被告所举的第8组证据,经质证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意见,该组证据证明原告1994年拍卖购得新化乡新龙村仙人岩一片荒山50亩,但无记载四至界畔;对被告所举的第9组证据,经质证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意见,该组证据证明原告购得仙人岩一片的荒山是指岩上部分,且原告一直未进行管理;对被告所举的第10组证据,经质证原告有意见,认为调查程序不合法。该组证据证明原告1994年通过拍卖购得仙人岩一片荒山50亩,但未进行现场指界;对被告所举的第11组证据,经质证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意见,该组证据证明原告购得仙人岩一片的荒山是指岩上部分;对被告所举的第12、13组证据,经质证原告有意见,认为与客观事实不符,该两组证据证明原告购得的‘仙人岩一片”是指仙人岩岩上部分,不包括本案的争议地;对被告所举的第14组证据,经质证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意见,该组证据证明1994年原告拍卖购得“仙人岩一片”荒山时未到现场指界。

对原告所举的第1组证据,经质证被告无异议,该组证据是原告提起诉讼的依据;对原告所举的第2组证据中,经质证被告对“仙人岩一片”的《合同书》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其他两份合同书与本案无关联性,该组证据中“仙人岩一片”的《合同书》证明原告1994年拍卖购得“仙人岩一片”荒山的事实,其他合同书与本案无关联性;对原告所举的第3组证据,经质证被告无异议,该组证据证明了争议地的现状;对原告所举的第4组证据,经质证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该证据中并无争议地的记载,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对原告所举的第5组证据,经质证被告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组证据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该组证据因原告不能提供证人的身份证明,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

对本院制作的《现场勘测图》,经质证原、被告及第三人无异议,该《现场勘测图》证明了争议地的四至界畔。

经审理查明:争议地位于金沙县新化乡新龙村四组,地名为“仙人岩”,四至界畔为上抵岩、下抵农户耕地(田)、左抵新民村界、右抵联合村界,面积67.76亩。因国营煤矿的长期开采,岩石不定期垮塌,现为岩石垮塌的堆积体。争议地原为耕地,因岩石不定期垮塌,存在安全隐患,村民放弃耕种。1994年8月15日原告作为乙方与作为甲方的金沙县新化乡新龙村村民委员会签订《金沙县新化乡新龙村拍卖非耕地使用权合同书》,合同载明:“一、拍卖的非耕地的位置和面积:甲方拍卖的仙人岩一片,…总面积50亩,其中荒地50亩…。二、拍卖范(围)和年限:甲方拍卖荒山的使用权(含地表草木等附属物),不拍卖所有权和地下资源,拍卖年限20年,从1994年8月15日至2014年8月15日止。”合同书中未记载四至界畔,同时也没有到现场指界。原告购得“仙人岩一片”后一直未进行管理。根据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关于金沙县新华煤矿山地质环境质量工程实施方案(一期)的批复》,被告组织对新化乡危岩进行治理,争议地属于危岩治理的范围内,因需临时占用争议地和地质灾害补偿,原告与第三人就争议地使用权发生争议,2013年7月29日原告向被告申请对争议地的使用权进行处理。被告于2013年10月10日作出新府发(2013)30号《关于罗功华与新龙村四组因仙人岩脚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决定内容为“位于新化乡新龙村四组仙人岩下面土地属于新化乡新龙村四组集体所有,使用权归新化乡新龙村四组。”原告不服向金沙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在复议期间内,被告于2014年1月15日自行撤销了新府发(2013)30号《关于罗功华与新龙村四组因仙人岩脚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2014年1月17日,第三人新化乡新龙村四组群众联名向被告提交《新化乡新龙村四组群众要求对仙人岩岩下荒山及土地使用权进行确权的申请》。被告经过调查,于2014年5月15日作出新府发(2014)18号《处理决定》,决定内容为“位于新化乡新龙四组仙人岩岩脚被跨岩覆盖成的荒山及由群众在其上自行开垦耕种的土地使用权属于新龙村四组集体。”原告不服,向金沙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于2014年7月30日作出金行复字(2014)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1.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新府发(2014)18号《处理决定》,2.责令被告依法作出详实具体的行政行为,确认本案的争议的仙人岩脚荒山及土地使用权归原告所有,相关经济补偿及收益归原告所有。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金沙县新化乡人民政府作出的新府发(2014)18号《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理由:1.原告1994年拍卖购得的“仙人岩一片”荒山是指仙人岩岩上部分,并未包括本案争议地的事实,有被告提供的证人张某芬、李某强、候某兴、王某刚、李某鹏、张某明、杨某容、周某华等的证言相互印证,以上证据形成证据锁链,具有真实性、客观性、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2.被告根据原告及第三人的申请,通过调查查明的事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第十六条“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单位之间的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五条第二款“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单位与单位之间发生的争议案件,由争议土地所在地的县级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调查处理。前款规定的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发生的争议案件,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由乡级人民政府受理和处理。”的规定,对原告作出的处理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支持。3.原告诉称1994年通过拍卖购得的“仙人岩一片”荒山包括争议地,而原告提供的《金沙县新化乡新龙村拍卖非耕地使用权合同书》中并未记载四至界畔,参与1994年拍卖的村干部谭某发、村支书周某华、计生委员杨某容、土管所干部陈某敬的证言均证明1994年原告拍卖购得仙人岩一片荒山时未进行现场指界,故原告提出的该理由,无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一)具体行政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判决维持。”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金沙县新化苗族彝族满族乡人民政府于2014年5月15日作出的新府发(2014)18号《关于罗功华与新龙村四组因仙人岩脚荒山及土地使用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官 民  

审 判 员  胡 佳 艳

代理审判员  陈 启 静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祁植(代)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八条